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更高的道德制點嗎?

巫統創黨人拿督翁自願下野嘗試多元路線,堅持了2年回歸權威路線。

談判失敗,陳平最終“選擇”流放泰南。

談逼宮,國父東姑對馬哈迪,或是馬哈迪對伯拉,頂多只是退黨。

王子姑裡下野7年,還是馬來權威。

族魂拜林始終貫徹多元路線,下野12年,最終敵不過副首長一職,甘願回朝。

安華下野17年,仍堅持多元路線;505後,謝絕副首相;再度入獄,選擇守土。

先朝後野的例子不少。但政客畢竟還是政客,不是宗教家。難道,我們還要有更高的道德制點嗎?

Continue reading “有更高的道德制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