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必丹制度和地方選舉

若要了解沙砂目前還有的甲必丹制度,這是一篇很好的介紹文。若要深入,可以閱讀《華僑日報》最近每週連載的《沙巴甲必丹的故事》。

甲必丹後來變成政治委任,人數眾多,已經失去早期領袖的威望。但最近變天之後,所有的族長、村長、甲必丹的委任制度開始受到討論:是否採用民選的方式?這是恢復地方選舉,讓原住民司法制度邁向專業和中立的關鍵一步。

甲必丹_kapitan Continue reading “甲必丹制度和地方選舉”

Advertisements

Kaamatan or Keamatan?

豐收節雖然過了一個月,但是仍有感而發。新任首相在Twitter上的祝賀詞,用了Keamatan而不是Kaamatan這個詞,似乎只有一個留言敢於糾正這個錯誤。

但這不是老馬個人的錯,應該是他背後公關團隊的問題。曾經小學至中學,我一直以為廣告媒體都拼錯了,因為我一直用馬來語的角度去看卡達山語,一直到修了南島語系的課,才恍然大悟。

Keamatan Mahathir Continue reading “Kaamatan or Keamatan?”

豐收節卡達山歌歌唱比賽

豐收節除了有全州熱議的 #UndukNgadau 選美比賽,還有卡達山杜順語歌唱比賽 #Sugandoi,共分為樂齡、小孩,還有成年人組。現場都是live band伴奏,成人賽還有指導老師,只差上電視就成了真人秀了。除了樂齡組,其他兩組必須精簡呈現兩首歌曲,極高難度。

卡達山語的文化傳承不在文學或電視劇,在於歌曲,擁有足以支撐市場近半世紀的唱片業。近年來,卡達山歌曲更是打入半島和砂拉越的市場(雖然聽不懂歌詞),通常也有推出馬來語版本,從youtube的留言就可略知一二。

20180527_KDCA會堂州級歌唱比賽_吳佳翰

20180527_KDCA會堂州級歌唱比賽_吳佳翰 Continue reading “豐收節卡達山歌歌唱比賽”

來自檳城的媽祖像

納閩曾是海峽殖民地的一份子,雖然大馬教科書會淡化此事,但這無法掩蓋它過去和檳城、馬六甲和新加坡(甚至香港)的密切關係。不少報導人都宣稱其祖先來自這個三個地區的峇峇娘惹。

今天來到了納閩島對岸小鎮Menumbok的甲必丹之家。甲必丹妻子王阿嬤的公公來自新加坡,而婆婆來自檳城,兩人在新加坡結婚,隨後帶著兒子來到此小鎮從事貿易。這是關於家裡一尊木製媽祖像的故事。

20180525_孟奴卜甲必丹太太_吳佳翰 Continue reading “來自檳城的媽祖像”

Kuala Penyu最早的墓碑

今天去瓜拉班尤,恐怕發現了此縣最早的墓碑(1876年)。沙巴因為熱帶環境和原住民的『不立碑』文化,要找到前殖民時期的紀念碑是難上加難。目前所知最早的紀念碑,應該是美國人Thomas Bradley Harris於1866年在Kimanis (Ellena)的墓碑。Kuala Penyu的這個墓碑和Harris的僅相差了十年。

會發現這個墓也是因為從介紹Tatana族的書籍得知。裡面提到一位汶萊蘇丹委任的收稅大臣(Dato Shahbandar Makang)把此地治理的很好。瓜拉班尤的民眾會堂因此以他為名。書本後面也附上了此墓的照片。我問了隨行的華人甲必丹,他說可以帶我們前往,而此墓在1989年的修復工程也是他負責的。(問對人了!)但是最重要的是,他說此Dato其實就是福建人一名!

20180524_瓜拉班尤Makang墓碑_吳佳翰 Continue reading “Kuala Penyu最早的墓碑”

Unduk Ngadau Daerah Beaufort 2018

長這麼大,還第一次參加家鄉的豐收節小姐選美比賽。真的要多虧509,主辦單位忙著選舉,日期一拖再拖;縣議會很窮,沒有撥出原有預算,因此縮小規模,來的人不多,保佛縣成了全州最後一個舉辦的縣市。

每年五月,沙巴各縣市都須在第一至第三週舉辦豐收節慶典,其重頭戲就是豐收節小姐選美比賽。如果人數眾多,可能要有多一次初選。縣級的冠亞季軍將會代表縣市參加五月底的州級的比賽。(近年來因為卡達山杜順人口外移,也有柔佛和檳城州各自選出代表,參加亞庇的總決賽)

33353469_2051676441767103_1468730183593754624_n Continue reading “Unduk Ngadau Daerah Beaufort 2018”

Sabah needs responsible and humble opposition leader

Little murmur after General Election 14, after so many “Sabahan frogs” jumping here and there:

1) My lawyer friends review Sabah constitution and concludes that we have only one new CM.

2) We have prevented Taib Mahmud 2.0 in-making by law. Musa please learn from Najib.

3) If given choices, my favorite CM candidate is this guy, Masidi Manjun. Why? Ask the tourists from China, Korea, Japan, Taiwan, etc. They don’t know him, but they know Sabah very well because of Masidi.

32169130_1917216681633694_2312191095431233536_n Continue reading “Sabah needs responsible and humble opposition l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