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慈濟史

我去台灣之前協助處理的《新加坡慈濟史》終於出版了!

斷斷續續從2014年彙整資料,詢問口述,考證史料,撰寫修改,一改再改,審稿辯論,編輯定稿,印刷出版,共花了6年多!算是從一份份會議記錄和手寫文稿抽絲編織而成的吧!(我因此開始『針對』開會不寫會議記錄的人)

從書名得知是國別為首,裡頭的故事肯定不是在一般『台灣東部花蓮』、『三十位家庭主婦』、『證嚴法師出家』的論述,而是從一位遠嫁新加坡的台灣媳婦開始。

photo_2020-03-30_17-31-36 继续阅读“新加坡慈濟史”

汶萊語和馬來西亞語的Datuk和Nenek

在台灣期間,因為新南向政策,經常被問起,大家也很常會陷入印尼語和馬來西亞語無止境的比較裡(誰比較正統/ 流行/ 一樣或不一樣等等)。

這時候,作為和印尼語和馬來西亞語非常相像的官方語言汶萊語(Bahasa Brunei)就會陷入一種極度被忽略的狀態。

這些『官方語言』原本只是『方言』,後來被國家力量正統化後的標準。馬來語的方言多的是,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好比在田野期間,經常要畫族譜。問到一位只會講汶萊語的老爺爺。他用Nini(Nenek)來形容Grandparent,用Datuk來形容Great-grandparent。一開始我一頭霧水(相信一般印尼人也會這樣),帶著一把官方標準的尺,覺得他的理解有問題。後來才開始接受,用在地人的標準來理解事情。

nyanyi_dan_baca_bersama_datuk_dan_nenekbuku_kanak_kanak_bahasa_melayu_1567306374_6ab1f683_progressive 继续阅读“汶萊語和馬來西亞語的Datuk和Nenek”

感想:登门送暖 要比病毒走得更远

“几百年”没有写大藏经咯。话说我和图中的Nenek访谈后,她问了我一句:“Kamu Melayukah?” 我笑笑摇头。

另一位志工回应:“Dia orang Sabah. Sabah.”

可能是志工的发音不标准,或是老奶奶的听力不好,她有点恍然大悟地说:“Oh! Baba.”

说真的,我喜欢见证这种种族分类混乱、然后瓦解的一幕。

image

继续阅读“感想:登门送暖 要比病毒走得更远”

沙巴保佛的科拉邁石頭(Batu Keramat)

大年初二經過沙巴西南部的孟沙坡(Mesapol),和家人聊起泛婆羅洲(Pan-Borneo)高速公路會不會影響這『石神』的位置。這個石神是當地人求字的好幫手。

保佛華人稱這塊石頭為『發財石』,但當地原住民稱此石為Batu Keramat(馬來語)。

我們去程看不到石神,以為被政府破壞了,因為在州伊斯蘭教博物館的定義裡,石神是邪信(Ajaran Sesat)。幸好回程看到遷到更高地方了,還搭了新亭子。

沒想到根據報導,搭亭子的人真的中了馬幣一百萬的萬字。

23xyz 继续阅读“沙巴保佛的科拉邁石頭(Batu Keramat)”

沙巴不一般的“华人”新年

2020/3/5 4:36 pm

Malaysiakini

【沙砂作响】

2019年马来西亚一偏远角落,一八天八夜的活动被亚洲纪录大全认定为“最长华人新年庆祝活动”。如此创举,仅有部分沙巴的马来文英文媒体报导。

这活动是“必达士华人新年节庆”(Festival Tahun Baharu Cina Pitas,简称FTBC)。活动地点是沙巴北海岸的必达士县(Pitas),去年是全马第三最穷的县市,家户平均月入仅不到3100令吉。

必达士县位于沙巴“狗头”的“右耳”,与“左耳”古达县(Kudat)遥遥相望。若从亚庇出发,车程需三小时。但别说到访该地,大部分沙巴汉活了大半辈子,都没听过此地。

如此的偏远地区,如何及为何打造此亚洲纪录?

原住民主导的多元活动

必达士华人新年节庆是一场活动多元、由原住民主导的“华人”新年活动。举最近三年的活动为例,可分成三大类型:(一)与农历新年相关,(二)周边活动和(三)各类比赛。

(一)与农历新年相关:捞生、舞狮表演、中华舞蹈表演、新年歌曲表演、烟火表演等。

(二)周边活动:亲子活动、各类摊位买卖、捐血运动、原住民族舞蹈表演、本地艺人表演、企业/政党/非政府组织展览、流动法庭服务、流动国民登记局服务、健康检查服务、政策宣传等。

(三)各类比赛:射击、各类歌唱、歌曲创作、各球类、原住民族创意舞蹈、服装走秀、选美、健身、攤位新年装饰、趣味竞赛、马拉松等。

继续阅读“沙巴不一般的“华人”新年”

君主判斷議員支持首相人選的作法,總是具有爭議

2018年5月10號,支持馬哈迪派人來沙巴皇宮讓沙菲宜宣誓首長的朋友,當初你們和我argue,現在你們醒了嗎?

問題不是在於你支持誰,而是在於找了幾個議員向州元首/最高元首表示忠誠,隨後可以促成『換政府』的做法是危險的。

我是覺得,應該回到州議會或國會裡頭通過信任或不信任票。讓議會而不是沒有實權的君主來判斷,這樣比較成熟。

因為不管是你支持或是不支持的陣營,都可以透過這種『走後門』的方式奪權。選票在這一刻的價值就會幾乎不見。

如果沒有記錯,這種讓君主判斷的奪權方式,最早應該是發生在1994年的沙巴,團結黨(PBS)在老馬及安華策動跳巢下,議員集體退黨支持國陣。見了州元首,就讓團結黨一夜倒戈。

隨後的2009年霹靂州變天也是一樣,還有2018年的沙巴僵持議會變民興黨執政也是。

編:這篇寫於2020年2月23日晚上8點

image 继续阅读“君主判斷議員支持首相人選的作法,總是具有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