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大海笑,我家大水哀

一篇舊blog,不是要證明我的預言能力。如果相信全球暖化,採取行動,必定可以預測到這個結果。不信的,則患得患失。2014年,13屆大選一年後,大馬子民談水色變。

Mar 10, ’08 1:47 PM
for everyone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号-我爸妈25周年结婚纪念日,晚上十时,我打电话回保佛。接电话的是刚刚从梦中醒过来的爸爸。

“哈罗,爸啊?妈妈呢?”,虽然我知道爸爸会妒嫉。
“呃。。。她们下亚庇了,打去亚庇的家啦。”显然,还是千篇一律的回答。

“哦。。。爸呀,你知道现在的(大选)成绩吗?”我的呼吸有点急促。
“没有哦。。。我懒惰等,在睡觉哦。。。”爸的语气有点平稳。

“槟城被反对党拿掉了哦,许子根、Samy Vellu都输掉咯!”当时还真的很兴奋。
“哈哈哈。。。是啊?”爸爸立刻回神,也难怪,爸爸现在是公正党的。

“是啦,我现在在上网看嘛!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咩?”
“他们全部下亚庇了咯,这里浸水啊!浸了一个星期咯。”

“吖?又淹水?”上次不是花了几百万把水闸做好了的咩?,我心想。
“水到了楼梯的第二个平台咯!”(我家是高脚木屋,将近一米半的深度。)

。。。

电话挂上后,爸爸笑,儿子哀。

。。。。

Continue reading “我国大海笑,我家大水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