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石油擁有權看聯邦制

砂拉越州政府(朝野)针对国油公司的宣告积极回应;反观,受到六成民意支持,强调恢复1963年大马协议的沙巴现任执政联盟,却还未表态。在野党巫统溃不成军(就算成军,应该也会受命于吉隆坡而不敢吭声),积极表态并组织律师团的政党反而是那些被部分选民『嘲笑』为『青蛙』或『蚊子党』的政党。

35078584_2078153739119515_5346127414613245952_n Continue reading “從石油擁有權看聯邦制”

Advertisements

甲必丹制度和地方選舉

若要了解沙砂目前還有的甲必丹制度,這是一篇很好的介紹文。若要深入,可以閱讀《華僑日報》最近每週連載的《沙巴甲必丹的故事》。

甲必丹後來變成政治委任,人數眾多,已經失去早期領袖的威望。但最近變天之後,所有的族長、村長、甲必丹的委任制度開始受到討論:是否採用民選的方式?這是恢復地方選舉,讓原住民司法制度邁向專業和中立的關鍵一步。

甲必丹_kapitan Continue reading “甲必丹制度和地方選舉”

Kaamatan or Keamatan?

豐收節雖然過了一個月,但是仍有感而發。新任首相在Twitter上的祝賀詞,用了Keamatan而不是Kaamatan這個詞,似乎只有一個留言敢於糾正這個錯誤。

但這不是老馬個人的錯,應該是他背後公關團隊的問題。曾經小學至中學,我一直以為廣告媒體都拼錯了,因為我一直用馬來語的角度去看卡達山語,一直到修了南島語系的課,才恍然大悟。

Keamatan Mahathir Continue reading “Kaamatan or Keamatan?”

豐收節卡達山歌歌唱比賽

豐收節除了有全州熱議的 #UndukNgadau 選美比賽,還有卡達山杜順語歌唱比賽 #Sugandoi,共分為樂齡、小孩,還有成年人組。現場都是live band伴奏,成人賽還有指導老師,只差上電視就成了真人秀了。除了樂齡組,其他兩組必須精簡呈現兩首歌曲,極高難度。

卡達山語的文化傳承不在文學或電視劇,在於歌曲,擁有足以支撐市場近半世紀的唱片業。近年來,卡達山歌曲更是打入半島和砂拉越的市場(雖然聽不懂歌詞),通常也有推出馬來語版本,從youtube的留言就可略知一二。

20180527_KDCA會堂州級歌唱比賽_吳佳翰

20180527_KDCA會堂州級歌唱比賽_吳佳翰 Continue reading “豐收節卡達山歌歌唱比賽”

來自檳城的媽祖像

納閩曾是海峽殖民地的一份子,雖然大馬教科書會淡化此事,但這無法掩蓋它過去和檳城、馬六甲和新加坡(甚至香港)的密切關係。不少報導人都宣稱其祖先來自這個三個地區的峇峇娘惹。

今天來到了納閩島對岸小鎮Menumbok的甲必丹之家。甲必丹妻子王阿嬤的公公來自新加坡,而婆婆來自檳城,兩人在新加坡結婚,隨後帶著兒子來到此小鎮從事貿易。這是關於家裡一尊木製媽祖像的故事。

20180525_孟奴卜甲必丹太太_吳佳翰 Continue reading “來自檳城的媽祖像”

Kuala Penyu最早的墓碑

今天去瓜拉班尤,恐怕發現了此縣最早的墓碑(1876年)。沙巴因為熱帶環境和原住民的『不立碑』文化,要找到前殖民時期的紀念碑是難上加難。目前所知最早的紀念碑,應該是美國人Thomas Bradley Harris於1866年在Kimanis (Ellena)的墓碑。Kuala Penyu的這個墓碑和Harris的僅相差了十年。

會發現這個墓也是因為從介紹Tatana族的書籍得知。裡面提到一位汶萊蘇丹委任的收稅大臣(Dato Shahbandar Makang)把此地治理的很好。瓜拉班尤的民眾會堂因此以他為名。書本後面也附上了此墓的照片。我問了隨行的華人甲必丹,他說可以帶我們前往,而此墓在1989年的修復工程也是他負責的。(問對人了!)但是最重要的是,他說此Dato其實就是福建人一名!

20180524_瓜拉班尤Makang墓碑_吳佳翰 Continue reading “Kuala Penyu最早的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