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閩的廣福宮

前天送了一串魯凱族的手鐲給報導人。不諳華語的她一面哼著《高山青》一面戴上,真是神奇的南島情懷啊。

她還念念不忘那來自中國的高祖父,希望我可以解開他的身世之謎。作為虔誠天主教徒的她竟然主動提起找乩童問神的可能性== 我回:不如去您高祖父落腳的地方(納閩)找最早的廟宇看看會更實際。

碰巧明天要去納閩,就上網查了一下。發現最老的廟宇廣福宮(建於1852年),比沙巴最老的山打根三聖宮廟宇(1882)還老。但,它的google map review竟然只有一個,地圖上的名字也是很隨便的”Chinese Temple”,是個嚴重被低估的旅遊景點。於是,我趕緊補充資料。

71681365_10162299993510024_393989491934625792_o 继续阅读“納閩的廣福宮”

Official Opening Ceremony of Tzu Chi Humanistic Youth Centre

75557573_155777175797322_6182419141270437888_o

Official Opening Ceremony

––––––––––––––––––––––––––––––––––––
HYC OFFICIAL OPENING CEREMONY
> 30.11.2019 10.00am – 6.30pm
> Tzu Chi Humanistic Youth Centre
––––––––––––––––––––––––––––––––––––
‘for YOUth by Youth’ – HYC is a brand new space in the North, where you can meet and connect with people like yourself to make a difference to your life and the lives of others!

Guided tour at the centre, eco booths, workshops and other fun activities & performances, the official opening of HYC has finally come! We welcome residents in Nee Soon area and all across the island to celebrate this day together!

* Free admission. All activities are free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SCHEDULES

\\ OPENING CEREMONY \\
Minister for Home Affairs & Law, Singapore & MP for Nee Soon GRC, Mr K. Shanmugam SC will be the special guest for the opening ceremony.
>10.00am – 11.30am
>The Great Hall
>Invited guests only

继续阅读“Official Opening Ceremony of Tzu Chi Humanistic Youth Centre”

沙巴承認統考一事

聽聽官媒怎麼說⋯⋯細節在裡頭,比如SPM的歷史和國語必須及格(這對沙巴獨中生輕而易舉,閉起一隻眼睛就能達標)。有的領域需要通過英語Muet,符合特定機構的規範。

文稿說,沙巴是全馬第二個,繼砂拉越之後,不知道是寫錯,還是要渲染東馬的情結?

歷史會記上Warisan+PH承認統考這一功。

但,當下的文稿都故意忽視沙巴團結黨早在1985年制度化獨中和之後的國陣政府完成以校養地的功勞。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啊!

2008年後的民聯州政府制度化撥款和以校養地時,還誤以為自己是全馬第一創舉呢!

大部分沙巴獨中生的馬來語或英語能力都比華語好,比較像民間籌辦的本土國際學校,情況和半島不同。

我從小接觸的獨中含全馬人數最少的前五名,校舍破舊。不諳華語的教職人員比比皆是,教學語言可以是馬來語或英語。近年也有獨中為非華裔提供獎學金,招收國際學生,開設簡易中文班。沙巴崇正甚至開創崇正學院,或根據地方經濟型態發展特定領域的專班,如古達培正中學的海洋型中學思維。

這些跡象,不再過度強調華人性。我始終覺得獨中的特徵在於「獨」,而非「華」。 继续阅读“沙巴承認統考一事”

Dr M: 20pct oil royalty for Sarawak, Sabah ‘really not workable’

帶著禮物答謝一對報導人,古稀之年的甲必丹夫婦。
他們住在由聯邦政府直接管轄的納閩島對岸。
聊到納閩的發展比不上沙巴的首府亞庇。
的確,納閩作為全馬人均GDP第二高的地區,
公共交通系統遠落後於布城和吉隆坡。

對於反反复复的沙閩大橋,人們早已失去期待。
反觀,人均GDP第三高的檳城已經有兩座大橋了。
很多人還喜歡把沙砂的落後簡單歸納成沙砂有貪婪的州政府
人家納閩島身處東馬,沒有州政府,也不是一樣被忽略?
————————

納閩因發展不均,不少子女要搬家,賣地賣房。
夫婦中介時常接觸汶萊的買家,因為只有汶萊人有足夠的資本。
老婦人:『汶萊人有錢,他們的石油很多!』
我:『沙巴的石油也是很多啊!』
老婦人:『沙巴人最笨的咯,石油全部被別人偷走了!』

這是老婦人最直接的感受。

講話不算話是一件事。
這種違反契約、偷盜的業,要幾世才能還?

敦馬自己說,落實20%石油稅,PETRONAS會倒!
事實是,會影響整個聯邦政府的財政。

談談回饋的其他可能性,
PETRONAS也不見得特別優待產油州的子民
獎學金(我申請過我知道)、就業機會、發展基金都沒有啊! 继续阅读“Dr M: 20pct oil royalty for Sarawak, Sabah ‘really not workable’”

【转载】沙巴Sino VS 台湾平埔·跨族群打破旧框架

沙巴特写

必达士县的农曆新年庆典参与者都是穆斯林,见证沙巴文化融合/吴佳翰

■照片由吴佳翰提供

■报道/王丽萍

田野调查需要观察许多宗教仪式。

问吴佳翰什么时候开始写文章,他说第一次认真写是14岁那年;那时父亲带了他们一家去了委士珍(Weston),当地的环境为他准备参加的一项中秋节写作比赛带来了灵感。

故事内容大概是华裔主角的哥哥代替父亲在中秋节那天出海捕鱼,却就此失踪,音讯全无,直到多年以后才突然出现。哥哥当年被原住民救起后却失忆,与原住民女子结婚,恢复记忆后才得以找回家人。

老师看了他的文章,说他写的主题是跨族群。他那时压根儿不知道什么是跨族群,现实情况就是在他生长的地区,出海遇到原住民的几率肯定比华人高很多。

他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念环境工程时,把这篇文章改写参加一项新加坡文学奖,结果获得安慰奖。他相信是跨族群的特点获得评审青睐,因为大部分参赛者写的是华人世界。

后来到台湾大学念人类学研究所,硕士论文的研究主题也是跨族群,即沙巴华人与嘉达山杜顺混血族─Sino。不管是论文的Sino议题,还是近年来常在国内外网络及独立媒体发表的文章,他都希望能打破马来西亚僵硬的种族政治观。

2016年台湾奖学金和驻台大使(沙巴人)/沙巴留台生

台对沙Sino议题感兴趣

今年完成论文《成为沙巴‘原住民’──马来西亚Sino的生成》之后,吴佳翰于9月受邀在台北的东南亚书店主讲题为“马来西亚的平埔族──‘沙巴之子’Sino”的讲座,也跟很多人分享论文,很多西马朋友听后觉得一头雾水,因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陌生,他原本感到很伤心,后来就接受了,这原本就是他要做的东西:即打破人们对族群的框架。

台湾会对沙巴的Sino议题感兴趣,因为在台湾目前的政治环境与情况下,尤其本土化过后及2000年以来,每个人都希望跟原住民有联繫,政治文化的认同也让他们,尤其年轻一代,变得会尊重原住民。为了让台湾观众更容易明白,讲座用了“平埔族”这个字眼,在台湾,平埔族是指已汉化的原住民。

他解释,在清朝时代,统治者把住民分为汉人、“生番”和“熟番”,汉人就是来自闽粤的移民,“熟番”就是稍微汉化的原住民,“生番”就是没有汉化的原住民。日本人来到台湾时,延续了这样的分类,把“熟番”称为平埔族,意即住在平地跟汉人互动及汉化比较多的原住民,而“生番”因为住在山上就称为高山族。在国民党到台湾后,为了美化汉人的数量,直接把平埔族归类为汉人,让台湾汉人的数量比较多,而这群平埔族也慢慢忘记了自己是谁,直到近年来随着原住民运动,他们想要找回原住民身分和过去的历史。

“(沙巴)Sino议题对台湾平埔族来说很重要,并可作为参考,尤其现在反对他们归类为原住民的人正是原住民。原住民会觉得他们(平埔族)归类为原住民后,本身的权益会变少和受影响,所以最大的反弹是来自原住民而不是汉人。”

过去台湾平埔族参考的案例有加拿大的梅蒂斯人(Metis),梅蒂斯人是原住民和英国与法国人的混血儿。但梅蒂斯人的案例并不足于理解平埔族的状况,反而沙巴Sino与他们的情况更接近,也一样是南岛文化与汉文化的交融。

吴佳翰的论文从大马整个政治经济开始谈起,接着是沙巴与中央政府关系,以及这个关係如何影响Sino群体,他们的权益如何被消灭及他们如何透过非政府组织争取回自己应有的权益。当中也谈及沙巴的历史脉络以及Sino如何形成与生成,在大马民族底下是什么情况。

由于念的是人类学,论文后面的部分更多的是Sino的生活面向,其一是对名字的看法,因Sino跟其他士著之间的界线就是有姓氏和没有姓氏,也有放弃华人姓氏(Buang Siang)的情况;其二是葬礼。至于田野的部分,比较集中在克里亚斯半岛(Peninsula Klias),即瓜拉班尤(Kuala Penyu)和保佛的平原。

去报导人的家画族谱也是功课/林康杰 继续阅读“【转载】沙巴Sino VS 台湾平埔·跨族群打破旧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