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主义”之差,“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CNN、TIME等各大国际媒体老大都报导了“老马识途”的新闻,因牵动着西方对于东南亚民主化和伊斯兰化走向的关心;毕竟若老马真的当选,他将会成为全世界最“老”的国家领袖。

自80年代,大马政治的主旋律早已不是追求全民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马来人的特别地位在大部分马来人眼中彷彿成了事实——他们关心的是“马来主权”与否,和“世俗国vs回教国”之争。

1月7日希望联盟公布马哈迪和旺阿兹莎为正副首相人选。

这篇《马来海啸的虚与实》是众多评论裡分析得蛮好的:“来届大选或许是伊党的伊斯兰主义对垒诚信党的伊斯兰主义,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对垒巫统的马来民族主义。”

与其对马来选民的去向提出疑问,倒不如去分析伊党和诚信党的“伊斯兰主义”之差,巫统和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马来选民的投票取向影响甚大。 Continue reading ““伊斯兰主义”之差,“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Advertisements

馬來語的東南西北(二)

上一篇提到Timur和Barat的由來(timuR & *sabaRat),這次要介紹兩個古馬來波利尼西亞語(Proto Malayo Polynesian, PMP)——lahut(向海)和*daya(向陸)。

住在沿海的南島語族,通常會用向著外海或向著內陸的方向來辨認自己的位置。像排灣語zaya是上游或內陸,而lauz是下游或向海。砂拉越北部的Kelabit語也一樣dayah是上游,而la?ud是下游。

更有趣的是南巴厘島的kaya(ka-daya,想像成馬來語ke daya)是北方(向陸)和kalod(ka-lahud)是南方(向海)。在北巴厘島則kaya是南方,kalod是北方。這些方位是歐洲人後來用自己的理解套用在巴厘島民身上,回歸原本的意思就是向海/向陸之差別。

南巴厘島的kaya(ka-daya)是北方(向陸)。在北巴厘島則kaya是南方。

說這麼多,大家應該猜到在馬來語daya演變成了darat(陸地),而lahut演變成了laut(海洋)。

daya和lahut的原型體現在東北(Timur Laut)、西北(Barat Laut)和西南(Barat Daya)的用詞上。也就是當馬來語發展出八個方位詞的所在/商業中心,其東北和西北向海,而西南向陸。

512px-Malay_Kingdoms_id Continue reading “馬來語的東南西北(二)”

馬來語的東南西北(一)

GAMBAR ARAH MATA ANGIN-KOMPAS_10

馬來語有完整的八位方位系統,是南島語系裡的少數。能夠有自己語言,而非外借印歐語系的名詞,這也表示馬來人(這裡指馬來語為母語的人)在和外界接觸(商業)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馬來語是由古南島語演變,外加梵語、阿拉伯語、葡萄牙語等組合而成。以這八個方位詞來說,除了北部Utara是來自梵文(उत्तर uttara)還有不知起源的Tenggara之外,其他的都是古南島語(Proto Austronesian)離開台灣後的古馬來波利尼西亞語(Proto Malayo-Polynesian,PMP)的演變。

先從東(timur)和西(barat)談起,它們的PMP是timuR和SabaRat。兩者和島嶼東南亞和西美拉尼西亞(West Melanesia)的季候風系統有關。

  1. 每年的10月至3月從亞洲大陸吹向澳洲大陸的季候風。
  2. 每年的4月至9月從澳洲大陸吹向亞洲大陸的季候風。

Continue reading “馬來語的東南西北(一)”

雙颱舞冬

原本12月的颱風已經少見了,而第26號颱風啟德(沿著Palawan往Malay Penisular)的路徑我更是首次見(可能還不夠老?)。過去即使是有,都在登陸Palawan後轉為熱帶低氣壓。更何況,雙颱在北緯10度以下的地區同時出現。

12月21日凌晨2點的情況。12月22日凌晨2點的情況。

昨天27號颱風天秤成型,同溫層幾乎沒有關注。氣象局已有警告,聖誕節前夕橫掃沙巴北部,但馬來“西”亞的東邊就是邊陲之地。若是發生在半島西海岸,早就上頭版新聞了。

啟德路徑偏南了,Pahang-Johor人要注意了。啟德即使明天轉弱成熱帶低氣壓,18-20日也為距離500公里外的沙巴西海岸、汶萊和北砂造成蠻嚴重的水災。 Continue reading “雙颱舞冬”

戒備輕度颱風「啟德」

源自全馬第二高峰Trus Madi的Sungai Pampang岸邊倒塌的景象,讓我想起不斷重複的莫拉克風災金帥飯店倒塌畫面。河水途徑根地咬後流向丹南,匯集成全馬第四長河Sungai Padas。因為同屬同個catchment area,雨勢不減恐怕下游保佛的discharge會更高。

今早查閱台灣氣象局發現,導致雨水外流增強的熱帶風暴「啟德」已經「升格」為輕度颱風(編號第 26 號,國際命名 KAI-TAK),預測途徑23日可能會抵達彭亨外海。雖然颱風的途徑和強弱變化難以預測,但總要密切關注,尤其是對氣象預測無感的大馬人。

0027199f-c6c8-4875-8981-ce3ed275bead

輕度颱風啟德 (編號第 26 號,國際命名 KAI-TAK),中心位置位於北緯 10.70 度、東經 120.50 度,以每小時18公里速度,向西進行。颱風中心氣壓 998 百帕,近中心最大風速每秒 18 公尺,瞬間之最大陣風每秒 25 公尺,七級風半徑 100 公里。

2017KAI-TAK-121718_PTA_1_download

2017KAI-TAK-121718_WSP_0

Continue reading “戒備輕度颱風「啟德」”

馬來-卡達央人遇見華人文化

以下為2016年【文化田野實習與方法上】的作業,保護受訪人,故簡稱穆,和大家分享。

——————————

第一次看見穆是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身為台灣獎學金得主,我們受邀參與獎學金的頒獎典禮。典禮開始不久後,穆才匆匆地進來把我身旁的空位給坐上。穆個子不高,卻有著一股親和力。

寒暄兩句後,我發現他來自納閩聯邦直轄區(Labuan)[1],靠近我的家鄉沙巴州保佛(Beaufort),兩地相隔不到一百公里。隔了一個南中國海,能在吉隆坡遇到同鄉,那天我們聊得非常投契。

穆生於1981年,已婚,育有兩名女兒。今年九月,穆帶著家人遷至台北,開始兩年的新生涯,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就讀人力資源碩士一年級。一家四口落戶西門町,太太專心顧家,兩位女兒也開始上台北的幼稚園了。

Kedayan的傳統服裝 Continue reading “馬來-卡達央人遇見華人文化”

Se-, So-, Sa-

几天前同学轮流报告阿美语(Amis)、布农语(Bunun)、赛夏语(SaiSiyat)和噶玛兰语(Kavalan)的数量词时,突然发现马来语、卡达山杜顺语和噶玛兰语有少许相似之处。

从马来语谈起, se-是代表“一”的前缀,可以和很多名词结合,如semangkuk就变成一/碗。卡达山杜顺语也有类似的概念(so-或者sa-)。一般情况用前者,当词根第一个韵母是a时,so-才会变调成sa-,如soribu(seribu,一千)和sahatus(seratus,一百)。

噶玛兰语也有类似的前缀,如形容“一碗”是sawakung。若sa-加上后缀-an,如一整家人saleppawan,对照回马来文的sekeluargaan,也有同样的意思。古南岛语的“一”是isa,相信噶玛兰留了后音sa作为前缀。卡达山语的“一”是iso,所以取了so做前缀。至於马来语为什么会用se-,是很有趣的探讨,毕竟它的“一”是satu不是ise,有可能是so-或sa-的变调。

IMG_20171124_171442 Continue reading “Se-, So-, 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