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採花供佛的居士

     學佛最重要的就是心念要清淨,不論身處何種境界,都要抱持著善解、寬大的心。

     有位很虔誠的居士,在屋後開闢了一片花園,種植各種美麗花草,每天都去剪取一些送到寺院供佛。有一天,他遇見寺院裡的住持禪師,就把花交給禪師,禪師很歡喜地說:「你每天都送花來供佛,真是功德無量!佛經裡說:以虔誠清淨的心來獻花供佛,能生生世世身相莊嚴。」

     居士說:「我並不求什麼,只是每天整理花草送到寺院供佛,內心覺得很寧靜、清涼,這是我喜歡來供佛的原因。」

    禪師說:「是啊!心無所求,當下就是清淨!」

    居士又說:「我每次來到寺院都會很歡喜,心也很清淨,但是回到家就會有煩惱,不得安寧。要用什麼方法才能讓心長保清淨呢?」

    禪師問他,知不知道如何使花瓶裡的花保持新鮮?居士回答,每天換水,並且剪掉腐爛的枝葉,就能使花保持新鮮。「不錯,心靈的淨化也是一樣的道理。隨時調整自己的心態,將種種污染心靈的煩惱去除,才能使心恆常清淨安寧。」

    居士又說:「我若能放下一切,時常待在寺院中學習梵音唱誦,不知有多好!這樣就可以不起煩惱,使心恆常安寧。」

    禪師說:「其實,呼吸就是梵音聲,脈搏跳動就似暮鼓晨鐘。只要時時用心調整混亂的思緒,大地一切境界無不是美景,一切音聲皆是清淨梵音!」

_MG_7445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採花供佛的居士”

Advertisements

泥沼之都之旅Bab 6——独立广场&Jalan Masjid

(四)Royal Selangor Club Complex,雪兰莪皇家俱乐部

100_8681

从远处就能看见Kelab Diraja Selangor 125周年的横幅了,创建于1884年,是英国当时上流社会的社交场所。

100_8670

100_8669

我和哥哥从图书馆绕出来的时候,想“闯进去”里头浏览浏览,却被保安人员很友善的拦住了。看看那些名车,才发现一百多年后,这里还是属于上流社会。

100_8668

(五)St. Mary’s Cathedral,圣玛丽天主教堂

100_8675

这个天主教堂建于1894年,也是有百多年历史了,西马来西亚圣公会的总会。

Continue reading “泥沼之都之旅Bab 6——独立广场&Jalan Masjid”

沙砂“半岛情结”的根本

有一件事情,沙巴朝野难得有一样看法:那就是沙巴州本身的自主权,一些半岛州属不能拥有的权利。近三十年来,这些自主权逐渐被联邦政府毫无协商下被侵犯,才是导致沙砂两地对马来亚/西马/半岛有一种反抗的情怀。其实,这不是一般西马朋友的错,错是错在联邦政府和无能州政府的配合。

————————————————————————————————————

让我们来看看五月二十四日沙巴民办报《亚洲时报》的评论:

标题: “参加”或“共组”的争论(作者:立克)

北方大学沙巴历史研究学者兰吉星博士日前发表的言论,像是投下一枚炸弹,不但引起政界的争论不休,也成为民间谈论的一个议题。

兰吉星言论受争议之处,是他称“当年沙巴砂拉越西马半岛‘共组’马来西亚,而非‘加入’马来西亚”的说法不能成立。基此,沙巴(与砂拉越)就应认同联邦政府的超越性权利,州政府应该顺从联邦,不能与联邦平起平坐,这是联邦制度的原则云云。

兰吉星此时此地发表这样的言论,自是有其用意,不过他的论点,与要给予更大自主权利、以及认为沙巴马来西亚应有的权益已被侵蚀或剥削的沙巴汉及政治人物之诉求,有所冲突。

除了来自团结党的联邦科学、工艺及革命部长麦西慕以较“宽容”的态度看待兰吉星的言论之外,来自沙巴民统的联邦种植及原产业部长博纳东博,以及来自沙巴巫统的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马西迪,来自沙巴民政党的州工业发展部长陈树杰,都不认同兰吉星的言论。

东博说:“显然的,我们的先贤当年是以伙伴的方式成立大马;我不认为我们是要成立一个全部州属如同西马州属一般的国家,这是违反当初成立大马的原意。”

马西迪说:“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即使沙巴无法与西马半岛达到平等伙伴的地位,但沙巴所拥有的一些自主权,是西马各州所没有,比如我们有自己的内阁制度和移民控制权;若国民统合角度而言,沙巴人需要了解西马半岛的特殊性,西马人民包括决策者,也须了解沙巴的制度。”

陈树杰说:“沙巴、砂拉越、还有新加坡(后来退出)当年和西马半岛‘共组’马来西亚,是不能被抹杀的历史事实,我们不能把这个事实从历史中抹去。”

重要的是,这些发言者,都是来自沙巴的国阵联邦及州部长,不是反对党。而反对党在这个课题上所持的立场,已是人所共知。沙巴进步党便是以“恢复沙巴的自主权”为政治诉求。

经历过马来西亚成立这一段历史演进的人都知道,当年英国人决定放弃对沙砂两州统治权推动成立马来西亚时,受到印尼和菲律宾强烈反对,甚至兴兵犯境。这一举动,反而促使仍在犹豫中的沙砂两州人民,向联合国民意调查团表达要选择“通过成立马来西亚获得独立”的强烈意愿。

一九六三年九月十五日马士达华宣誓就任首届沙巴州元首的“马来西亚文告”中,便提及:“我感激你们光临参加这个沙巴州通过参加马来西亚而获得独立的新国家诞生的庆典……”

又在东姑阿杜拉曼发表的“马来西亚宣言”中这样写着:“马来西亚宪法已经制订,它将成为至高无上的法律,上述法律已明文规定,维护各统治者殿下之权利与特权,以及臣民们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促进马来西亚这个基于国会民主的君主立宪国家内的和平与和睦。经过马来西亚国会和英国国会通过法律复准之后,上述宪法于一九六三年九月十六日起生效。”

“参加”和“共组”这两个字眼,如果咬文嚼字,难免纠缠不清,其实,如果不“参加”或不“共组”,都不会有马来西亚的诞生,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既然能够在差异中结合,应该能够接受这个差异的存在。因此,严守沙砂两州在大马联邦中的保障条款精神,给予沙砂两州某种特殊待遇或自主权,也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同时也符合“促进马来西亚这个基于国会民主的君主立宪国家内的和平与和睦”的宪法精神,如此而已。一切争论的终极目的,也不外是实现这个愿景。

100_9614

100_9621

100_9616 

——————————————————————————————————————————

延伸阅读:什么是沙巴及砂拉越《独立二十条款》The Twenty Points?

Continue reading “沙砂“半岛情结”的根本”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多疑的公鳥

    有一棵大樹,上面有個鳥巢住了兩隻鳥──一隻公的,一隻母的。牠們為了儲存冬季的糧食,採了很多水果回來,將巢放得滿滿的。

    有一天,因為陽光很強,這些水果被曬得脫水而使體積變小了。公鳥從外面採果回來時,看到原本滿滿的水果,怎麼變少了呢?就對母鳥說:「我們一同辛苦地採水果,為什麼你獨自吃了而不告訴我?」母鳥說:「我沒有吃啊!」公鳥說:「水果明明減少了,你怎麼說沒有吃呢?」母鳥委屈地說:「我真的沒吃啊!」

 

    公鳥一生氣就起了瞋恨心,用嘴一直啄母鳥,啄得牠遍體鱗傷。母鳥受不了這樣的虐待,傷心地飛走了。之後,忽然下了一場大雨,水果因雨水浸泡又膨脹起來,和原來一樣佔滿了鳥巢。這時公鳥才知道自己誤會了母鳥,覺得很後悔!牠在鳥巢旁一直啼叫,希望呼喚母鳥回來。雖然晝夜不停地呼喚,但是再也看不到母鳥的蹤影了。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多疑的公鳥”

泥沼之都之旅Bab 5——独立广场&大钟楼

去了Wikipedia做了一点功课,发现独立广场附近真的有很多历史古迹。

(一)102-year old Sanitary Board fountain

100_8648

很古典的英伦味道喷水池。放大来看看它的图腾。

100_8650

不知道是什么妖怪,像狮子头多一点,哈哈。

100_8652

古代喷泉、Sultan Abdul Samad Building、吉隆坡塔,吉隆坡的缩影!

(二)95米,号称全世界最高的旗杆

100_8639

放大来看看,去到独立广场才知道它的存在。

100_8656

Jalur Gemilang《辉煌条纹》在天上飘。

100_8659

Continue reading “泥沼之都之旅Bab 5——独立广场&大钟楼”

未来确定!

这个消息不会post去Facebook,因为只想真正关心我的人知道。=)

已经和Prof Wang谈了,会当他一年的Research Assistant。希望可以在这一年里面找到自己想要的方向:

到底要不要在NTU读PhD?还是拿了PR,继续工作,把Bond清掉了,再离开这个高度城市化小岛。

要感恩这些日子以来听我发牢骚的朋友:Jackson, Ah Ti, KS, Kanki, Chern Han, Qian Hao等等。你们给的宝贵意见都启发了我。

故事是这样的。

在FYP presentation后就约了时间见Prof Wang,进到他的房间,他第一句话竟然是:“Anything that I can help?” Hmmm……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又反问:“Or, anything that you can help me?”

哈哈,男人嘛,爽快点,“I can help you!”我说。

Continue reading “未来确定!”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獵人與猴子

一個小山村裡,住了一位年輕獵人,他天天到山裡打獵,對動物們的驚慌恐懼、痛苦掙扎,總是無動於衷。

某天,他發現在一棵很高的大樹上有一隻猴子,他立刻舉槍射擊,猴子慘叫一聲、往後翻倒,一隻手抓住了樹枝。

獵人見猴子已受傷,舉起槍想再補一槍,忽然發現猴子另一手好像抱著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原來牠抱著一隻小猴子。

已受傷的母猴奮力要將小猴子推往樹上,小猴子卻緊緊抱住母猴。母猴發出淒厲的叫聲,似乎在對小猴子說:「趕快逃走吧!媽媽快撐不住了!」小猴子也吱吱叫,好像是說:「我不要離開媽媽!我不要離開媽媽!」。

過了一會兒,母猴終於支撐不住,手一鬆,連同小猴子一起掉下來,墜地時「砰!」一聲巨響,深深撼動了獵人,他內心的一層厚殼忽然間被打破了。

從此,山裡不再出現槍聲,村民們每次經過那棵大樹,總會看到樹下一座墳墓前,插著美麗的鮮花,飄揚著芳香。

這雖然只是一則童話故事,但我們平時只要用心觀察就不難發現,動物與人一樣有情有愛,也一樣珍惜自己的生命。

所謂「尊重生命」,不只是尊重人類的生命,而是對所有眾生都應心存悲憫。若人與人之間真情相待,人對眾生也慈悲護惜,這個世間多麼美好啊!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獵人與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