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open letter to fellow Sabah voters

The power of opposition parties in Malaysia is at its strongest now, and yet it is scattered at the same time.

A similar situation is happening in Sabah. Despite all opposition parties in Sabah, namely Pakatan Harapan, United Sabah Alliance, and the Sabah Heritage Party agreeing on Sabah autonomy, Malaysia Agreement 1963 and toppling of BN government as common targets, they barely agree with each other and find it difficult to work together to achieve the common targets.

Among the opposition leaders, there are at least three of them who have held the chief minister and federal minister posts prior to forming opposition parties, which means they have substantial experience in government and also gain popularity from indigenous Muslims of the East Coast and West Coast of Sabah, and indigenous Non-Muslims from the interior of Sabah, as well as the Chinese.

8aff16ad0da00489ce7ac543fa11c7e4

继续阅读 “An open letter to fellow Sabah voters”

联署吁沙巴在野党整合

致沙巴选民:

马来西亚当今的在野党力量最强,同时却处于最分散的状态。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沙巴,不管是希望联盟、沙巴团结联盟(United Sabah Alliance)或是沙巴复兴党(Sabah  Heritage  Party),皆认同沙巴自主权、《1963马来西亚协议》和推翻国阵的目标,但却无法好好合作。这些党领袖当中,曾经当过州首席部长和联邦部长的至少有三位,拥有成熟的执政经验,同时结合了东海岸穆斯林土著、西海岸穆斯林土著、内陆非穆斯林土著和华裔的支持。

然而,这些力量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整合,原因是这些党领袖想要独揽大部分的议席。在2013年选举中,多角战让沙巴痛失了四个国席(P168, P180, P181 & P182)和九个州议席(N05, N11, N29, N31, N32, N34, N35, N38 & N45)。在州议会上,失去了否决三分之二的机会。

然而,在野的力量并非没有整合。在308大选后,沙巴州的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才达致一对一的策略。在505大选后,沙巴立新党、沙巴进步党和爱沙党才正式结盟组成“沙巴团结联盟”。此联盟最近拉拢了前联邦部长和前副首席部长拉津领导的沙巴人民希望党,更是让人看到在野力量结合的希望。

人民不应该继续让沙巴的政客主宰沙巴的命运。作为选民,我们需要向沙巴在野党领袖表明我们的意愿。56b23169aa015


过去一个月,沙巴首席部长慕沙看准沙巴在野党仍在四分五裂的时机,关于提早至四月进行州选的传闻不断。我们不该坐以待毙,在上届州选,东海岸最稳固的国阵堡垒区已经开始松动,来临州选是改朝换代的好时机!

如果我们不愿看见沙巴继续被非法移民占据,不愿看见沙巴丰富的自然资源继续被政客夺取,不愿看见我们和谐族群关系继续被极端分子挑动与破坏,就应该签下这份请愿书

请大家不要轻看请愿书的力量。沙巴拥有四次——全马最高的——改朝换代的过去。2011年,我们以生态环境之名阻挡了东海岸的燃煤发电厂的建设,成为大马历史上少数成功的绿色运动。同年,我们以以文化遗产之名,阻挡了阻挡艾京生钟楼的发展计划。2013年,我们以人权人道之名募集了十万份签名,改变了以严刑峻法为名的新加坡法庭判决,成功给予杨伟光第二次机会!

沙巴2013年注册的选民有近一百万,而2013年投选在野党(州议席)约有三十二万人。我们的目标是十万份签名,希望大家能够签署之后可以广传。

Gabungkan Pembangkang Sabah, Satu Lawan Satu!

巴夭人与热带草原

心血来潮,在Kota Belud 待上了个一天半,这里是巴夭人(Bajau-Sama/Bajau Darat)的故乡。

知道沙巴的巴夭人可分成:陆巴夭(西海岸)和海巴夭(东南部)。此外,陆巴夭人被比喻成“东方牛仔”,经常被旅游局把骑马和骑牛的文化结合起来。也读过说巴夭人和古柔佛王朝有关。

Bajau

讽刺的是,发现网上中文资料多是由中国大陆或是台湾旅客所撰写(多是关于海巴夭的部分),而不是本地华人所写,难道关于旅客会比当地人更了解巴夭人吗?再者,维基百科的叙述还比百度百科少。要不是左眼的《看见大马》,相信还有很多中文读者不知道巴夭人的存在。

但是,英文和马来文的资料(民族志)却不少,和中文资料相比有一定出入,毕竟也很难要求一般游记的质量。

若你的马来文可以,可以读这个非常完整的巴夭人介绍

我也曾经疑惑,为何西部和东部的巴夭人拥有如此大的出入?不想用口述历史或文化习俗的角度,我想从地理环境的角度探讨。

骑马其实并非很常见。

继续阅读 “巴夭人与热带草原”

婆羅洲曾經有過老虎

最近在網上還是看到有人在熱烈討論,婆羅洲(Borneo)是否有老虎(Panthera tigris)?

Are there any tigers in Borneo? There were!

shutterstock_6107227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老虎在東南亞的活動範圍,只有中印半島(包括馬來半島)和蘇門答臘,都是亞品種。

在蘇門答臘的老虎是蘇門答臘虎(Panthera tigris sumatrae),而在馬來半島的,叫馬來虎(Panthera tigris jacksoni)。是的,就是在馬來西亞國徽上的兩隻馬來虎。

Logo_Jata_Negara_04

继续阅读 “婆羅洲曾經有過老虎”

客家話在馬來西亞:沙巴客語的想像

這裡筆者要提出的是,客家話能不能有自己的屬地主義?梅州或是苗栗縣,在文化傳播上,在當今華人文化圈是否有影響力?筆者想進一步建議的是,沙巴能不能作為全球客家話的文化傳播中心?

2016年拿篤客家街慶祝農曆新年

拿篤客家公會前面的客家街。

圖片來源:HTTP://WWW.IMGRUM.NET/MEDIA/1177253803427965268_396419937

更多:http://www.insight-post.tw/editor-pick/reader-view/20161216/17058

继续阅读 “客家話在馬來西亞:沙巴客語的想像”

梭羅式的怪獸與當時的產地

早已經對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這本書感到模糊了,但是看了電影之後,難免會把最近在讀的生態思想史結合起來。

J.K. Rowling的生態自然觀,應是19世紀梭羅式的浪漫主義自然觀。梭羅在《湖濱散記》提倡的是,人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不應支配大自然,而需要向之學習的觀念。

湖濱散記

继续阅读 “梭羅式的怪獸與當時的產地”

原住民的輪迴觀

輪迴這概念,並不只是存在於佛教或是印度教,在任何宗教抵達亞馬遜河或是北美極地之前,當地的原住民已有自己一套的輪迴觀。

部分動物和植物可以被視為“人”、社會的一份子。對原住民來說,森林不是“陰森的野地”,而是“社會”,動植物之間有社會階級、高低之分,還能與人互相溝通,甚至結盟、結婚。

動植物有靈魂,身體只是一個外衣,裡面的靈魂死後可以換成另一種生物的身體。動物甚至可以因為可憐獵人,而自願奉獻自己,讓人類免於飢荒(佛典故是也有類似的情節)。

bb103f8badf1f777ad938af40243344d

继续阅读 “原住民的輪迴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