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了吗?

20071009

 

多亏沙巴旅游局,让人以为沙巴还有很多非保护林的原始森林。

多亏州政府,钱进口袋,木去国外,人民还没醒过来。

多亏大家在图书馆,动不动就印Lecture Note的习惯。

多亏日常生活中的油棕用品,森林砍了来种油棕。

 

每一秒,就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森林被砍伐。

想像一眨眼,整个篮球场上观赛的观众死了。

请问你和我一天眨了多少次的眼?

大家没有事应该不会“跑”去Bukit Panjang

我承认,这是很“玮峻”式的标题。(不懂就算了)

接了如此神圣的任务——去检查全新加坡1600多个HDB回收桶的地点,于是新加坡本岛我和韦良都会“趴趴走”。坐在摩托车上,一直上下上下,屁股和脚板会麻痹,最糟的是放在我背包的无框眼镜被压爆了。

心想:噢,算了吧~~就这样忘了吧~~(心太软?)

继续阅读“大家没有事应该不会“跑”去Bukit Panjang”

两个佛寺,两个兴都庙,两个天主教堂

拒绝了Rukawa和“笨笨娥”的团圆饭和慈济的三个活动,就是要陪阿Soh。基本上,去了很多地方,不提去了两次的National Museum of Singapore、去了N次的Esplanade和Merlion park,还有第一次去的Stamford Raffles的雕像。针对阿Soh这种“业余宗教历史家”,我还真是史无前例地在两天内参观了两个佛寺,两个兴都庙和两个天主教堂,哇~~

 

新加坡净宗学会会所@ Kallang

这次找来了维彬,他和阿Soh真的一拍就合,看来我还蛮会设计这种相遇。这也是我第一次去净空老法师的会所,也是他前几年待在新加坡所住的地方。净空法师的宗教观和证严上人一样宽阔,老法师可以去修道院讲圣经,神父修女们听到感动落泪。老法师曾经团结新加坡五大宗教团体、推广素食,对新加坡的社会安定,功不可没。

新加坡净宗学会

 

新加坡佛牙寺@ Chinatown

维彬来了新加坡两年半才和阿Soh第一次参观佛牙寺,这次我才知道,佛牙寺真的有“佛牙”。释迦摩尼佛牙齿的舍利子多年前在新加坡发现,随后就安置在佛牙寺顶楼里。佛的舍利子并不难见,因为据说这些无价之宝在足够的供养下会不断的增加其数量。就拿佛牙寺为例,里面就供养了几千粒舍利子,从珍贵的牙齿、到皮肤、肌肉、血、骨头都有。因为不能从外面拍供养舍利子的大殿,所以我就在大殿里面拍外面牛车水的风景,给大家看看,哈。

新加坡佛牙寺窗外景

 

Shree Lakshminarayan Temple @ Little India

我们进去这间庙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捐钱。可以说,这是一种尊重吧。当场的信徒不止对我们(阿Soh,毅弘和我)的肤色,也对我们的举动感到很惊讶。后来有个长者过来带我们由左到右(好运的方向)的转一圈,介绍各神祗:创造神夫妻、保护神夫妻和破坏神夫妻。各有各几种的法相和特征。幸亏有阿Soh在事后和我们解释,要不然我真的听不懂。

Shree Lakshminarayan Temple

 

Shri Veeramakali Anman Temple @ Little India

这一间兴都庙规模比较大,有很多外国旅客,也有许多精致的雕像。也有一些宗教仪式在进行中(和上次与阿翔在Chinatown看到的大同小异)。但这次比较认真的去了解,毕竟有人在旁边讲解。突然发现,兴都教佛教个源自印度,因此都带有类似的文化背景。而兴都教源自婆罗门教,婆罗门教太古老了,它的创办人是谁至今还不知道;后来佛教在印度兴起,婆罗门教吸收了佛教的教义,再和原本的教义结合,变成了兴都教;在孔雀王朝后就在印度超越了佛教(应该只有佛教徒会说自己的宗教不是至高无上这类似的话),一直到现在。

另外一个收获是——我找到了Merlion鱼尾狮的原型了,哈哈。

Merlion? Merlion,_Dec_05

 

Cathedral of the good shepherd @ City Hall

我们进去的时候就被教皇保罗二世的雕像给吸引住了,以纪念他在离世之前来过这里参观。后来圣钟想起,十分庄严,原来是要举行弥撒了。工作人员催我们赶快进去,我们表示只是来参观而已,后来真的觉得不太方便就走出了门外观察(没有机会看到真正的“圣饼”是长什么样的)。

100_4550

 

Chijimes @ City Hall

这间教堂真的很美,后方有很高级的餐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仨没有走进去。不过倒在门口花了不少时间拍照,哈哈。感觉我们有点在欧洲似的。自从看了《海上教堂》后,就明白了很多关于天主教在欧洲的历史,还有他们和犹太教之间的冲突。这种历史包袱,就这样影响到了今天。不过相信还有很多天主教徒像故事中的亚诺一样,以圣母的慈悲与爱化解了很多仇恨。

Chijmes

 

最后和你们分享我在Little India艺术区看到的一幅画:里面包含了四种宗教,中间那图包含着兴都教和佛教。(看清楚些,有舅公和我在里面列~)

100_4507

 

 

政府部门工作的日子 之 非卖品

在NEA做了6个星期,工作真的越来越多了,开始发现自己没有时间在新加坡政府部门看Malaysiakini了(虽然有时要避免误会,我会看马来文版)。

 

可能是自己以前经常埋怨新加坡政府在环保方面的努力不够而致,报应来了,现在换我有这种能力去影响一些决策了,才发现在这方面没有所谓的标准可以追寻,我可是个不用calculator的Engineering intern。

继续阅读“政府部门工作的日子 之 非卖品”

感恩我的好course mate

 

话说我这一年的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就只有我、基德和淑元三位Malaysian了,开起来很像思想开放的我,其实和我的coursemates没有很认识,同了三年窗,我还认识不到四分之一的coursemates,真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圈里。

 

不过,还是要谢谢基德在临去中国前还记得送我新春礼包,“brather” Johnathan 情人节前夕祝我“世界好友周愉快”,那个梦立给我年中去中国重庆的机会,还有还有人在越南的加翰(big Jia Hann),赔了我在台湾三天,然后又借了我半年脚车。

Both Jia Han Environment Buildingthe motor of Wai Leong

还有也是我现在的同事(卢)韦良(竟然和我中学同学一样名字),几乎每天用摩托载我从Newton到Redhill,省了我15分钟的时间,有时载我到NTU,原来从Environment Building 到NTU最快是30分钟,而不是平常的75分钟。还有午餐有人陪我一起吃素,真好。

 

家同也是到IA后才正式有交谈,他在PUB上班,几乎每一天都和我、韦良吃素,然后就去楼下的大厅吹吹风闲闲聊。

 

因缘真奇妙啊。ENE万岁!~We save the world~ ^^

 

BYOB survey

在NTU Earthlink的长期争取下,南大的各商店终于愿意在这个semester的每一个星期三推行Bring Your Own Bag Day(BYOB)。在NTU这活动才正开始发酵,可是在NTU外头这进行了一年多的活动似乎又被忙碌的新加坡人所渐渐遗忘了。

Produce_BYOB_resizedPoster1Small

2月4日和2月11日,星期三,我和韦良被Yang Hong小姐(新加坡BYOB的总负责人)派去做observation和survey,连续做了一个星期online research的我们当然兴奋,可以到各大百货公司如:NTU Fairprice、Shieng Song、Prime 百美、Cold storage、Carrerfour、Giants和Shop & Save “逛街”。

 

我一共去了一间 Cold storage(Woodland causeway point)和四间NTUC Fairprice(Woodland Civic Centre,Sembawang Sun Plaza,Sembawang Town Council,Boon Lay Jurong Point 2 )。

 

我只能说,在校内宣传BYOB的伙伴们,有本事的话,和我一起去外面看看,看看群众们可爱可怜的反应,haiz…

继续阅读“BYOB survey”

回老家

看了姐姐的Blog之后,才发现我真的超想回家的。只是去年我十二月去台湾,回来后在实习,年初三还得上班,农历新年只有短短的四天假期,再加上今年我们举家(是吗?还差一个!)回到爸爸的老家拿笃(Lahad Datu)去。妈妈帮我算了一算,算飞机票不便宜,算我从NTU到Senai机场要四个小时,从Senai飞KK要两个小时半,从KK回拿笃要绕过神山、经过山打跟、越过Sungai Kinabatangan,六个小时的车程~

幼稚园加法:4+2.5+6= 12.5,半天的时间乘来回= 25个小时,剩下在拿笃的时间只有三天,再看票价,不值得。(妈果然是幼稚园老师)

 

从姐姐Blog偷回来的照片

左起:表侄女(Typo)、妈、公公、爸、表侄儿;上:表哥、哥

 

想想我们全家人好像有12年没有回去看公公婆婆了,婆婆在前年去世了,我也来不及回去瞻望慕容;公公在上两个月中风了,已经没有能力以80岁高龄驾罗里了。今年,堂兄弟姐妹都有回,我就在Johor Bahru表哥皇后的家和姑姑渡过了新年,年初一的时候,我们拨电话回去给公公祝贺,才发现我的客家话进步神速,而他的听力已经严重受损。

拿笃以前是沙巴东海岸的一个淘金城,面对大卫湾(Davel Bay),现在沙巴第四或第五大城市,最多的人口应该是菲律宾的非法移民吧!而我的婆婆就是在吧杀(Pasar)卖菜看着杨德利(沙巴进步党党魁)长大的。我最后一次回去是2005年底考完SPM后,在老家和我爸爸渡过了两个星期。老家是典型的客家祖屋,有一片大菜园,养着很多狗和猫。

 

Davel bay, 大卫湾的晚霞

 

有时候,在新加坡这种大都市久了,就很想念那一段日子。于是上个semester 考试期间,读书读到很闷时,就会开始写下那一段日子的生活体验——连名字都想好了“我在Davel湾的日子”。已经好久没有“动笔”了,因为时常要赶稿、会议记录和写blog,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写完在封尘的记忆。

 

P/s: 拜大家的二氧化碳所赐,我在保佛、亚庇拿笃的家新年间一起淹水了。

 

听证严(上人)说圣严(长老)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法鼓山第一任方丈圣严长老圆寂,享年80岁。

中学的时候,Ah Soh和我说过,中国台湾之间不会开战,只要台湾还有这三大佛教团体:佛光山星云大师)、慈济功德会证严上人)和法鼓山圣严长老)。

台湾三大“人间佛教”团体,拥有佛光卫星电视台(佛光山)、大爱电视台(慈济)、开办许多大学、医院等,为台湾带来了一种稳定民心的力量。

去年12月16日我就去了高雄佛光山总部,这被誉为是台湾佛教的朝圣地。

3150909454_4922d3e40a IMG_1501

过后去了“心灵的故乡”,花莲慈济静思堂静思精舍

fagushan

然而,原本计划去台北县金山法鼓山,因同行对此行兴趣不大而取消,没想到,就这样错过了在圣严长老还在的一次拜访。

圣严长老曾自嘲做什么都不比证严上人多,唯一比上人多的就是年龄。他并曾参访过慈济本会与上人交流。上人也对这位“风雪中的行脚僧”的圆寂而感到感慨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