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庇:Tanjung Api Api

中國領事館終於要尊重當地人的稱呼,把「哥打基納巴盧」正名成99%國家都在使用的「亞庇」譯名。證明了短短好記譯名的勝利。

Kota Kinabalu, Jesselton和Api指的都是同個地方,是後殖民,英殖民,前殖民的名稱。「亞庇」其實就是Api的客語音譯。但是,Api(馬來語,火)這名字如何來?說法太多,一說是大火後的命名,但是哪一場大火?有的說是二戰,有的說是1897-8年Mat Salleh「叛亂」對面Gaya島的大火。

但是,我比較推崇第二種說法,因為比較符合南島語族用大自然命名地名的方式。來自營火蟲(馬來語Api-Api ),是因當時亞庇長了很多支撐螢火蟲的Pokok Api Api(Avicennia),當漁民從對面島嶼看過來時,就會看到很多螢火蟲。

找了很久,今天終於在Spenser St John 1858年繪製的地圖找到Tanjong Api Api 這個地名了。如今這個海角常見的名字已經是Tanjung Lipat了,它的兄弟就是Tanjong Aru。Tanjong Aru的名字也是源自現在當地還是非常多植物,Aru樹(Casuarinaceae)。

IMG_20190213_153522 Continue reading “亞庇:Tanjung Api Api”

Advertisements

非華裔生華小生與中國旅遊市場

2017年,非華裔在馬來西亞華小的比例是15%,在沙巴的比例則高達65%。相信2019年將會持續攀高,甚至少數華小已經明文規定保留華裔的學額。

自1974年,由教會和華社所開辦的華文小學改制成國民型小學後,原住民父母陸陸續續基於「未來找工作有幫助」、「華語越來越重要」、「華小管得比較嚴」等原因把孩子送進華小就讀。在90年代,非華裔的學生已佔三成(當時全國比例仍低於一成)。2009年沙巴非華裔的華小生就多達12,500餘名。

如此的現象40年來培養了一批批略懂華語的勞動力。近年沙巴受到中國遊客的青睞,這群華小畢業生肯定也參與了,也發揮了力量。

image

#當年誰也沒有想到中國遊客的力量吧
#誰說華小一定會阻礙國民團結呢
#但是沙巴華小未來的教育方式肯定需要調整 Continue reading “非華裔生華小生與中國旅遊市場”

沙巴的華北人聚落

東南亞唯一的華北移民聚落社群就在沙巴。好,這又是馬來西亞歷史教科書沒有教我們的事。

第一次認真聽這個故事是來自中學校長的口中,當時來自天津的大學交流團前來交流招生,曾校長在開幕致辭時細數了這段過去(當時我有認真記著)。後來,看到了Prof Danny的書,還有一些臺灣的論文才知道,原來長輩們口中的『山東人』,指的就是這群華北移民(雖然他們大部分並非來自山東><)

Continue reading “沙巴的華北人聚落”

豚年。穆斯林

看了BBC報導沙巴穆斯林售賣豬豬藝術品的報導後,心想真該去購買支持一下。下午和朋友來到兵南邦ITCC找個喝茶的地方,突然被一間溫馨整齊的設計給吸引。是一個結合傢私,手工藝設計和飲食的店面。原來就是該穆斯林與團隊所開設的商店。

我們看了菜單,不得了,是大亞庇地區第一間Organic Vegan餐館,強調自備餐具和身體排毒的理念。

51112696_10161335944220024_611629671099924480_n Continue reading “豚年。穆斯林”

1957年與殖民地

以下這句話不是我或任何東馬人講的,是曾經在聯合國難民署服務多年的名筆唐南發寫的

「最近老马又老调重弹,抱怨国家独立了超过60年,大家仍心系“祖籍地”,国民依旧不团结。当然,他口中的一甲子指的是马来亚;沙巴和砂拉越在他和马来民族主义者眼中不过是殖民地,不在“独立”或“反英殖”的“伟大”论述之中。」

mahathir-1 Continue reading “1957年與殖民地”

「修復式司法」!

網絡上對「修復式司法」的解釋:

「修復式司法」 (Restorative Justice ,簡稱 RJ ,又稱修復式正義)主張犯罪學目的在建構和平公正社會,因為充滿衝突的社會,懲罰與矯治是無效的;彼此互助才是和諧社會的基石。

對犯罪造成傷害的痛苦,以報制報並不會使生活平和幸福 ; 應以社區為機制,透過會議、調解、道歉、寬恕、賠償、服務、社區處遇等,而非懲罰,以回復犯罪造成的傷害、和平解決犯罪與衝突,故又稱和平建構犯罪學 (Peacemaking Criminology) 。

可別認為這種概念來自『西方』,加拿大、紐西蘭等地在70年代採用的時候,是參考當地原住民的做法。沙砂原住民的習俗法裡面,也有一樣的概念。

當一個個體觸犯了Adat的時候,會讓原有萬物的秩序不穩定、變『熱』,需要Sogit來『冷卻』這個現象。如果沒有『冷卻』,就有可能會讓該社區招來天災或人禍。Sogit很多時候是禮物或是食物,用來重建加害者和受害者的社會關係。

大法官提倡的社區服務,已經在沙巴順利實行,是基於Adat的文化基礎。把「修復式司法」用在輕罪上,學界早有贊同的聲音。就這點上我是支持大法官的決定的,在司法上可以去伊斯蘭化。除了修復式司法,還有我們一般常見的威嚇式司法和隔離式司法。而伊斯蘭黨經常提出的伊刑法,屬於威嚇式司法。

修復式司法認為人性是有品德且能自我改善的行為人 ;
威嚇式司法認為人是理性的行為者,精於計算,不會做出對己不利的事 ;
隔離式司法認為人是非理性的行為者,缺少改過遷善的能力,只有藉由長期監禁的政策,方可保障社會大眾的安全。

參考資料:http://lawyer.get.com.tw/detail.aspx?no=405767

e540c7a747fb44cd16b76ac3db7c3ada Continue reading “「修復式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