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does Singapore not recycle batteries?

Singapore is proud of her political and economical achievement, although she is just a tiny dot in the world map. However, the effort of her people i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s not enough if we compare the lifestyle of most Singaporean with those in western countries.

t_batteries 

Battery-recycling is a hot issue as battery itself is dangerous and it contains heavy metal such as Cadmium and Nickel. The leakage of these heavy metals into soil will spoil the ability of soil to grow crops in long term. The expose of these heavy metals into environment will affect human health and ecosystem through a process called Bio-accumulation.

 

However, the decision of not recycling batteries is quite unrelated to the green movement in Singapore. In Singapore’s context, the most suitable way to dispose batteries is by incineration. You may wonder why, let me explain slowly.

 

First, Singapore government has banned the dangerous batteries which contain high heavy metal since 1992. The government controls the potential threat posed by source control, which is more effective. Reduce always takes the higher priority than recycle.

 

Second, Singapore incinerates her municipal waste and disposes the incinerated bottom ash at Pulau Semakau landfill. The amount of batteries ash occupied less than 1% of the daily disposed amount in landfill. Hence, this amount is negligible in order to extend the lifespan of Pulau Semakau landfill.

Pulau Semakau landfill

Third, the four incineration plants in Singapore have good management as the concentration of hazardous waste in flying ash is less than 0.01% of original concentration. Both flying ash and incinerated bottom ash are stabilized well, after the TCLP (Toxic Characteristic Leaching Procedures) test(which is introduced by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and before being dispose into Pulau Semakau landfill.

 

How about building a battery recycling plant in Singapore? This suggestion may be suitable in South Korea and Japan, which have strong local supply of unwanted batteries. A battery recycling plant in Singapore needs to import batteries from neighbouring countries. But importing these hazardous waste needs to go through several international legislation such as Basel Convention, which are very problematic.

 

Hong Kong and Taiwan practice battery-recycling, as their main waste disposal method is by landfill. The heavy metal may leak out and contaminate their ground and groundwater. So, they gather all those batteries into a large compartment and send them to South Korea or Japan. For a normal household batteries, several grams of metal will be recovered through recycling process. 

Map image

Geographically, Hong Kong and Taiwan are nearer to South Korea and Japan. The carbon footprint produced through the transportation from Singapore may be another concern. Moreover, after storing those batteries inside a big compartment for several months, leaking problem may occur and pollute other clean batteries, even the container itself.

 

The last reason may be the main reason: cost. According to Final Year Report done by NUS undergraduate, the cost of disposing batteries by incineration is much cheaper, varies from 10 times to 100 times than recycling them oversea.

 

Another alternative may be proposed to start the battery-recycling programme in Singapore. May be we can find out how Hong Kong government solves the leaking problem during export, and recycle secondary (rechargeable) batteries only, as secondary batteries are more toxic than primary batteries.

 

Before that, we may have to put more effort in paper, plastics, cans and glass recycling, which is more meaningful. As I mentioned in the beginning of this article, our effort is simply not enough.

小旋风–你还记得他吗?

 

年三十晚,我和表哥、表哥嫂、还有3岁的Bryan、1岁的Benjamin,坐在表哥的车上,正回表哥家吃团圆饭。收音机的这首歌勾起了我很多童年的回忆。

这是我幼稚园1993年6岁时听的流行歌,当时林志颖19岁(他17岁出道),电影《神经刀与飞天猫》的主题曲,那可是我会唱这首歌的哦~。“小旋风”是媒体给小志现象的一个“时代名词”(就像Beatlemania一样),“现代贾宝玉”是唱片公司给他的宣传,“小志”是他的自称。而“香港四大天王”大家很熟悉,但大家还记得“台湾四小天王”吗?就是林志颖加上小虎队苏有朋吴奇隆陈志朋

我还记得幼稚园大班的时候,还和一位好朋友辩论,辩什么呢?辩“林志颖是男还是女”。很无聊吧~ 那时我还是很肯定他是一个女的咧~ 后来和这位朋友闹翻了,不kawan他了,哈哈。

从这首《戏梦》、《不是每个恋情都有美好回忆》、到他入伍两年、出来后大家还记得《芹菜》、《稻草人》、《黎明破晓前》、《去走走》,还有《快乐至上》。我到了中学还有注意他的消息的,还会看看他演的《绝代双骄》里的“小鱼儿”。

 

这是26岁的小志,他很像都不会老哦~

现在的小志在做什么呢?不红了吗?除了歌手,他还是演员、职业赛车手、拥有一个赛车队、CEO(旗下有十余业投资资产)、还开了餐厅做老板等。想不到吧,我想,我最佩服他的是,他的实现自己梦想的信念,不理会别人的目光,总是努力地做了给大家看。

出道17年到现在,除了车祸以外,没有任何负面新闻,真的很难得了。

或许就像《戏梦》的歌词一样,

他们说人生一出戏又何必太认真
生旦净未丑 我统统扮一回
谁扮谁像谁 我扮谁又像谁
别忘了下次再会

什么身份他统统都扮了一回,所有梦想他慢慢实了一现。

Isle de Formosa 之 结缘品

除了战胜品之外,我还在全球慈青日海外干部精进营中得到不少的结缘品。

 

福慧粥

如今的我,每一天早上五点半起身,七点九个字才回到宿舍吃完晚餐,根本没又时间买早餐。这个食品就是被一个清晨太饿找不到食物的我吃掉了。好好吃,而且把食罐清洗干净后,还可以当竹筒投钱。

上人思想体系

 

许多台湾记者经常问证严上人:“在您往生后慈济还会做下去吗?”,上人总是反问:“你怎么知道你会比我活得久呢?明天先到还是无常先到,我们都不知道啊!”

而然,上人自己也很常说自己老了,要弟子们传承静思法脉,弘扬慈济宗门。而这本书就是确保上人思想能够正确的被记录而作,作者就是上人的随身弟子德凡师傅所作。第一辑,原价台币550一本,德凡师傅却送给了我们,可见法师对我们的期望啊。

 

 八道

这本书是在日月潭边的一佛寺拿来的结缘品。而这佛寺之前供奉着佛陀的舍利子,但后来被日本人抢走了。我说各位身在福中不知福,新加坡有一佛寺供奉着更多的舍利子,各位知道是那一间佛寺吗?

100_4600

 

《完全干部手册》是台湾的学长学姐特地为海外干部而编辑的。而这几本月历,可以放进口袋里,方面的很。

 

 

 

 

100_4601左边这一套汤匙和叉子是赠送的,而右边那一双筷子是请购的,因为之前在用的那一双在高雄旗津吃臭豆腐的时候断了(臭到断掉?)。然后买了一整套NT600(新币30)的百变餐具,结果。。。100_4604

结果在营队的时候不见了,找了三天,终于狠下心,买了这比最初那一双高级的筷子。如果没有不见的话,应该可以用上五年吧。

 

“各位猜到这围巾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吗?”我在环保教育站问了几十次这样的问题。

“是宝特瓶,PTE bottles,做成的。由慈济结合台湾各纺织业企业总裁共同研发。宝特瓶有全几万环保志工收集,成品用来救济国外的冬令发放,让受灾户感受到许多的温情。”

我摸了摸这抽成丝而制成的围巾,触感真好。

100_4605

 

这是常驻师傅送我们的小册子,里面有《无量义经》歌词全文。

100_4609

 

 这个佛珠和书签有一个共同点。各位,注意到了吗?

不过,这佛珠有上人的法相,连在Environmental Building 卖素食的老板娘都说好看哦~~

 

 

 

 

Continue reading “Isle de Formosa 之 结缘品”

证严上人的宗教观

说真的,这一次回花莲,我对这个故事深有感触。

来自一位花莲本会宗教处学姐分享。

 

印尼大爱台(是的,慈济在印尼有专属电视台,由印尼人运作,讲的都是印尼话)的同仁回来台湾和台湾大爱台交流。

临走前,三人向上人告假,于是上人就自然地给予一些告诫和叮咛。

 

第二天,这位学姐又看见了这三位同仁出现在上人的办公处。“上人,我们要回去了。”

上人又循循善诱地给予叮咛。学姐心想,他们真是精进,舍不得离开上人。

 

第三天,学姐又看到了他们向上人告假。“上人,我们真的要回去了。飞机在今天XX点。”

学姐心想,今天真的是回去了吧~ 就连飞机几点都说了。上人用心的告诫后,他们还是舍不得离开房间,欲言又止。

终于,三人其中一位领队开口了,“上人,我们想皈依您。”

 

学姐听后,吃了一惊,心想,三位穆斯林竟然愿意皈依一位出家众?

学姐心想上人慈悲应该不会拒绝他们。

 

没想到,上人毅然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并告诫他们:

你们不能皈依我,回去会受罪的。无论你是什么宗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信得虔不虔诚。你们可以继续用你们的方式来撒播大爱的种子吧!

 

上人无分别心,就像净空法师,或Mother Theresa 一样。

凡人的我们,不懂还会不会对西方强权刻意制造的回教恐怖主义怀有偏见?

 

破除名相

或许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

不称回教徒,称穆斯林(Muslim)

不称回教,称伊斯兰教(Islam)

不称回教堂,称清真寺

 

回教这词源自中国“回族的宗教”,当我们习惯于这词时,是否代表着我们总是以“中国人”的立场去看待对方呢?

 

当我们指责别人偏激的时候,尤其是大马人,生活在多元种族的社会,明心自问吧,活了十几二十年,你本身到底有没有进入过其他宗教场所?

同样,身为慈济沾光体的我们,到底有没有参与过别的宗教仪式,从而体会在慈济道场的基督或天主徒的感受。而不是光用口说“大爱无国界,无种族宗教之分”。

 

而我呢?我至少去过教堂、教会、兴都庙参观。

Isle de Formosa 之 战胜品

去了台湾,买了什么呢?哈哈。。。我可不是out-date的。

 

100_4369

首推王公子的新专辑《心跳》。第一次买他的正版专辑,而且是之前去7-11订购的。都是他的超级歌迷文彬的怂恿,不过,从《情敌贝多芬》(我小学的时候,哈哈)开始就蛮喜欢他的歌了,就买了整版支持他在音乐上的努力和执着咯。

这可是26号首买日早上7点拿回来的,很可能是首100张呢~里面的心型会变颜色的项链就用低价卖给了文彬,至于那大大张的poster,还有写真postcardsSsS,打算送给1月5日生日的那个阿友(突然想起王公子也是他的偶像)。

 

100_4368

哈迷怎么会错过这本魔法界的童话故事书?12月4日全世界中英文同步出售,我去台湾前(12月14日)还特地去Jurong EastPopular考察,回来新加坡后才有卖(英文版)。Ok,不是我故意不买英文版,我在西门町的诚品书局找了很久找不到英文版,才买中文版的。

基本上,没有好看,but有一些七集里面没有交代的典故。这本书里Albus Dumberdore的亲笔注解已经解释道很清楚了。:)

 

100_4602

海上教堂, La Catedral del Mar,都是翻译文学哦~ 这是西班牙翻译文学,诚品书店翻译文学销售排行第一名。慕名而来,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太好看了!

巴塞罗纳的历史背景,意想不到的情节,重要的是主角的爸爸叫Bernard,哈哈~

然而这本书有一定的厚度,每天在MRT上看,看着看着,原本要在Raffles Place转站的我,在City Hall狼狈地下MRT。但是看了两个星期,还没有看完哦~

有兴趣吗?有人和我book了这本book,要向我借要赶快排队咯~

 

100_4373

鹿男,deer-man,lelaki rusa,想买这本书很久很久很久了。如果你自认是哈日迷的话,到现在还不懂《鹿男》、万城目学 Makime Manabu、《鸭川荷尔摩》,就真的比我out-dated 咯。

2008年中皇冠出版社的强力推荐,加上新加坡的书局不注重这种历史神怪小说,让我在回来新加坡的第三天就读完了整本小说。不错看,有五月天阿信的强力推荐,不看原著,也得要看看玉木宏演的电视剧啦~~

 

100_4372

讲到五月天,他们《神的孩子都在跳舞》这前几年的专辑名称就是来自村上先生的这篇短篇小说集啦~

很典型的村上风格,我的结论是——我还是喜欢看他的长篇小说多一点,首推《世界末日和冷酷意境》。

到底谁是那个神的孩子?他的爸爸是不是神?好端端地为什么最后要在棒球场上跳起舞来?

 

我不懂。。。

 

就好象大家看不懂王家卫的电影一样,这是流行文化。

 

100_4370

因为村上春树,我才开始听Jazz;因为披头四,我才开始听英伦摇滚乐。

看到这一张专辑的反应是:Rock n Roll + Jazz = ???

就好象三年前姐姐送我的The Beatles: Songbook on the panpipes,

我的反应也是:Rock n Roll + New Age = ???

听了整张专辑,感觉只有All you need is love 是有原曲的风味,其他的歌我没有听过原曲(毕竟 The Bealtes有200多首支离破碎的歌),但是那首《Lady Madonna》真的有怪到。

算了,可能会越听越有味道。

 

100_4371

证严上人的《菩提心要》,在台北新店医院静思书轩请购的,以后环保共修可以选用这张,也比较便宜吧。不过还没有时间去看。

 

100_4375

听过USB Battery 吗?这可是台湾最新推出的科技,慈济研发的环保电池,充电时不用Charger,插进电脑当Pen drive就能充电咯~ 我买的时候是促销期,买一送二,一支新台币NT360,S$18,划算划算。

 

 

 

 

 

Isle de Formosa 之 回收桶

职业病发作,拍了很多很多台湾全省的回收桶。碰巧,上个星期三,和同事(本人正在新加坡环境局 NEA 实习)去了Sengkang,拍了110多张的回收桶照片。相较之下。。。

台湾新加坡的回收意识,差天差地啊!!!

虽然说新加坡的街道比台北干净,但是。。。看看NTU recycle bin里面的food waste 就懂得新加坡人住在新加坡的人的回收意识了。

 

DSC03897

这是桃园高铁站的例子,简单、干净、高尚,去NTU的recycle bins看看吧~

DSC03898

桃园高铁站书报专属回收箱,呵呵。

100_3442

台南市街道上的四种分类回收桶。

100_3558

高雄中山大学内7-11附近的回收桶,另附厨余回收桶,厨余不适合拿去焚化,因为含水量太高,严重影响焚化厂的发电量,而且拿厨余来做堆肥是最适合不过的啦!

100_3665

玻璃、纸类、铝罐、塑胶类@高雄市市中心

100_3959

日月潭慈恩寺山上的回收桶,所以我说,凡是旅游景点都有回收桶!!!

100_4119

新加坡不能回收电池,但在台湾的捷运售票处,都有废电池回收咧~这是在台北西门站的废电池回收处。

100_4117

台湾的一般垃圾桶都和资源回收结合在一起的。这是台北西门捷运的回收桶,在捷运站里,大约100m就可以看到一个回收桶了。

DSC03930

这是我在花莲静思堂厨房发现的新设计。有创意吧~~

 

其实台湾方面也很重视厨余,厨余可以拿来做堆肥(composting),可以拿来做酵素(enzyme),在新加坡有一间亚洲最大的food waste collector (Tuas),用anaerobic digestion来产生CH4甲烷作燃料,但是还没有很普遍。

台湾垃圾车后面都有另一个放厨余的conpartment,民众也不怕臭地composting(不过加了黑糖做微生物的粮食,就很像果汁的味道了)。

不过,个人认为处理厨余最好的工具就是。。。

dog

Isle de Formosa 之 第一次

Island of Formosa

去了台湾18天,经历了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去Changi airport,还是自己一个人拿着行李去。

DSC03877

第一次坐四个小时的Jetstar,从南中国海的最西南端飞到最东北方。在飞机上看见了紫色的晚霞和中央山脉相印着。

第一次坐高铁(High Speed Railway),从桃园国际机场以平均275km/h的时速直奔高雄左营站,全程只花了2小时多。

DSC03905

第一次看见了我在台湾定居的大舅,还有他的女儿。我美丽的大表姐。

3156086250_a16b9de083

吃了很多台湾美味的素食料理,但是第一次克服了心理障碍,吃了臭豆腐,好jiak!

100_3636

第一次去高雄台南台中阿里山日夜潭台北花莲

怕冷的我,第一次,戴围巾,穿卫生衣,用暖包。

第一次很专心地在阿里山国家公园玉山上看日出。

第一次坐缆车,看那不亚于瑞士的风景,从九族文化村的另一端到最高一端。

cable car

第一次在冬天里,看到春天的一朵樱花(应该是樱花吧~)。

Sakura

阿里山日夜潭的冬天里,第一次喝了这么多小米酒(海角七号迷应该对此不陌生,虽然我还没看)。

100_3990

第一次看到结冰的马路,还有枫红了的景色。

ice road

第一次在阳明山国家公园里看到了小油坑(后火山地质风景区)。

xiao you keng

第一次在故宫博物馆看到八千年前的历史文物。

100_4325

第一次在坐火车去花莲的路上看见伤心的太平洋

第一次回到了心灵的故乡,认识了很多来自五大洲的慈青。

第一次去花莲静思堂、慈济大学、静思精舍,去台中静思堂,参观台北关渡人文志业中心(看见了几位主播)、台北新店慈济医院、台北板桥静思堂和桃园静思堂。

IMG_1485

第一次看见了证严上人,就在那加起来不到一分钟三分钟的时间里。

Continue reading “Isle de Formosa 之 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