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2/2)

續: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1/2)

不能凸顯個人特質?

以前我在當學長團團長時,曾經苦思校規裡頭對於衣容的限制:頭髮不能超過耳朵和第二個衣領,需要塞衣服等。除了師長一般上所闡述的:給予別人一個整齊和亮麗的形象,這個原因外,是否還有別的原因?畢竟,對於「整齊」和「亮麗」,年輕人有不同於年長人的定義(雖然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

我中學母校是名校,必然有許多名人的孩子就讀,但我算是小康之家,領著助學金求學。因為勤務的關係,我漸漸明白到,每個同學都有自己獨特的家庭背景,在孩子心智不成熟的情況下,容易盲目追求一些外表上的虛榮,如名牌衣服、或是染髮等很「酷」的作為。如果開放讓孩子穿上自己喜歡的名牌,這會不會造成弱勢孩子心靈上的壓力?或是這些孩子會不會因此,更加盲目追求名牌、飾品等事物?

衣容,包括制服的規範,可以在校園內塑造相對公平的平台,讓孩子能夠專心學習。但是學生還是可以展現自我的機會,透過學業、課外活動表現、人際關係等專長凸顯個人特質。

甘地先生的腰布土耳其的頭巾

一般年輕人在慈濟(慈青)裡,無法深刻地感受到社會階層所帶來的差異。尤其是在相對富裕的社會,同儕間的經濟情況相差不遠。一旦步入社會後,人與人之間的貧富地位差距將是巨大的,但是在慈濟這個修行團體裏面,因為有了制服的存在,反而消弭了這些差距,體現出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例如穿上藍天白雲後,我們很難發現身邊的百萬富翁或是掃地的阿嬤,反倒是更可以看出一個人內在的品質。

因為慈濟人所呈現出來的是類似的形象,一樣的制服與衣容,因為在佛陀或是偉大宗教家的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人人皆有一顆清淨的本性,只是習氣或多或少而已。

在修行團體內,制服的存在反而能展現個人特質。當我們的職稱、身外物被拿走之後,我們剩下什麼來吸引別人的注意?這些特質是需要長時間的觀察與經驗累積,是我們的日常言行舉止所造就的印象。這和學校的例子一樣,這也讓我們從外表轉移到個人的習氣上,有助於我們的個人修行。

曾聽一位實業家分享,以往習慣在公司指揮他人,在慈濟卻穿起和別人一樣的衣服,做起「卑微」的工作。後來他轉個心念,這就是訓練我們放下執著與姿態的方法。

事實上,我在上人類學導論的時候,教授就有提到:不少研究顯示,相對於沒有制服的團體,有制服的團體更能讓其成員展現個人內在特質(提升學習意願和自重能力[1])。所以制服並非壓抑,反而是凸顯個人特質;它並非製造,反而是消除階級之分。

 

继续阅读“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2/2)”

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1/2)

人類學這個學範處理的是,衣食住行等最基本的生活面向。至於人為什麼要穿衣服這回事,相信已有許多偉大著作。而關於人為什麼需要穿制服?在現代講究個人自由與價值的社會裡,已經多次被拿出來作為討論。

放下一般符號意義或是歷史發展的切入點,我嘗試以社會人類學的角度解釋,並以慈濟人穿慈濟制服作為實際例子。

5444989f5fa9c

一般制服的社會意義

這必須回到小時候,我們從上幼稚園開始,就會穿上制服。當然穿上以後,就會覺得自己已經成為幼稚園學生的一員。簡單來說,制服是增加團體認同感的一種方式,常見於許許多多的團體組織。以軍隊為例,軍裝更是培養「生命共同體」,攸關戰場上生死的其中一個方法。它在英王亨利五世時普及化,長達六百年的存在,證明了它的有效性,是人類社會所累積的智慧。

穿制服的另一個意義,既是身份的轉換,通常出現在團體或是組織的身份轉換。以幼稚園制服為例,是從非學生轉換成學生身份的象征。身份的轉換通常伴隨的是責任的改變,更是社會對於這個身份的期許。

如果我們認同一個團體的宗旨,並感受到團體給自己帶來的成長,即可選擇穿上制服。穿上制服,除了代表我們認同此團體的宗旨,也代表著我們願意讓別人看到我們對此團體的認同。同時,這也代表我們願意接受社會對此團體的期許。因為任何不符合期許的個人行為,就會影響團體的聲譽,間接影響團體的社會價值。

需要符合社會期待的組織團體還真不少,有服務性質的專業職業、有政府組織、有政治組織、有非政府組織、有紀律團體、外交官、運動選手、(需要維持公眾形象與產業價值的)商業組織……不管多麼強調個人主義的社會,目前制服還是仍能在以上組織團體看見,這也證明了制服在其中所扮演的有效角色。

還有一個十分簡單的社會意義,我們還需要回到幼稚園的情境,翻開課本內容。還記得老師怎麼教我們「郵差」、「消防員」、「警察」等職業的圖案嗎?請問我們當時是怎麼學習的?老師會說,郵差幫我們寄信,消防員滅火,警察抓「壞人」……老師會盡量用最簡單的職業功能來向我們解釋這些詞彙的意義。

但是我們會如何鏈接呢?或許我們可以閉上眼睛,當「郵差」被提起的時候,我們的腦海中是不是浮現一個穿著很多口袋的男人,戴著帽子和郵袋,在家門口寄信呢?

除了職業的功能被具體地形象化外,我們腦海裡清楚記得的是——這些職業的制服。對於擁有正常視力的人,制服是我們辨認身份的最佳方法。要不然,我們走進餐廳裡,可能就會發生把顧客當成服務員的糗事了。

s2_54737c3a98c91

继续阅读“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1/2)”

10 interesting facts about Beaufort, Sabah (part 1/2)

I am not sure when my hometown becomes a famous tourist hotspot that we could google for numbers of travel guide online. However, locals write none of those articles. Beaufort is far more interesting than you could think of.

Padas river and Beaufort Bridge

1. The only Malaysian district named after French

There are a few Malaysian districts named after European languages, e.g. Cameron Highland and Port Dickson. Among them, Beaufort is the only district with French name. Beaufort is named after the governor of North Borneo Chartered Company, Leicester Paul Beaufort.

L.P Beaufort is the grandson of two prominent grandfathers. His paternal grandfather is the creator of the Beaufort Scale for indicating wind force, Rear Admiral Sir Francis Beaufort. His maternal grandfather is the former governor of Hong Kong, Sir John Davis.

Sir Francis Beaufort

2. Venice of the East: Elevated shops and houses design

Known for its annual flooding, this so-called “Venice of the East” is characterized by its shops built off the ground——excerpt from Sabah tourism.

Sampan is the common vehicle during flood.

The frequency of flooding is comparable to Sibu, Sarawak. To the best of my knowledge, Beaufort is the only Malaysian town having such an elevated design about a metre off from the ground. It is a brilliant idea developed during colonial period, which have been adapting in any new commercial and residential buildings.

Unfortunately, fires had destroyed rows of the oldest elevated wooden shop houses in recent two decades. The remaining one is still standing firmly near the Shell petrol station. Kampung Cina (where my house is), the Chinese settlement village located at the town centre, is a unique landscape comprised of plenty of elevated wooden bungalows. You can find wooden boats (Sampan), the second transportation vehicles after motor cars, hidden beneath those wooden buildings! In fact, those landmarks should be recognized as the historical sites.

The remaining row of elevated wooden shophouses.

继续阅读“10 interesting facts about Beaufort, Sabah (part 1/2)”

臺灣可以買到西康石膽油哦!

IMG_20170322_202837_AO_HDR

有什麼產品用了快30年,還不能證明它的有效性呢?

自小凡事燒傷、燙傷、割傷、扭傷、挫傷、昆蟲咬傷、皮外傷、甚至治暗瘡,媽媽都會幫我搽,都非常有用。

廠商標榜的功效是:止血、止癢和止痛!

Minyak Batu 30 seconds

當我去到新加坡唸書的時候,發現身邊的朋友並沒有使用石膽油,不懂得它的好用,感到十分可惜。所以自己還是從沙巴帶去使用。

這產品源自於砂拉越詩巫,基本上是東馬家喻戶曉的外敷藥物。其中最主要的成分是:Tinospora sagittata Gagn 青牛胆(金果欖

記得有一次,有一位割草工人在家樓下割草,但是尖銳的割草刀切到了他的手指。據媽媽描述是流血不止,當時媽媽也是拿出了石膽油,然後幫他包紮,幫他止血了。

Minyak Batu 1 min

我帶了十幾瓶石膽油來到台北,大家要請購可以和我聯繫,我的電郵是bernard.ng.jia.han@gmail.com,或是LINE ID: bernhan87. 

石膽油由16種天然草藥製成,在包裝裡面也是很大方的把這名單列下:

继续阅读“臺灣可以買到西康石膽油哦!”

沙巴州选在即

首相纳吉3月3日和3月4日出席沙巴,和沙巴国阵领袖进行闭门会议。在山打根,纳吉暗示巫统前副主席沙菲宜曾经想当沙巴州首长,沙巴首席部长慕沙接着暗批沙菲宜当官30年却没有为沙巴争取利益。种种言论,掀起沙菲宜、马哈迪人马、诚信党和纳吉的口水战。

沙巴州选举即将提早举行的新闻早在今年一月盛传。据说是由慕沙建议,希望趁着沙巴在野党一盘散沙之际,先效仿2016年砂拉越州选的经验,也借着州选不受全国议题影响为由,希望可以提早胜出,为第14届全国大选铺路。

国阵中央领袖当时表示会详细研究,希望在三月之际下定论,其关键在于能不能取得比上一届48席更好的成绩。而州选最好的时机,应该是四月至五月中。五月底碰上丰收节和斋戒月,六月底后则应会忙着庆祝“60周年”国庆。下个更好的时机,或许就是九月底。如果错过了四至五月的时机,沙巴州选举即很有可能和全国大选一起举行了。

48席以上?

问题回到能不能超越上一次的成绩——赢到48席以上?而在沙巴国阵的眼里,希盟不是主要对手,对手是由沙菲宜主导的沙巴复兴党(WARISAN)。而从近期的舌战得知,该党似乎还获得土著团结党的支持。

沙巴复兴党能补充沙巴穆斯林在野党的真空,尤其是沙巴第二大土著群巴夭人。此外,复兴党的大本营是沙巴东海岸(尤其是沙菲宜的仙本那),正是在野党过去难以撼动的票仓。

回顾我在505大选后的《沙巴不再是定存州》建议:
1. 强化伊斯兰党,或培养本地伊斯兰领袖

——沙菲宜的复兴党

  1. 制定遴选在野党候选人的制度,如在选前进行模拟选举,让各党员选出本身心目中的候选人,让这些候选人更能有时间去服务选民。这一次民联遴选候选人的方式竟然是在提名日前几天才达成共识。

——仍未达成

  1. 编收立新党和进步党,如何编收?全面认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沙巴20条款》、增加对话与合作,毕竟民联在沙巴的价码已经抬高,安华也在提名日的前一周也重新提起合作的建议,唯民联内部仍有内部磨合仍未解决而遭搁置。这次选举结果也证明公正党所争取48州议席只赢的7席,伊斯兰党9席全军覆没,也是同样不自量力。

——沙巴本土论述已经成为朝野的主题曲

  1. 来届选举应把注意力放在沙巴西海岸的穆斯林土著,再从东部的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掀起一股“小海啸”把山打根、拿笃和斗湖附近的城市区和半城乡区给攻下。

——沙菲宜的复兴党

或许国阵应该分析的是:复兴党能够夺取东海岸的议席,但是是否因为多角战而赢得目前西海岸的在野党议席?

继续阅读“沙巴州选在即”

An open letter to fellow Sabah voters

The power of opposition parties in Malaysia is at its strongest now, and yet it is scattered at the same time.

A similar situation is happening in Sabah. Despite all opposition parties in Sabah, namely Pakatan Harapan, United Sabah Alliance, and the Sabah Heritage Party agreeing on Sabah autonomy, Malaysia Agreement 1963 and toppling of BN government as common targets, they barely agree with each other and find it difficult to work together to achieve the common targets.

Among the opposition leaders, there are at least three of them who have held the chief minister and federal minister posts prior to forming opposition parties, which means they have substantial experience in government and also gain popularity from indigenous Muslims of the East Coast and West Coast of Sabah, and indigenous Non-Muslims from the interior of Sabah, as well as the Chinese.

8aff16ad0da00489ce7ac543fa11c7e4

继续阅读“An open letter to fellow Sabah voters”

联署吁沙巴在野党整合

致沙巴选民:

马来西亚当今的在野党力量最强,同时却处于最分散的状态。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沙巴,不管是希望联盟、沙巴团结联盟(United Sabah Alliance)或是沙巴复兴党(Sabah  Heritage  Party),皆认同沙巴自主权、《1963马来西亚协议》和推翻国阵的目标,但却无法好好合作。这些党领袖当中,曾经当过州首席部长和联邦部长的至少有三位,拥有成熟的执政经验,同时结合了东海岸穆斯林土著、西海岸穆斯林土著、内陆非穆斯林土著和华裔的支持。

然而,这些力量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整合,原因是这些党领袖想要独揽大部分的议席。在2013年选举中,多角战让沙巴痛失了四个国席(P168, P180, P181 & P182)和九个州议席(N05, N11, N29, N31, N32, N34, N35, N38 & N45)。在州议会上,失去了否决三分之二的机会。

然而,在野的力量并非没有整合。在308大选后,沙巴州的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才达致一对一的策略。在505大选后,沙巴立新党、沙巴进步党和爱沙党才正式结盟组成“沙巴团结联盟”。此联盟最近拉拢了前联邦部长和前副首席部长拉津领导的沙巴人民希望党,更是让人看到在野力量结合的希望。

人民不应该继续让沙巴的政客主宰沙巴的命运。作为选民,我们需要向沙巴在野党领袖表明我们的意愿。56b23169aa015


过去一个月,沙巴首席部长慕沙看准沙巴在野党仍在四分五裂的时机,关于提早至四月进行州选的传闻不断。我们不该坐以待毙,在上届州选,东海岸最稳固的国阵堡垒区已经开始松动,来临州选是改朝换代的好时机!

如果我们不愿看见沙巴继续被非法移民占据,不愿看见沙巴丰富的自然资源继续被政客夺取,不愿看见我们和谐族群关系继续被极端分子挑动与破坏,就应该签下这份请愿书

请大家不要轻看请愿书的力量。沙巴拥有四次——全马最高的——改朝换代的过去。2011年,我们以生态环境之名阻挡了东海岸的燃煤发电厂的建设,成为大马历史上少数成功的绿色运动。同年,我们以以文化遗产之名,阻挡了阻挡艾京生钟楼的发展计划。2013年,我们以人权人道之名募集了十万份签名,改变了以严刑峻法为名的新加坡法庭判决,成功给予杨伟光第二次机会!

沙巴2013年注册的选民有近一百万,而2013年投选在野党(州议席)约有三十二万人。我们的目标是十万份签名,希望大家能够签署之后可以广传。

Gabungkan Pembangkang Sabah, Satu Lawan Sa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