沙巴东海岸之旅——旧照片

其实在拿笃的日子真的很悠哉~

每天十点睡觉,然后早上七点半起床。起床后,做什么呢?吃简单的早餐,坐在门口发呆,和狗玩,看书,和公公聊天,或者打扫客厅。

午餐前才会和爸爸出去走走,看报纸,他找老朋友喝茶、吃午餐,我就在旁边听他们的故事。一直到下午回来,就帮忙拔菜、或者过去小姑的家陪侄女和表侄儿看Astro的Cartoon Network。

接着,用木材烧的开水冲凉。晚上用晚餐后,就是看中国电视台,或帮表侄儿补习,一直到十点就准时睡觉了。

这样的生活和这几个月比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回来南大后,害到我花了两个星期左右适应新加坡的生活节奏。

100_6932

咱们家种的小辣椒、韭菜,还有南瓜。

100_6934

门神,加上一个“出入平安”。

100_6952

客厅的神台:有天神、土地公、还有吴家列祖列宗祖先牌。

100_6951

客厅挂着的旧照片。左边较老的是曾祖母:梁连娣(公公说,她的妈妈是日本人,所以说我有十六分之一的日本血统。);中间的男士是曾祖父:吴奕荃;右边的女士是我的高祖母,奕荃的妈妈邱氏。

Continue reading “沙巴东海岸之旅——旧照片”

Advertisements

那个很骄傲的那个啊?

“那个很骄傲的那个啊?”

忘了是谁,昨晚深夜是这么形容我的。

因为那是一场梦,梦里的情节是我潜意识里的告白。

——————————————————————————————

有两个人在对话。

A:“哪一个Bernard?”

B:“Tu!那个Bernard你不认识咩?”

A:“哦,就是那个很骄傲的那个啊?”

B:“啊。”

——————————————————————————————

躲在墙角的我听见了这一段对话。

然后,我就惊醒了。

Continue reading “那个很骄傲的那个啊?”

沙巴东海岸之旅——又是狗?!

100_6870

如果你长期读我的Blog,而不知道我喜欢狗,那就太过分了咯~

这只狗是Christina的孩子,从保佛坐了八个小时的车才到拿笃这里。我帮Christina照顾过这么多只小狗,统统送了给人,在Christina去世后,我所知道的只有两个后代:一个在这里,另一个在朋友爸爸的拿笃家里。可能它能感觉过小时后自己被我照顾过,对我感到熟悉。

100_6898

老家里的老狗,肯定超过照片里的这六只。

100_6877

100_6915

这只则是小狗们的妈妈。至于谁是爸爸,我们也说不清啊。

Continue reading “沙巴东海岸之旅——又是狗?!”

Fotos de Noviembre 2009

100_7414

Initially it was Mengli’s birthday cake, but she gave me this cake as my belated birthday cake ^^

100_7421

The diagram of contamination process through subsurface and air, Integrated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popular past year question.

100_7426

The first time in my life receiving wedding invitation card, from Puay Cheow, 26 Dec night ^^

100_7429

My softboard, haha~ The self-portrait was drawn by street artist in Chongqing, China.

Continue reading “Fotos de Noviembre 2009”

沙巴东海岸之旅——拿笃市市容

拿笃市是我爸爸的故乡,也是我曾曾祖母(邱氏)从中国广州惠阳县龙岗市移民到沙巴的落脚点。根据我的祖父的记忆,我的曾曾祖父(吴荣安)不知何故在中国清朝光绪年间去世了,那时荣安的兄弟(不知是益安还是茂安)卖猪仔来到拿笃,后来发达了,便叫当时丧夫的邱氏和两个儿子来到拿笃生活了。后来邱氏还介绍女子给这位兄弟结婚。

所以说,严格来说,我不只是第四代,把曾曾祖母算进来的话,我是第五代了,可能比那些骂华人是“寄居者”的种族主义分子“寄居”的更久(约120年了吧)。

这不奇怪,根据Wikipedia,拿笃出土过明朝15世纪的陶器,500年前就和中国有商业来往了。19世纪时拿笃是淘金城,不排除那时我的亲戚是卖来淘金的,因为我老家的位置就在那条淘金河附近(要看回Sejarah书才知道那条河叫什么名)。小时候,我和哥哥、表哥曾经在那条河玩水。

曾经繁荣过,现在的拿笃市有一个小型飞机场,只有马航在用,就在进入市区前。妈妈告诉过我,我用过那个飞机场一次,那是1988年,我一岁的时候,记忆早已经模糊掉了!

100_6945

100_6948

以下是拿笃市的一些街景。

100_6843

100_6939

Continue reading “沙巴东海岸之旅——拿笃市市容”

落地窗旁的紫罗兰

落地窗旁的紫罗兰,总是羡慕窗外的阳光,一心一意地想要离开这地方。这地方的空气弥漫的奇怪的微生物,还有化学粒子,这里的人身穿白袍,总是脚步冲忙。

有一天来了一个男生,说自己帮了倒忙,走到窗旁欣赏窗外的阳光。他看见了我,同情我日益枯黄的躯干,总是天天为我浇水。他的行动告诉我,他其实和我一样,也想离开这个地方。可是,我无法告诉他,其实我只是一棵紫罗兰,我不需天天浇水,他把错误重犯:以为对方需要帮忙,却不曾了解情况,结果越帮越忙。

有一天,他终于明白了,偶尔替我浇水。然而,有人不喜欢我现在的模样,又在我的身旁放置了一颗万年青。我知道,我比较麻烦,万年青不容易枯黄;但我坚强,勇敢地吸收隔着冷玻璃的阳光。

DSC04313

Continue reading “落地窗旁的紫罗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