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對聯幾首

爺爺去世後,蒐集幾份遺物,其中一個具有非常高的文學價值——即是獨立前在沙巴流行的客家對聯,做婚喪喜慶之用。

把他們拿到台灣後,把它拿給蔡英文總統的客語老師黃永達(戴帽子者)看,他看到南洋一端所保留的客家文學,深感欣慰,不管是用他的四縣腔,還是沙巴人熟悉的寶安腔/龍川腔念(我爺爺不會說北京話啊),仍非常有味道。

IMG_20170318_162858_AO_HDR

Continue reading “客家對聯幾首”

只是邏輯比較快而已

6月1日台大慈青社最後一次社課,托雲媽的福,大愛台前來拍攝我們小小的社課。

不是第一次上電視,所以沒有很緊張,在公廁換制服的時候,遇到一位中年男士問道:你們是慈濟的嗎?

我說是的,然後和他寒暄了幾句。後來知道他對新馬很熟悉,於是就邀約他一起來用個晚餐(反正每次都準備很多)。

IMG_20170602_151339 Continue reading “只是邏輯比較快而已”

族群政治底下的意識形態——國陣的民族主義和保守主義

一般認為,大馬政治是族群政治,而大家似乎無法擺脫此論述。對筆者來說,族群政治是顯性的口號,政治意識形態才是隱性的根本。本文則是嘗試純粹討論大馬政黨的意識形態,並以國陣作為開始,盼能拋磚引玉,讓大家接力完成。

在308大選之前,族群政治一直是國陣維持執政權的伎倆,因為國陣旗下的成員黨(多以族群作為區分)的意識形態被統一在民族主義(Nationalism)和保守主義(Conservationism)底下。

308之後,民聯三黨突破三分之一議席的原因,多是因國陣的貪污腐敗,政商勾結,經濟差異擴大,社會階級擴大,道德風氣脫序,族群和宗教矛盾漸出。民聯三黨所代表的並非族群政治,而是各自的意識形態(經常被忽略);舊秩序被打破,讓人民感到亂象叢生,諸不知這是否是以意識形態作為政治主軸的起步?

政治的左右光譜 Continue reading “族群政治底下的意識形態——國陣的民族主義和保守主義”

解構馬來文——葡萄牙和西班牙文的親密

葡萄牙人在馬六甲殖民了130年之久(1511-1641,比馬來西亞的壽命還長啊!),是葡萄牙當時在東方主要的殖民地。然而,因為馬來西亞政府為了國族建構,經常把葡萄牙當時的殖民醜化或淡化處理,以致我們無法了解這段過去所發生的事。

葡萄牙殖民者對馬來文化有許多顯著的影響,包括把馬來語用羅馬書寫系統來表述(Bahasa Rumi),還有引進了當時馬來社會沒有的許多概念,這些葡萄牙的語彙(多是外來名詞),仍在今天的馬來語看見。

  葡萄牙統治下的馬六甲商港

Continue reading “解構馬來文——葡萄牙和西班牙文的親密”

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2/2)

續: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1/2)

不能凸顯個人特質?

以前我在當學長團團長時,曾經苦思校規裡頭對於衣容的限制:頭髮不能超過耳朵和第二個衣領,需要塞衣服等。除了師長一般上所闡述的:給予別人一個整齊和亮麗的形象,這個原因外,是否還有別的原因?畢竟,對於「整齊」和「亮麗」,年輕人有不同於年長人的定義(雖然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

我中學母校是名校,必然有許多名人的孩子就讀,但我算是小康之家,領著助學金求學。因為勤務的關係,我漸漸明白到,每個同學都有自己獨特的家庭背景,在孩子心智不成熟的情況下,容易盲目追求一些外表上的虛榮,如名牌衣服、或是染髮等很「酷」的作為。如果開放讓孩子穿上自己喜歡的名牌,這會不會造成弱勢孩子心靈上的壓力?或是這些孩子會不會因此,更加盲目追求名牌、飾品等事物?

衣容,包括制服的規範,可以在校園內塑造相對公平的平台,讓孩子能夠專心學習。但是學生還是可以展現自我的機會,透過學業、課外活動表現、人際關係等專長凸顯個人特質。

甘地先生的腰布土耳其的頭巾

一般年輕人在慈濟(慈青)裡,無法深刻地感受到社會階層所帶來的差異。尤其是在相對富裕的社會,同儕間的經濟情況相差不遠。一旦步入社會後,人與人之間的貧富地位差距將是巨大的,但是在慈濟這個修行團體裏面,因為有了制服的存在,反而消弭了這些差距,體現出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例如穿上藍天白雲後,我們很難發現身邊的百萬富翁或是掃地的阿嬤,反倒是更可以看出一個人內在的品質。

因為慈濟人所呈現出來的是類似的形象,一樣的制服與衣容,因為在佛陀或是偉大宗教家的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人人皆有一顆清淨的本性,只是習氣或多或少而已。

在修行團體內,制服的存在反而能展現個人特質。當我們的職稱、身外物被拿走之後,我們剩下什麼來吸引別人的注意?這些特質是需要長時間的觀察與經驗累積,是我們的日常言行舉止所造就的印象。這和學校的例子一樣,這也讓我們從外表轉移到個人的習氣上,有助於我們的個人修行。

曾聽一位實業家分享,以往習慣在公司指揮他人,在慈濟卻穿起和別人一樣的衣服,做起「卑微」的工作。後來他轉個心念,這就是訓練我們放下執著與姿態的方法。

事實上,我在上人類學導論的時候,教授就有提到:不少研究顯示,相對於沒有制服的團體,有制服的團體更能讓其成員展現個人內在特質(提升學習意願和自重能力[1])。所以制服並非壓抑,反而是凸顯個人特質;它並非製造,反而是消除階級之分。

 

Continue reading “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