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砂是不是『真的一國兩制』?

沙砂是不是『一國兩制』還有待商議,然後這個『高於一般聯邦』的制度是不是『真的』又是另外一回事啦。

不過,喜見沙砂地位成為顯學,在英文世界早有研究,現在香港學者沈旭暉因為自身一國兩制的困境,在中文學術圈起了關注。

一般馬來西人都認為,沙砂自主權純粹是308後聯邦政府的弱勢,或本土政黨爭取選票的『騙局』。但一一證明事實並非如此,要不然也不會引起國際關係學者的注意。它也和英國陸續解密過去政府檔案有關。

東馬人的發聲或許缺乏說服力,因為帶有自身情感。馬來西亞人或許要從國外學者的角度,才發現沙砂的權力高於其他半島州屬。另外,移民自主權真的不是常見的地方權力,從這次的防疫邊境封閉權力,可見一斑。

在移民權、土著事務、法律制度等權力上,當今馬來西亞呈現的是『三合一』,而不是『十四合一』。

如果沙砂沒有移民自主權,聯邦很容易透過國內主流族群的大批移民,改變兩地的人口結構。這種『國族打造』的手段,至今仍常見。但是公民登記權仍掌握在聯邦政府,掌握了決定誰是公民的權力,讓聯邦政府可以大量把菲南和印尼的穆斯林移民,『合法化』變成公民,間接改變沙巴的人口結構。

希望經過一年的洗禮,三月地位的修憲案,議員和民眾討論之前的基礎知識可以拉平,要不然就要花一堆時間與力氣解釋歷史背景,真的很傷神。


继续阅读“沙砂是不是『真的一國兩制』?”

初二遊4:丹南益和咖啡+福德宮

最後兩站是丹南遠近馳名的益和咖啡,還有路徑實必丹的福德宮(顧名思義拜大伯公)。

帶了幾包益和咖啡給同事喝,結果叫我下次買一大盒回去新加坡 == 果然適合比較南洋口味。

馬來西亞的碳烤咖啡不多啦,益和是其中之一。

實必丹的福德宮是沙巴人、砂拉越人、汶萊人和納閩人跨域資建的。尤其是它新建的南海觀音,面向西邊的南中國海。

20200126_144027
山上天氣多變,大太陽一下轉成烏云密布。距離上次來差了兩年,但變了不少。可見賺了不少。

20200126_144915
當天的接待廳,根本就是OPEN HOUSE。


继续阅读“初二遊4:丹南益和咖啡+福德宮”

初二遊3:山城丹南

丹南位於克洛克山脈的平原,是巴達士河上游。她在英殖民之前已是姆律人的農耕地,一說Tenom源自於Tanam(耕種)之意。的確,丹南是很適合種植的地方,盛產咖啡、柚子、春卷和包蜀雞。

20200126_112708

20200126_114328英特許公司在丹南的土地政策相對寬鬆,即把不少原本原住民族的習俗地開放給客家人。1920年代,擁有土地客家人成了丹南經濟的支柱。我外婆本身來自丹南,其父母應該是在這土地計劃下在丹南生根。丹南對我母親一輩來說,是老家。

20200126_125848

20200126_130534


继续阅读“初二遊3:山城丹南”

初一遊2:金马利湾西侧

20200125_125745

姐姐和哥哥是第一次来Batu Luang(金钟石),我则是第四次来。但是太热了,拍照不到五分钟就闪人。

20200125_130009

这个小山洞是拍照的热点。眼前很漂亮,但是背后都是苍蝇和海蟑螂……

20200125_140324

去了Batu Luang后,则去玄天宫拜拜。因为它最靠近瓜拉班尤镇,没想到新年期间的灯笼装饰那么disco~ 继续阅读“初一遊2:金马利湾西侧”

初一遊1:瓜拉班尤的椰殼村

年初一,天氣超好。這次不是做田野,是難得的全家出遊。我們全家應該習慣在農曆年出遊,以往10小時車程回拿篤老家,習慣了在車上聽新年歌。

第一次去椰殼村(Kampung Tempurung)的三個度假村是2016年,朋友帶我來的。其實現在還有很多沙巴人不知道這個祕境!

20200125_103933

這三家度假村是Tempurung Seaside Lodge Resort, Nagapuri Resort和Golden Beach Resort。這裡的沙灘和海水生態算是整個瓜拉班尤縣最好的。人少的時候,還可以一個人享受一望無際的沙灘。

據說Tempurung Seaside Lodge的業主是前首長慕沙,所以我在509後去,整個荒廢掉。沒想到不到兩年,再度裝修(不確定是不是換了老闆),而且變得比之前更“instagrammable”.

20200125_104520 继续阅读“初一遊1:瓜拉班尤的椰殼村”

關於AEC瓜拉班尤塔達那的報導

首先要感謝Astro主動聯繫要報導瓜拉班尤的塔達那人,算是當初在當今大馬寫文章後的迴響吧。也應該是塔達那人首次出現在中文影音報導。

記者學妹很用心,還把很有挑戰性的“大伯公信仰”放入討論。真的很勇敢啊!

八点最热报 26/01/2020 沙巴原住民塔塔那也庆新年 土著甲必丹主持节庆仪式

八点最热报 26/01/2020 不同种族宗教齐烧香拜拜 塔塔那大伯公信仰体现大马精神


继续阅读“關於AEC瓜拉班尤塔達那的報導”

在沙巴脱离伊斯兰教的议题

查了新闻,查了当事人身份,是朋友的朋友。你的捐款可以归还很多人的宗教自由。

每个州属的伊斯兰法律不同,沙巴而言,他们根据三大要点来鉴定某人是否为穆斯林。第一、是否以穆斯林身份出生(看出生纸的宗教栏);第二、是否有念过清真言 shahada 来登记成为穆斯林,清真言内容是一句话而已“万物非主,唯有真主,默罕默德,是主使者”;第三、是否有奉行伊斯兰教义来过生活,例如包头、祈祷、斋戒、不吃猪喝酒等等。

没符合以上三点的话,就能“不顺利”地在伊法庭被鉴定为非穆斯林,然后拿庭令去出教。

这接近我之前努力去了解的情况,在特定情况下,东马的土著穆斯林是可以脱教的。

82765665_10158351607401424_6047302214622380032_n

沙巴脱教的难度比砂拉越高,因为经历两轮的伊斯兰化政策。 继续阅读“在沙巴脱离伊斯兰教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