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Woman, Culture, and Society: A Theoretical Overview

作者:Michelle Zimbalist Rosaldo

Chapter 2:  A Theoretical Overview

Woman,_Culture,_and_Society_--_book_cover

Sources of Power and Value 權力和價值的來源

作者認為把男女在社會、文化和經濟體系的分工放入普世性的,公/私領域的二元對立的宣稱裡,是過於簡單。因為就家庭群組本身也是高度多樣的。如此的多樣性是和女權的多樣性息息相關。然而,特定案例的複雜性不該用來掩蓋全球的概括性。用『公/私』模型作為理解架構,我們可以發現在不同跨文化重點裡的女性權力、價值和地位。以此推理,提升女性地位有兩種方式:女性進入公領域,或男性進入私領域。

如此的模型讓作者認為,女性最低社會地位出現在男女公私分工非常嚴格的社會。在平權社會,公私之間沒有明顯的界限,大部分社會重心可能聚焦在家裡。一位婦女若從同儕間被切割,被限制移動和活動,將有著最不令人羨慕的生活。希臘薩拉卡察尼社會(Sarakatsani)是最典型的例子。男性負責放牧,女性負責持家。婦女唯一的喜樂是兒子長大後負責撫養她,而兒子的將來也必須依靠婦女。婦女像是丈夫的侍者,丈夫是妻子的神。

希臘的薩拉卡察尼社會(Sarakatsani) Continue reading “【摘要】Woman, Culture, and Society: A Theoretical Overview”

Advertisements

Kaamatan和Hari Raya的賀歲歌

這次繼續介紹豐收節(沙巴卡達山杜順人的大日子)和開齋節(穆斯林)的賀歲歌曲——Odoi(Estranged)和Berakhir Ramadhan(Atmosfera)。

Estranged是一個類似Floor88的馬來樂團(有幾位沙巴漢成員),今年豐收節也推出了『賀歲歌』。帶有搖滾曲風的Rentak Sumazau,主唱唱腔有種沙啞的撕裂感,蠻耐聽的,Siok~

‘Odoi’ oleh Estranged sempena Pesta Kaamatan 2019!

Lagu: Estranged
Lirik: Richael Gimbang

kalau kau tidak percaya
ambil kapak belahlah dadaku ini
kalau kau mau percaya
bagus lagi sa saja yang kau pilih

memang susah aku mau lari
dan aku tetap setia menanti
odoi sayang jangan kau begini
mana tau tiba-tiba sa berhenti

Chorus
walau bertahun ku tunggu
jawapan darimu
engkau masih membisu
biarpun kau sudah tahu
hanya kau ku mahu
engkau masih membisu

lebih baik kita jatuh cinta
cinta kita sampai bila-bila

Continue reading “Kaamatan和Hari Raya的賀歲歌”

乘風破浪。旅途

今早陪一位美國拉丁裔慈青去參加活動,翻譯到中午,轉為來自印度的淡米爾夥伴繼續翻譯下半場。英語翻譯佛教用詞,偶爾加上西班牙語和少許的淡米爾語單詞。原以為腦部運動已經過多了,晚上臨時決定去醫院關懷學弟家屬。一位家人從雅加達前來參與畢業典禮,不幸中風危及入院。其家人已簽署放棄積極治療,為原本的家族旅行增添眾多變數。

臨時用破爛的印尼語為其家人分享臨終要訣。我的臨終知識只有一本馮以量的書,還有斷斷續續從親友耳聞。書到用時方恨少,幸好學弟家人從容淡定,行動力高。感恩這三年的田野調查訓練,讓我的馬來語自中學畢業後呈現一反退步的狀態。

IMG_20190531_095246IMG_20190531_095255
IMG_20190531_095247 Continue reading “乘風破浪。旅途”

卡達山杜順樂壇『賀歲歌』

去年最紅的『賀歲歌曲』無疑是Original Sabahan,今年可能就是這首了,曲風不是Rentak Sumazau了,流行情歌也,官方MV也很有水準。

歌手是去年Unduk Ngadau的冠軍,朋友的朋友的妻子,原來也很會唱歌。剛好去年她的初賽和決賽我都有參加到。

馬來西亞樂壇不止是只有馬來歌還有華語歌(含籍貫母語歌),還有淡米爾歌、伊班歌、卡達山杜順歌、姆律歌等等。

Continue reading “卡達山杜順樂壇『賀歲歌』”

沙巴的蘇門答臘犀牛

從二十年前就開始關注沙巴的蘇門答臘犀牛,那時已是馬來西亞和婆羅洲犀牛最後的棲息地。在新加坡唸書時,一隻野生犀牛在沙巴森林被拍攝,上了新加坡《海峽時報》的第一版,突然讓我意識到犀牛保育在國外媒體的重要性。

雖然前朝州環境部長極力於保護與延續犀牛,設研究中心和國外學者合作,與印尼蘇門答臘的犀牛人工受孕,但總是失敗。可能是冰河時期結束後基因相隔太久,加上馬來半島和爪哇的犀牛,早已在殖民時期滅絕,找不到其他的配對對象。很難想像過去這些島嶼有著兩種犀牛品種——蘇門答臘種和爪哇種。

這些努力,抵不過人們對於犀角、棕油和木材的強大需求。馬來西亞人,仍沒有把目光投入其中,相信很多馬來西亞人看到這篇新聞,才驚覺——原來我們有犀牛啊!

那一次海峽時報之後就沒有拍攝到野生犀牛了,然後人們陸續把看見的,送往保育中心。前年,最後一只雌性成年犀牛因為癌症,保育人員不忍心,給她安樂死。現在,最後一隻雄性犀牛正在病危,真不敢相信見證一美麗品種的滅絕是那麼不知不覺、不痛不癢的,而人們依然不慚不悔。

我沒有親眼看過蘇門答臘犀牛,但我知道它的存在。

euniceeee

Continue reading “沙巴的蘇門答臘犀牛”

The Dragon of Kinabalu

A bed time legend used to be told by my father, and once was the must-read story in the syllabus of history textbook during colonial period.

Unfortunately, the story is forgotten by the Sabahan after the restructure of syllabus, in order to be more Malaya-centric. The history textbook is full of the stories from Malacca and Johore sultanate, without much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writing of Owen Rutter, a British colonial officer, this story survives and spreads to UK. The European even converts it into a number of comic videos for their kids. Why don’t we retell this story again to our next generation, in Malay, in Chinese and in Kadazandusun?

Continue reading “The Dragon of Kinabalu”

【摘要】The Use and Abuse of Anthropology: Reflections on Feminism and Cross-cultural Understanding

The Use and Abuse of Anthropology: Reflections on Feminism and Cross-cultural Understanding(1980)

by M.Z. Rosaldo
吳佳翰摘要

I. 前言

A. 雖然女性主義的抬頭,讓人類學家認識到之前對女性的關注太少了,但是作者還是覺得人類學的女性主義研究有很嚴重的問題。

B. 作者認為問題不在於關於女性的資料不足或被隱藏,資料已經足夠;問題是很少人知道要書寫什麼。過去的詮釋架構限制了人們對於這個議題的思考,因為我們問問題的方式將會決定我們得到的知識。

feminist-theory-3026624-v1-5c0a9d7046e0fb000115079b

II.尋找起源

A. 早期的人類學/社會學家習慣尋找人類文化的起源,並認為這些起源可以透過對簡單社會的研究而得知。

B. 部分女性主義人類學家,希望透過對於過去的了解,可以讓當代的女性名正言順地索回失去的權利,如權力、自尊、自主、地位等。

C. 幾乎女性主義者都受到Beauvoir的提問所影響。『什麼是女性?』從當代女性從屬於男性的現象詢問:『為什麼事情今天是這樣的?』再問,『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

D. 人類學還被用於滿足當代的政治需求,因此提出普遍性的解釋,忽略了當今各個社會的獨特性。把人類學當作當今爭論的先例,讓這些原始性成了人類學需求的最基礎承載者,是不夠全面的。

E. 過去和現在是不能直接比較的。如在生育控制的議題上,對現在的女性來說是一種選擇,但是對過去的女性來說,是受到機制性事實所影響的(如游牧民族的搬遷,農田的耕作人力,食物供應和人口的不平衡)。

F. 人類學並非只是探討人類社會的可能性和限制,並挑戰每一個即成概念,從中找出普通性。作者認為尋找意思形態和道出人類普同真相的人類學,是被假設和預設限制,無法突破研究提問的人類學。

G. 現在人類學認為,性別系統是根基的、跨歷史的,和根源上無改變的。他們認為現在是過去的成果,讓人類學家想要尋找根源,因為他們認為各個社會存在普同性。作者不全然認同。

H. 女性主義者和傳統主義者,把性別看成基於生物上的分別。但作者認為,性別是在具體和變化的社會中,社會關係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摘要】The Use and Abuse of Anthropology: Reflections on Feminism and Cross-cultural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