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佛Starcevich纪念碑

身为保佛人,都没有好好去看看这家乡的景点。

若打开旅游手册,在介绍保佛的部分,除了white water rafting、火车、长鼻猴、萤火虫,还有这个Starcevich Memorial Monument (Tugu Peringatan Starcevich,目前中文翻译为“Starcevich 纪念碑”或“保佛战争纪念碑”)

上周和朋友聊到,在这里呆了20多年的他竟然不知道这个地点。于是促使我今天,决定走过去看看,离我家其实只有15分钟而已。

IMG_20160829_145816

继续阅读 “保佛Starcevich纪念碑”

大马政党逐步迈向多元?

Mahathir,Muhyiddin和Mukhriz(3M)终于成立了的新政党——土著团结党(土团党)。最近关心这起事件多过Pokemon GO! 哈哈。

关于党名缩写应是“土团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或是“团结党”,还有其中Pribumi一词的来源,大家可以在这篇“敦马有个新党,也叫团结党”得知,这里不多说。

但是针对该党党籍的开放程度,则褒贬不一。

批评该党是种族性政党的,竟然是马华、国大党等党要,还真是“百步笑五十步”啊~!

放眼大马,目前纯种族政党,即党籍只开放给单一种族的,有巫统(半岛)、马华和印度国大党。这些政党主要都是集中在半岛,在东马几乎没有势力,占大马37%的国会议席。简言之,一个政党组织架构里如何处理种族议题,也决定了该党执政后的种族观。

沙巴巫统在90年代成立时,接受非马来人的土著成为党员,所以归纳成特定族群政党。而它在沙巴的变相自我改革与成功,让不少学者认为巫统(整体)往后也会从单一马来人政党逐渐转型成土著政党。

然而,在巫统还没自我转型之前,马哈迪一方面看准纯种族政党的式微,另一方面又想争取半岛马来人的选票,于是尝试融入90年代东渡沙巴的经验,到土团党的成立。于是,土团党完成了人们对于UMNO 3.0的想象。(我把UMNO 2.0定义成87年党争后,加上东渡沙巴的转型)

自2008年以降,虽然在纯种族政党的国会议席比例仍在37%左右,但我们看到了多元种族政党的比例的上升(尤其是诚信党脱离伊斯兰党后),从38%(2008)提升至43%(2016)。

介于纯种族政党和多元政党之间的,就是党员只开放给特定族群的政党,如沙巴巫统、土保党(PBB)、伊斯兰党,还有这个新成立的土团党。

muhyiddin1

继续阅读 “大马政党逐步迈向多元?”

《芬兰惊艳》里找“大马识别”

IMG_20160707_215931

书,我很少看两次。这本《芬兰惊艳》,五年前从姐姐那儿带来新加坡,借了朋友五年后,终于还回来了。我却一直以为没有读完,决定从头“悦读”。

五年前与后,领悟力自然不同。虽然书本出版至今已经十年了,但里头的道理仍然深刻。

连续四年荣获世界经济论坛所评之全球经济竞争力第一名(01/02, 02/03, 03/04, 04/05),芬兰自然有其道理。重视教育,维持这个国家稳定的,不是制度,而是人民的价值观。“芬兰识别”,谈的就是诚实、和善、务实、坦诚、忍耐、不屈服于名利等。

以为在民主制度底下,只能实现两线制、民粹与国力内耗的我们,跟随作者回顾芬兰的历史与国会后,难免会惊艳于芬兰高度稳定的多党政府制,还有其“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的民主理念。

地理环境、共同记忆(历史)、文化基础(诗歌、歌曲、语言等)、政策方向,凝聚了一个国家的共识。芬兰冰天雪地的自然环境、长期被统治与抗战、举国推崇的文学作品、重视国际观与芬兰化的教育政策等,造就了种种的“芬兰识别”。

十年后,虽然书中有些观察已走调,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超越作者的预测,芬兰品牌Nokia已不再领先全球,Linux也不再是Window的主要竞争者,除去这些干扰,作者对台湾未来的忠言依然犹言在耳。

作者认为,台湾早已在1996年完成总统直选后,具足独立国家的条件。台湾外交策略的错误运用,导致不被国际多数国家认可,需重整外交兵力与架构,不再受限于中国和美国。同时,台湾必须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唯有中国(与其人民)变得和善与文明,台湾才不会受武力威胁。忠言逆耳,在十年后的今天,马习会、蔡英文上台后因不承认“九二共识”而再度陷入外交困境,显示越多国家承认台湾政府的合法性,台湾的前景会更好。

继续阅读 “《芬兰惊艳》里找“大马识别””

本土情结:1986沙选vs 2016砂选

自主权,2016年,砂拉越的本土情绪与1986年的沙巴非常接近。

沙巴的本土情结在1986年团结党执政不到一年后的闪电大选,从1985年的简单多半议席,到1986年的超越三分之二议席,团结党的胜利把沙巴汉的本土情绪推到了极点。

Sabah-1985-State-Election-PBS-topples-Berjaya

沙巴首次由非国阵成员党执政,事隔19年再次由非穆斯林当任首长,平定1985年州选后的乱象,在这几点上,当时的拜林实在有够魄力。可惜的是,霹雳州民联并没有吸取经验,在2009年执政不到一年后不稳定时,没有听取学者的意见来一场闪电大选。根据当时候的民情,霹雳州民联随时胜出超越三分之二议席,不会白白看着国阵滥权硬硬把政权夺回去。(民联的历史可能就此改写。)

然而,在大部分学者的眼里,沙巴当年的本土情结,最终是失败的。典当的是,不可逆转的大量非法选民合法化(Project M),还有令人诟病的巫统东渡。巫统东渡沙巴这一段历史,一直被砂拉越国阵成员党当成反面教材:若不想巫统东渡砂拉越,就必须继续投给本土国阵成员党。因此,有人因此预测砂拉越这次的本土情结,最终还是失败收场。

是吗?

Sarawal-State-Election-2016-Results-Political-Parties-Performance-Summary-Graph

继续阅读 “本土情结:1986沙选vs 2016砂选”

访视。生日

素食摊位没开,幸好手中有会议后的便当晚餐,等待着伙伴买蛋糕回合。选择在这非访视日赶来,只为了与新芽学生庆祝生日。从小父亲离世,母亲病重,求学路理应并不顺遂,幸好学生母亲乐观面对。

匆匆在家门点了蜡烛,一位捧蛋糕,我拍照,其他两位唱歌。刚睡醒的他看到蛋糕,吃了一惊。我赶紧请母子俩合照,一起切下蛋糕,含蓄的互动可看出母子很久没有合照了吧!

Happy_birthday_cake-8

继续阅读 “访视。生日”

《故道白云》

断断续续,花了半年读完《故道白云》,多半是在南中国海上或是南北大道上。一行禅师以南传文献为主,也参考了北传的资料,去掉神化的桥段,以佛陀所遇到的种种考验来凸显其“人性化”。最津津乐道的是,面对提婆达多分离僧团的阴谋,佛陀与弟子们是如何运用时间、智慧与软实力化解。

13315262_10156903167050024_8856649811034030858_n

继续阅读 “《故道白云》”

Board

和劲宽聊着聊着,突然间我们很想念board的组织运作与行政架构。会议前三天拿到议程,各议程还明列讨论时间,会议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会后一周内收到的会议记录,下次会议复准前期议案。开会很少不准时。这是16、17岁中学生开会的水准。

不只开会,在办活动的各岗位的建档更是完整,可以参考前人所作,期间学会做预算、流程,甚至事后在活动检讨会的报告。活动岗位的正组长肯定是上一任的副组长,这是不成文的传承默契。

继续阅读 “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