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可爱之处

最近笔者刚从KL回来KK,又带了几位西马朋友来KK玩。相比之下,我也发现了几个沙巴可爱之处。


其一,亚庇的生活费真的越来越高了,甚至高过吉隆坡。其泊车位费和饮食费真的高局不下。其中有几个原因,第一,沙巴人的消费者对其权益不比西马消费者般重视,导致各商店纷纷以油价上涨为理,调高价钱。一碟中型的斗亚兰面竟然RM5消费者又不懂得举报,也不懂得抵制这些无良商家。第二,东马的消费者必须承担从西马来的原料的运输费。这是很多西马人不懂的事实,同是马来西亚人,东马的经济也比西马落后,为何要东马人多付运输费?有议员提出让东西马消费者一起分担此运输费的建议,如今却迟迟没有消息。如果真的有心提高沙巴这全国贫穷率最高的州属,那应该认真考虑此建议。


其二,沙巴很多大车。这是我的朋友感为惊讶的。无可否认,能住在亚庇的居民的消费能力不低,相对起来也比较有钱,这应该是贫富距离拉大的缘故。再说这里路税比较便宜,必要时也要走山路(油棕园),还有这里的公共交通系统不完善,于是有钱的都选择买大车,多载些人或货。


其三,当然要来看看这里的PTIPendatang Tanpa Izin)啦!沙巴的人口怎么算也算不出,一般相信是三百万。非法移民占了三分之一,也就是一百万。把它们列为一组,应该就是全州最大的组了。这个议题说了二十年,执政党换了几次也无法好好解决,报纸也应该评论到口水都干了。这是一大悲哀。明明不是他们国庆日却拿着国旗在Padang Merdeka那里大喊Merdeka,赚

到钱了又不回国,还叫埋姨妈姑姐统统游泳过来这里落地生根。


让我们看回Malayan Union成立的这断历史吧!当时西马也有一堆非法移民的华人和印度人。再看看英政府宣布让所有华人和印度人成为公民时马来人的反应,如果你今天为PTI这事觉得很气恼,相信你能体会当时马来友族的反应了。如果在过多十年此问题还无法解决,准备接收这沙巴第二或第三大的族群吧!――菲律宾人和印尼人。


其四,这里的round about很多,我们就觉得KLround about很少。也许那里的round about 统统拿来做fly over了。KK也有几个fly over正在建着,从2003年至今天,才做成了两条。还记得有次和爸爸下亚庇KK时,看到Jabatan Kerja RayaSloganJasa Kepada Rakyat。爸爸就打趣说:JKR应该是Jangan Kerja Rajin。此话一告诉几位西马来得朋友,他们几乎笑得打滚,接着我们就一起咒骂工程部部长了。


还有就是多数西马人只懂KK,不懂亚庇。于是,我就尽地主之宜告诉了四个亚庇名字由来的版本咯。

Advertisements

数着

平行线交叉点,当我们的方向转开时,我们也许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又或许像错开一度的平行线,越错越远。但也有可能是越错越近,等待着下一个交叉点。

 

很难想象上个星期三晚上我竟然和两位小学同学出来走走。一个华人,一个印华混血,两个都在保佛公民幼稚园认识,后来升上同一间小学――一黄,二黄,三黄,四黄,你上半年和我们一样五黄,后来你五红;接着六蓝,我们还是六黄;我们就这样数着。数着数着,数着我们的班导师,就好像数着我们的上辈子一样。

 

是的,就像上辈子一样,有很多记忆被挖了出来,感觉自己真的不小了,虽然我们三个还自认是十九岁,哈哈!我们继续数着,数着我们的朋友们到底在那里了,谁当了老板,谁在哪里工作,谁在哪里工作,我一共有几年没有见到他/她。仁爱的时钟继续数着,将近十点了,我举手叫蔡健兴过来和我聊天,他却叫他的同事来埋单。朋友笑说,一年前你在这里做工,现在他接你的位子,你在这里喝凉茶,一年后你在这里收钱咯!我想,这可能性应该不大吧!

 

Tanjung Arupendatang Tanpa Izin依然那么令人讨厌地拉客,那里的沙依然细白到令人以为全世界的沙滩都是那样细那样白,很奇怪地,那里竟然无风,很闷热。难道这就解释了就算我们的感情没有很大的改变,场景依然如故,天气还是会耍起脾气般变化莫测?

驾车

我曾写过我最害怕的东西是:原谅不了曾经伤害自己的人,驾车。

 

暂不谈第一,谈谈驾车。学驾车的经验对我来说其实还好,没有很快学上手,进度也不会太慢,可能是老师教导有方。自小我对汽车就没有多大兴趣,也没有梦想自己驾车时的英姿。对于驾车的恐惧,是考试前一星期尝试驾爸爸的车时,不小心把车灯撞坏后开始。家人似乎对车灯的关心多于我的心灵。已经很自责的我,再加上姐姐和妈妈的不停咒骂下,心情真的是跌入谷地。大家关心的是那几百块的电灯,说家里也不是很多钱来让我再撞坏几盏灯。在这件事情上,第一个关心我的长辈竟然是我朋友的母亲。

 

幸好这次的经验并没有影响我考车的心情,可能是给考官很好的印象吧!我就这样考过了,拿到车牌了。但是当时我居住在姨姨的家,没有车子给我驾,没有人愿意让我在考完试后趁胜出击。当然,这些不能勉强,谁叫我要在亚庇赚钱,不要回到家乡呢?后来有一天爸爸留了车子在亚庇,我就叫四姨陪我一起驾车。那次的驾驶经验在别人的眼里是很可笑的。在还未开动引擎前就被姨姨骂得狗头淋血了,还没出大门就撞到姨姨。从家里到学校的短短二十分钟里是我毕生难忘的,或许是那驾车旧了,油门不敏感,姨姨不知道。但是有一些教车师傅教的技巧原来真的只能用来应付考试的。

 

接着,这件事过后,更没有人愿意让我去碰他们的车了。我隔壁二姨正好有一辆即将出售的旧车,我问她可否让我用它来学习,她的反应是问我爸爸是否有能力赔偿她的车。当时候的我正在为升学金的事情烦恼着,留在异乡赚钱下午补习,晚上做招待员到半夜,爸爸也正为破产的事烦恼着,他当然是没有办法答应二姨的要求。或许对她来说,我能不能驾车对她不重要,我出车祸重要的是车子的赔偿而不是我的安全。我坚强地说服她,我学过的驾车知识会随着时间而渐渐忘记,她却说我升学新加坡后,再等我在那里工作三年后回来自己买车再学也可以。人的记忆不用就会淡忘,这是事实,她一口否认了。

 

自己比较记仇,她的话,长辈曾经的责备我不曾忘记。甚至回来这里后,我都坚持不驾车,赌这一口气。再加上,自己是绿色分子,甚至想过永远不要驾车了,不要在释放任何绿色气体,现在是全球暖化的时代。有许多人已经坚持骑脚车、或帆船、或公共交通工具上班,代伐了。

 

一年后,角色竟然换了,摧我驾车的是他们,我自己却没有什么心去想驾了。每当他们责备我时,我都哑口吃黄连,我不懂该如何告诉他们我的委屈,当我含泪写完这部落格时,或许能让我舒服些吧。

Daily Prophet

重看了哈利波特第六集,Rowling 说故事在第七集会有出人意表的转折。到底是什么转折呢?请允许我为故事作出一下揣测:

 

我想大部分的哈迷关心的是哈利会不会死,这是Rowling必不得已要采取的步骤,预言说到:他们两者无法共存于世,哈利拥有voldemort未能拥有的力量。对于此事,邓不利多已经在去寻找第三个分灵体之前为哈利解释得很清楚了,他那力量是爱的力量。而Voldemort是造就预言成真的人。虽然邓不利多承认自己有时也会犯错,那是我想那是合理的解释。

 

我的揣测一:哈利本身很可能就是一个分灵体,他拥有了Voldemort一部分的灵魂。这就是为什么哈利的伤口一直能和Voldemort的心灵有联系的缘故,甚至他还可以进入佛地魔蛇的灵魂(第五集)去。根据邓不利多的怀疑,那条蛇是voldemort的另一个分灵体,把活物当成是分灵体不是不可能,但是那是高风险,因为活物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如果哈利本身就是一个分灵体,他的独立思考能力、爱的力量和报复心态让他免于陷入黑魔法的深渊中。这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单单如此的揣测十分有趣,但是证据似乎不足。其中一个力据,邓不利多说Voldemort很喜欢在做一个有意义的谋杀之后制造一个分灵体,而在听说预言后,他打算杀害哈利那晚,他正想制造一个分灵体。我猜测他是有意或无意让哈利变成了一个分灵体的。如果那是无意的话(邓不利多确定,第二集最后一章),那是什么力量让Voldemort之后变得毫无力量呢?七是魔法最强的数字,或许哈利正是第八个分灵体,当晚他制造了两个分灵体,让他的力量从此变弱。魔法史上没有人知道把灵魂分成两半之后的事,这是无限大的未知数。

 

两者无法共存于世,你不觉得这句预言很矛盾吗?哈利与Voldemort至少共存了十六年(严格来说,复活后是两年)。或许当Voldemort的灵魂不完整时,他还不能算是。根据预言,不是哈利死,Voldemort存活;就是Voldemort死,哈利存活;再者是两人同归于尽。也就是说,大结局是哈利杀死了Voldemort本尊,自己自杀消除Voldemort剩余的灵魂,这样的死法,够壮烈和伟大。

 

我的揣测二:哈利是葛来分多的传人。葛来分多的传人和史莱特林的传人,几百年前的恩怨看来就是难逃对决。Rowling曾透露,第七集里将有Hogwart四大创办人的典故。哈利作为葛来分多的传人并不出奇,在Secret of chamber里的时候,他就证明了这一点,在与蛇对决的时候,凤凰自动地把葛来分多的红色宝剑交到了哈利手中。或许我们当时的想法是:这种故事转折有点老套。但后来经邓不利多解释后,只有葛来分多的学生(传人?)才有能力呼唤出帽中剑。

 

宝剑和凤凰为什么在哈利爸爸去世后,而出现于邓不利多的办公室内?如果揣测二是正确的话,哈利的爸爸詹姆很可能是葛来分多的传人,因前六集从来没有好好交待詹姆的家庭背景。假设那一晚Voldemort要让这宝剑变成他的分灵体的话,但失败了,这剑才进驻校长室里。Rowling曾透露当晚除了哈利和哈利双亲,当晚还有一人在场目睹事情的发生。那人是谁呢?凤凰的前任主人吗?还是凤凰社从未曝光的成员?为什么只有对邓不利多表现足够的真诚才能呼唤凤凰呢?凤凰在邓不利多死后飞去何方?这些问题我无法揣测。凤凰在最后一集有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我的揣测三:Snape石内卜不是叛徒。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争论。但我相信邓不利多对于石内卜的信任(很老套的话!)第六集命名为the half blood prince,台湾翻译成《混血王子的背叛》,是不是背叛,不能太早下定论,毕竟Rowling是一个说故事高手。而有几点被制造成是背叛,其中一点是石内卜对邓不利多的谋杀显得最强而有力。

 

关于这点,我们有必要知道Rowling是如何创作出哈利波特的。《娜尼亚》和《魔戒》是西方魔法小说的先驱。Rowling本身是非常喜爱《娜尼亚》的,狮子的牺牲成就了善的力量,甘道夫Gandalf死后升级为the white wizard,统理军队一破恶势力。不管邓不利多是否会复活,伟大的巫师的确可以壮烈牺牲来成就他人。 

若邓不利多愿意牺牲自己,石内卜下得了手吗?海格Hagrid在第六集中曾目睹邓不利多和石内卜为了马分Malfoy的阴谋而争吵。此事在后来被解读成石内卜不愿让邓不利多调查马分。依我看,事情正好相反,是邓不利多不愿石内卜调查马分的动机,石内卜不愿让邓不利多有生命危险,但是正如邓不利多临死前告诉马分一样,他不想让马分被怀疑,不想Voldemort杀害马分。而应该是这个时候,邓不利多要石内卜在必要的时候把自己杀了。也许这才引起了石内卜的愤怒,两人引起口角。

 

我觉得这是要让Voldemort放下对石内卜的戒心,虽然说他口称信任石内卜,但是一个黑魔王可能不会信任任何人,对于琐心术强的石内卜也不例外,虽然佛地魔本身是一个攻心术高手。在食死者Death Eater面前把邓不利多杀掉,这足以赢回佛地魔和食死者的信任。石内卜在走出Hogwart前一直对其他食死者大喊:不要杀哈利,他是黑魔王的!他何尝不是在哈利吗?

 

还有两点来证明我第三的揣测。

 

一,佛地魔派Wormtail虫尾去监视石内卜,作为佛地魔最忠实的仆人,虫尾为什么没有向佛地魔告状?胆小的虫尾,因为受了哈利的恩惠,检回条性命,他正在报恩也不一定。第三集结束时,哈利用时光机救了天狼星Sirius却无法阻止虫尾回到佛地魔身边,邓不利多对哈利说,哈利对虫尾的仁慈种下了一个很好的因缘,也许有一天虫尾会发挥有利的作用。

 

二,石内卜与水仙Narcissa的不破誓。如果石内卜不是凤凰社的叛徒,那么他应该不会那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需注意的是,石内卜发誓前请水仙和贝拉Bella喝的红色饮料(前魔药老师泡的),还有虫尾给饮料时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我的揣测四:邓不利多不会复活,天狼星会重新出现。许多人都认为Rowling会循回《娜尼亚》和《魔戒》的脚步,让邓不利多复活。我认为这可能性不大,尤其是校长室墙上出现邓不利多的画框时,我深深那么以为。也许Rowling想让《哈利波特》特别些,强调魔法不会让死人复活(第五集结尾)。如果邓不利多被杀那晚是一场邓不利多和石内卜演给全世界的戏,那他们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天狼星消失在魔法部拱门之后毫无音讯,作者必定会让它有下文的。也许他会以另一种形态出现,以弥补哈迷对邓不利多逝世的伤痛。他的出现一定会牵扯到他已去世的弟弟RAB,还有RAB所偷走的分灵体之迷。

 

以上是我的揣测,也许当成第七集推出前的复习也好,若资料有误,请告知,谢谢。

窗外那棵水蓊树

窗外那棵水蓊树开满了果实,从我回来家里的时候开始。树枝被累累的果实压得弯弯,爸爸深怕这会伤害树本身,用木只去支撑树枝,然后有用塑料袋把果实包起来,一面多事的小鸟偷吃。

 

小鸟还是来了,把太高包不到的果实吃个清光,在临飞前把粪便留下减轻重量。粪便参进了泥土丰富了土壤的养分。周围的植物吸收养分继续让这片大地充满生机。小鸟的排泄物有时还有水蓊的种子,间接地把种子传播到别地。也许它们不是多事,只是履行大自然赋予它们的任务吧。

 

说起为什么这树会果实累累,除了小鸟之外,它就是长对了地方。它长在我家化粪池旁、我家厨房楼下。平时马桶一冲后的烦恼有部分被它吸收了,还有我们家的剩菜、水果皮等有机垃圾在送去洗碗盆之前,统统都扔下去树根附近了。

 

这是我相信处理有机垃圾的最好方法,让它们还原回大自然,只是有时候朋友对于我这种乱丢垃圾的举动和理论略有不满。想想几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们家里都没什么垃圾桶,也没有垃圾处理场,不是吗?他们用这种方法处理了几百年的垃圾都没什么大问题。

 

如果我们还有机会去参观原住民的家,你会发现真的是没有垃圾桶的。垃圾桶的出现也许是人们懂得运用化学知识制造人造物质之后开始的。这种新的科技需要新的习惯来配合,若还是旧的习惯,那么就会被人说成乱丢垃圾

 

可是如果把有机垃圾丢进垃圾桶会让它们的腐烂不能转化成土壤的养分。虽然说会让环境保持干净些,但是这干净是有现代人自己定义的。不会腐烂的有机物质才恐怖,如果它们不会发出人类认为的臭味,这世界的垃圾可能会多上好几倍呢!臭?微生物和昆虫等可认为那是香。毕竟地球不是人类的东西,我们的出现只是六十亿年缩成一天里的最后一秒。

 

鼠虫传染病也许是要注意的问题,但是凡事不能过分。总不能把所有有机垃圾集中在一个不透风,不被阳光晒到的地点吧!把它们埋入泥土也不错。我们家这样渡过了二十年,还没有任何鼠虫传染病的发生。我们只是在很努力地派水蓊给邻居罢了。

3R

Yi Sing was asking me how to be environmental-friendly in our daily life. I did not give her a full answer when we were at IS ground. However, my answer is to apply 3R to our daily life. Well, 3R stands for reduce, reuse and recycle, this is a common sense. But it is uncommon to execute them. Among them, my first priority is given to reduce, then reuse and at last recycle.

Reduce is always the best way to protect our environment. Reconsider your need when you are about to purchase something. For instance, we can reject a plastics bag for a tiny purchase. It is far better than accepting the plastics bag and having a thought that: “Oh, I can reuse or recycle it later!” Why? Let us apply some mathematics to prove it.

Let the energy needed to produce a plastics bag be 100 joules.

If we reject it, then the energy usage is 0 joule. No doubt, right? In another word, we consume less one plastics bag. It implies that one plastics bag is prevented from produced.

If we reuse it after the purchase, then we consume less one plastics bag when we need it next time. The first energy usage is 100 joules, and second time is 0 joule. So, the total energy usage is 100 joules.   

If we recycle it, then we consume less one plastics bag next time too! However, don’t forget that we need energy to recycle it. Let the energy needed for recycling is 40 joules. (It must be less than 100 joules, or else the recycling doesn’t fulfill the basic economic requirements.) In total, 140 joules is wasted if we recycle the plastics bag.

It is a good new that recycling becomes quite common in
Sabah now. However, we have to bear in mind that it should be the last step in 3R. Purchase what you really need when you go for shopping. This act is far more efficient than throwing your unwanted things into the recycle 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