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东海岸之旅(21 July——神山脚下——Telupid)

等候了许久,终于可以写写我七月回沙巴时从保佛回拿笃的游记了!大家期待吗?其实,那时候我也是很期待的,因为上一回去沙巴的东海岸是2005年12月考完SPM后,距离现在已经是四年了,那时回了两个星期,而这次的行程却是一个星期(21/07至27/07)。

——————————————————————————————

其实回去拿笃看公公的日期因为爸爸的行程而一直在改,从七月十八日(六)改到十九日(日)、再改去二十日、我已经渐渐失去耐性,原本说是要在亚庇姨姨家等爸爸从保佛载我的,可是当我听到出发时间再改去二十一(二)时,我真的忍耐不住一个人呆在亚庇闷热的屋子里无所事事的感觉,决定回保佛的家住一晚再从那里和爸爸一起出发。

Beaufort to Telupid

根据google map, 全程刚好300km,4小时54分钟,其实当天我们九点从保佛(Beaufort)出发,到达Telupid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左右,因为中途有停下加油、吃午饭的。经过的城镇有Beaufort——Papar——Kota Kinabalu——Tambunan——Ranau——Telupid。

由于Beaufort到KK的路段,我已经来回了上千次,所以没有什么兴趣拍照~~哈哈。

100_6735

100_6736

这里就是Kundasang,正是神山Mount Kinabalu的山脚下(大约有海拔两千多米高吧!)。而沙巴汉没次经过这里的时候,就会停下来买一些新鲜的蔬果和花卉。其实这里就像是沙巴的Cameron Highland,也生产一些酸草莓。至于苹果嘛,有人试过,长出来的却是小小的苹果。

正如我所说的,因为全球暖化的关系,每一次经过这里,就觉得这里越来越热,相信也影响到当地蔬果的产量吧!

100_6729

100_6731

100_6730

100_6734 

爸爸在选菜,卖菜的都是Kandazan人啦。还有我们的家的Blue Bird~(不要以为看到S开头的都是新加坡车哦~S也代表Sabah啊。)

Continue reading “沙巴东海岸之旅(21 July——神山脚下——Telupid)”

Foto pada bulan September 1

Dah lama saya tidak menulis blog dalam Bahasa Melayu. Kemarin saya terdengar dua orang Portugal yang berduduk di belakang saya sedang belajar Bahasa Melayu dengan seorang rakan kursus Indonesia. Di Singapura, negara yang melambangkan Bahasa Melayu sebagai “Bahasa Negara” mereka, jarang saya dapat mengguna bahasa ini (selain berbual-bual dengan Fairus). Ejaaan Bahasa Portugal, Bahasa Jerman dan Bahasa Sepanyol memiliki kesamaan yang banyak dengan Bahasa Melayu. Itu sebablah mereka boleh bertutur fasih dalam loghat yang baku!

Apakah dah terjadi dalam peringkat pertama bulan September yang lepas?

Konsert harmonika “Vivace”, yang terakhir, bagi saya.

100_7201

Terima kasih Yong Xiang and Mengli~~Terutamanya, jambakan bunga ros kuning anda. 谢谢你们的支持。

100_7203

Weibin sama Hwee Hwee.

100_7204

Kawan lama: Yi Sing, Jia Vui dan Madeline.

100_7205 

Dua GL yang berabang-adik “Rukawa dan Sakuragi”

100_7208

Sabahan juga, Jia Vu dari Sandakan Yu Yuan dan saya pula dari Tshung Tsin.

100_7209

Choke Han, Yuan Siang, Joon Kiat and Wei Loong

100_7213

Banyak orang ni, tak sempat menyebut semua nama, maaf ya~ Kebanyakan dari golongan “Octave”!

100_7215

Sony dan saya mengambil gambar dengan FRESCO, juara ansambel harmonika Asia Pasifik.

Continue reading “Foto pada bulan September 1”

22后的整数

每一年都在玩这个数字游戏,很像很好玩的样子。(其实玩到有点麻木了。干脆把“10月了”这一段cut掉,让那些有看我的blog超过一年的人明白。)总结来说,今年的生日我以为是我最不顺利的生日,没有想到大家给我的祝福多到像山一样高,也正是因为这些祝福让这一个普通的一天变成了有意义,谢谢大家啊。

为什么说不顺利呢?其实最主要是FYP, Final Year Project的人事上产生了一些摩擦。因为自己的不用心,把之前星期五移植的bacteria/fungi放进冰厨杀死了。对一些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很笨的错误吧!真的是应该被mentor臭骂一顿。不管怎样,我们必须再移植一次,把我们的计划延迟了两天,本来说,星期四生日前夕慈青们将举办孝亲中秋联谊,我答应了要表演《跪羊图》,后来算漏了一些步骤而不及做完实验,而推给毅翔让他帮我顶上了,真的是有点抱歉。

原本七个小时的实验过程从四点半开始,应该是十一点半完的,但是就在我们努力下,六个小时就完成了。在这期间,我的电话一共有了20个miss calls。做实验时不能接电话,因为会有细菌间还有化学物质的感染,所以明明就是明白那些善意的祝福,却干扰了我的进程,而感到不知该高兴而否。谦浩他们打电话给我,想把巧克力蛋糕交给我,而伙伴们是轮流问我几时会去Yunnan Corner。当我赶到时,活动已经结束,大家已经等了我40分钟。我还没有吃晚餐,午餐是三点吃的。

大家把蛋糕拿出来,唱了四种语言的生日歌,还有《每年的今天》手语。我尽量让大家明白我迟到的原因,但是善解和包容或许就是慈济人的本性吧。有时候,长时间呆在这样的环境,让我回到FYP的摩擦里时又觉得自己不够坚强和勇敢话说到底,还是很感恩大家自year 3以来都和我庆祝,让我沉浸在静思的感恩中。

吃了蛋糕,我忘了是什么口味了,还有谦浩雁妮的小巧克力蛋糕,就当作是我的晚餐了。回房不久后,听到外面有人唱生日歌,其实是以为Rukawans又要历史重演?不会吧!原来是楼上一位女生和我同月同日生。哈哈。Ter-za-dao。

Continue reading “22后的整数”

九月初一Deepavali

九月初一不是Deepavali,Deepavali之后的一天是九月初一。九月初一是什么大日子呢?其实是我的农历生日啦。基本上,到了中学才检查出我的农历生日日期,我大姨说,初一十五出生的人会有一番大作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根据公公给我我们家的族谱里,发现我的阿聪大堂哥也是九月初一,我的大表姐也是九月初一啊,目前也没有大作为吧!我的爸爸也是九月十五的,现在才知道~

如果下次大家以后不方便在阴历和我庆祝生日,不妨考虑庆祝我的农历生日哦。

那一天星期天我也忘了是我的农历生日,其实是不用做lab,我花了上半天的时间把我的ADM Final project report写好,真的是我觉得我目前用英文写过最专业的艺术报告,有空在post上来吧!

晚上和Roommate KS 说好了去走走,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新加坡那里可以玩,突然间想起Little India,他没有去过!我们去Jurong point买了一些东西后,就往Little India去感受新加坡的屠妖节了!因为有点即兴,我来不及charge相机,只好把照片交给KS去搞定咯。

这次是我第三次去Little India,第一次是和阿友还有堂妹去的;第二次是和阿Soh、Kenneth去的;这次去,还真的很怀念那里的印度素食。

P1010090

P1010017

P1010067

真的和之前去的不一样啊,有很多人潮还有灯饰,和奇怪的蔬果。

P1010006

P1010007

我们去了一间老字号,1947年营业的素食馆用晚餐,和之前的两次去的都是不一样的。

P1010025

P1010027

吃我喜欢吃的番茄,很像Pizza咧~还有喝了Butter milk,有点咸的牛奶喔~很特别,呵呵。

P1010056 

P1010038

P1010040

P1010082

P1010083

第二次来这两间兴都庙还是很有感觉,很庄严。谁说对某宗教很虔诚的人,会排斥其他宗教呢?其实我们两个的结论是,一个虔诚的教徒是不会排斥和分别任何一个宗教的。这种错误的思维是对“宗教虔诚”而提出的疑点啊。

Continue reading “九月初一Deepavali”

28 & 29 June——成都双流机场——新加坡樟宜机场——亚庇国际机场

大家有试过24小时内去了三个国家吗?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这次可真的是要做“空中飞人”了。

从大熊猫研究基地离开后,就剩下婉莹、KC、香菱、我、育豪、惠敏、Alan、小舜、顺安、振彬、祥荣、Vanessa、Kai Yie、志昌、Vincent、晓莹、Hock Jin、伟鸿、Yan Ru、Edwin、子雯:这二十一个人了。

这成都双流机场吃了一顿简单的下午茶后,我们就进去里面了。飞机从六点多起飞,经过四个小时多的飞行,就到新加坡了。H1N1,大家都戴口罩!

DSCF0806

Silkair 的素食是很好吃的,而且是最早上菜的;在飞机上也来了一大批(40位吧)平均年龄十岁左右的小学生。老师们带他们来新加坡进行交流。而且,他们有很多是第一次坐飞机,兴奋到一种很吵的程度!就连空中小姐也对我摇摇头。当然,他们看到我和顺安的食物先上来时,纷纷举手投诉:“我也要,我也要!这里!”

 Picture 166

我在飞机上的睡眠就是被干扰,没有办法啦,因为我打算回到新加坡后不睡一整晚。哈哈。飞往沙巴亚庇的飞机是早上九点零五分的,那么说我早上七点零五分就必须在机场了。沙巴的行李又留在NTU宿舍里,所以才决定在飞机上睡个痛快!

到了Changi,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我们把所有的Exhibition panel和models交给慧敏的父母后,住NTU一伙的就租了一辆超大量的的士回NTU。在车上穿越Singapore Flyer的时候,突然间有一种很怀念长江夜景的感觉,还有不习惯于新加坡的士司机小心翼翼的驾驶方式了,哈哈。

Continue reading “28 & 29 June——成都双流机场——新加坡樟宜机场——亚庇国际机场”

27 & 28 June——锦里——成都大熊猫研究基地

我们又回到了成都那一晚的大饭店,拉姆建议我们可以去锦里这个民间艺术中心走走,其实和重庆的洪崖洞很类似。当然,大家也抓紧时期和拉姆拍合照。虽然路途上有一点小摩擦,但是毕竟她只大我两岁而已,可以体谅中学后就必须出来工作的心情。

用我烂掉了的相机拍了两张照:

IMG_0017

IMG_0019

其实这里算是很高档的消费区,食物没有什么吸引到我这个草食动物,我匆匆吃了后,就和育豪去买Rukawa的纪念品。对,是在锦里买的!无奈下起一场大雨,把人潮都打走了。

乘了“云霄飞车”(他们那里的的士司机超“牛”的!)回到饭店,就休息了,因为真的应该收拾心情了!

Continue reading “27 & 28 June——锦里——成都大熊猫研究基地”

Be mindfulness

“Be mindfulness” 是roommate经常提醒我的,就像每次上人开示最后都会叮咛大家“用多用心啊~”

我想是啊,最近真的有注意到自己越来越不用心了,越来越blur了~ 经常忘记吃药啊,有一天早上出门还忘记昨天没有冲凉,把我的file不知遗忘在那一个角落了。

若长时间呆在实验室里面,就会犯下很多“低级错误”,这也苦了我的FYP partner基德先生,每次要帮我“补祸”(广东话:解决问题啦),不够用心,心总是往外面跑,有时还会去到过去未来,没有专注于当下。他经常要配合我的图书馆工作时间表、做慈济的议程,很像我没有考虑过他需要陪他的girl girl 一样。昨天发了一个好愿,要感恩你哦。(虽然我觉得你不会过来看我的Blog啦。)

这个星期渐渐变得很孤僻,有时特地会选一条自己一个人回房的路,然后尝试让自己专注在走路中;难免会自己一个人用餐,用餐时就要慢慢咀嚼,品尝食物滋润身体的滋味。突然间想起自己初中之前,凡事做事都很用心、投入。

拿起课本可以很专心地读书一两个小时,上课时不会睡觉,这种能力好像随着习气渐渐变多而消失。我想把这个专注的心找回来,一样做事就可以更有效率了。

托印度同胞的福,这个长假我会好好利用,把ADM report、Engineer & Society presentation 3、Integrated Design project 3、Integrated Environment Management part 2做好。希望如此。。。

和大家分享八月的照片吧~

Continue reading “Be mindful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