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佛Starcevich纪念碑

身为保佛人,都没有好好去看看这家乡的景点。

若打开旅游手册,在介绍保佛的部分,除了white water rafting、火车、长鼻猴、萤火虫,还有这个Starcevich Memorial Monument (Tugu Peringatan Starcevich,目前中文翻译为“Starcevich 纪念碑”或“保佛战争纪念碑”)

上周和朋友聊到,在这里呆了20多年的他竟然不知道这个地点。于是促使我今天,决定走过去看看,离我家其实只有15分钟而已。

IMG_20160829_145816

Continue reading “保佛Starcevich纪念碑”

大马政党逐步迈向多元?

Mahathir,Muhyiddin和Mukhriz(3M)终于成立了的新政党——土著团结党(土团党)。最近关心这起事件多过Pokemon GO! 哈哈。

关于党名缩写应是“土团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或是“团结党”,还有其中Pribumi一词的来源,大家可以在这篇“敦马有个新党,也叫团结党”得知,这里不多说。

但是针对该党党籍的开放程度,则褒贬不一。

批评该党是种族性政党的,竟然是马华、国大党等党要,还真是“百步笑五十步”啊~!

放眼大马,目前纯种族政党,即党籍只开放给单一种族的,有巫统(半岛)、马华和印度国大党。这些政党主要都是集中在半岛,在东马几乎没有势力,占大马37%的国会议席。简言之,一个政党组织架构里如何处理种族议题,也决定了该党执政后的种族观。

沙巴巫统在90年代成立时,接受非马来人的土著成为党员,所以归纳成特定族群政党。而它在沙巴的变相自我改革与成功,让不少学者认为巫统(整体)往后也会从单一马来人政党逐渐转型成土著政党。

然而,在巫统还没自我转型之前,马哈迪一方面看准纯种族政党的式微,另一方面又想争取半岛马来人的选票,于是尝试融入90年代东渡沙巴的经验,到土团党的成立。于是,土团党完成了人们对于UMNO 3.0的想象。(我把UMNO 2.0定义成87年党争后,加上东渡沙巴的转型)

自2008年以降,虽然在纯种族政党的国会议席比例仍在37%左右,但我们看到了多元种族政党的比例的上升(尤其是诚信党脱离伊斯兰党后),从38%(2008)提升至43%(2016)。

介于纯种族政党和多元政党之间的,就是党员只开放给特定族群的政党,如沙巴巫统、土保党(PBB)、伊斯兰党,还有这个新成立的土团党。

muhyiddin1

Continue reading “大马政党逐步迈向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