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狗和日本遺族會

今天的午後雨特別早停,空氣中還帶有一點點的涼意。和媽媽去湖邊散步後,難得家裡的狐狸狗Fifi願意被抱,於是就帶著她下去吸取新鮮的空氣。

已經有一年多沒有去草地玩的Fifi顯得特別興奮,牽著我一直聞着路邊的野草,尋找草藥。鄰居被關起來的狗看到她也拼命叫著同伴,Fifi的尾巴反而搖的更厲害,還被駕著路過的友族戲弄一番。最後,她屁股坐在村口不想離開,我便和許久不見的鄰居何太太聊了起來。

Fifi尋找草藥中。他們追思中。

Continue reading “狐狸狗和日本遺族會”

Advertisements

浅谈沙巴公民运动(2)——杨伟光、艾京生钟楼和丹绒亚路海滨

以人权人道之名

“给杨伟光第二次机会”可说是近年来罕见的新马联手公民运动。2009年1月,来自山打根的青年杨伟光因为贩毒新加坡而被判死刑。这则来自弱势家庭、误信歧途而忏悔学佛的故事,感动了不少人,并开始在沙巴本地报章引起舆论。2010年7月23日,经过一年余的法律上诉后,此运动于山打根正式展开,希望可以在一个月内募集10万签名向新加坡总统请求赦免死刑。

vk2

Continue reading “浅谈沙巴公民运动(2)——杨伟光、艾京生钟楼和丹绒亚路海滨”

浅谈沙巴公民运动(1)——燃煤发电厂

对大多数人来说,沙巴的公民运动是落伍的。因为在Bersih 3.0/4.0或是528的黑色集会,沙巴首府亚庇市区聚集的人潮不多;加上505的反风不够强,以致变天失败。这是一般马来西亚人对于沙巴这个“国阵定期存款”的看法。

但若谈及“燃煤发电厂、杨伟光、艾京生钟楼或是丹绒亚路海滨”时,浮现在沙巴汉脑海里的,无不都是自2008年起一次又一次温和的公民运动。其中,反对建设燃煤发电厂、反对杨伟光被判死刑和反对艾京生钟楼被新商场阻挡,这三项公民运动更是取得成功,可说是近几年大马公民运动的“奇迹”。

Continue reading “浅谈沙巴公民运动(1)——燃煤发电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