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ne——最远的地方

IMG_0501

IMG_0502

断背山和牛仔?哈哈,不是啦。其实是志昌在后面追赶我们,因为听说我们要去央迈勇脚下瀑布,不想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他就跟来了。

IMG_0508

IMG_0510

其实啊,这里还是属于诺绒牛场,我们还可以看见一些家养的牦牛在吃草,还有斜坡上的旧小石屋。走着走着,我们距离央迈勇越来越近了。可是突然间又下起毛毛细雨,路途又湿又滑,拖慢了我们的进度。而我已经累到连照片都懒惰拍了。

IMG_0518

IMG_0516

Continue reading “26 June——最远的地方”

三餐时间越来越不定时了

我自己承认,也经常和许多人说,自己最忙的时候,应该是高三上半年——

运动会步操队+舞蹈队+学长团团长+毕联会+SPM+UEC,够忙了吧!

每天睡五个小时,每天准时十一点睡,凌晨四点醒来读书。诛不知现在的健康是不是当时侯挨回来的。不过,那又是很有规律的生活,

十一点到两点准时让肝排毒,

每天早上六点三刻步操十五分钟,

还有,每天准时吃三餐,

就这样挨过来了,功课不退反而进步,可说是世上最神奇的一件事。

但是看回现在自己的生活频率,原本以为FINAL YEAR不拿口琴、慈青营结束后,我的时间会空出四分之一。结果咧,搞到三餐时间不定时,

这样是不是证明了我现在还忙过那个时候?

—————————————————————————————

忙、盲、茫,我的coursemate一个上课上到一半突然间因为不够睡而流鼻血,另一个因为FYP压力太大在lecture痛哭起来。这个semester,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的学生真的很难熬。

今天对我来说,根本不是Recess的第一天:

从昨天开始,压根儿都感受不到假期的喜悦。

早上五点半起床,七点吃早餐,八点半去做实验一直到一点半,skip了三个小时的ADM课;

一点半去图书馆工作到四点半,才去吃Lunner;

回房整装一下,五点去Singapore Art Museum(ADM course的site visit),六点一刻到那个我去了六次的地方,找到了欣赏艺术的喜悦,不过呢,这次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选一个展览作为project的题目。

然后,因为Davis去英国在这里转机,刚好City Hall和Orchard没差很远,去见了,吃了一些dinper;

然后又和庭欢、家威陪Davis到机场,继续吃那里Tcc的dinper。

十点半从changi回到Pioneer的路上,我是在念Lecture note,在MRT念书可是我读书效率最快的时候。

—————————————————————————————

今天呢,早上八点吃早餐,八点半又去见我的Bacteria、fungi;

到十一点吃午餐,和一心去Tampines参加我的旧同事们举办的Recycling day,一心去那里是为自己Earthlink maincomm的职位寻找讯息和灵感。

四点半回到房,洗衣冲凉;

五点半又去看我的Bacteria和fungi,一直到八点半才回到房间吃香积面。

刚才和梦立通过电话,才发现,很多Projects等待在这个假期被我砍掉。

  1. IEM waste control management的报告(Johnanthan就要砍掉我了)。
  2. ADM project的Proposal。
  3. FYP progress report。
  4. Engineer & Society presentation 2。
  5. Integrated Design 3—Weir Design。
  6. 《心耕南大》的两则采访。
  7. 有空的话,帮Ecoventure做一个post event documentary。
  8. 还要去图书馆工作(我没钱啊)
  9. 去新山找表哥和儿子?

啊~~~

Continue reading “三餐时间越来越不定时了”

请珍惜沙巴的——世界级自然遗产

每年的9月16日,我都会撰写一篇“大沙巴主义”的文章。

当然,今年的国庆日,还是悲哀。有人问我为何还坚持916和831之分,或者52和46之分;那我就要反问,为什么大家还要知道513事件、蒙古女郎事件、巴生自贸区丑闻、赵明福事件等的真相,不是因为要挑起敏感话题、煽动人心,因为一个民族要正视国家的历史,正确的吸取教训,才能够进步。

就像德国面对二战这段历史一样——我坚持Mount Kinabalu是东南亚第五高的山,“东南亚第一高山”的假象是马来西亚旅游局描绘成的;第五就是第五,绝对不会因为我是沙巴汉而改变。

Kinabalu National Park

但是无可否认京那巴鲁国家公园的确是沙巴的世界级自然遗产——这马来西亚第一个联合国自然遗产。
mantanani-img_Mt K 

从Pulau Mantanani这沙巴最美丽的外岛,望向南中国海上早晨的京那巴鲁山。我想,这是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有许多来往中国印度的商船经过沙巴时看到的景象。当时,他们会不会以为这是一座活火山?

神山的生态旅游价值,早就在团结党政府时期开始剥削,旅馆从那时候开始不停的建,山体过度开发的问题一直到国阵政府执政开始注意到,于是限制旅馆的新建,并把神山的管理私营化给Sutera Habour的管理层,再加上成功申请为联合国世界遗产,每年有固定的拨款。虽然说国阵政府有许多贪污和舞弊,但是它在接管沙巴(至于砂拉越和西马就另当别论)后对生态旅游所做出的“本分”是值得赞赏的。

这也难怪联合国在评估婆罗洲四邦(沙巴、砂拉越、汶莱和加里曼丹)的环境保护努力,认同对沙巴政府有那一点的“本分”,因为其他三邦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努力”。

但是随着近年来全球暖化的关系,每一次我乘车的经过神山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地方越来越热了,不像我小时候冷冷的感觉。如果仔细注意,适合在较冷的环境中生长的蕹菜,马路旁的龙沟里慢慢变少了。

Continue reading “请珍惜沙巴的——世界级自然遗产”

26 June——背包爬山去!蓝色月谷

IMG_0434

IMG_0436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暮然回首,景色一处处。

IMG_0437

IMG_0440 

夏诺多吉神山——金刚菩萨。就在我们上山的左手边,我们还一直以为它是仙乃日神山。夏天的高山,还残留着一些冰川。我们上山的路的右手边则是一条清澈的小溪,这小溪的源头就是雪融化后的水,说不定最后还流到长江去呢!

IMG_0443

IMG_0448

Continue reading “26 June——背包爬山去!蓝色月谷”

我想。。。

想。

好想。

好好想。

去睡个觉。

写篇新小说。

找人去KTV唱K。

和新室友写首歌。

学一学meditation。

慢慢减轻现在的压力。

十二月份的假期回沙巴。

可以上网和老朋友们MSN。

用心把每一份tutorials完成。

和Rukawans去Pulau Batam玩。

找回我长久以来慢慢消失的健康。

维持我现在的图书馆的工作时间表。

和朋友聊天的时间不是短短的五分钟。

周末不用待在Research Technology Plaza。

不用星期五skip 掉ADM《当代东南亚艺术》。

周末可以去做环保、去义诊中心、去静思堂。

把剩下的八个projects/presentations干掉。

好好把七月份回拿笃的心情记录下来。

好好地整理爷爷送给我的家族谱。

赢取那一份价值S$2000的礼券。

坚持每个星期post三篇blogs。

躺在浴缸里泡一个热水澡。

抬起头看看蓝色的天空。

不用在这里唠唠叨叨。

回到绿色的大草原。

聆听周遭的声音。

闭上双眼十秒。

单纯地生活。

深呼吸。

好想。

想。

25 June——骑马上山去!蓝色月谷。

在这次寻找香格里拉的旅程后,我在成都国际机场买下了这本名著《消失的地平线》(The lost horizon, James Hilton),书的另一半还探讨了伊甸园——香巴拉——西方极乐世界——香格里拉的现代关系。

在亚丁自然园区里,让人深感这里就是James Hilton所描写的“蓝色月谷”(The Blue Moon Valley)。有人声称这里的冲古寺就是张先生所住的那个藏教寺院,那至于这里有没有金矿,会不会长生不老,那我就不可说了,哈哈。

只是可惜,我没有进入冲古寺参观,当天早上就下起讨厌的绵绵细雨,整个行程很赶,过程中人算不如天算,可以说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奇幻冒险。

IMG_0410

IMG_0402

如果是Ah Soh当时在的话,那一定有一个很贴切的形容词——真像The Lord of Ring里去把The One Ring毁掉的旅程啊~~咦?奇怪,育豪后面那个是谁呀?一点都不想是我们这帮人?

Continue reading “25 June——骑马上山去!蓝色月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