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式的怪獸與當時的產地

早已經對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這本書感到模糊了,但是看了電影之後,難免會把最近在讀的生態思想史結合起來。

J.K. Rowling的生態自然觀,應是19世紀梭羅式的浪漫主義自然觀。梭羅在《湖濱散記》提倡的是,人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不應支配大自然,而需要向之學習的觀念。

湖濱散記

继续阅读 “梭羅式的怪獸與當時的產地”

原住民的輪迴觀

輪迴這概念,並不只是存在於佛教或是印度教,在任何宗教抵達亞馬遜河或是北美極地之前,當地的原住民已有自己一套的輪迴觀。

部分動物和植物可以被視為“人”、社會的一份子。對原住民來說,森林不是“陰森的野地”,而是“社會”,動植物之間有社會階級、高低之分,還能與人互相溝通,甚至結盟、結婚。

動植物有靈魂,身體只是一個外衣,裡面的靈魂死後可以換成另一種生物的身體。動物甚至可以因為可憐獵人,而自願奉獻自己,讓人類免於飢荒(佛典故是也有類似的情節)。

bb103f8badf1f777ad938af40243344d

继续阅读 “原住民的輪迴觀”

清音濁音——恍然大悟

相隔九年再度學習西班牙語,之前南大的老師一位是西班牙人,一位是阿根廷人。阿根廷人有明顯的南美洲腔,而那位西班牙老師卻是業餘性質,對發音並沒有什麼要求。

台大的老師卻非常專業,抓發音很準,還說了清音和濁音之別。華語沒有清濁音之別,漢語拼音的b\p和d\t只是不送氣和送氣之差,都是清音。老師還特地用了台語(還保留一些濁音)來教我們揣摩濁音。(這下可摻了,我只會略聽台語啊!)

西班牙語的b/p和d/t是濁音和清音之差,都是不送氣。口試的時候,幾乎還是照著漢語拼音的念法,被老師不斷糾正。昨天在翻譯馬來文去中文的時候,突然發現用了24年的馬來語原來就有清音濁音之分,而且和西班牙語一模一樣啊!

b=不送氣濁音;p=不送氣清音。念爸爸“bapa”,就可得知。大家可以和漢語拼音做比較,就可以明白為什麼bapa是翻成漢語拼音的[ba][ba],而非[ba][pa]了。

d=不送氣濁音;t=不送氣清音。可以念一念資料“data”和胸口“dada”作比較。這兩個詞在漢語拼音裡只能統一被標成[da][da]。

簡單來說,馬來語的ta=漢語拼音的da,馬來語的pa=漢語拼音的ba. 馬來語rumi字母的b/p, d/t發音能夠和西班牙語一模一樣,是16世紀馬六甲受葡萄牙殖民的影響。而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都是拉丁語系,用馬來語學拉丁語系語言的發音很好用哦!

在網上看到一些留言,發現部分馬來西亞華人的馬來語發音也受到了漢語拼音的影響,認為是一樣的。要注意咯!

继续阅读 “清音濁音——恍然大悟”

另一種慶祝

2013年的生日,我在新加坡慶祝,早上有一個symposium,沒人約,也沒約人,晚上去了參加南大慈青的會議,感恩慈青們的慶祝。(很像每一次都遇到慈濟活動?)

隔年,我決定在生日當天回家和父母一起慶祝。那是18歲之後就沒有在沙巴慶祝,也忘了多久沒有和父母慶祝了。

2015年的生日,剛好在菲律賓獨魯萬義診,算是過得最有意義的生日了,吃了兩次蛋糕,在趕新聞稿和簡報中度過了。

今年的生日,原本在不確定當中,不知道是否會到台灣唸書,來不及想該如何度過。八月的時候吧,許教授約了我去參加靜坐課程,原本對老師不太認識猶豫了一下,最後想了想還是報名參加了。

IMG_20161023_112942

继续阅读 “另一種慶祝”

海军基地@沙巴东海岸

2016年9月27日,菲国军方杀害了涉及绑架26名大马和印尼船员的阿布沙耶夫成员穆克达迪尔兄弟。隔天,沙巴东南岸再度发生掳人和洗劫事件,是否是一项报复行动,则有待观察。

但是,本身认为“武力铲除”并非上策,冤冤相报何时了;反而觉得大马政府短期内应采取“武力威吓”,在大马最东部的东谷建立海军基地,加强防卫

自2000年起的西巴丹岛掳人事件,让菲南叛军感受到赚外快的滋味,菲南众多的无人岛屿和马菲印三国海域的交界处是他们天然的避难所。此地成为菲南叛军的掳人天堂,必然有它的地理条件。

马印泰三国海域交界有Langkawi海军基地,马印新海域交界有美军坐镇的Sembawang海军基地、Changi海军基地和Tuas海军基地。如今,沙巴东海岸如此“危险”,也有其人为因素。不能只是一味认为这是沙巴“那里”出了问题……

langkawi-naval-base

Langkawi Naval Base

继续阅读 “海军基地@沙巴东海岸”

保佛Starcevich纪念碑

身为保佛人,都没有好好去看看这家乡的景点。

若打开旅游手册,在介绍保佛的部分,除了white water rafting、火车、长鼻猴、萤火虫,还有这个Starcevich Memorial Monument (Tugu Peringatan Starcevich,目前中文翻译为“Starcevich 纪念碑”或“保佛战争纪念碑”)

上周和朋友聊到,在这里呆了20多年的他竟然不知道这个地点。于是促使我今天,决定走过去看看,离我家其实只有15分钟而已。

IMG_20160829_145816

继续阅读 “保佛Starcevich纪念碑”

大马政党逐步迈向多元?

Mahathir,Muhyiddin和Mukhriz(3M)终于成立了的新政党——土著团结党(土团党)。最近关心这起事件多过Pokemon GO! 哈哈。

关于党名缩写应是“土团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或是“团结党”,还有其中Pribumi一词的来源,大家可以在这篇“敦马有个新党,也叫团结党”得知,这里不多说。

但是针对该党党籍的开放程度,则褒贬不一。

批评该党是种族性政党的,竟然是马华、国大党等党要,还真是“百步笑五十步”啊~!

放眼大马,目前纯种族政党,即党籍只开放给单一种族的,有巫统(半岛)、马华和印度国大党。这些政党主要都是集中在半岛,在东马几乎没有势力,占大马37%的国会议席。简言之,一个政党组织架构里如何处理种族议题,也决定了该党执政后的种族观。

沙巴巫统在90年代成立时,接受非马来人的土著成为党员,所以归纳成特定族群政党。而它在沙巴的变相自我改革与成功,让不少学者认为巫统(整体)往后也会从单一马来人政党逐渐转型成土著政党。

然而,在巫统还没自我转型之前,马哈迪一方面看准纯种族政党的式微,另一方面又想争取半岛马来人的选票,于是尝试融入90年代东渡沙巴的经验,到土团党的成立。于是,土团党完成了人们对于UMNO 3.0的想象。(我把UMNO 2.0定义成87年党争后,加上东渡沙巴的转型)

自2008年以降,虽然在纯种族政党的国会议席比例仍在37%左右,但我们看到了多元种族政党的比例的上升(尤其是诚信党脱离伊斯兰党后),从38%(2008)提升至43%(2016)。

介于纯种族政党和多元政党之间的,就是党员只开放给特定族群的政党,如沙巴巫统、土保党(PBB)、伊斯兰党,还有这个新成立的土团党。

muhyiddin1

继续阅读 “大马政党逐步迈向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