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兩百歲老人的故事

    有一則佛典故事──有一次佛陀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說法時,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吵雜聲,佛陀就對阿難說:「你出去看看外面的聲音是怎麼回事?」阿難走到外面時,看到一位駝背、拄著枴杖的老人,一直要求守門人讓他進去見佛陀一面。

    守門人告訴他:「佛陀現在正在講經,你老人家耳朵重聽,佛陀講經你聽不懂;而且你走路又不方便,進去會引起騷動的。」老人說:「我的年紀這麼大了,今天若見不到佛陀,以後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請你好心讓我進去見佛陀一面,好嗎?」但是,守門人仍然不肯讓老人進去。

阿難聽了,便進去告訴佛陀這件事,佛陀慈悲地說:「趕快扶那位老人家進來。」於是,阿難很恭敬地扶老人來到佛陀的座前。老人見到佛陀時很高興,淚流滿面地一直向佛陀叩拜。佛陀問:「老人家,你今年幾歲了?」老人用顫抖的手比了兩指,說:「兩百歲了。」

佛陀說:「你年紀這麼大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呢?」老人說:「佛陀,我到底造了什麼業,為什麼讓我活這麼久?從小到現在,我一直過著貧苦且受盡折磨的生活。我真想解脫,但是生死事大,我不能自己改變命運。為什麼我的人生會這麼貧窮、坎坷呢?」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兩百歲老人的故事”

與水共處——『保佛識別』

自從了解『識別』這個文化專用詞後,就開始構思這則Blog,畢竟為我家鄉保佛著筆的人並不多,馬來文不知有沒有,中文的話,就讓這一篇成為第一篇。希望它能夠成為近年來受水災影響地區(如柔佛等)的一個借鑒。

Sampan Beaufort flood

——————————————————————

今年頭『水』的沖勢就蓋過了整個澳洲的Queenland,還有巴西的土石流,馬來西亞也是,La niña(拉尼娜)為柔佛、沙巴東部如山打根、拿篤等帶來巨大雨水量,這些很少淹水的地區突然淹起水來。地方政府反應慢,人民缺乏面對水災的智慧,以致造成不少的損失。

但是,就如一位在NTU Earth Observatory of Singapore的官員曾經對我提及,我們要manage Global Warming,而不是combat Global Warming。我們要學習如何應對和管理全球暖化這個現象,說硬是對抗它,就是『螳螂當車』、『不自量力』。關於這一點,遠在歐洲的荷蘭已經很好的學習到如何和水共處,但是取一個更近的例子,非自稱為『沙巴威尼斯』的保佛(Beaufort)莫屬啦。

水,已經讓保佛人養成一種『樂天派』的個性。自1896年開埠(bu4)以來,面對頻率高達三個月一次的水災,三代的保佛人早已習以為常,並逐漸發展成自我應對的模式。保佛地方政府的專長,應該就是在水災時迅速安置災民,並發放物資給貧民。一般平民百姓不會和他們爭取物資,並不曾奢求過,因為大部分人自有解決的辦法。

說起『與水共處』的這個城市設計,不得不佩服當年英國當年在二戰後重建的保佛鎮( 不管是在日本1941年入侵,還是聯軍在1945年反攻,保佛都是雙方主要的戰場,所以估計大部分建築物已經炸壞)。因為據我參觀過沙巴這麼多城鎮,保佛是唯一一個所有建築物(除了公民小學)都有提高一米到兩米之間,好讓淹水的時候,水不會進入到房屋或店屋。

IMAG0416

今年年初五在我家水深接近一米五(兩米深是極限)的情形。

IMAG0417

水即將退完的情形。

IMAG0428

這些階梯,就是水災的buffer zone。店主也會利用階梯底下的空間進行養燕取窩,賺取額外收入。

Continue reading “與水共處——『保佛識別』”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貧者之歌

日本有一則童話──在某個小村莊裡,住著一位名叫清吉的年輕人。他自小就失去父母,但是個性卻很樂觀、豁達,做事也十分勤奮。

    不論工作多辛苦,他始終保持著愉快的笑容,對人也很有禮貌。所以,村裡的人都說:「當心中煩悶時,只要看到清吉臉上的笑容,心情自然就會開朗起來。」

    村裡有一位富翁,雖然很富有卻不快樂;他常常將自己的心綁得緊緊的,臉上一點笑容也沒有。若有親友來找他,他就會趕緊迴避。看到鄰居時,也不會和對方打招呼。理由是:他這麼有錢,如果常跟親友往來,他們一有困難就會來向他借錢;如果和鄰居有所熟識,日後他們有困難也一定會來找他。所以,不管是親友或村裡的人,他一概拒人於千里之外。

    這位富翁每天都很煩惱,煩惱什麼呢?擔心今天去收租時,不知道能不能收到錢?錢收到後,要放在哪裡才安全呢?家裡會不會遭小偷……。因此,他的日子過得很苦惱。

    他家隔壁,剛好住著清吉這位年輕人。富翁看到清吉每天工作回來時都很快樂地邊走邊唱著歌,心想:清吉那麼窮,住的房子又小又破,為什麼還那麼快樂?我之所以不快樂,是因為我有很多錢吧!如果清吉有了錢之後,是不是還能夠很快樂呢?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貧者之歌”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掘井解救旱災

      古時候,據說安徽省境內一個名叫「彩石磯」的地方,它的地名來源有一段很感人的故事。

當時,那個地方有好長一段時間乾旱無雨,井水都陸續乾涸了,連長江也漸漸變成細小的水線。村民們為了取水,必須越過數十里如沙漠般的黃土路才能取到水,有人因此跌傷了腿或斷了手;甚至,有人想利用牛車運水,可是還沒運到水,牛就突然倒地暴斃了。大家覺得很奇怪,就把牛的肚子剖開,發現牛肚裡含有大量的泥沙,因為水質太差了。可見,當時人畜都受到極大的折磨和戕害。

    在當地附近五、六里外的山丘上有一座廣濟寺,裡面有位老師父帶著幾位弟子一同修行。其中有一位啞巴和尚,全寺的用水都是由他負責去擔提。

    啞巴和尚聽到有人為了提水而斷手、牛隻突然倒地死亡的事件時,心裡很難過。有一天,他提水回到寺院後,就跑到觀世音菩薩像前跪拜、祈求;雖然他無法開口說話,內心卻十分虔誠。

    不久,他突然感到全身發熱,雙手不斷冒出水珠來。他心裡一驚,趕緊跑到方丈室找他的師父。老和尚聽到他吱吱呀呀的聲音,又看到他滿手的水珠,知道啞巴弟子的意思,便對他說:「大概是觀世音菩薩在對你啟示吧!也就是說,這次的乾旱,只有借重你的雙手才能解除。」

    啞巴弟子聽了,內心有所領悟。於是他跑到寺外,每見一棵樹,就丟一顆石頭在樹下;後來,發現其中一棵楓樹下竟長出一叢草,草堆中似乎有股綠色的水霧。他想起師父講過的一句話:「青霞起處心有泉。」他靈機一動,就跑到草叢旁,插入一根棍子做記號,然後開始破土挖井;挖著挖著……他回想起自己幼年的遭遇。

    他並不是一出生就啞巴。當他是牧童時,還會唱好聽的山歌、說話伶牙俐齒。那時家鄉同樣發生乾旱,有一位大財主卻把全鄉唯一的泉脈封鎖了。由於鄉人都很貧困,對這位大財主也無可奈何。

    有一天,小牧童和一群在外工作的莊稼人實在渴得無法忍受,便四處尋找另外的水源。後來他們找到一口廢棄很久的古井,但是裡頭的水已經泛黃。小牧童看到水非常歡喜,不管水是清是黃,馬上捧水喝了一口;沒想到水一到喉嚨,頓時覺得又熱又辣,想要喊出來竟無法出聲。從此,他就成了啞巴!

    事後,同伴們要他一起回家,但是小牧童堅持不回去。因為他擔心還會有人來喝這口井的水,所以決意要守在井旁,直到百里之內的人都知道這口井是「啞泉」而不敢取用時才離開。

啞巴和尚一邊掘井,一邊想:「如果掘出來的這口井是『啞泉』,怎麼辦呢?但是如果不挖這口井,鄉人將如何度過乾旱呢?」

    他心裡暗下決定:當這口井掘出水時,他要喝第一口水;若是啞泉,就算喝了會死也心甘情願。於是,他繼續不斷地挖井。就這樣,他夜以繼日地工作;漸漸地,人變得愈來愈消瘦。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掘井解救旱災”

沙巴在野黨非合作不可

在新年期間有三個在野黨的新聞:

1. 人民公正黨沙巴新任主席巴朱丁拜官不到一月就高調跳巢沙巴巫統。過後公正黨主席旺姐宣布由一個11人為首的集體主席領導模式來領導沙巴公正黨。

2. 斗湖行動黨前黨員在首席部長帶領下高調加入沙巴民政黨,但是據說他的退黨的影響力被誇大了。

3. 人民公正黨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在旺姐和楊德利面前呼吁在野黨合作——“团结挺立,分裂倒下”。

Continue reading “沙巴在野黨非合作不可”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貪心的土財主

    在佛經中,有這麼一則故事──有一位土財主,雖然非常富有,但是內心卻十分空虛,總覺得家裡還少了什麼似的。

    有一天,妻子告訴他,家裡現在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位「兒媳婦」。土財主想了想:的確如此。但是,國內可以稱得上門當戶對的對象,只有國王的女兒;不過,如果要娶公主當媳婦,一定要比國王更富有才有面子。然而,要怎樣才能得到更多的財富呢?

    為了這件事,他每天茶不思、飯不想的,不久就病倒了。有一天,一位在家居士遇見他的妻子,便問:「為什麼多日不見妳家老爺?」土財主的妻子就據實以告。這位居士自告奮勇地說:「這個問題很簡單!只要讓我見見妳家老爺,保證他很快就可以下床走動。」於是,土財主的妻子半信半疑地帶他回家。

    這位居士一看到土財主,便對他說:「老爺,我剛從西藏回來。據說西藏那個地方,有一個活佛很慈悲;只要您去求他,任何東西他都可以給您,能圓滿您的心願。」土財主問:「是真的嗎?」居士回答:「當然是真的!您要趕快起來準備,才能夠早日達到心願。」

    土財主隨即要妻子為他準備出遠門的行囊,妻子疑慮地問:「你不是病得無法動彈嗎?為什麼還要急著出遠門呢?」他說:「這種事不能等,要是被別人捷足先登,我就會失去機會。所以,我要趕快啟程。」太太無法阻攔,只好立刻為他準備乾糧、衣物。

    土財主日夜不停地趕了五天的路程後,終於見到了活佛。他跪在活佛的面前,祈求活佛能夠圓滿他的心願。活佛慈悲地說:「你想要求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土財主說:「西藏最多的就是土地;所以,我希望您能給我土地。」

    活佛回答:「可以。你要多少呢?」土財主心想:要求多了,實在開不了口;太少,又枉費自己辛苦地走了五天的路。活佛見他難以啟齒,便對他說:「這樣好了!你只要在明天天黑以前回到我這裡,
凡是你走過的土地都屬於你的。」

    土財主一聽,心中好歡喜!第二天天未亮時,他就動身出門去了。他跑呀跑的,一刻也不敢停下來;連口渴時,也捨不得停下來喝口水。唯恐少跑一步,就會少掉一塊土地。

    直到日影西斜、黃昏已近,他才百般不捨、無奈地往回跑。當他跑回到活佛的面前時,天色已黑。活佛問他:「你走了多遠?這樣夠嗎?」他疲累不堪地回答:「還不夠多。」說完,就在活佛的面前倒
下來、斷了氣。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貪心的土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