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s en Abril 2

Tuas South Incineration Plant, the largest Incineration Plant in SEA 09 April 2009

My super-supervisor showed the buring process to Puay Cheow, he looked shocked!

Marina Barrage—An Engineering Marvel, New Water Management Icon of Singapore 04 April 2009

Playing kites @ Green rooftop of Marina Barrage

Sarimbun (not Serangoon) Recycling Park—
The most remote area I have ever been in Singapore!

Two different grades of compost, which is recycled from horticultural waste

Advertisements

霹雳州危机和马来亚联邦

现在凡是一提到巫统,不管是大人小孩,什么种族,都会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模样。但是,无可否认地,这个政党就是带领马来亚和英国谈判,在马来西亚的成立(我绝对不会使用“加入”这词的)扮演重要角色。

1946年,巫统同样是通过街头抗争起家的。

讽刺的是,现今巫统控制的警方,就像当年英国殖民政府一样,打压巫统反对的“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计划。二战之后,英国政府想通过 “马来亚联邦”来统一“马来联邦”、“马来属邦”和“海峡殖民地”(不包括新加坡)。其中,苏丹们的批准法律、出让土地、赦免罪犯或缓刑的权利、审核有关伊斯兰教的立法案件皆被新任总督剥削,非马来人宽松的公民权,Malcom MacDonald欺诈威胁各邦苏丹的行为,都受到马来人经日据时代崛起的政治醒觉而高度反对。非但如此,就连四位前马来联邦的总督和大法官都反对这项计划。

在这样的环境下,原本是记者、来自柔佛州的拿督翁。嘉化(Dato’ Onn Jaafar)在四月六日创办了UMNO,极力走上街头示威,对新总督的政体采取不合作运动,并举行了一个星期的哀悼周。最终,迫使殖民地事务部修正这个计划,在吸取多方面意见后,于1948年成立“马来亚联合邦”(Persekutuan Tanah Melayu)。

protest_against_malayan_union protest malayan union

风水轮流转

六十三年后的今天,放眼二月的霹雳州危机,都不是首相通过“秘密失踪”、“拉拢跳槽”、“干预司法”(不敢说有没有“欺诈”和“威胁”)的手段而夺取的吗?“一个黑色的马来西亚”、“哀悼民主死亡烛光会”的不合作运动,都不是从早期巫统身上学到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问题是:我也不知道现在马来西亚缺乏的是什么,才能迫使现任巫统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

恒持刹那

摄影是一个能把刹那化成永恒的艺术。然而,它只是一种艺术而已。有没有一种境界能够超越这种艺术呢?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有一个南非的记者拍了一个很著名的作品–《饥饿的女孩》,得了普利策新闻摄影奖。最终却在得奖的三个月后自杀了。

hungry girl

为什么呢?

他坦承,当时花了二十分钟等待这只秃鹰张开翅膀,因为这样会有更强烈的视觉效果。而小女孩就在这二十分钟内缓缓得向救济中心爬去。虽然后来他把秃鹰赶走了,到树下痛哭。但是他得奖后,社会的批判,问他为什么没有去救这个垂死的女孩,在他自杀前,还梦见了秃鹰张开了翅膀。

摄影的确能挖掘世间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但是仅仅知道而已,没有付诸于行动,这种的艺术的局限性就是如此。若能边摄影边知行合一,或许这位南非的记者最后也不会逃不过自己的良心吧。

Continue reading “恒持刹那”

Fotos en Abril

3R Seminar and exhibition in conjunction with Earth day @ Regent Hotel

Regent Hotel, Orchard Road

 

 

Parte Uno de Abril @ Bukit Batok, Pasir Ris

Colourful HDB near Sungei Tampines

Old Singapore community @ Seng Poh Road, Tiong Bahru

Old design of backstreet door

 

Parte Dos de Abril @ Lakeside, Woodlands, Victoria Junior College (Harmonica Performance)

Pine tree @ Jurong Lake Park

 

Pulau Semakau—Singapore only offshore landfill  06 April 2009

"Permenant Resident" of Singappore resting on the wires

 

To be continued in part 2…

 

 

转载:How to be green and rich

Alvin, another new intern from NTU Sociology, shared with me this article with his BBC accent. Yupe, I think it is interesting as well. In the past, it is hard to see such an article appearing in Singapore newspaper.

As Alvin said, newspaper here is owned by government, perspective that is written out represents the government’s point of view.

3 more weeks left in NEA, what can I contribute to this small island’s policy-making? #doubt#

singapore bird view

The Straits Times (Singapore)
May 15, 2009 Friday

How to be green and rich


Denmark is a model of how saving the Earth can help the economy

BYLINE:
Clarissa Oon, Senior Political Correspondent

LENGTH:
1185 words Continue reading “转载:How to be green and rich”

母校新校地第一期

今天无聊没事干就上了崇正的网站看看。诶?原来第一期新校地就要完工了。

回想起2005年的动土典礼,我有幸身穿大衣在烈日下招待各位来宾,汗流浃背,沙巴首席部长慕沙亲自主持开幕典礼并当场代表州政府捐款一百万,这四十亩的新校地也是州政府拨出的,沙巴不愧是全马种族最融洽的州属。

这是第一期的综合大楼。总共令吉一千六百万,现在还差六百万。

Picture1(640x480)

经过三年的缓慢工程,现在情况是,

IMG_6415(640x480)

 

以学生人数来说,我的母校目前还是全东马最大的独中(2,300),全马第四大。1987年就另外成立了崇正大学先修班,并在2002年升格成崇正学院。根据学弟的消息,崇正学院最终是想要升格为“崇正大学”,而这个新校地就是崇正学院的新址。这个愿景在沙巴不是不可能的,只要大家保持开明的思维,州政府和校方一直保持良好的互动。

现任邱校长本身就是毕业于南洋大学的,当时他问我去哪里升学时,我说是南洋理工大学时,他只是吞了吞口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哈哈。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原来新加坡最早的新式学校也叫——崇正学校

《回去吧》

说声再见,

这句话说的很委婉。

看着你一脸平静的模样,

我心里却知道,

你和我一样悲伤。

——————-

别再回过头看,

看到我为你眼泛泪光。

请一定要找到心中的天堂,

那是我最大的愿望。

———————

回去吧,

什么你都不要想。

让心情像天空般一样蔚蓝。

———————-

回去吧,

跟着坚定的信仰。

轻盈的张开翅膀,飞翔。

Continue reading “《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