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乃伊上树

这绝对不是日本人的名字,真的,我要写的是木乃伊Mummy爬上树,哈哈。

是不是很久没有看我写这么小题材的东西咧~是啦,星期天早上心血来潮花了两个小时写的:“亚洲百年旱灾——艾尔尼诺现象——心素食仪”,看到题目会不会觉得很压力?

在还没有save draft之前,电脑Hang了,它就是要通知我:这种题材太严肃了!读者想看看一些“小幸福”。“Okay okay!”,我心里想。电脑你也Final Year了,和我一样要毕业了,老了,太严肃的话题会让你太累,是不是?

我明白这种感受,因为前一晚我就去了AMCISA的Senior Farewell Party感受了做“老人家”的感觉。

这一次的主题是:木乃伊Move it!我猜想灵感有许多方面:新加坡国家博物馆这阵子在展埃及的四具木乃伊:一男一女一只猫还有一只鳄鱼的木乃伊。(前面三具可能会引起读者不适,所以没有Post上来啦。)

Crocodile mummy

还有啊,配合MJ的歌编的木乃伊舞蹈。再加上我们“乖乖阿拉笨笨娥”以前的“家族生意”:Nanyang Art Ensemble教大家制作的“木乃伊”,则用来作成这一次SFP的纪念品哟。

于是,我的房间来了一具木乃伊。

但是,我的房间何来搬了一棵树?

呵呵,不要自作聪明说那是“村上春树”,虽然我房间里有很多他的书。(哈哈,最近多了一本!)

Haruki Murakami On Air

没有骗你,真的是一颗“树”。Okay啦,很像“树”的一棵植物,okay?

继续阅读“木乃伊上树”

佛缘杂志的小故事:把伤害留给自己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彼此不分,是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安慰。

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可以艰难度过几日了。可也许因战争的缘故,动物四散奔逃或被杀光,这以后他们再也没看到任何动物。仅剩下的一些鹿肉,背在年轻战士的身上。

这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经过再一次激战,两人巧妙地避开了敌人。就在他们自以为已安全时,只听到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年轻战士中了一枪,幸亏在肩膀上。后面的战友惶恐地跑了过来,他害怕得语无伦次,抱起战友的身体泪流不止,赶忙把自己的衬衣撕下包扎战友的伤口。

晚上,未受伤的战士一直叨念着母亲,两眼直勾勾的。他们都以为他们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谁也没动。天知道,他们怎么过的那一夜。第二天,部队救出了他们。

继续阅读“佛缘杂志的小故事:把伤害留给自己”

小学时的环保观

环保这个议题,自70年代就开始在国际间引起注意。

比较幸运的是,我自小学一年级开始会读报纸以来,就开始关注这个课题。

纯粹起跑的早,所以走的比较远。

那时候的报纸,记述的都是关于大气层破洞的议题,也开始有人提出温室效应(Greenhouse effect)这个名词。

对我们灌输这种概念的也包括小学的老师们,一年级的班主任吴老师,就住在我家附近的山上,是一个虔诚的一贯道徒。那时候,我也不会分什么“一贯道”、“佛教”、“道教”之类的。只知道,我们三姐弟每个星期五的晚上,就会去山上的“佛堂”,学习一些做人的道理,爱护生命、物命,学吹笛子等。

老师展现的就是现在慈济人称的“人品典范”,展现省水省电、惜物爱物、轻声细语等的身教。家长们都很尊敬她,学生们也很喜欢她。几年前,回去的时候有遇到吴老师,已经白发斑斑,老师还记得我,遇见我妈妈时也经常问起我的近况。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乃是最佳写照。

还记得有一次小学二年级时,华文课文有提及:不要乱丢垃圾,垃圾要丢进垃圾桶里,然后用塑料袋绑好,交给垃圾车。

这个80年代的课文,在90年代老师的眼里,“塑料袋”已经是一种不环保的物资,故提醒我们全班同学说,“塑料袋”还是少用为妙。这时,我也会反问,垃圾车运垃圾去哪里?老师回答:“埋起来”。我在追问:那不是以后没有地方埋?“大人们会想办法的。”是她的回应。

那个时候,永续性管理的已经提出,为鲜少人知晓。

唯有的东西越堆越多,只有在大扫除的时候狠心取舍。不说各位可能不知,我现在还保留着我小学几支从没用过的笔,在家里。

继续阅读“小学时的环保观”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買智慧

有一個國家很富有,擁有全天下的東西,但是他們的國王卻仍然感到不快樂,因為他想要的東西都已經得到了,生活中沒有期待,也沒有驚喜。

有一天,他對一位大臣說:「你們到別的國家,想辦法買一種我們國家沒有的東西。」這位大臣心想:「天下所有的東西我們這裡都有了,還要到哪裡找一樣這裡沒有的東西呢?」

不過,國王既然這樣說了,他只好派遣一位貿易商出國尋找。這位貿易商也很煩惱,到底要買什麼東西呢?他到處遊歷,還是沒辦法找到自己國家沒有的東西。

有一天,他看到一位長者坐在象背上,喊著「賣智慧!賣智慧!」他心想:「奇怪,智慧也可以買得到嗎?」於是走過去問長者:「你要賣的智慧在哪裡?」長者說:「能稱重量、量長短的有形之物,價值都可限量,我賣的智慧無形體、無法稱重量、量長短,這才是真正的無價珍寶。」

貿易商說:「那好,我要買,你要給我什麼?」長者說:「我告訴你幾個字:『凡事多思惟,切莫猝瞋怒,今日用不上,必定有用時。』意思就是說,我們要好好地思考人生的真理,時時把道理放在心中,不能一碰到外面的境界就轉動自己的心、粗暴地發怒,如此將後悔莫及。」貿易商聽了覺得很有道理,雖然沒有拿到有形的東西,但是他把那些話聽進了心裡,並且交給長者五百兩黃金,算是「買智慧」的費用,然後啟程回國。

他回到家時,剛好是八月十五日深夜,月光很明亮地照入屋內。他輕輕推開房門,突然看到架著蚊帳的床下有兩雙鞋,蚊帳裡的這兩個人,其中一個是他太太,另一個是誰呢?

继续阅读“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買智慧”

回家过心年:Aki Nabalu

Aki Nabalu是京那巴鲁山(Mount Kinabalu)的Kadazan名称,意思是“神灵的故居”。

Kadazan人相信人死后的灵魂都是往神山飘去,那里是他们祖先心灵的故乡。

故神山今天之所以能以Biodiversity(不是高度)赢得马来西亚第一个联合国自然遗产,并能名扬国际,Kadazan人对土地与自然的尊重和信仰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之所以我打破神山不是东南亚国家第一高峰的迷思,是因为纵然高度一样,生物多样性却逐渐减少,分分钟,联合国自然遗产的地位不保。

我们华人通称它为“神山”,因为那里是充满着神灵,也传说曾经住过神龙,有一颗夜明珠。那里有有凄美的爱情故事,中国寡妇化成的一座山,山形被摄影者在几十年前拍到少女的模样、后来慢慢变中年女性的模样、这几年确是老妇人的模样。

从地理的角度切入,它是马来西亚唯一的死火山,也是马来西亚最冷的地方。

它有太多故事了,登山者登山前会被警告不能带回山上的一草一木,甚至是一块形状奇怪的石头;游客还可以从当地导游的口中听到许许多多的灵异事件,山峰上的老鼠和松鼠也很爱偷吃登山者的巧克力,哈哈。

继续阅读“回家过心年:Aki Nabalu”

Fotos de Febrero 2010

100_7771

A celebration with Yi Sing @ Canteen B, with Joanna Ti as our special guest.

From Left to Right: Hui Yi, Jackson, OJB, me, Yi SIng, Joanna, Yun Shu, Kenneth, Johnathan and Jian Wei.

100_7784

Lee Wee Nam Library @ 8:30am. “Hungry ghost” rushing into the library. And, I was among them too!

100_8334

Used to the life of having dinner alone in this single-deluxe room, facing computer, stuffing the net and taking a short rest, before starting of FYP report writing. A good chance for to add in some supplementary food like laver (Wasabi Nori) and Vegetarian Soy Fibrous Shredded.

100_8547

Thanks for all those Li Bao. I received them quite late, after I came back from Sabah. I like food, as they will transform into our body cells after consumption. Haha.

100_8739

I will spend some time to read this famous writing about Sabah. This is how the nickname of Sabah “Land Below the Wind” originated. 

(The end)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小鳥與阿育王

印度有一個古老的小故事──

某個安適的午後,人們正在樹下乘涼、聊天時,突然聽到一隻小鳥奮力鼓動翅膀的聲音,以及哀淒無奈的叫聲。仔細一看,原來有隻小鳥飛得低低的,一下子就掉落下來;再一次掙扎著飛起來,卻又掉了下來,看來非常痛苦的樣子。可是有一群小孩卻很興奮地追逐牠,大人們看到了,也當成好玩的事,哈哈大笑。

這時,一位身穿樸素白衣的人走過來,擋住那群小孩,並且彎下身,雙手小心地捧起小鳥。噢!原來小鳥的脖子綁著一條繩子,繩子尾端綁著一粒石頭,難怪牠飛不起來啊!

 

白衣人心生憐憫,想救這隻小鳥,那群孩子卻說:「小鳥是我們的,還給我們!」「那我把小鳥買下來,要多少錢呢?」孩子們聽到有錢可拿,都很高興,就把小鳥賣給他。

白衣人輕輕地鬆開繩子,小鳥非常歡喜地展翅飛翔,在白衣人頭上繞了好幾圈,叫聲變得很快樂、很好聽,令人心曠神怡。

继续阅读“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小鳥與阿育王”

环保酵素 Garbage Enzyme

八个月前写的Food waste reduction in Singapore至今已经累积了422点击率,可见网民都对新加坡本身的厨余循环表示深切的关注。当时在国家环境局实习研究各国的厨余循环政策时,大略分出了三个循环方法:

  1. 把厨余变成家畜家禽的饲料。(Feedstock for livestock)
  2. 把厨余变成堆肥。(Composting)
  3. 把厨余厌氧发酵,产生甲烷发电。(Anaerobic Digestion)

纵观这三种方法,前两种在新加坡不能大规模推行,因为这个岛国缺乏农业和畜牧业,唯有第三种方法可行,而新加坡本身有唯一IUT这家公司在进行把厨余变成能源的生意。

至于民间的厨余减量运动,据我所知有几个选项:

  1. Bokashi Composting.
  2. Earthworm Composting.(Vermicomposting)
  3. Garbage Enzyme.

我们再看Bokashi,我没有用过这个,有兴趣的人可以问问一心,她自2007年就在亚庇制作堆肥了。

至于Earthworm Composting,我也没有机会试,我认识一位NEA的同事Zheng Rong,他本身在家有这样做。

那,前两种方法有什么问题呢?

Bokashi和Earthworm composting最大的问题是它们的成品也是堆肥,顶多只能把堆肥倒去HDB楼下(还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被投诉说乱乱把“不适合植物成长的堆肥”倒入土壤中)。Earthworm composting还有一个顾虑,就是Earthworm的品种必须从国外进口,若不小心把这些巨大蚯蚓释放回自然中,分分钟会造成生态破坏。

看来环保酵素的发挥空间很大,因为它的成品是“天然清洁剂”,在这个岛国有一定的市场。

继续阅读“环保酵素 Garbage Enzy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