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南島》與《全球客家》

讀後感:

「世界南島」與「全球客家」在台灣原住民部落的交會–大溪地tinito的一次華麗轉身

「世界南島」與「全球客家」在台灣原住民部落的交會–大溪地tinito的一次華麗轉身 - Copy

我成為童老師的學生後,就不斷地從老師和『細蝲䗁』(小蜘蛛)學姊的身上聽到針對『世界南島』和『全球客家』的對話與反思。

兩個框架都是台灣學界研究及外交政策的『產物』。
這些反思經過多年沉澱,終於合成這篇文章。

我在台灣曾兩次接觸大溪地人,兩次都在台東(我去台東的次數比一半的台灣人多)。 继续阅读“我的《世界南島》與《全球客家》”

世界比馬來西亞人更關注犀牛的絕種

國際人類學社群anthropologyworks,還有《華盛頓郵報》,都有在關注蘇門答臘犀牛在大馬絕跡的新聞。

75534332_10162571455220024_2225331635342016512_n

十多年前犀牛在西馬絕跡時,同片土地上的大多數人也是不聞不問。

蘇門答臘犀牛(婆羅洲亞品種)是世界共有的遺產。是一萬多年前最後一次冰河期結束後,停止與其他島嶼的犀牛交換基因,所存活下來的,世上最小的犀牛亞品種。

東加里曼丹還有最後一隻圈養的Pahu,相信當地還有野生犀牛,這亞品種是否絕跡,要靠印尼政府和大家的努力了。 继续阅读“世界比馬來西亞人更關注犀牛的絕種”

通過儀式

經三個月的流浪,終於找到安靜的落腳處。
近公園,靠湖畔,沒有吵雜的車流。

從國青宿舍來到復興南路二段,
謝謝收留我的禮謙,雖然肉眼看不見,但心眼很銳利。

回沙巴一陣子後去了吉隆坡哥哥的家暫住幾天,
閉關結束後,又南下獅城。

都教授很講義氣,
2015年收留來回Boon Lay和Pasir Ris兩端的我
這次也同樣的房間規格。

然後發表前幾天,
小住台北力宏的宿舍,真好。

發表結束,即回到獅城開工。

20191111_20011720191116_212136

继续阅读“通過儀式”

馬來班頓與因明二支

鄭文泉教授也是我蠻欣賞的學者之一。

他的《馬來梵文》讓我看見了佔據了馬來語三分一語彙的梵文世界。照他的說法,即使把馬來語所有名詞『去梵文化』,馬來語中的連詞系統都是來自梵文。(對照回古南島語的確如此)

他精通馬來語(Rumi文)、阿拉伯語、梵文、甚至Jawi和Pallava文字系統。

他同時也是馬來西亞少數和半島馬來學者以及伊斯蘭學者積極對話的中文學者。

但,他卻在臺灣的國立大學拿下碩士和博士學位:在臺期間學了阿拉伯語和梵文。一反留臺生的刻板印象。

20191102_091520 继续阅读“馬來班頓與因明二支”

金马利、肉桂和阿尼法的中国祖先

发表于2019年12月31日

【沙砂作响】

沙巴2018年的国州议席划分图

沙巴2018年的国州议席划分图

前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Annifah Aman)不上阵金马利(Kimanis)国会议席,但他和当地的故事仍未结束:他打算下一届大选重披战袍。其实,他和当地的故事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沙巴的国州议席划分虽受到不公正的选区划分操作(Gerrymandering,又译傑利蠑螈),但仍不离河盆(River basin)为主的划分主轴。

在前英殖民时期,驯化的马属(Equus)动物仍未流行,河流是唯一的长程交通。汶莱及苏禄王朝仅以控制河口要塞为统治方式,进而形成“一河盆一县”的政经划分。

如金马利选区(2004至今)底下分王麻骨(Membakut)州选区和皇家湾(Bongawan)州选区:前者主要由王麻骨河盆和Binsuluk河盆组成,后者皇家湾河盆与金马利河盆组成。金马利河是该区最大河,河口与南中国海的交汇处即是金马利湾。

沙巴的河盆图。取自灌溉排水局网站 继续阅读“金马利、肉桂和阿尼法的中国祖先”

珍妮湖、Jakun和Semaq Beri

最後兩晚選了珍妮湖(Tasik Chini)。

一半原因是小學地理課本念過,另一半應是當地的原住民社群Jakun。

住宿選了Rajan Jones民宿,因為它就座落在Jakun人的村莊(Kampung Ulu Gumun)。從它的臉書得知,其管理員是個關注環境議題的人。

20191022_18112620191022_172742

其創辦者Rajan是一位印裔基督徒,算是半島原住民部落觀光的先驅。因為大部分民宿都在Felda珍妮鎮的馬來社區。只有這間能為Jakun人帶來直接的收益。

只可惜Rajan幾年前逝世了,其妻子Mak Nee負責接待而其女Ruth負責訂單。

20191024_082705

继续阅读“珍妮湖、Jakun和Semaq Beri”

關丹的人情味

這位司機大哥很有趣。

我首先和一位澳洲人一起上他的車,他開始大談他世界各地的旅行經驗。後來我冒出一句馬來語後,他開始問我哪裡來。

整個關丹的Grab司機聽了我的腔調後都會問我從哪裡來。有的BINGO猜中。有的開始模仿Bah Bah Bah、Baitu(Bah Itu 速讀), Tiada(對照半島的Tak Ade和Tidak ade)的沙巴腔。

馬來語使用者真的掌握了腔調和居住地的關聯性。

20191022_094738 继续阅读“關丹的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