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黄色的马来西亚

Bersih 2.0的709街头请求,原是一项和平示威,顿时变成了一个“非法组织”的“非法集会”。

我在想,当局如果真的连穿黄色衣服都属犯法,那么如果穿上印有“一个马来西亚”的黄色衣服时,警方是不是也照样逮捕和充公?

jersey_1_malaysia_team 

我想,警方最后也应该会随便给个理由然后免掉“一个马来西亚黄色衣服”的罪业。

Continue reading “一个黄色的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存善念 息煩惱

   世間的欲念有善惡兩種,心志清明、存有善念,就能看開世間的一切;若起惡念則人生方向就會偏差,因此產生了煩惱。

    有一次,佛陀來到一個小鎮說法,有位富翁也和鎮上的許多人一樣,虔誠地聆聽佛陀宣說人生的真理;聽完之後,他便向佛陀請示:「聽了您的教誨,知道心要時時保持平靜,最近我正為了家產而煩惱,使我一刻也不得安寧;我知道心不平靜的根源是因為有煩惱,但是要如何去除煩惱呢?」

    佛陀問:「為什麼家產會讓你如此煩惱?」富翁說:「因為我年老了,卻不知要如何放下財產和事業?」佛陀問:「你有兒子嗎?」「有啊!都已經成家了。」佛陀說:「既然兒子長大了,為什麼不讓兒子繼承產業呢?」

    富翁說:「我的兒子從來也沒有料理過家務,更沒有幫我經營過事業,他什麼都不會呀!」佛陀說:「每一種技藝、學問都是學習而得的。你的兒子既然長大了,應該可以好好將你的人生經歷教授給他。」富翁又說:「我要教他,但是他卻沒有意願要學。」佛陀說:「你能『放下』,自然就有人接。人生無常,生命只在呼吸間,當最後的一天來臨時,即使放不下所有的一切,但是又真正能帶走什麼?」

    富翁聽了,仍然猶豫不決。佛陀又舉了一則譬喻:「人生的欲念有如一把乾草,點火之後,你拿著這支火把逆風而行,火愈燒愈大,很快就會燒到手掌心,若不放手就會燒到手腕,再不放就會燒到身上。」富翁此時才真正體會了佛陀的教誨,放下了心中的煩惱。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存善念 息煩惱”

拿了灰衣(2/2)

Slide4

在这里也想和大家分享一封电邮,慈青窗口恩婷姊前几天寄了一封电邮给柔洁姊(人文真善美职工)和我(慈青人文真善美组长),方知道在活动前如果要做二合一/三合一,恩婷姊需要填写表格上去全球慈济活动讯息网。在这件事前上,双方都保持的非常谦卑的态度和语气。如:“不好意思,造成大家的困扰”、“佳翰,也很感恩您的善解”、“文字语气上若有不礼貌的地方,我向两位道歉哦。”

Slide5

柔洁姊的回复更加“够力”。“相反地我还蛮欣赏这种‘见微知著’的积极和用心。如果连小处我们都愿意花心思去沟通,努力把流程理顺,我们会一次比一次更进步,更贴心。”

我们开始从参与变成策划时,往往都会烦恼于慈济做事的沟通方式,那一种人人都应该被尊重的“慢效率”,连极微小细节都要详细讨论的制度。但是,换个角度,如果我们就是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愿意花上一倍的时间去讨论,就代表了我们对这件事情的认真度和重视度。唯有把小细节做好,才能把大事做好。就像背后的每一个蜡烛都是“小细节”,小细节点亮了方能照亮整个房间。

Continue reading “拿了灰衣(2/2)”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撈金幣的年輕人

    有一則寓言──有位年輕人走到湖邊散步,突然看到水中有一塊閃閃發亮的金幣。他看了很高興,趕快跳進水裡撈取。但是任憑他怎麼努力,都撈不到金幣,他全身又濕又髒又疲倦,只好上來坐在岸邊休息。沒想到湖水平靜之後,金幣又顯現了。

    他很不甘心地又跳下水,結果還是沒撈到,只得再上來坐著。他心想:水中的金幣到底在哪裡呢?我明明看到了!為什麼費了這麼大的心力還撈不到呢?等水面又恢復平靜,金幣又顯現了,於是他又跳下去撈,如此一而再、再而三都徒勞無功,他實在很不甘心!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撈金幣的年輕人”

拿了灰衣(1/2)

拿了灰衣,学长姊邀请出来分享。这篇稿乃6月18日慈青共修的分享内容。很多人其实当天没有出席,于是就把内容放在这里分享咯~

Slide1

最近搬了家,室友也是一位VERO佛教徒。他搬了家过后就去了台湾,我就会帮忙他供奉家里的佛像。每天晚上都会点亮一盏心灯,布施给六道众生,祝他们早日发菩提心。而我们每一位其实都是一盏油灯,互相点亮对方,才能把房间里的无明去除。

拿了灰衣,参与策划就会遇到很多境界的考验与人事的磨练,升起了烦恼心,难免会给了一种做了好事还埋怨处处的印象。其实我觉得我们要谨记着当初的初发心——第一次做志工的感动。

Slide2

第一次做志工的时候是2006年来新加坡之前,在沙巴一个叫Kota Marudu的地方,当时是和沙巴大学的慈青在慈青之家集合了后,坐了两个小时(口误:不是三个小时)的车程,来到山区原住民地区陪伴孩子们玩游戏和教导卫生教育。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闻过一种味道?一种几天没有冲凉的味道,摸起来皮肤黏黏的。这些味道对我来说不陌生,小时候有些小学同学也都是这样的。玩了游戏后,我们就有坐下来和孩子们一起分享自我介绍,那时候有一位十二岁的小男孩,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因为在过程中非常用心及积极。

“Aku kini bekerja sebagai pelayan di satu restoran.(我现在在一间餐馆做服务生)”

听见了服务生这个职业,他的眼睛炯炯发亮,“哇哦!”仿佛这是一个很高尚的工作。对比现在自己在大学里面做researcher每个月两千多新币,当时的工作才一个小时RM2.40(新币一块),对我来说已经很满意,更何况对这位他来说。现在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我们要坐车离开的时候,那些小孩也是陪着我们跑了半公里(口误啦,一公里有点太远了),送别我们。回到家后,自己很高兴,因为重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穿上志工背心。当时的感触很深,转眼现在已经换了慈青制服,穿上灰衣了。

Continue reading “拿了灰衣(1/2)”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給閻羅王的一塊錢

    有位名人,曾對我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天,他的朋友跟他說:「人!生死很可怕,隨時都有變化,不一定能讓我們有個完整的生涯規畫,誰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活多久,但是人們往往訂下很長遠的計畫。其實錯了,我要重新規畫自己的人生,因為我覺悟到人生無常。」

    他問朋友:「是什麼樣的無常法?我也常常聽說,但是很難體悟。」這位朋友就告訴他:「不久前我突然倒下去,莫名其妙不能呼吸。當時我好像做了一場夢,夢到周圍一片黑暗,很陰森、恐怖,後來前面出現了一道光,光裡走來一位很有威嚴又兇惡的人。」

    那位朋友心裡知道:這就是閻羅王。他就趕快向閻羅王說:「我很有錢,很有地位、權勢,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閻羅王就問他:「你想想,在世時有沒有做過什麼好事?」他就想:好事!什麼樣的好事呢?實在想不起做過什麼好事,只好回答閻羅王:「我不知道什麼好事,但是我有錢。」閻羅王就說:「有錢啊!也好吧,就讓你交保。」

 OneDollarGoldI-1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給閻羅王的一塊錢”

Enter a post title

今天脑子特别空荡,其实也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最近在忙着什么?

最近在忙着搬家,从Choa Chu Kang搬到Boon Lay去。新家比现在的便宜些,感觉比较舒服,离工作地点南大也更靠近。

最近在忙着工作,研究项目包括Eco-sanitation的Life cycle assessment(生命周期评估),还有Urine nutrient recovery的研究(尿液养分)。

用不同的dilution ratio和温度去测试尿液的水解程度。

最近在忙着VERO,Veggie Hero,这是小忙啦,旨在推动年轻人多吃健康的素食,减缓全球暖化。

Continue reading “Enter a post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