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 So-, Sa-

几天前同学轮流报告阿美语(Amis)、布农语(Bunun)、赛夏语(SaiSiyat)和噶玛兰语(Kavalan)的数量词时,突然发现马来语、卡达山杜顺语和噶玛兰语有少许相似之处。

从马来语谈起, se-是代表“一”的前缀,可以和很多名词结合,如semangkuk就变成一/碗。卡达山杜顺语也有类似的概念(so-或者sa-)。一般情况用前者,当词根第一个韵母是a时,so-才会变调成sa-,如soribu(seribu,一千)和sahatus(seratus,一百)。

噶玛兰语也有类似的前缀,如形容“一碗”是sawakung。若sa-加上后缀-an,如一整家人saleppawan,对照回马来文的sekeluargaan,也有同样的意思。古南岛语的“一”是isa,相信噶玛兰留了后音sa作为前缀。卡达山语的“一”是iso,所以取了so做前缀。至於马来语为什么会用se-,是很有趣的探讨,毕竟它的“一”是satu不是ise,有可能是so-或sa-的变调。

IMG_20171124_171442 Continue reading “Se-, So-, Sa-“

Advertisements

宝腾?普腾?

就翻译和语言学上,个人认为“宝腾”比“普腾”来得适合。网站尝试从“普通”和“宝贵”的义译上去做跨文化沟通。我想补充的是,就发音上来说,汉语拼音的/P/不等于马来文(或南岛语系)的/P/。前者是清音送气,后者是清音不送气。后者和汉语拼音的/B/一样。

更换译名在马来社群和华社引起讨论,多少回应了大马人对“和平崛起”、“一带一路”的不安全感。朝方把所谓国产车变成名副其实的“国产”而非“国有”车后,引发朝野舆论。若是提出更换译名的是港台澳而非中国,相信风波也会小很多。(虽然proton台湾也翻成“宝腾”,但是就个人观察而言,台湾多是尊重当地译名为主,有的译名本来就承载的当地脉络。)

归根究底大马华社还是要自省,汉语拼音被引入30多年了,还认为汉语拼音和马来拼音完全契合。是因为对马来语的发音不够了解吗?一开始就无法翻译出就发音和意义上更加贴近的名字。 Continue reading “宝腾?普腾?”

互補型分裂演化Complementary schismogenesis

當半島葡萄牙村的耶穌肖像面臨拆遷的命運,東馬丹南卻豎立了耶穌肖像

當半島越來越馬來化和伊斯蘭化,東馬故意以基督教來強調多元主義。

半島是東馬的參照對象,另一個參照對象無疑是前年推行伊斯蘭刑事法的鄰居汶萊。

同理,半島另個參照對象是獅城,凸顯馬來亞是馬來人和穆斯林的土地。

當然,豎立肖像未必代表宗教自由,只是從政者不敢打壓,基於民眾不同的解讀方式,因為表面上支持多元,可以換來更多的民眾支持。

只要看到120尺高的耶穌肖像,就代表距離丹南市區不遠了。 Continue reading “互補型分裂演化Complementary schismogenesis”

大马人不用生气,你可以这么回答!

今天来写些好玩的,算是多年经验的累积。相信以下是很多大马华人的经验,尤其是遇到同样会说华语的,却把自身的脉络套入马来西亚国情的另一方。

情况1:你来自马来西亚,那么你是马来人咯!
答:……!@#$%^&*()_-+=

有的人会默认,有的人会解释:

答:其实我们马来西亚有分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等…………
马来西亚人的简称是“大马人”
…………

如果你懒得解释,由于问的人通常是中国人或是台湾人,你可以怎么回答:

如果我是马来人,那您是中华人咯?

难道不是吗?如果马来西亚人的简称是取国名的前两个字,加上一个“人”。那么不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或是“中华民国”,我们都可以按照逻辑,简称为“中华人”,对吧!

这个问题困扰大马华人数十年,可是情况似乎没有好转。 Continue reading “大马人不用生气,你可以这么回答!”

(m)akan & (m)inum

小时候,对马来语的吃(makan)和喝(minum)的用法总有疑惑,因为这两个字很多时候可以逃离imbuhan “me-“的前缀。学了南岛语语法后才解开了这个疑惑。
马来语的Imbuhan是古南岛语焦点系统(Focussystem)的演变。古南岛语原本拥有四个焦点系统,用来强调句子中的语素(主事、受事、处所或“工具/受益”),但是这对只有主事和受事焦点(即active & passive voice)的印欧语系来说是极难懂之事。

image

从古南岛语演变的过程中,马来语受到梵语/巴利语、阿拉伯语、印欧语系等的影響,焦点系统只剩下主事和受事两个,其中的处所焦点标记(-an)已经名物化(makan>makanan,吃>吃这个动作的所在,即“食物”),只能作为名词呈现了。

如今焦点系统变化的轨迹,是南岛语系的传播途径,拥有两个焦点以上的南岛语系大部分存在于台湾和菲律宾所有的原住民语言,还有婆罗洲的东北部和中部(见图)。

Borneo-Phillippines languages Continue reading “(m)akan & (m)inum”

Ellena——美國人最早在亞洲建立的殖民地

Ellena,美國人最早在亞洲建立的殖民地(1865-1867),就在沙巴的Kinamis,早於1898年的菲律賓。後此殖民地因財力、疾病和工人起義的轉賣給英國人。但,不管是 American Trading Company of Borneo還是North Borneo Charted Company,二戰前沙巴的殖民者都是公司企業的形式。經濟至上的公司不會過於玩弄族群關係,這有別於馬來亞的殖民史,造就了族群融合的先決條件。

image

至於之後的美國人和60位華人去了哪裡也是一個關鍵。我從一篇論文找到,所有美國人回鄉,而大部分的華工過世了。

Ellena paper Continue reading “Ellena——美國人最早在亞洲建立的殖民地”

Kau Ilhamku你是我的啟發

眾多馬來歌,這首是少數獲得許多人喜愛的。尤其是1995年相隔如今多年,但其經典地位仍未被其他歌曲超越。

那一天姐姐在臉書上post這首歌,就心血來潮看看有沒有中文版的翻譯,的確有找到兩個。所以我根據他們的版本再更改,希望能更貼切原意。

當年的 MANBAI 將自己涂成黑人的形像﹐將痛苦的吶喊和

有的把Kau Ilhamku 翻譯成“你是我最真摯的永遠”的確有點翻得過多,不像是馬來文那種十分隱晦的語言的文風。不符合馬來文越是隱晦則越美麗的文化觀。

另一個翻譯“你是我的靈感”則雖然隱晦,但過於直白,的確ilham在馬來文最常見的意思是“靈感”,是作為一個藝術家的靈感,歌者的伴侶或許就是他的靈感泉源。但ilham還有另一層的延伸義,則是啟發。是呀,作為一種靈感泉源,你啟發了我。所以你不只是我藝術層面的靈感,更是我日常生活的啟發。英文的翻譯更是傳神地使用“You are my inspiration”.

Man Bai生於 30 November 1967年11月30日,其原名是Abdul Rahman Osman,馬來西亞柔佛人。

Continue reading “Kau Ilhamku你是我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