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惊艳》里找“大马识别”

IMG_20160707_215931

书,我很少看两次。这本《芬兰惊艳》,五年前从姐姐那儿带来新加坡,借了朋友五年后,终于还回来了。我却一直以为没有读完,决定从头“悦读”。

五年前与后,领悟力自然不同。虽然书本出版至今已经十年了,但里头的道理仍然深刻。

连续四年荣获世界经济论坛所评之全球经济竞争力第一名(01/02, 02/03, 03/04, 04/05),芬兰自然有其道理。重视教育,维持这个国家稳定的,不是制度,而是人民的价值观。“芬兰识别”,谈的就是诚实、和善、务实、坦诚、忍耐、不屈服于名利等。

以为在民主制度底下,只能实现两线制、民粹与国力内耗的我们,跟随作者回顾芬兰的历史与国会后,难免会惊艳于芬兰高度稳定的多党政府制,还有其“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的民主理念。

地理环境、共同记忆(历史)、文化基础(诗歌、歌曲、语言等)、政策方向,凝聚了一个国家的共识。芬兰冰天雪地的自然环境、长期被统治与抗战、举国推崇的文学作品、重视国际观与芬兰化的教育政策等,造就了种种的“芬兰识别”。

十年后,虽然书中有些观察已走调,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超越作者的预测,芬兰品牌Nokia已不再领先全球,Linux也不再是Window的主要竞争者,除去这些干扰,作者对台湾未来的忠言依然犹言在耳。

作者认为,台湾早已在1996年完成总统直选后,具足独立国家的条件。台湾外交策略的错误运用,导致不被国际多数国家认可,需重整外交兵力与架构,不再受限于中国和美国。同时,台湾必须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唯有中国(与其人民)变得和善与文明,台湾才不会受武力威胁。忠言逆耳,在十年后的今天,马习会、蔡英文上台后因不承认“九二共识”而再度陷入外交困境,显示越多国家承认台湾政府的合法性,台湾的前景会更好。

Continue reading “《芬兰惊艳》里找“大马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