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太多书,来写诗吧!

那天帮阿Soh拍的照片写写主题,要拿去参加摄影比赛的。没有想到,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写出来了。可能是读书,太多Input的关系,导致在考试期间,灵感特别多~~

CIMG1243_光影_1

争艳

我的美丽是因为你的美丽;

你的美丽因为我的美丽而美丽。

你不一样的美丽凸显了我的美丽;

我们互相成就了彼此的美丽。

我的美丽也需要你的延续。

CIMG1277_光影_1

湖畔红黄绿

我看不见天上的蓝色;

也看不见湖光的天色;

并不是因为那一朵白云,

更不是黑色的密布;

而是一片片的绿,

和地上一朵朵的红与黄,

互相辉映着。

Continue reading “读太多书,来写诗吧!”

Advertisements

22 July——沙巴东海岸之旅(Agop Batu Tulung 棺材山2)

100_6811

100_6814

故事又继续啦~我和爸爸继续爬呀爬。

100_6810

100_6816

看到了石壁上有许多地衣(Lichen),很特别吧。

100_6812

100_6819

上图就是从Agop Batu Tulung俯视京纳巴当岸河的风景;下图是从山打跟开往拿笃的“高速公路”。

100_6835

100_6838

黄色江水的两旁:一边是油棕;另一边是热带雨林;若放大来看,还能看到许多高大的树扎根在水里?难道是河水泛滥?

Continue reading “22 July——沙巴东海岸之旅(Agop Batu Tulung 棺材山2)”

Photo September part 2

081

My dearest 2009 Tzu Ching camp Wen Xuan (Publicity & Publication) members: (from back to front, from left to right)
bro Rong Guang, Yao Quan senior, Mao Wen senior, bro Ah Leong, sis Zhong Yi, bro Hong Liang & myself.

100_7227

The police were everywhere in Cityhall and Raffles City. Yeah, F1 night race that particular night.

100_7232

My fifth visit to Singapore Art Museum @ City Hall, with ADM330 Lecturer and classmates.

100_7261

Thanks to Jia Vui and the transfer of Davis’s flight… So that we can have pieces of cakes and coffee @ TCCC, Changi Airport

Continue reading “Photo September part 2”

22 July——沙巴东海岸之旅(Agop Batu Tulug 棺材山)

在Orang Sungei人的语言里,Agop的意思是“山洞”;Tulug在米沙鄢语支(Bisaya)里的意思则是“睡觉”。根据这个Lost Travel部落格博主的瑞测,Agop Batu Tulug拥有“长眠之洞”的含义。

100_6785

100_6783

像咕噜头(Tenggorak)吗?其实我觉得没有很像啦,只是人们的想象力而已。不过在开始我们的冒险之前,请大家看看沙巴旅游局的官方介绍

“Located at Batu Putih village and 41km from the Kota Kinabatangan township, Agop Batu Tulug is a steep limestone cliff that stands 39 meters high and is part of the 20-25 million- year old Labang limestone formation. The word ‘agop’ in the Orang Sungai language means cave. There are three main caves, agop suriba (lower) on the forest floor, lintaga (middle) and sawat (upper) betweeen 12-15m high.

Inside the middle and upper caves are more than a hundred carved wooden coffins dating back 200-250 years, watched over by bats and swallows. Batu Putih village can be viewed from here as well.

The coffins resemble different animals associated to the beliefs of the Orang Sungai but it has also been said that they are the coffins of the Chinese who once settled in the area as Chinese artifacts were found among the remains.

A site Museum since 1996, it has facilities such as an information center, stairs leading to the caves, toilets and resting huts. ”

其实这就像我之前提过一样,有人把这个“谜”与早期明朝的居留地(王三平)联系了起来。

到底谜在什么地方?(资料来自Lost Travel部落格)

“No one really knows who the coffins belong to, but it has been theorized that the coffins belonged to early Chinese traders who had traveled up Kinabatangan River and settled there. This is because similar coffins were found in China and Vietnam. Intermarriage between the Chinese and locals probably spread this culture throughout the Kinabatangan region. As to why the coffins were dragged all the way up to the caves at the top, the reason given was that the Kinabatangan River gets flooded regularly, and the Chinese believed that if the coffins were buried in flood-prone areas, their spiritual homes would also be flooded. Question is, how did they get it up the hill? Mind you, this was before they built the stairs.”

Continue reading “22 July——沙巴东海岸之旅(Agop Batu Tulug 棺材山)”

两个月前的音感

我承认其实我不是一个很有音乐细胞的学生。怎么说呢?

吉他断断续续玩了八年,现在连一个chord都不会弹。

口琴正式学了三年,现在拍子还不是很准。

以前学过一点笛子和口风琴,现在连触摸他们都没有信心。

再说,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有天分的室友时,就会了解“音乐细胞”叫做什么一回事。

不管怎样,昨晚灵感来了,短短一个小时内,帮他的曲填上了词。哇,果然在考试前完成了我们的约定,连他的吉他弦也终于功成身退地在今天早上断掉。如果有一天啊,大家在唱片行看到我填的词,可不要大惊小怪就是了。

这就是两个月以来,我受到的所谓“音乐熏陶”。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两个月前演奏会之后,就没有去“刷牙”了。好像很久没有玩乐器了,听回自己演奏会时一直很紧张的那两段solo(还有邵邵少爷一大段的solo),突然觉得:啊,Bernard原来会玩乐器的啊!哈哈。

Continue reading “两个月前的音感”

22 July——沙巴东海岸之旅 (Sungai Seguliud——Pekan Kota Kinabatangan——Sungai Kinabatangan)

从Sungai Seguliud到Sungai Kinabatangan大概48公里,车程43分钟。途中经过Kampung Lot M,Pekan Kota Kinabatangan, Kampung Jaya Baru,Kampung Perpaduan Datuk Moh,就可以看到京纳巴丹岸河,这条全马第二长的河流(最长是拉让江)。

Segaliud to Kinabatangan 100_6771

这里就是Pekan Kota Kinabatangan(京纳巴丹岸镇),从车窗拍出去的街景。就是这么hulu(落后)的地方!到底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我敢敢说,凡是有关心大马政治的人一定对这个地方的很熟悉。为什么?就是它的国会议员啊~语不惊人语不休的马来西亚国会后座议员俱乐部副主席——邦莫达(Bung Mokhtar Radin)。

还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Radin

提出“月漏论”的第二男主角、308后为沙巴向中央政府呛声的国阵议员、一直到最近叫许子根翁诗杰“滚蛋”,都是他的“政绩”。

看到他的为民服务的肖像挂在马路旁,真想开门冲下车劝告当地的居民,重新选择一个“除了骂人之外,还能做一些建设性事”的议员。

各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公开侮辱女性的议员还能抵得住308大选了吧!看看这里的居民如此纯朴,会上网看替代新闻的,可能不到10%吧!

Continue reading “22 July——沙巴东海岸之旅 (Sungai Seguliud——Pekan Kota Kinabatangan——Sungai Kinabatangan)”

谁是“916公假”下的受平反对象?

自2006年以来,每一年我都会挑起九月十六日的议题。当然,在这期间也有很多bloggers不断地提醒读者有关马来西亚日的重要性。或许,有很多人就像在我第一次发现真相时有点难以置信。但是,去年安华发动916变天虽然失败,却成功地让全大马人的目光集中在这一个特别的日子,那我也曾在MSN personal message里写过:“916的意义不在于变天,而是史实。”

自胡逸山做了Najib的政治秘书后,我也曾预料“916公假”这个决定的来临,只是来的有点快而已。因为当胡逸山还是南洋商报的评论员的时候,他就倡议政府在831和916之间庆祝长达半个月,以“独立日”作开始,以“成立日”为结束。而他建议废除Cabotage Policy,而如今也被翁诗杰废除了。我看,在未来的三年内,东马(尤其是沙巴)还有很多好康可以讨。这全拜308大选促成的“两线制”所赐。

自Najib公布了这个决定后,有许多人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好像我多年的夙愿终于圆了一样。事实上,对我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进步,给那种死守831是国庆日的家伙一个头棒:呵!“尊贵”的首相都“承认”了,当初还和我狡辩!但是啊,当我读到这篇南洋商报的评论《焦点论衡: 遲來的916公假●翱思》时,我不禁摇摇头,原来首相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啊~

在这里抽这篇评论的几段话给大家读读:

首相纳吉指出,内阁决定从2010年起,把每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日”列为全国公共假期,以庆祝沙巴及砂拉越于1963年9月16日加入马来西亚。他说,东马早在1963年加入大马,该州子民理应享受与西马一样的福利,包括建筑、教育、经济及社会发展。因此,大马此后每年将欢庆两个国家独立日(另一天为8月31日国庆日)。

加入”(join)这词根本就是一个“马来亚中心主义”的词汇,请问在1963年9月16日之前有世界上有“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吗?如果使用“加入”这词,这就代表1957年8月31日独立的国家叫做“马来西亚”而不是“马来亚”。使用“加入”这词,代表“马来亚”是“主体”,新加坡、砂拉越和沙巴三邦是“附属”。使用“加入”,潜意识下代表“马来亚”比较重要。要谈平等,正确的词汇应该是“成立”(form)啊。有谁会说,“马来属邦”加入“马来联合邦”,历史书都是写“马来属邦”(Negeri-negeri Melayu Tak Bersekutu)、海峡殖民地(不包括新加坡)(Negeri-negeri Selat)和“马来联邦”(Negeri-negeri Melayu Bersekutu)成立了“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的嘛!

什么叫做“东马早在1963年加入大马”,难道东马“加入”大马的年份大家都不知道吗?如果要平反彻底些,那明年的国庆是47还是53?大家很常说:“马来西亚独立了50多年了,现在还。。。”之类的话。那时沙巴砂拉越还没独立嘢!难道沙巴和砂拉越的独立不重要?为什么不说:“马来亚独立了50多年了(这是千真万确的啊!),现在还。。。”

其实沙巴也是在1963年8月31日独立,9月16日和其他邦成立马来西亚。但是砂拉越却在1963年7月22日独立,我不知道Sarawakian是如何想,我只是觉得要砂拉越每年延迟一个月庆祝有点怪。其实啊,前马来亚和沙巴要每年庆祝8月31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没有必要拖砂拉越下水一起庆祝生日吧。(当然,要不要争取是砂拉越人民的决定。)

值得赞赏的是,作者还提出了这个我蛮认同的观点:

此外,纳吉说:“马来西亚此后每年将欢庆两个国家独立日。”其实,这显示了我国过去对马来西亚成立日的忽视,甚至已忽视了46年。但这又会引起另外一个问题:我国有两个“独立日”?这并不是挺正确的诠释,因为马来亚独立日有一个,马来西亚成立日有一个,独立日并不等同成立日,但将8月31日与9月16日的庆祝联合在一起,则是恰当的。。。

朋友常对我说:“一个马来西亚,不分东西”。好,我决定在这篇文章里面用“前马来亚”来代替“西马”这一词。一是警惕大家我提出这些议题不是因为地理关系,而是历史的缘故;二,马来亚这个政体早已经在46年前成为历史了,不要无时无刻从“马来亚”的角度去诠释“马来西亚”;三是要提醒大家马来亚、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四邦当初是以平等的地位成立马来西亚的,如果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为什么联邦政府拖了四十多年也不肯向沙巴、砂拉越人民和政治人物好好解释?新加坡退出大马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察觉自己的地位开始被威胁。

在这个宣布之前,沙巴和砂拉越每年的9月16日都是全州公假,除了意义上的改变,之前沙巴称之为“州元首诞辰”,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庆祝“马来西亚成立日”。前马来亚的伙伴多了一个假期,不是应该更高兴吗?怎么会认为因为中央政府满足了我们的诉求,而应该开心的人是Sabahan还是Sarawakian呢?

马来西亚是属于前马来亚、沙巴(前North Borneo)和砂拉越(前The Crown Colony),当一个国家的成立日终于被正视的时候,不是应该举国欢腾,普天同庆吗?

谁是“916公假”下的受平反对象?

每一位大马人哪!

参考:

http://beta.nanyang.com/NewsCenter/articleDetail.asp?type=N&ID=94270&sID=29&cID=97

http://www.sapp.org.my/chinese/091024_cn_cpf.asp

http://bernhan.multiply.com/reviews/item/92

http://bernhan.multiply.com/reviews/item/83

http://b4dboyzmy.multiply.com/journal/item/168/168

http://dymm.spaces.live.com/Blog/cns!DD271A0A08F5EBE8!1785.entry?sa=28409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