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第一次在台灣的學術發表

記第一次在台灣的學術發表,其實是改寫上學期的期末報告:《成為第二或第三名——馬來西亞伊斯蘭和習俗法法系的現代性初探》。

這次的“東南亞區域研究年度研討會”,地點在台東大學,算是台灣人文學界對東南亞研究的盛會了。會後與會者都覺得我的題目非常有趣,但我只能無奈地表示,這題目並不是我的論文主軸,不會有田野經驗,唯希望能引起哪個有心人的興趣了。

IMG_20180704_141019 Continue reading “記第一次在台灣的學術發表”

Advertisements

【閱讀摘要】Rethinking Development Studies in Southeast Asia: State of Knowledge and Challenges

“Rethinking Development Studies in Southeast Asia: State of Knowledge and Challenges” 2016. Chayan Vaddhanaphuti eds, The Regional Center for Social Scienc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CSD)

  • Foreword (Chayan Vaddhanaphuti)
  • Introduction (Unknown)
  • Development Studies: the Deep Past, the Complex Present and the Problematical Future (Victor T. King)
  • Development Subjects and Intransitive and Transitive Forms of Development (Oscar Salemink)
  • The Future of Urbanization, Regionalization and Climate Change in the Mekong (Richard Friend)
  • The (im)possibility of Korea’s Development Studies (Soyeun Kim)
  • Innovation for Inclusive Development: A Design Thinking Approach to MA-level Internships (Carl Middleton)
  • Programs & Institusions
  • Outlook

Rethinking Development Studies in Southeast Asia: State of Knowledge and Challenges封面

這是一本探討東南亞國際開發學(DS, development studies)的論壇之合輯。它應該作為一個學術領域,還是知識共享的過程和網絡?DS的課程、實作和研究領域應該是什麼和該如何平衡?無可否認地,東南亞的DS是多元領域的,多元方法論,因此需要跨界合作。King的文章是探討DS的發展過程;Salemik則反省了當今DS的定位;Kim則討論了南韓DS的可能性;最後,Middleton把DS和教授此課程的跨領域行動者連結在一起。

此研討會有兩個目的:(一)反應研究者參與DS的經驗;(二)認清東協和區域整合過程中所面對的新挑戰和議題。部分參與者提出DS需要更堅固的理論背景,也有者提倡實證研究[1]之重要性。也有的學者從歷史、空間、宗教/世俗的角度切入了解發展,但這些都是DS「這建築物的不同角落」。目前的切入法都是基於「新美國模式」[2](Anglo-Saxon model)。King強調了實證研究和概念研究(conceptual studies)之相輔相成。Jakkrit則批評東南亞則過於偏重實證研究,無法把研究發現套入概念框架。東協雖然推崇「包容性增長」[3](inclusive growth),但是不平等現象仍然普遍(如弱勢群、資源保護、人口與健康的轉變、多元身份認同)。 Continue reading “【閱讀摘要】Rethinking Development Studies in Southeast Asia: State of Knowledge and Challenges”

拥有华人姓氏的原住民:华嘉族

2011年11月11日晚上11点11分,马来西亚沙巴州华嘉巫混血裔公会( PSKDMS,Persatuan Sino Kadazandusun Murut Sabah )于沙巴州首府亚庇市正式成立,并宣佈每一年的11月11日为“华嘉日”(Sino Day),正式向马来西亚社会确立其身份。

所谓的华嘉族,泛指拥有华人祖裔和以下三个沙巴原住民,即卡达山人( Kadazan )、杜顺人( Dusun )或姆律人( Murut )祖裔的后代,多为非穆斯林,共3万至4万人,形成的时间晚于马来半岛的峇峇娘惹(Baba Nyonya)。

狭义而言,华嘉族是19世纪中叶英国势力入侵纳闽岛和沙巴后,所引进的中国闽粤苦力,和当地土著通婚,其混血后代所逐渐形成的新族群。

公會亞庇下南南總部

下南南的华嘉巫混血裔公会总会办事处,吴佳翰摄。 Continue reading “拥有华人姓氏的原住民:华嘉族”

從石油擁有權看聯邦制

砂拉越州政府(朝野)针对国油公司的宣告积极回应;反观,受到六成民意支持,强调恢复1963年大马协议的沙巴现任执政联盟,却还未表态。在野党巫统溃不成军(就算成军,应该也会受命于吉隆坡而不敢吭声),积极表态并组织律师团的政党反而是那些被部分选民『嘲笑』为『青蛙』或『蚊子党』的政党。

35078584_2078153739119515_5346127414613245952_n Continue reading “從石油擁有權看聯邦制”

甲必丹制度和地方選舉

若要了解沙砂目前還有的甲必丹制度,這是一篇很好的介紹文。若要深入,可以閱讀《華僑日報》最近每週連載的《沙巴甲必丹的故事》。

甲必丹後來變成政治委任,人數眾多,已經失去早期領袖的威望。但最近變天之後,所有的族長、村長、甲必丹的委任制度開始受到討論:是否採用民選的方式?這是恢復地方選舉,讓原住民司法制度邁向專業和中立的關鍵一步。

甲必丹_kapitan Continue reading “甲必丹制度和地方選舉”

Kaamatan or Keamatan?

豐收節雖然過了一個月,但是仍有感而發。新任首相在Twitter上的祝賀詞,用了Keamatan而不是Kaamatan這個詞,似乎只有一個留言敢於糾正這個錯誤。

但這不是老馬個人的錯,應該是他背後公關團隊的問題。曾經小學至中學,我一直以為廣告媒體都拼錯了,因為我一直用馬來語的角度去看卡達山語,一直到修了南島語系的課,才恍然大悟。

Keamatan Mahathir Continue reading “Kaamatan or Keamatan?”

豐收節卡達山歌歌唱比賽

豐收節除了有全州熱議的 #UndukNgadau 選美比賽,還有卡達山杜順語歌唱比賽 #Sugandoi,共分為樂齡、小孩,還有成年人組。現場都是live band伴奏,成人賽還有指導老師,只差上電視就成了真人秀了。除了樂齡組,其他兩組必須精簡呈現兩首歌曲,極高難度。

卡達山語的文化傳承不在文學或電視劇,在於歌曲,擁有足以支撐市場近半世紀的唱片業。近年來,卡達山歌曲更是打入半島和砂拉越的市場(雖然聽不懂歌詞),通常也有推出馬來語版本,從youtube的留言就可略知一二。

20180527_KDCA會堂州級歌唱比賽_吳佳翰

20180527_KDCA會堂州級歌唱比賽_吳佳翰 Continue reading “豐收節卡達山歌歌唱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