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龙的传说

在婆罗州北部有一座高山,有人称它作神山、有人称它作京那巴鲁山、也有人称它作中国寡妇山。山上山下流传着许多传说;其中有一个今天鲜为人知,而就是我要说的这个关于龙的传说。

大约四至五百年前,山上住着一条龙。这条龙日日夜夜都在一个山洞外守护着里面的一颗夜明珠。当地的土著视明珠为“镇山之宝”,另一方面也畏惧那条龙,所以不曾想过去盗取那颗夜明珠。其实当时中国明朝已经和当地的土著经商,已换取当地的土产(尤其是燕窝),并派选官吏在京那巴当干河畔驻扎。根据历史记载,官吏名叫王三平(译名)。

因为这样,山上夜明珠的消息慢慢地传到了明朝皇帝(忘了哪个)的耳朵,并想夺取。于是,皇帝便派了一个使者去盗取夜明珠。使者(忘了名字)乘船南下到了当地,找了王三平帮忙。他们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乘龙出去觅食时,用一根蜡烛放进玻璃珠(内空)里,把真的夜明珠换走了。等龙回来时,发现珠还亮着光,便不加理会。使者赶到了山下便赶快乘船回中国献给皇帝。

有一种说法是皇帝派了三个王子来盗取。龙回来发现夜明珠不在便大怒根追王子到了海边(注一)。三位王子逃脱了却在船上发生了内讧,一位王子把其他两位兄弟推下海后得到了明珠。他见形势不妙便及时转舵到了勃泥(Brunei旧称),把夜明珠献给苏丹,并娶了勃泥公主,后来改名成了勃泥苏丹(忘了名字)。随船而来但来不及逃走的中国水手便与当地土著通婚,繁衍后代。神山脚下便有“新中国”的称号。(Kina-balu = China-Baru)

后记:这传说可不是我乱说的,是依据我叔叔念小学时(60年代)的六上历史课本重写的。这本书在初二时借给某老师时不见了,如今我凭着脑海的印象重写,有些名字真的忘了。这本从英国角度写的沙巴历史书如今很难找到,我害怕真的有一天我忘了,传说因此失传。所以趁着自己有时间、有记忆、有你们,便与你们分享。

Advertisements

Norwegian Wood挪威的森林3/3

MS018

词曲:吴俊霖(伍佰)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试着将它慢慢溶化
看我在你心中是否完美无暇
是否依然为我丝丝牵挂

依然爱我无法自拔
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
那里空气充满宁静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藏着你不愿提起的回忆

你说真心总是可以从头
真爱总是可以长久
为何你的眼神还有孤独时的落寞

是否我只是你一种寄托
填满你感情的缺口
心中那片森林何时能让我停留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
那里空气充满宁静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藏着你最深处的秘密

或许我不该问
让你平静的心再次涟漪
只是爱你的心超出了界限
我想拥有你所有一切

应该是我不该问
不该让你再将往事重提
只是心中的枷锁
该如何才能解脱

我个人认为,这首歌蛮好听,是伍佰与China Blue乐队早期数一数二的得意之作。其实用心观察,我们会不难发现歌词描述的是渡边君和直子之间的故事。
“我”就是渡边君;“你”就是直子。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的“那里”指的就是“我未曾到过的地方”,也就是“挪威的森林”中的“阿美寮疗养院”。
“藏着你不愿提起的回忆”指的就是“木月与直子之间的回忆”。
“是否我只是你一种寄托”,玲子曾经表示“渡边君在某种程度上是直子的精神支柱。”
“藏着你最深处的秘密”指的是直子本身的精神病。
其余的我们能凭自己的感觉找到自己的答案。

至于伍佰与披头四两首歌的关系,这就不那么明显。
前者是中文乐坛摇滚教父;后者是英国乐坛摇滚组合的始祖。
歌词都是形容男女情歌,内容却完全不同。

披头四的《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伍佰的《挪威的森林》,三者之间就存在着这种微妙的关系。三者恰好正是被我喜爱,分别代表着60年代、80年代、90年代的流行主流。如果我们用心观察,其实生活中也存在着这类型的例子。(完)

Norwegian Wood 挪威的森林 2/3

694193

村上春树1987年6月在这本书的后记里提到了四点:

1. “这部小说的主轴是大约五年前我写的短篇小说《营火虫》”。

基本上这是村上春树的一种习惯,凡是任何长篇小说都会基于一篇短篇小说为主轴。我没有读过《萤火虫》,不过小说里唯一提到萤火虫的情节是:敢死队在突然失踪前送了“我”(渡边君)一只萤火虫。作者也许基于这一点展开了主人翁与直子和绿子的恋爱故事。

2. “这部小说具有极重的私人性质”。

许多读者都认为这是村上所写过的最自传式的小说,在当时候来讲,村上认为:“这部小说我想也可能或受欢迎或受不欢迎。”但是,却很意外地,《挪威的森林》创下了许多国家的畅销量记录,引起广泛的回响。

(或许我们这些年代的很难体会到当时的情况,就像我们很清楚《哈利波特》在文坛上掀起的魔力而无法了解《小王子》在当时所引起的热潮。我们很难想象,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亲身经历过。有时侯,我觉得我们应该了解在过去的年代里究竟流行了一些什么。毕竟受得起岁月的考验才算“经典”。)

3. “这部小说是在南欧写的”。

作者是战后出生的日本作家,家住在海边的港口城市。他在年轻时大量地吸收了欧美作家的笔法,以至在日本文坛里别具一格。尤其是这一本书是在希腊、西西里岛和罗马写成,无形之中更显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村上是在一面听披头四的《佩珀军士寂寞的心俱乐部乐队》(St. Pepper lonely heart club’s band), 一面不停笔地写就。

所以才说:“这部作品得到列农Lennon和麦卡特尼Mc Cartney的 a little help(语译:一点帮助,义译:一首披头四的歌名)”。这部作品充满着披头四的味道,也许是故事背景是60年代末的关系吧!

4. “这部小说可以献给我离开人世的几位朋友和留在人世的几位朋友”。

渡边君一生中唯一也是最要好的中学朋友木月自杀后,渡边君得到了一个启示: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自杀是故事里的着重点。故事里,渡边君和直子共同拥有了木月的死;渡边君也和玲子拥有了直子的死。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自杀? 故事里面并没有完整的回答。或许作者现实生活中也与人共同拥有过某人的死以至会想把这本书“献给许许多多的‘忌’日”。

Continue reading “Norwegian Wood 挪威的森林 2/3”

Norwegian Wood 挪威的森林 1/3

–By the Beatles.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She asked me to stay and she told me to sit anywhere.
So I looked around and I noticed there wasn’t a chair.
I sat a rug. Biding my time. Drinking her wine.
We talked until two. And then she said. It’s time to bed.
She told me she worked in the morning and started to laugh.
I told her I didn’t, and crawled off to sleep in the bath.
And when I awoke. I was alone. This bird had flown.
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有人在爱的森林中反复寻找依靠的大树,
有人却用一生去等待种下爱苗累累果实。”

ShowImage

歌词旁是这么写着,在这张Beatles songbook on the panpipes的专辑里。

据说,这是西洋流行乐坛首次使用东方乐器伴奏,那是Sitar印度北方的传统乐器。依据John Lennon的说法,这歌词是描写他本身的一夜情,写得非常含蓄。我上网
看了人们对这首歌的讨论,十分有趣。

普遍上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是男方的主动。但却有一些网友提出相反的看法,说 Norwegian Wood 是“Knowing She Would“ 的同音词。 所以,当我们把歌词再重读一篇的时候,意思就相反了。因为歌词的第一句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也很模糊制造了这种效果。

然后最后一句:“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 也引起了争议。普遍认为“I”是在火炉点火。但是,Paul M.C曾透露其实是 “I”把整间小木屋(没有椅子和床的)都烧掉了,这是符合当时候他们“古灵精怪的想法”。那如果John还在世见到这讨论时应该很兴奋,因为他努力制造的模糊感已经达到它的效果。

我对这首歌的了解并不深,连原唱曲都没有听过,毕竟披头四乐队(大陆称之 “甲壳虫乐队”)的歌总共有200多首。其中有一半歌曲的版权是EMI唱片公司拥有,另一半则被Michael Jackson买下了。在John Lennon遇刺25年后、George Harrison 病逝四年后的今天,Paul M.C.,这位全英国最有钱的音乐人仍然不能把自己所 创作的歌曲的版权全部买下。(可见那些版权是多么地珍贵啊!)至于这首歌的版权在谁的手中,我也不大清楚,目前世面上很少可以找到。(除非上网下载)

Continue reading “Norwegian Wood 挪威的森林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