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貪心失金鵝

    一位婦人在先生往生後,帶著三個女兒到富有人家裏當奴僕,母女四人過著非常困苦的生活。

    有一天,一隻全身長滿金黃色羽毛的鵝,突然飛到三位女孩面前說:「我是妳們的父親,我知道妳們的生活很困難,母親養育妳們也很辛苦,妳們可以拔我身上的羽毛去賣錢,改善生活。」

    婦人聽了高興地要女兒們趕快動手拔牠的羽毛;金鵝的的羽毛閃閃發亮,母女四人每人拔四、五根羽毛,束成一把出售,賣得的錢,足夠讓她們生活無虞。

    金鵝也遵守承諾,每三、五天固定來一次,讓她們再拔幾根金羽毛去換錢。漸漸地,母女們的生活就安定了下來。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貪心失金鵝”

Advertisements

全馬第二大的水力發電廠?

Pergau Dam

目前全馬第二大的水力發電廠是座落在吉蘭丹的Pergau Dam, 啟用與2003年,總發電量是600MW。這第二大的水力發電廠也有一項涉及英國政府和馬來西亞政府的醜聞。而且還有一篇科學論文來證明此事,大家可以點擊這裡

但是和第一大的水力發電廠巴昆水壩相比,這是小巫見大巫。巴昆水壩的總發電量是2400MW。而其背後的利益我也不願多說了。

但是這篇文章的重點不是Pergau Dam,也不是Bakun Dam。而是Upper Padas Dam

Continue reading “全馬第二大的水力發電廠?”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疑心釀災禍

      慈濟醫院的志工曾報告兩則個案,這兩個家庭就是缺少了「善解」的智慧,彼此不能互相包容,結果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第一個案例是:夫妻倆白手起家,先生很努力,日常生活也很規矩。以前經濟景氣很好時,他的事業興隆,都會拿錢回來給太太,全家過著很平靜、安穩的日子。

但是,最近社會經濟不景氣,影響到這位先生的工作,他為了要維持家庭開銷,不得不另外多做幾份工作,因此較少在家,甚至拿回家的錢也有限。太太就起了疑心──先生怎麼了?最近不常拿錢回來,金額也比較少,是不是有了外遇?疑心既起,她就常和先生吵架,先生很無奈,儘管對她解釋,可是太太仍然沒辦法體諒。

於是,先生就隨她去說,不再理她也不辯解。太太卻認為先生是默認,真的有外遇了!後來,和先生再發生口角時,先生還是保持沈默,太太一氣之下就服毒自殺!被送來慈濟醫院時,性命已無法挽回。這是件很遺憾的事情,只因無端的懷疑,缺少善解、包容,一條寶貴的生命、一個很好的家庭,就這樣破碎了。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疑心釀災禍”

一趟回家的路,顯得那麼遙遠(二)

自己一個人坐飛機,已經不是平常事。但是坐可以看電影的飛機,真的是頭一次。

一趟回家的路,顯得那麼遙遠

回想起原本要起飛的晚上,和幾位小瓜在素雅軒吃吃鬧鬧,好像轉念轉得太好。秀珍媽媽當晚叮嚀:要讓人在花蓮的承翰和宣儀隨時可以聯絡上我。於是,我把HTC的Gtalk打開了,讓大家可以省下國際漫遊的錢。

孤單的平安夜

24日早上,聖誕節前夕早上,接受到南大幾位慈青上飛機前的安慰與鼓勵,但是責備自己的心還是會慢慢升起,看著夥伴們在奮鬥,我自己卻不能發揮良能,雖然我知道這種心情只會增加在台灣奮鬥夥伴們的困擾,我努力壓抑著。

背著手提電腦,去了移民廳拿了新護照了後,我決定給自己一個聖誕節禮物。特地從Tiong Bahru走路到Outram Park,去拿一個很特別的禮物:紅十字會在兩個月前就透過簡訊要我去拿的——捐了五次血的徽章。路上收到承翰的訊息,問我《小小日記》在哪一個夥伴的手中。啊,無明火再次升起,明明自己就已經交代了幾位學員保管,並轉交給副組長冠雄。但是為什麼連這些小小任務都無法完成?還好承翰一直在安我的心。走了半個小時後,來到了Bloodbank,卻發現今天拿不成禮物了,公假休息半天,可是那天早上還明明收到Redcross的簡訊。

Continue reading “一趟回家的路,顯得那麼遙遠(二)”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黃帝與牧童

《莊子》中有一篇文章,其中一段是敘述黃帝問路的故事。黃帝與六位賢士去訪問一位修道的隱士,在山上迷了路,當時,正好看到一位牧童在放牛、牧馬。

他們就問牧童說:「具茨山要往哪裡走?我們要找一位大隗隱者的住處。」牧童回答說:「你們現在所到的地方就是具茨山了。我認識他,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說完即為他們指點路怎麼走,怎樣通過山路。

 

黃帝聽了很佩服這個牧童,就跟他說:「問路,你很清楚;問人,你也這麼清楚,你真的知道很多事情。我還想問你,一個國家的政治要怎樣治理,才能真正天下太平?」

牧童就回答他說:「那還不簡單!就像養馬一樣。你看,一群馬裡面若有一隻「害群之馬」,就會使馬群動亂不安,只要把害群之馬抓出來、趕出去,那這群馬就能順利成長了。」

黃帝聽了趕緊下馬,和六位賢人一同拜他為師!因為牧童指點他們正確的路,又指點他們人性的優缺點。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黃帝與牧童”

我也有我的夢想

工作了,時間也少了,幸好自己在的公司是準時上班準時下班的。下班後,就是在忙慈濟事了,最近很『幸福』,福田很多,可以說是大家從八月開始忙到現在都沒有停過腳步。

別人都問:你怎麼可以那麼認真投入?

我認真投入是因為有一份使命感,但是我也想告訴各位,其實,除了慈濟之外,我也有自己的夢想。

這就是要破除那些大家對於我的刻板印象,希望大家在需要對方的時候可以一起承擔把事情做好。

現在的忙碌生活,讓我回想到原來自己去年在六七月在沙巴悠閒的日子,其實自己很像沒有好好把握那一段時間,去把自己想做的事完成。

  1. 自己和爺爺拿了族譜,然後詢問很多自己家族以前的事,但是遲遲沒有把那一份資料整理好。很想寫一篇家族史,就趁我爺爺記憶力還好的時候。如果上次沒有去詢問爺爺,也不知道自己有日本人的血統,也不知道曾祖父不是中醫師,也不知道一些客家人的文化。
  2. 很想去爬全馬三座最高的山:16歲的時候已經爬了全馬最高峰,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去挑戰Trus Madi和Tambuyokon呢?他們就像是還未被沙巴州旅遊業開發的產品一樣,但是開發前就是最原始的風貌。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那個毅力和體力去挑戰?

     

  3. 要完成一本小說,構思已經有了,現在要收集資料。可是,很像沒有時間寫咧~~
  4. 前半年去了古達和古晉,兩個東馬最北和最南的都市和城鎮。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時間和毅力,有一天騎腳踏車從南而上北,開車需要三天兩夜的距離,可能需要兩個星期才能完成吧。原本說想每天騎腳踏車鍛煉,沒想到,腳踏車竟然被偷掉了,真的是困難重重。如果可以把這經歷和大家分享,那該多好啊,書名已經想好了叫《兩古之間》,呵呵。

Continue reading “我也有我的夢想”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守財奴轉世的「乞兒」

    佛經中有一段故事:佛陀在世時,曾在迦毗羅衛國講法,城裏有一位富有的長者,雖然很有錢,但視財如命。當時佛陀僧團以托缽維生,但是這位有錢人一看到出家人就趕緊把門關起來,不願意布施供養;如果有乞丐來乞食,他也是閉門拒絕,像個守財奴。

    長者漸漸年邁老衰,有一天,他對兒子說:﹁我辛辛苦苦地守持家產,現在交給你,你要記得和我一樣守好家產,不要輕易布施。﹂

    不久他就往生了,當時城外正巧有一位孕婦即將臨盆,這戶人家非常貧困。她開始產前陣痛時,先生無奈地對她說:﹁我出去工作又乞食,一直沒辦法維持你我的生活,現在又要多一口人,我怎麼養得起這個家呢?我不想看到這個孩子出生,我要離開你們。﹂

    結果先生就拋下了太太,她內心無比痛苦、掙扎,當先生離開後,她產下一個男孩。這孩子的眼睛一直閉著,過了一段時日,還是沒有睜開,這時候她才肯定孩子眼盲了。但是她無論多麼窮困、辛苦,
也要養活這個孩子。

    她每天帶孩子出去乞食,母子倆相依為命。當孩子七歲時,有一天,她病得很重,只好讓孩子獨自出門乞食。平常媽媽帶著孩子,還有人施捨,現在媽媽病了,反而沒有人同情這孩子,而且人見人厭,甚至被一些孩子扔石頭,有些大人還用竹子鞭打他。

    不知為何,大家都很討厭這眼盲的乞兒。他回家後,向媽媽哭訴說:﹁我沒有乞到食物,大家都欺負我,大人打我,小孩向我丟石頭,我無法乞得食物給媽媽吃。﹂

    母子倆相擁而泣,連續幾天都沒有乞討到食物,只好靠喝水過日子,勉強維持生命。等媽媽的病好一點時,兒子就攙扶著媽媽,由媽媽帶路出去乞食。

    他們走到城裡一間很大的房子前面,心想:這間屋子的主人一定很有錢,有錢人分一、兩碗飯給乞者,應該不算多吧!於是母子倆向他們乞討。

    但是這房子的主人曾對守門的人說:﹁門口幾尺內不要讓乞丐靠近,如果有乞丐走到這範圍內,就趕他們出去。﹂所以,守門的人在外面看到這對乞丐母子走近了,即猛推他們說:﹁不要過來,我們的規矩是乞丐不能走近門前!﹂

    乞丐媽媽一直求他們:﹁我已經幾天沒吃飯了,我孩子還這麼小,求求你給我一碗飯。﹂孩子也一直說:﹁求求你!求求你!拜託你,那怕只是半碗稀飯都可以。﹂他們苦苦哀求,不肯離開。

    這時候主人出來罵道:﹁乞丐,你們怎麼可以來我家門口,趕快走開!出去!﹂但是母子倆仍然纏著不走,後來主人就叫人打他們,孩子被打得頭破血流,母親也被推倒在地上。

    這時有一位出家的修行者從旁經過,勸阻他們說:﹁不能打了,不能打了!世間那有這麼不孝的人?父親辛苦賺錢讓兒子享受,兒子竟然還出手打父親,真是忤逆不仁道啊!﹂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守財奴轉世的「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