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慶祝

2013年的生日,我在新加坡慶祝,早上有一個symposium,沒人約,也沒約人,晚上去了參加南大慈青的會議,感恩慈青們的慶祝。(很像每一次都遇到慈濟活動?)

隔年,我決定在生日當天回家和父母一起慶祝。那是18歲之後就沒有在沙巴慶祝,也忘了多久沒有和父母慶祝了。

2015年的生日,剛好在菲律賓獨魯萬義診,算是過得最有意義的生日了,吃了兩次蛋糕,在趕新聞稿和簡報中度過了。

今年的生日,原本在不確定當中,不知道是否會到台灣唸書,來不及想該如何度過。八月的時候吧,許教授約了我去參加靜坐課程,原本對老師不太認識猶豫了一下,最後想了想還是報名參加了。

IMG_20161023_112942

Continue reading “另一種慶祝”

海军基地@沙巴东海岸

2016年9月27日,菲国军方杀害了涉及绑架26名大马和印尼船员的阿布沙耶夫成员穆克达迪尔兄弟。隔天,沙巴东南岸再度发生掳人和洗劫事件,是否是一项报复行动,则有待观察。

但是,本身认为“武力铲除”并非上策,冤冤相报何时了;反而觉得大马政府短期内应采取“武力威吓”,在大马最东部的东谷建立海军基地,加强防卫

自2000年起的西巴丹岛掳人事件,让菲南叛军感受到赚外快的滋味,菲南众多的无人岛屿和马菲印三国海域的交界处是他们天然的避难所。此地成为菲南叛军的掳人天堂,必然有它的地理条件。

马印泰三国海域交界有Langkawi海军基地,马印新海域交界有美军坐镇的Sembawang海军基地、Changi海军基地和Tuas海军基地。如今,沙巴东海岸如此“危险”,也有其人为因素。不能只是一味认为这是沙巴“那里”出了问题……

langkawi-naval-base

Langkawi Naval Base

Continue reading “海军基地@沙巴东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