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补选,又有何不可呢?

背着破坏盟党关系、达致个人目的和浪费公币的罪名,以一场补选来转移巫统炒作的“阿拉”课题、种族矛盾和马哈迪保守派的崛起。制造补选是安华拿手的伎俩,308后槟城的补选就是例子;好比国阵遇到丑闻时,就会炒作宗教种族问题一样。但是,差别是遵守民主程序与否。2009年时任副首相的纳吉所策划的霹雳州夺权事件,也是为了巩固个人作为准首相的声望,而且严重侵犯宪法。1994年安华在沙巴所策划的夺权事件,也是侵犯民主程序。1985年,沙巴团结党以微差推翻人民党,人民党和沙统也是同样制造骚乱危及政权。隔年,沙巴首长宣布重新州选,虽浪费公币,但符合民主程序,结果以超过2/3议席稳住政权。同理,若当初民联政府听取学者的意见,在国阵策划夺权之前重新选举,霹雳州的政权很大可能不会易手,505大选的结果或许更不一样。如今,为了雪州政权,一场补选,又有何不可呢?

Continue reading “一场补选,又有何不可呢?”

嘴边的微笑

看着你,我的泪,恍然直飙;
我不好,我知道,我都明了;
你给的依靠,我已经习惯了;
请你别再责怪自己好不好?

下雨了,你的眼,我看不到;
受伤了,谁的心,感受不了;
谁的空头支票,到底谁说谁兑现不到;
请听我说,这,都不重要。

请抹去我在你嘴边的微笑。

免得你的微笑,我看不到,
免得你的微笑,你看不到,
你一直求饶,倒不如早点放手更好,
让我落跑,谢谢你陪我无聊!

看着我,你的泪,逐渐干了;
你的好,我知道,我都明了;
曾给的依靠,谁其实都想要;
请忘记我对你淡淡的好,
请允许你在你嘴边的笑。

————————————————

Continue reading “嘴边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