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沙巴内陆省世纪大水灾

文:bernhan

马年元宵节,沙巴内陆省,即巴达士河谷(Padas River Valley)城镇根地咬(Keningau)、丹南(Tenom)、保佛(Beaufort)等,发生世纪大水灾。

隔日,全国报章等却写成:内陆区“半”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水灾,实为不确,甚至引起沙巴网民要求全马人民更多的关注。其中,TV3在15日的新闻更被揭发报假,窜改几年前的丹南巫青团长的谈话以表示巫统对灾民的关心,在面子书引发超过1000多个“分享”与“赞”。
最严重的灾区是保佛,笔者为保佛人,根据当地居民的口述记忆,此次水灾的严重性已经超越1981年的大水灾,是自1896年保佛镇开埠以来最严重的水灾。

Continue reading “谈沙巴内陆省世纪大水灾”

有些事,这些年我才懂

在阅读和写作的过程中,有两个作家对我影响不浅,常读我的blog的人都知道,第一个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这里不多提;第二是台湾作家小野(李远)。

很多人都是因为《蛹之生》而接触小野,因为这本书曾是台湾学校的必读课外物,但是所谓“7年级学生”的我是在14岁的时候,在保佛州立图书馆看到这本《第三代青春痘》而认识小野。(很感恩他们有这样的眼光。)会选这本书除了特别的封面和书名,也是因为所谓的“契机”,这本书谈的是青少年,小野很贴切地用词和实例,当时候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懂“我”的作家。后来在华文的假期读书报告中,就选了这本书。从此我开始明白如何把幽默融进文字中,让文字活泼化。

phpThumb_generated_thumbnailjpg

Continue reading “有些事,这些年我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