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語和印尼語語言大挑戰 part 2

In this episode, we will exchange our role. We have to challenge each other with 5 sentences in Chinese. Afterwards, Gian has to mimic the Bahasa Sabah (Malay) and I have to copy in Bahasa Indonesia (Jave slang) way.

So, we will revise what we learn in the first episode. And you can try to imitate us! Be ready for the challenge!


There are some term that we have to use carefully when we are in Indonesia.

Such as:

Belanjar:
=treat (food & drink) in Malay, but buy/shop in Indonesia

Kereta:
=car/ automobile in Malay, but train in Indonesia

Kahwin:
= marry with in Malay, but to have sex relationship in Indonesia.

There are more!

Advertisements

Tulisan Pallava & Mahabalipuram

Oleh sebab isu Tulisan Jawi yang terlalu hangat ini, sekarang barulah sesetengah Malaysian memahami bahawa Tulisan Jawi adalah sistem tulisan, bukan satu bahasa.

Dan barulah majoriti faham tulisan terawal bagi Bahasa Melayu (Kuno) adalah Tulisan Pallava, bukan Tulisan Jawi yang asal daripada Tulisan Arab.

67136423_2438163416469175_5598811602041176064_n

Saya mengetahui Tulisan Pallava semasa saya mengaji arkeologi tentang Borneo. Terdapat sebuah negara kuno namanya Kerajaan Kutai (Martadipura) yang wujud di Kalimantan Timur sekitar kurun ke-4 Masihi. Tujuh tunggu batu (yūpa) dengan Tulisan Pallava telah ditemui di sana, dan merupakan salah satu tulisan yang terawal di Borneo.

Tulisan Pallava amat berguna bagi mempelajari kehidupan orang Nusantara yang beragama Hindu sebelum kedatangan Islam. Pengaruhnya terlalu besar sehingga Tulisan Pallava diubahsuai dan diadapsi oleh orang Nusantara dengan ciptaan Tulisan Kawi, Tulisan Sundanese Kuno, Tulisan Sundanese, Tulisan Javanese dan Tulisan Lontara.

Nama bangunan ini "Shore Temple" yang langsung tidak dirosakkan oleh Tsunami 2004.


继续阅读“Tulisan Pallava & Mahabalipuram”

燦爛馬來西亞:馬來西亞的平埔族——「沙巴之子」Sino

碩一的時候,書店創辦人張正曾親自邀請我分享一場關於沙巴的講座,但當時覺得自己還不夠了解,所以婉拒了。現在論文寫完了,算是可以分享自己所學所悟。就在「馬來西亞聯邦」成立56週年的前一天,於新北市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歡迎大家來聆聽。

講題選用平埔族只是為了讓台灣的朋友有初步脈絡,平埔族和Sino的狀況並非等同,但兩者在原住民族地位有著類似狀況,有著所謂華南文化和南島文化的雙重性。另一個較為貼近的案例則是加拿大的Metís人了,近年因為加拿大的民主化和多元文化政策,已受承認。至於峇峇娘惹,當年馬來亞獨立時已自動放棄其馬來人/土著身份,很可惜地面臨著文化嚴重流失的狀況。

20180530_兵南邦KDCA豐收節活動_吳佳翰


時間:9/15 Sun 7:00 pm
地點: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新北市中和區興南路一段135巷1號,MRT南勢角站4號出口右轉三分鐘)
主辦: 萊佛士花讀書會
費用:150元
*現場提供免費的開水和賣錢的禾餘麥酒,也歡迎自行攜帶餐飲入場。
*不便支付入場費的朋友,亦可以「換工(例如做現場紀錄報導於會後公布)」或「換物(例如捐贈東南亞相關書籍)」等方式替代。
*活動開始十五分鐘內若欲離場,可不需理由全額退費。

根據《1963年馬來西亞協定》,沙巴州和砂拉越州在原住民事務上擁有自主權。沙巴的Sino以「半唐番」的名稱保持了東南亞華人和婆羅洲南島的文化雙重性,是馬來西亞人群分類框架下的異類。擁有雙重性和原住民權益的特殊身份,讓Sino在不同時代背景引起了迥然不同的社群反應。

面對政府的打壓,Sino在2011年發起了文化再造運動,透過文化協會建構跨地域性的「族群」,積極爭取社會認同。Sino所打開的社會空間,與沙巴原住民的多重且流動的文化認同模式相關,也和邊緣理論鑲嵌。
作為首個Sino的人類學碩士論文,本研究志從華人性和原住民性的邊緣性探討身份認同。以下是研究者關心的面向:當地原住民概念的生成,Sino族類和族群的生成,Sino與居住地的連結,以及相關人群的名制與墓葬形式。

【講者簡介】
吳佳翰(Bernard Ng Jia Han),出生於婆羅洲的克里亞斯半島,馬來西亞獨中生,新加坡NTU環境工程學士,臺灣NTU人類學碩士,慈濟志工,網絡媒體《當今大馬》專欄作家。家族擁有客家人、杜順人(沙巴原住民)和日本人淵源,相信文化多元主義。


继续阅读“燦爛馬來西亞:馬來西亞的平埔族——「沙巴之子」Sino”

馬來語和印尼語語言大挑戰 part 1

當今歐美有三成的小孩的志願是當youtuber!

趁著小空檔,和印尼網紅小賴拍攝科普影片(談了一年多),體驗00後的世界。

這是首個用中文講解印尼語(標準腔和爪哇腔)和馬來語(標準腔和沙巴腔)異同的影片。總結:沙巴腔比馬來標準腔更接近爪哇腔。

我們將會從汶萊語、爪哇語、卡達山杜順語、他加祿語、英語、荷蘭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客語、粵語和閩南語的角度切入哦!

Buah Cempedak Di Luar Pagar,
Ambil Galah Tolong Jolokkan,
Saya Budak Baru Belajar,
Kalau Salah Tolong Tunjukkan~

我的沙巴馬來語是半桶水,有錯歡迎在影片底下留言。誰叫學校學的和日常生活不對稱呢?

继续阅读“馬來語和印尼語語言大挑戰 part 1”

性醜聞影片最大的受害者

大部分馬來西亞人首次經歷政黨輪替,還處於適應狀態,陷入模糊不清的假像中。過去他們形容換過五次政府的沙巴政局的用詞:複雜,難懂,很多青蛙。如今也能套用在聯邦政府層級上。

性醜聞影片最大的受害者是安華和公正黨,最大的得益者是老馬和土團黨。大家似乎忘了,在1998年之前,馬來西亞並沒有利用同性戀議題來打敗政治對手的骯髒記錄,始作俑者大家心知肚明。

如果為了保護自己朋黨利益,為了違反當初的交棒承諾,為了獲取各方勢力的支持。那些貪污濫權的政客,紛紛中會因此逃過一劫。白毛繼續當州元首,舞蛇可以出國看病……

但是,我們的首次輪替努力並非白費,最主要展現了人民的力量,能讓國家最高領導因為貪污濫權而下台被控。同理,我們當下需要勇於表達自己在投票時,對於第八任首相是安華的期待。

對我來說,我寧願選擇曾經坐牢十一年的政治犯,而不是一位經常關政治犯的人。從人生最風光到最谷底,受過迫害的人,在迫害人之前,至少會思考一下。

你可以不認同我看法。

但是很多人的確是到了選舉前才思考政治的。他們的理由同樣是政治太複雜,太難懂。但是他們卻在關鍵時刻不願聽取多方意見,一味相信自己在選舉期間所感受到的信息和印象。

就不少朋友在509後對於沙巴僵持的政局期許老馬可以來讓沙菲宜出任首席部長。姑且不說民意反映的是28-28-2的僵持,而不是明顯的過半。更重要的是,他們完全忘記了在聯邦制度下,聯邦政府是無權干涉州政府首長的遴選。完全根據自己的情緒,然後在我正要解釋聯邦制度如何運作時,丟下一句:政治是很複雜的。

好吧,政治的確是很複雜,既然那麼複雜,當有人要解釋給你聽時,就洗耳恭聽後再判斷吧。


继续阅读“性醜聞影片最大的受害者”

算是畢業了

口試通過,算是畢業了~ (followed by English version)

三年前懵懵懂懂,沒有做任何準備下來到台大人類所,其實曾經一度想放棄。這是一個在地民族誌(不敢說是反身),但必須處理研究動機的中立性,還有內部矛盾情感的問題。這些矛盾一直存在,想必會伴隨我走入另一個階段吧。人類學,就像環境工程般,和我的生命結合了。

很多人都詢問我為何能做出專業上如此大的轉變。有時回顧過去的決定,才發現有跡可循。我自小都喜歡歷史,高中的(統考和SPM的)歷史總平均曾拿過99分。進入南大填的志願順序,第一是環境工程,第二其實選了社會學(南大沒有人類學)。在南大時曾經想要副修歷史,大二選了一門歷史導論,就被深奧的英文給嚇到,面對英語很溜的同學,在課堂上都不敢發言(也不懂取任何觀點)。

20190719_2772448243366232064_n

但,自己對於馬來世界的理解,算是一種優勢。記得那一位沒有戴頭巾的新加坡籍馬來女教授反思新加坡前萊佛士時期的馬來歷史記憶時,我覺得非常有趣。她詢問班上的人有沒有聽過《漢都亞傳記》時,只有我一人默默舉手(但又害怕被點名發言)。

爺爺去世後所留下的客家文獻,是我想要繼續往這方面邁進的契機。原本想做客家研究,但在友人幫忙下和南大兩位中文系老師見面。雖然毫無準備,但我驚訝於馬來西亞知識界對於Sino的無知。因此決定從主流的沙巴客家研究,轉向無人問津的Sino領域。寫了企劃書投了南大中文系,雖然因為獎學金不足,進而決定多等一年申請台灣的獎學金。

20190719_4464216868915249152_n

可能和其他同學不同,我第一次接觸報導人是在2014年,即來台灣的兩年前就展開了可行性田野調查。來到台灣算是大開眼界,這裡有著紮實的南島和東南亞華人研究基礎,才從大一的課程補修從頭開始。我是和B05的學弟妹一起成長的,因此和他們的感情算是要好。其實也要感恩系上老師給予的通融,讓我逃過一些制度上的枷鎖,安心地選課學習。

感謝童老師願意當我的指導老師,第一學期的第一堂課即是當童老師的助教。老師把我帶入大洋洲的世界裡(雖然不精通),讓我不局限在島嶼東南亞的框架。老師也幫我處理在地民族誌的內部情感的矛盾,讓我從一個報導者,成為一個研究者。

20190719_3600373206227091456_n 继续阅读“算是畢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