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政治底下的意識形態——國陣的民族主義和保守主義

一般認為,大馬政治是族群政治,而大家似乎無法擺脫此論述。對筆者來說,族群政治是顯性的口號,政治意識形態才是隱性的根本。本文則是嘗試純粹討論大馬政黨的意識形態,並以國陣作為開始,盼能拋磚引玉,讓大家接力完成。

在308大選之前,族群政治一直是國陣維持執政權的伎倆,因為國陣旗下的成員黨(多以族群作為區分)的意識形態被統一在民族主義(Nationalism)和保守主義(Conservationism)底下。

308之後,民聯三黨突破三分之一議席的原因,多是因國陣的貪污腐敗,政商勾結,經濟差異擴大,社會階級擴大,道德風氣脫序,族群和宗教矛盾漸出。民聯三黨所代表的並非族群政治,而是各自的意識形態(經常被忽略);舊秩序被打破,讓人民感到亂象叢生,諸不知這是否是以意識形態作為政治主軸的起步?

政治的左右光譜 Continue reading “族群政治底下的意識形態——國陣的民族主義和保守主義”

Advertisements

网络战的消费者

惊讶地发现,“我来自沙巴 Sabah My Hometown”的模式也出现在全马十四州/地区(没有柔佛,只有“我来自新山”)。

利用网民的地方认同,在“分享”在地美食/旅游讯息(当然有收广告费)/童年记忆等之余,“分享”有利于某政党的新闻(有时候还是假新闻)。

Sabah my hometown

Continue reading “网络战的消费者”

解構馬來文——葡萄牙和西班牙文的親密

葡萄牙人在馬六甲殖民了130年之久(1511-1641,比馬來西亞的壽命還長啊!),是葡萄牙當時在東方主要的殖民地。然而,因為馬來西亞政府為了國族建構,經常把葡萄牙當時的殖民醜化或淡化處理,以致我們無法了解這段過去所發生的事。

葡萄牙殖民者對馬來文化有許多顯著的影響,包括把馬來語用羅馬書寫系統來表述(Bahasa Rumi),還有引進了當時馬來社會沒有的許多概念,這些葡萄牙的語彙(多是外來名詞),仍在今天的馬來語看見。

  葡萄牙統治下的馬六甲商港

Continue reading “解構馬來文——葡萄牙和西班牙文的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