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 design Angpow

I have been collecting special Angpow design for over 20 years.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precious Angpow collections that combines both the Chinese and KDMR/Momogun culture. Should I name it as a ‘Sino’ angpow?

The celebration of Lunisolar New Year in Sabah is participated by all ethnic groups. I found this design at Chanteek Borneo Indigenous Museum, at Tampuruli. It is actually one of the three designs, that includes the Angpow for wedding as well.

The assimilated practices of Angpow are also found in Hari Raya Puasa (Eid al-Fitr) and Deepavali celebration, with Green and Purple/Yellow as main color. I even kept the Kongsi raya version that blends red & green in one packet from 1996-1998 when Hari Raya Puasa and Lunisolar New Year fell within the same month. The next Kongsi Raya will be in 2029 to 2031.

20190314_183432 Continue reading “Sino design Angpow”

Advertisements

塔达那:建庙、庆祝农历新年的原住民

专栏  |  吴佳翰

发表于 19 3月 2019, 12:29 中午  |  更新于 19 3月 2019, 12:39 下午

沙巴黄大仙庙动土典礼。黄袍者为来自香港的李耀辉监院,中间白衣者为里姆斯议员。

【大专论坛】

2018年1月13日,马来西亚沙巴的“黄大仙庙”正式动土。这是香港黄大仙祠啬色园继加拿大温哥华和澳洲悉尼之后的海外分祠,座落于马来西亚沙巴的瓜拉班尤(Kuala Penyu)。

显然和前面两个大都市相比,瓜拉班尤只不过是凋零小县,人口不到2万,华人比例佔1.4%。在这个由九成土著所组成的县,怎么会筹建佔地5英亩、耗资马币700万的庙宇呢?

大部分学者或媒体经常把土著等同于马来人或穆斯林,而忽略非马来人土著的多元性。因此,瓜拉班尤的土著议员里姆斯(Limus Jury)带领民众,兴建如此大规模的华人宗教场所,难免会引起社会的讨论与不解。

瓜拉班尤黄大仙庙外观设计图,以海龟为外形,符合“Kuala Penyu”作为海龟河口的地名。 Continue reading “塔达那:建庙、庆祝农历新年的原住民”

談平等地位夥伴修憲的背景知識

馬來西亞聯邦在這季國會要把沙砂的州屬地位還原成和馬來亞同等的『邦』地位。

姑且不論到底是『婆羅洲州屬(沙砂)』和『馬來亞』同等,或是『沙巴』、『砂拉越』和『馬來亞』同等。但,總覺得大家在討論這件議題的時候,有些背景知識需要認清。

1. 《獨立十八/二十條款》存在,但沒有法律約束力
2. 沙砂新的國會議席比例,重點不在三分一強
3. 成立之初的國會議席分配並非根據人口密度

1. 馬來西亞成立的過程其實充滿很多法律協定的簽署,但是我至今還不明白為什麼馬來西亞政府會專挑一個最沒有法律約束力的《獨立二十條款》來教導。實際上,馬來亞政府為了『邀請』沙砂汶新共組馬來西亞,所答應的保障遠遠超過二十個

《獨立二十條款》缺乏約束力,是因為當時後提出的政黨UNKO,並非是民選的政黨。況且馬來亞、英國、沙和砂的政府代表都沒有簽署這《獨立二十條款》。

但,大部分的獨立二十條款的內容其實大部分和《1962年英國-馬來亞協定》的Annex重複,由英國首相Harold Macmillian和馬來亞首相Tunku簽訂。單單這個協定,馬來亞所承諾的保障就有29條(還沒有包括之後的條約)。

《1963年馬來西亞協定》的基礎是《1962年跨政府級別報告書》(Intergovernmental Committee Report, ICGR)。後者長達55頁,簽署代表包括英沙砂馬四方(汶萊作為觀察者)。

ICGR全文早期很難找到,如今可見:http://www.lawnet.sabah.gov.my/…/ReportOfTheI…/IGCReport.pdf

2. 沙砂新的國會議席比例,重點在於是否達否決修憲的門檻:即如果有一天馬來西亞聯邦把《聯邦憲法》的修憲門檻改到二分之一,即須根據ICGR的No19(2)內容,把沙砂新的國會比例提升到二分之一。(如果馬來亞政府乖乖的話)

即,如果是平等夥伴的話,就有用擁有否決一方所做的決定的權力。這體現在修憲的門檻上,即沙砂新的國會議席總和,須具有否決馬來亞所做的修憲權力。

ICGR No19.2 Continue reading “談平等地位夥伴修憲的背景知識”

【閱讀摘要】A traffic in Songket: Translocal Malay identities in Sambas

Wendy Mee, 2010

「A traffic in Songket: Translocal Malay identities in Sambas」in Journal of Southeast Asia Studies 41(2). P.321-339

作者Wendy Mee博士畢業於澳洲拉筹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現任同一所大學國際發展系的高級講師。她的領域跨足社會學、人類學、STS和國際發展,目前的田野是印尼的跨地域馬來人身份認同,本文以印尼西加里曼丹省三發縣(Sambas)Songket的織布技術為例。

Sambas的Songket

馬來人的身份由馬來語、伊斯蘭教和君主政治形塑。其認同研究通常從後殖民,伊斯蘭主義興起的民族國家的角度切入;從跨地域過程了解是少數的切入點。當代三發出現了馬來習俗傳統、文化和藝術的復興運動,如傳說、民間故事、歌曲等口述歷史的出版。作者以Songket為例,主張跨地域的文化交流是習俗和文化的再造,而文化遺產是文化實踐中地方形式和意義的提煉與抽離過程Continue reading “【閱讀摘要】A traffic in Songket: Translocal Malay identities in Sambas”

成佛之道研習營

想讀印順導師的《成佛之道》很久,但自己卻拖延,即使免費拿到原書卻還沒認真靜下心來念。

這兩天的營隊收穫可多,從社會歷史脈絡釐清了很多匪夷所思的現象。算是兩天內有了簡略的整體觀,像是把過去所知的零碎段落串聯成一篇文章。印順導師把傅柯的知識考古學運用到佛教裡頭。基於印度佛教的了解,印導才被臺灣學者譽為『玄奘以來的第一人』。

歷史學不會盲目接納宿命論,發生在印度佛教史的路徑,不一定會發生在漢傳佛教裡頭。雖然其中有一些相似性,但是歷史的劃分總和劃分者當時社會有很大的關聯,不可盲信。時時保持著懷疑的心態,理解現象背後的意圖和意義,反而會讓我們更接近所謂的真相。

20190224_193045 Continue reading “成佛之道研習營”

普濟寺和天台宗

小時候去山打根的普濟寺,被它的雄偉給攝受住了。

最近讀『東南亞華人的宗教研究』的一篇陳志明老師的文本,發現普濟寺還有一個特別之處。也是文章所忽略的馬來西亞漢傳佛教脈絡。

唐代以後,中國人對觀音菩薩和阿彌陀佛的信仰已經超過釋迦摩尼佛。明代以後,漢傳佛教基本上只剩下禪宗和淨土宗比較流行。馬來西亞的漢傳佛教寺廟直到20世紀初,還是淨土宗為大多數,主要供奉的,還是阿彌陀佛。

70、80年代,普濟寺,或其前身山打根佛教會會所,是馬來西亞少數主要供奉釋迦摩尼佛(右邊阿彌陀佛,左邊藥師如來佛)的道場。發現當時的會所和香港華蓮社的大光法師有很大的關係。

山打根因伐木業、海產業等和香港的商業網絡密切,當時許多香港商人入駐;加上早期移民多是廣東人,以粵語為主,被譽為『小香港』。大光法師是天台宗第四十五代傳人,所以才沒有繼承淨土宗(阿彌陀佛在中間,左右大勢至菩薩和觀音菩薩)的常見形式。


8a32e93d-1dc0-4130-8591-7beac869aa2cd0745e45-df5f-48ac-a58c-9d2d9d79cd9b Continue reading “普濟寺和天台宗”

沙巴人还要土团党吗?

土团党这个“巫统3.0”重复巫统2.0东渡沙巴的戏码。就在情人节之后,所有的甜言蜜语结束了。出尔反尔的土团党推翻不会东渡沙巴的“承诺”,宣称需要加强沙巴民兴党为首的政府。

新年返乡,目睹左邻右舍,那些国阵过去忠实的支持者,在变天后投入沙巴民兴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怀抱。虽然他们没有被委以村长、族长、甲必丹或是县市议员的职位,但是那一张张不知羞耻的笑脸,实在让人汗颜。有的看起来很有骨气,其实另有打算,确定慕沙阿曼无法回锅当首长后,主张让土团党东渡。说穿了,就是过去和民兴党有过节,被民兴党拒绝,於是想出了重演“巫统东渡”的戏码。有的过去口口声声说为了沙巴的自主权,现在也变脸,积极拿着首相亲笔签名的党员证明书,到茶餐室去炫耀,广招党员。

PPBM- Continue reading “沙巴人还要土团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