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不再Aman

默德卡民意调查报告证明,沙巴选民已经挂起反风。

报告内容有几个要点。首先,慕沙阿曼民望三年暴15%, 华人与公务员最不满首长表现。再来,逾半沙巴选民不满经济表现,81%投诉消费物品价格高涨。值得注意的是,穆斯林土著对沙巴现任政府的支持降幅最大。所以,说现任首长的地位巍巍可及则不为过。

9年魔咒

回顾308大选至今,历经16场补选,国阵和民联打平手;砂拉越州选举,民联州议席增加一倍,突破20%。马来西亚距离改朝换代越来越接近。然而,沙巴州的政治情况在2012年之前一直不明朗,2010年的三脚石补选国阵大胜,一直到近期两位国会议员退出国阵成立支持民联的阵营,才让沙巴不再认定为“定期存款”州。

政治学者黄进发在308大选后所预测的三个现象,即东马巫统附庸党变节,西马巫统附庸党式微及巫统本身崩盘,都已经开始发生。先有沙巴进步党退出国阵,后有沙巴民统国会议员退出;马华和印度国大党的新任主席地位大不如前;最新乃至也是联邦副部长的沙巴巫统议员拉津的变节。

《经济学人》杂志评论纳吉夺回2/3国会议席无望,改朝换代仍是未知数,唯依据补选成绩预测,国阵应能保住柔佛、彭亨、沙巴和砂拉越的州政权。

对于沙巴而言,9年定律仍然在民间发酵,若在野党能从3个州议席突破12个州议席(20%)就能威胁到沙巴首长慕沙安曼的地位(2003-2012担任首长),回到1994-2003年国阵成员党轮流担任首席部长的时代。与砂拉越首长泰益不同,慕沙在沙巴州还有另外一位强敌,即巫统全国副主席仙本那国会议员沙菲宜,外传两人不合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因此,支持沙菲宜的沙巴巫统党要会不会趁着选举成绩不佳而逼宫?好比当初阿都拉一样,希望换个新的领导以求选民的支持。

有趣的是,反贪污局说:沙巴首长涉贪案已完成调查,反贪会评估小组指示再搜证。而又说:泰益长子靠砂州政府致富,反贪会辩称无法证明滥权。同是首长,不同待遇。沙菲宜和慕沙,中央和地方,巫统高层会选择谁呢?

但是,在野党若要突破12州议席容易吗?本土学者预测国阵至少可以保住42州议席(18席在野党)和9个国会议席(16席在野党),而赢的多或少,很大程度上与在野党能够达成『一对一』共识有很大的关系。因此,造就来届大选成绩的关键是在野党是否能够团结一致。

Sabah parliament constituencies 2012

『东风』未起

洞悉沙巴政坛的观察者就会发现,这股『反风』还停留在沙巴西海岸,在沙巴东海岸半城乡区和乡区的『东风』(因靠近菲律宾和印尼,非法选民也很多)还无法成型。在308时,沙巴第一大城亚庇的国席在308已被行动党攻克;第二大城山打根的国席,若非行动党和公正党自相残杀则早已被民联攻下;第三大城斗湖的国席虽然反风不够,州议席也被行动党拿下。在野党在沙巴东海岸,除了山打根和斗湖(斗湖的国席目前属于在野的沙巴进步党),其他地区很难有作为。就连近年来发展迅速的拿笃镇(Lahad Datu),也因太多幽灵选票而不太乐观。

反之,目前沙巴西海岸一共有4个在野国会议席(亚庇、实邦加、斗亚兰和保佛)和2个在野州议席(里卡士和路阳)。但是,这股反风已经吹到西海岸的半城乡地区:最北边的古达(Kudat)镇,就连首相最近也亲自前往息民怨。不仅如此,反风也从保佛镇(Beaufort)延伸经过瓜拉班尤镇(Kuala Penyu)直到纳闽联邦直辖区(Labuan)。副首相最近也难得在瓜拉班尤请求沙巴选民,因为『沙巴州对国阵很重要』。另外,在野势力也有很大可能拿下根地咬这个“内陆省”最大城镇,因为这是拜林和杰菲礼两兄弟竞争的地盘,唯属于国阵阵营的副首席部长拜林逐渐失去民心,所以不能忽视该地非穆斯林土著(卡达山-杜顺)的反对票。

Sabah state constituencies 2012

Continue reading “Musa不再Ama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