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projects要做

压力啊~

原以为这个学期Final Year了,没想到,ENE的Final Year,Project多到一定的程度,一共有十个:

  1. Integrated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选择研究一个城市,研究它的环境政策,然后和新加坡做比较,然后再提出改善该城市城市规划的计划。我们选了New Zealand的Auckland,不过,我什么准备都还没有开始做。Haiz…下个星期就要交了!

    (之前,我的新加坡朋友叫我选Johor Bahru,方便过岸拍照,结果给我找到了Iskandar Malaysia zone A 的proposal,发现Pak Lah要规划出一个比新加坡面积大一倍的经济特区,真的蛮不简单的。)

    IDR_plan

  2. Integrated Design X 4 ——需要为一个渡假村进行环境评估,然后提出改善方案。一共要交上四个报告。感恩Bro Johnathan,帮我们解决了很多writing!
  3. Final Year Project——今天才刚刚见过我的Mentor Qi Wei,这个学期要和Microorganism打交道。
  4. Engineer & Society X 3——第一个Project是Surrender of Singapore,讨论新加坡当时可不可以在日军侵入之前做好准备,以便在没有联合军的帮忙下,成功守土!?!这个问题,很难认真的回答。

还有活动啊~

  1. 8月29日的南大迎新茶会,队辅(长?)
  2. 9月5日VIVACE,看到我练到这样辛苦,买一下票来支持我啦~~~~~~~~~~~~~~~~~~~~~~~~~~~~~~~~~~~~~~~~~~~~~~~~~~~~~~~~~~~~~~~~~~~~~~~~~~~~~~~~~~~~~~~~~~~~~~~~~~~~~~~~~~~~~~~
  3. 9月19日至21日新加坡慈青十周年研习营文宣副组长还有许多事情没做咧~来呀来呀,报名啊~~~~~~~~~~~~~~~~~~~~~~~~~~~~~~~~~~~~~~~~~~~~~~~~~~~
  4. 正在为台湾“八八恶水毁大地,秉慈运悲聚福缘”筹款,一直到9月27日,谁有兴趣捐出善款,我可以代收。。。。。。。
  5. 为了赚钱,一个星期工作八个小时。$$$$$$$$

应该是幸运吧,我的random roommate高尚同学,竟然是一个比Bernard还Bernard的人。在互换床位后,更觉得自己像以前的Simon,难道这就是“报应”?和他对讲冷笑话,听他弹吉他,唱他弹的歌,多多少少可以解一点压的。。。。。。。。。

24 June——稻城半日游(下)

我就继续自己一个人去贡嘎郎吉岭寺的旅程。终于要渡过赤土河了。

IMG_0240

IMG_0248

以为走着条路可以到达贡嘎郎吉岭寺,结果误闯别人的家园。-_-" 那位藏民虽然开始很凶的问我想干嘛?可能以为我是汉族的关系,在我很有礼貌的询问他如何去白塔后,他立刻展现出笑容,指引方向。可见如果我们尊重别人的宗教,别人也会尊重回我们。

IMG_0243

IMG_0244

逐渐走近白塔,看见了一个小泥屋。白塔比我想象中还大。

IMG_0250

IMG_0252

继续阅读“24 June——稻城半日游(下)”

24 June——稻城半日游

昨晚抵达稻城时也累了,巴士师傅也跟着累了。于是,导游小姐决定放我们半天假,让我们可以漫步在稻城这个山城里。

稻城,之所以称作“稻城”,当然和稻米脱离不了关系。据说乾隆皇帝想在稻城这里试种稻米,而祝福这里能够成功而命名的。但是,后来还是试种失败。

IMG_0194

IMG_0187

一大早被振彬抛弃,就独自漫步在市区中。幸好在后来遇到了小舜和婉莹。黑色的小猪漫步在市区中,这是西马和新加坡朋友不曾感受过的市景。

IMG_0191

IMG_0193

这是一个没有报纸,但是有网络的城镇;这是一个摩登服饰和传统藏服交叉的传奇。

IMG_0198 IMG_0190

看到了来自“兔子山”的兔子?

继续阅读“24 June——稻城半日游”

2009 “心生活,新食器”之我所见

曾经何时人们变得懒惰洗碗碟,就发明了纸碟,也不知为什么,可能嫌纸碟透水兼有重量,就发明了塑料餐具(更惨,non-biodegradable)。后来又搞出了什么竹筷,不只deforestation,还有害健康。 去过台湾的我们都知道,几乎每一家餐馆都是使用免洗餐具,没有使用的多少都是和慈济有点关系。

2006年全球慈青日,“心生活,新食器”的活动正式从台湾推广至全世界。当时我刚加入慈青,也相应了这个运动。每天带着鼓鼓的环保餐具去Canteen A和Canteen B对抗。说起这些“对抗”的日子,多少有令人怀念。眼看槟城理工大学也相应慈济大学的呼吁,鼓励大学生使用环保餐具;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两个最大的食堂,天天都在使用宝丽龙。同伴们上书Professor,甚至校长,都没有什么积极效果,唯有通过谈话和Blog一个影响一个,从十个到五十个。

2007年12月,我回到沙巴崇正和学长们分享我这一年多使用环保餐具的感想。他们的反应都很热烈,希望在他们的心中种下小小的种子。

2008年3月,南大慈青在学校Earthlink邀请下,在人潮汹涌的Canteen A,推广环保餐具三天。引起了校方的注意,这是Earthlink转述的官方回答:

As for matter concerning the usage of styrofoam utensils withing the canteens, this issue has been rather outstanding and many people have raised it many times to the administration. However, this is limited by some practical considerations – e.g. in NUS, they have multiple canteens with moderate crowds but NTU was designed to have only 2 to begin with – you might imagine the need for a virtual army of cleaners to keep up during peak periods. More importantly, the current canteens lack washing facilities and this has been cited as an important factor by the contractor.

We have gotten a reply from OFPM (Office of Facilities and Planning Management) that the new canteen A has been equipped with these washing facilities and they will be making it compulsory for the contractors when they bid to adopt reusable utensils. Earthlink has also only recently managed to obtain a proper communication channel with OFPM and will be working with them to implement more green measures in the coming years. E.g. dealing with canteen B as well.

继续阅读“2009 “心生活,新食器”之我所见”

23 June——雅江——理塘——兔子山

他们吃了鳕鱼后,天空就下起了大雨,十分寒冷。巴士的速度也放慢了下来,窗外的风景也白茫茫一片。据说我们当时已经翻越了海拔5000米,这对我来说是一项新的里程碑。原来,我没有高山症!以后可以挑战5000米以上的高峰~

IMG_0099

当我们到达理塘加油的时候,雨已经停了。理塘,高原明珠,是全世界最高的城镇(海拔4000米,和神山差不多高度)。有趣的还包括以下这标语:

IMG_0102

IMG_0104

理塘市中心

IMG_0107

毛垭大草原中的白色纪念塔。

继续阅读“23 June——雅江——理塘——兔子山”

23 June——新都橋——雅江“吃鱈魚”

起个大早,欣赏晨晖中景色如画的小桥、流水、人家、藏式民居风光,感受浓郁高原藏家风情。早餐后,先后翻越高尔寺山(4412米),经雅砻江畔,康巴小山城–雅江县城,剪子弯山(海拔4659米)卡子拉山(海拔4718米),经世界高城,高原明珠–理塘县(海拔4000米),观毛垭大草原风光,经无量河,翻越传说中龟兔赛跑–兔子山,途经青藏高原最大的古冰川遗址、稻城古冰帽–海子山自然保护区(海拔4500米),抵达最后的香巴拉-稻城。新都桥—69km—雅江—145km—理塘—146km—稻城(全程约360多公里)【海拔3750米】

高而寺山

我們的行程,第一段就來說說從新都橋到雅江的路程。這天的天氣不真的很好,陰陰的,下毛毛雨,有團員就這樣生病了。而且,這天的行程是最辛苦的,要翻越五座高山。以上看到的就是“高而寺山”,對我來說是一種突破,因為這海拔超越了我爬過的Mount Kinabalu(4095M)的高度。我們沒有下車,但是拉姆導游就像車窗外,灑了一地的“六字箴言”,祈求我們一路平安。

IMG_0006

翻越了高而寺山,我們就在一個“加水站”停下來,各位可能認為圖中的水那樣的射,很浪費。那其實是冷冷“免費”的山水,給路過巴士的輪胎冷卻下來用的。當然,我們也在附近小解了。(有廁所,不用“唱山歌”)

继续阅读“23 June——新都橋——雅江“吃鱈魚””

客語打字影再三首

第一首 (猜四字)

一輪明月半邊天,月女嫦娥半子明;

火燒西土無人見,讀盡西書不用言。

yit lun ming nget bun bian tian, nget ngv chong o bun zu min;

fo shao xi tu mao ngin kian, tuk chin xi shu put niong ngan.

note:不,在客家話的書寫文里念作put。

——————————————————————————————————————

第二首(猜四字)

牛斗和尚屋,兩人抬一木;

兩木不是林,木樹腳下瘸兩瘸。

ngiu tiu wo shong ngog, liong ngen toi yit muk;

liong muk put hie lim, muk shu giok ha quok liong quok.

————————————————————————————————————————

第三首(猜四字)

言對青山不是親,二人土上說分明;

一人良中多欠劫,草木中間夾一人。

ngian dui qiang shan put si qin, ngi ngen tu shong shuot fun ming;

yit ngen liong zhong duo hian fat, cao muk zhong gan kiap yit ngen

——————————————————————————————————————————

選擇題答案,哈哈。念法用漢語拼音念吧~

謎底甲:特來相見

謎底乙:請坐飲茶

 

謎底丙:有好煙賣。

 

 

22 June——新都桥,摄影家的天堂

现在我们来到的就是新都桥,所谓摄影家的天堂,也称为“光和影的世界”,尤其是初秋时分,树叶转红的时候。虽然这次是初夏、树叶还是绿色,但是却已经很美很美很美了。

IMG_0519

IMG_0521 

你看,就连天上的云也很配合,作出一些配合性的形状。

IMG_0524

IMG_0525

天空的蓝、青稞的青、建筑的褐、影子的黑,都很协调,仿佛怎么拍都是风景照。我们到新都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天气晴朗,夕阳西下。在吃晚餐之前,我们就出去饭店外走走拍照。

IMG_0523

IMG_0520

这就是附近的饭店,还有饭店里面养的鸡只(会不会被宰来吃?)。

继续阅读“22 June——新都桥,摄影家的天堂”

22 June——塔公寺——新都桥

塔公寺的后方 

塔公距康定县城110公里,从康定沿川藏公路西行,翻越折多山,过新都桥后北行抵塔公寺,塔公寺为景区的中心。景区多数景点、景观分布于川藏公路两侧,河流、草原、森林、山体、寺庙 、藏房建筑和浓郁的藏乡风情构成该风景名胜区。

塔公的雅拉神山,从草原拔地而起,巍峨壮观,终年银装披挂,群云缭绕,与广袤的绿色草原和金碧辉煌的塔公寺相衬托,展示了一幅秀丽的高原风光。夏秋两季草原山花烂漫、碧水悠悠,牛羊马群、帐篷和寺庙塔林相交织,呈现出绮丽斑斓的迷人景色。

“塔公”藏语意为“菩萨喜欢的地方”,塔公寺是藏传佛教萨迦派著名寺庙之一,有“小大昭寺”之称,是康巴地区藏民朝拜的圣地之一。

塔公寺,全名“一见如意解脱寺”,是藏传佛教萨迦派著名寺庙之一,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康巴地区藏民族朝拜的圣地之一。寺内保存有一尊与拉萨大昭寺相同的释迦牟尼像。传说是文成公主入藏路经此地,模拟携往拉萨的释迦牟尼像造一尊留供寺中。因二者之间具有极其特殊和奇特因缘,因而有“凡愿到西藏拉萨朝圣而未能如愿者,朝拜康藏塔公寺释迦牟尼像亦具有同等效果和功德”,所以塔公寺又有“小大昭寺”之称。寺内还珍藏着元朝帝师八思巴法开在石头上留下的足印。印度大成就者建造的成就佛塔,千手千眼观音像,都具有千年历史,以及大量珍贵佛教文物。

寺庙周围佛塔成林,构成了绝妙的塔林景观。——百度百科

继续阅读“22 June——塔公寺——新都桥”

談無常

常言道: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

世間變化無常,所有的事務都在運動中、變化中。小至Electron繞著nucleus不停的在運轉;大至行星繞著太陽不斷運轉。但,唯一的“妙有”卻是,這些變化本身是不會變化的。

生理之相有生老病死;事理之相有生住異滅;物理之相有成住壞空。

古代印度人十分相信輪回之說,俗稱多(三)世說(六道輪回);但,有些人只相信二世說(人死后只有天堂和地獄)、甚至于一世說。其實,把我們這一生放大,我亦會發現,我已經過了很多世了。

從懂事以來一直到幼稚園的我們,到底還記得多少呢?那確實存在過,但是對有些人來說,就像憶起上輩子那樣困難。小學時候的每一天,現在還存在我們的腦海里嗎?中學、大學,人生的每個階段,但是我們所面對的人事物、甚至自己,都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

不如切換個角度,每一天的睡覺,就是“小死”;醒過來以后,我們開始了“新的一生”。那個不小心,可以一睡不醒。凡是“活著”,都會“變著”。平凡的我們,都是這樣,乃至“一念之間”的“生滅生滅生滅生滅”,生生滅滅都是極微細版本的“輪回”。這么想,大家應該舒服多了吧。

继续阅读“談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