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血汗换回来的肯定

自十八岁以来就有一个愿,就是想每一年捐一次血。后来19岁的时候慢慢演变成一年两次。前年发现自己的血压低,为了健康着想,于是改变主意,回到一年一次。

说真的,我已经忘记了上一次捐血是什么时候了。2010年没有印象捐过血,如果有应该是一次而已,但是自去年起就收到Redcross要我去拿的tokien of appreciation,说这是在新加坡第五次捐血的奖励。

拖了半年,终于在自己去Lavender申请做PR的时候拿半天假,回程中下榻Outram Park Bloodbank@HSA 领取。

IMAG0563 IMAG0562

Continue reading “用血汗换回来的肯定”

Advertisements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美醜在於心

    以前有一位很有名的大畫家,備受大家的讚歎,他覺得受到如此的肯定,自己要更上層樓,就想創作一幅尊貴的佛陀畫像。但佛陀沒留下真實形象,因此他花很多年的時間,慎重尋找一位模特兒,最後才找到一位長得輪廓分明,看來非常莊嚴的年輕人,畫家覺得這就是他想表達的聖人形象。

    於是他重金聘請這位年輕人當模特兒,當這幅畫完成、展出時,的確很震撼藝術界,大家都很讚歎,畫家的名氣更是轟動一時。過一段時間後,畫家又想:如何讓佛像顯得更完美,最好的方法就是至美與最醜的並列比較;佛是最莊嚴的,而惡魔最醜陋,那麼是不是也該畫一幅最醜陋的惡魔像?

    所以,他開始尋找一位長得很醜惡的人,要畫人間最兇惡、讓人看了心會驚怕的邪惡形象,最後他在監獄中找到一名死刑犯。當畫家快要畫完的時候,這名死刑犯忍不住哭了出來,說:「幾年前,我也當你的模特兒,那時你畫的是佛像;幾年後你畫惡魔,竟然也選中我。」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美醜在於心”

上人的眼睛

记得有一次在听证严上人开示的时候有提到,每每海外慈济人回到花莲上台受证/领结缘品时,大家都泪流满襟,虽然上人的视力不好,但她其实很想好好看一看我们的脸,因为她想至少认得她弟子们的每一张脸,而且最好眼睛对着上人的眼睛。

比起第一次在板桥遇到上人澎湃的情绪,这一次在花莲心里真的比较平稳多了。

不知托谁的福,这一次回去,很有福气看见上人四次,加起来应该有三个小时长的时间。

每次即将看到上人的时候,就会想,到底下一次我还有没有这个福气看到她。

上人也是人,连佛陀都会受伤生病涅磐。佛陀是福慧圆满者,我心中的上人是完整人格的宗教家。

佛经有言:『人格成、佛格即成』。

在学会成佛之前,先要学会做人。

Continue reading “上人的眼睛”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美女與醜女

    佛陀舉了個例子──有一位富翁的家裡,來了一位非常端莊、美麗的天女。富翁心裡很歡喜,還沒開口問,天女就說:「我叫功德天,常常在人間散播幸福的種子,帶給人們幸福和財物。我今天跟你有緣,所以來你家拜訪。」

    富翁聽了很高興,笑說:「請進!請進!我真的是很有福。」這時,外面跟著來了一位長得非常醜陋的女人。富翁看到這麼醜陋的女人,就起了厭惡、惶恐之心。

    他正想問個明白,這位女人卻先說話:「我的名字叫黑暗。我到任何地方,都會帶來霉運,敗壞、消磨一切。」富翁聽到她還會帶來霉運,就厭惡地對她說:「我這裡不歡迎妳來,趕快出去!」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美女與醜女”

新加坡慈青一日营《彩绘人生》——2011年4月2日

20110402tccampposter_bilingual

好几天都在忙筹备着《彩绘人生》这营队,都没有动笔写blog。干脆就把blog当成宣传工具,哈哈哈哈,让我很自豪地说:我的blog一天平均有30 views,少少都有一点宣传效果的^^

何为《彩绘人生》?其前身叫作——《绘出人生的彩笔》=)

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慈青一日营《彩绘人生》——2011年4月2日”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寬心待人

    佛經中有這麼一則故事──有兩個商隊準備出門經商,但因人數眾多,為了避免秩序混亂,兩隊的領隊就商議分梯出發。其中一位很有智慧的領隊說:「既然要分梯出發,我讓你先選擇。」另一位領隊心想:如果先出發,運送貨物的牛隻便可以先吃到一路上的青草。而且到達目的地後,就可以先做生意,便決定選擇先走。

    第二隊的人感到很不滿,覺得好處都被第一隊的人佔盡了。那位有智慧的領隊卻對同伴們說:「沒錯!先出發的隊伍,可以讓牛隻先吃到青草。不過,草被吃過之後,還會長出鮮嫩的新草;我們慢一點再出發,牛隻正好可以吃到鮮嫩的新草。其次,市場有了他們的投石問路,我們再去會比較安全。」

    傳說在沙漠地區,有很多專門吃人肉、喝人血的夜叉惡鬼。當第一批商隊來到時,夜叉的首領立即叫夜叉眾各拿一朵青翠的蓮花,然後將身體淋溼,化身人形前去引誘商隊走入缺水缺糧的地方。

    當那些夜叉出現時,第一批商隊的領隊看他們手上拿著蓮花,身上又溼溼的,就問他們從何處來?夜叉回說是由南邊而來。領隊再問:「請問南邊是不是有水?」夜叉回答:「那兒不只有清澈的泉水,還時常下雨呢!」

    那位領隊聽了很高興,就告訴隊員們說:「距離此地不遠處,時常下雨又有流泉,我們何必如此辛苦地載水同行呢?各位可以把水倒掉,這樣行走比較輕鬆。」大家聽了他的話後,紛紛將水倒掉,然後輕鬆地往南走去。

    可是當他們到了那裏之後,發現仍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空曠沙漠。由於當時天色已暗、大家又疲憊不堪,只好決定在此過夜。幾天之後,他們因為缺水缺糧而體力不支,無法再繼續前行。那些夜叉便趁機 吃他們的肉、喝他們的血,留下一片白骨。

Continue reading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寬心待人”

林夢省——被遺忘的角落

以前很常聽砂拉越的媒體提起北砂(砂拉越北部),以為是老越縣和林夢縣(總歸林夢省),卻沒有想到原來北砂主要指的卻是美里(Miri)附近的城市。

由此可见,林梦省和居住在其中的本南人一样,真的是严重被忽略的一个角落。不重要,因为汶莱苏丹从来没有放弃过林梦的领土。不重要,因为它夹在汶莱和沙巴之间。

【从沙巴坐巴士去斯利巴加湾市,路途要经过八个关卡。夹在汶莱中间的林梦,几乎是汶莱人每个周末去购物的好去处,好比新加坡人去新山逛街一样。】

IMAG0457

既然他那么不重要,那么什么原因导致前首相阿都拉宁愿放弃纳闽岛附近的油田所有权,而拿沙巴的石油来和汶莱换取砂拉越的林梦?(结果苏丹还不承认有过这样的协议。)

这个问题嘛,我深思了很久,不知道我的结论对不对——伐木工业和油棕业。

砂拉越的伐木公司富可敌国,这里也是砂拉越最后几个能够进行大事伐木的地带,因为从南到北,从外到内,加上忽略了很久,才发现到林梦的森林有利可图,这里已经种上一片片一望无际的油棕园,情况可能比沙巴严重。

白毛不只掠夺砂拉越的资源,现在连沙巴的资源也不放过,沙巴的石油被拿去换砂拉越的领土。明明沙巴自己不够电用,还把金马士Kinamis的天然气运去砂拉越Bintulu。天气管因为要避开汶莱,必须通过Lawas和Limbang的内陆,无理迫使原住民搬迁。

这时,作为一个天然气管必经地的林梦省,就不得不保住了。

位于Lawas的油棕园 

位于Lawas的油棕园

Continue reading “林夢省——被遺忘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