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法國洞穴壁畫還久遠,四萬年歷史的最古老動物壁畫在婆羅洲

引文:

很震撼,當今世界最早的洞穴藝術是在東婆羅洲——這個百年前還被歐洲殖民者認為是毫無文化和歷史的荒野之島。

同理,如果這個發現是在爪哇島,明日應該就會成為印尼報紙的頭條。可惜,發現的地方是邊陲之地,同樣也需要好幾年來修改歷史課本吧!

科學團隊用最新測年技術定年,四萬至五萬兩千年前,比之前最早的洞穴藝術發現地蘇拉威西島早了五千年。不管是冰河時期還是間冰期,東婆羅洲一直都是超級大陸Sundaland的海岸線。人群也有可能沿著海岸航行,自然也是人群流動之處。團隊預測洞穴藝術的技能從婆羅洲傳到蘇拉威西,再傳到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澳洲,也代表當時人群擁有渡海(望嘉錫海峽等)能力。

過去歐洲人利用當地發現的洞穴藝術,來證明自己是人類創意發源地的後代,合理化殖民低級社會的舉動。但是,其中一個低級社會的祖先現在已經被證明比歐洲更早擁有創意了。

神奇的是,繪畫的其中一個動物——Banteng(爪哇野牛)——目前還存活著,只是目前因為開發而成為了受瀕危物種。報導人說,我家附近十幾年前也有野生Banteng,但是現在去看螢火蟲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了。

————————————————————————————

n27nzyix0fqcfnopmee3rwraxipmji 继续阅读“比法國洞穴壁畫還久遠,四萬年歷史的最古老動物壁畫在婆羅洲”

Advertisements

從容上臺,華麗轉身的丘和新校長

去年得知丘(副)校長要退休的消息,頗為驚訝。但,想了想,我也離開中學這麼多年了,丘校長不退休才奇怪咧!

校長是南洋(理工)大學畢業的,也算是我的學長。頂著名校的光環,卻願意從柔佛州來到山高皇帝遠的獨中任職,做牛做馬,薪資少,卻甘之如飴。一心一志,轉眼42年,桃李滿天下,贏得好聲譽。

其實我從來沒有被他這位『Physics神』教過,但大家還是會被他精簡扼要、高效務實的處事作風留下深刻印象,十足理工科的身體力行。

印象深刻是,2010年大學畢業後,我帶著來自其他獨中的同學回到母校,勇敢闖入校長室。結果,丘校長二話不說,沒有預約下,和我們談了半個小時。原來他還記得我,聊崇正、聊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

不愛談大道理的他,難得回應華教的未來,依稀記得:過去馬來人認為當公務員是最好的工作,現在(2010年)則不是。很多出國了,回來不一樣了。環境在改變,我相信未來會更好。

彷彿有一個預測的方程式,運算結果顯示:在他退休的今年,獨中首獲聯邦財政預算的撥款。多少不重要,其象徵意義極高。

yia3 继续阅读“從容上臺,華麗轉身的丘和新校長”

讨论土著权益 明年1月亚庇举行 婆罗洲法律大会

冷靜,這裡指的『土著』,不是馬來西亞的土著,而是『全世界的原住民』><

『預料將有150名來自亞洲各國的代表,以及來自美國、澳洲、紐西蘭、中國、臺灣及新幾內亞的講師,將出席是項為期2天的大會。』

『籌委會主席陳權芳說,婆羅洲法律大會是提供一個平臺,針對世界各國土著權益課題法律進行討論、研究與對比。』

『他亦指出,為促進國際律師界的良好關系,沙巴律師公會也邀請新加坡、汶箂、菲律賓、越南及泰國的律師參與是項大會。』

這也回應了我最近認為的,沙砂上百年歷史的原住民習俗法律體系,可以作為世界原住民法系的參考。提升原住民習俗法體系,也是當今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馬蘭俊一直努力的方向。

唯,馬來(西)亞媒體與學術界一直受困於族群和宗教的糾葛中,無法打開格局。我曾在臺灣的兩場座談中提出,馬來西亞其實存在三種法律體系,但主講人後來都堅持所謂『西方普通法系』和『伊斯蘭法系』的二元對立觀,繼續維持他的馬來亞觀點。

這項『土著』權益法律大會的主推部長,籌委會主席都是華人;面向的是世界。這比『大局』更具格局!

christina 继续阅读“讨论土著权益 明年1月亚庇举行 婆罗洲法律大会”

沙巴邦的省級地圖

若要恢復邦的地位,這要習慣省的稱呼,沙砂每一個省在聯邦的地位則必須等同於馬來亞的州屬。

以下是面積的比較:
古達省≈四個檳城州
西海岸省≈半個吉蘭丹州
斗湖省≈一個吉蘭丹州
內陸省≈一個柔佛州
山打根省≈柔佛州+吉打州

整個沙巴邦的面積=4個檳城+1.5吉蘭丹+2柔佛+1吉打=兩個臺灣

雖然沙巴的省級制度在1976年廢除,但是它存在的時間是93年左右(1883起)超過它廢除的時間42年。因此,沙巴人在日常生活中(媒體等)還是經常使用這些語彙。就連改版後的旅遊局網站,也把省的制度畫上去了。而另一個則是我自己繪製的首個中文版。

Sabah-Divisions chinese HD

image 继续阅读“沙巴邦的省級地圖”

《經王法華經》

對正在聽晨語的夥伴來說,這本書名有點霸氣的《經王 法華經》是大推薦。由來自越南的一行禪師(Ven Thich Nhat Nanh)所著,其原著書名“Opening the Heart of the Cosmos: Insights on the Lotus Sutra”顯得比較符合禪師溫和的風格。

在台大附近的二手書店發現它時,是被目錄所吸引。每一品的精華在目錄多以四個字呈現:開啟二門、善巧方便、唯有一乘……是《法華經》深入淺出的導讀。同時也釐清了一些疑問:為什麼法華經如此戲劇效果,為什麼《提婆達多品》即使被認為是後來添加也是合理的等疑問。

第二次閱讀一行禪師的書,覺得禪師算是臨濟宗傳人裡,最接近證嚴上人思想的那一位了。

getImage 继续阅读“《經王法華經》”

【閱讀摘要】Contested Moksa in Balinese Agama Hindu: Balinese Death Ritual between Ancestor Worship and Modern Hinduism

Annette Hornbacher, 2014

「Contested Moksa in Balinese Agama Hindu: Balinese Death Ritual between Ancestor Worship and Modern Hinduism」in Dynamic religion in Southeast Asia. P.237-259

INDONESIA BALI TRADITION

作者Annette德國人,學士(哲學、民族學和德國研究學)和博士(關於啟蒙運動哲學的詩意-神話批判)畢業於圖賓根大學,現任海德堡大学的民族所教授。她的專長是印尼的宗教、儀式、人權、生態、文化美學等領域。本文解構了巴厘島興都教對於葬禮的兩種解讀:祖先崇拜和現代興都教。

現代化強調理性、除魅和世俗化,但世俗主義在21世紀初開始粉碎,宗教成了世界政治的有力面向。作者把現代化模型套入巴厘島的宗教領域,再次解讀島上的儀式和傳統。受到現代主義的影響,印尼政府參考了一神教規範定義了「宗教」,如此的詮釋不利於祖先和自然崇拜信仰。因巴厘島的傳統儀式被視為不符合現代宗教的標準,避免進一步被伊斯蘭化,當地組織PHDI發起「現代化」傳統信仰的運動,建構教義,和世界興都教接軌。巴厘島的葬禮呈現了本土泛靈信仰和祖先崇拜,和現代興都教的交匯。現代興都教對本土傳統儀式的再詮釋被學者形容成正確行為(orthopraxy)至正確信仰(orthodoxy)[1]的轉向。作者在南巴厘村莊卻發現了傳統巴厘信仰的影子,因此本文敘述了「宗教」論述由上至下的政治開展如何把執行儀式者接納或抗拒,再詮釋或避開。

火化儀式最能凸顯祖靈信仰和現代興都教於對生死觀的差別。但半世紀前,火化是少見的,只有上流社會才會在埋葬多年後火化骨頭。只有在PHDI和旅遊業的促進下,火化才成了必行的葬禮儀式。巴厘島的火化儀式並非如印度般簡潔,反而是數周繁雜的小儀式所構。現代興都教重視個人修行,而非尊敬祖先,他們把本土儀式論述成印度儀式的在地化,目標皆為淨化靈魂,逃離輪迴,邁向解脫(moksa)。史料顯示如此詮釋是近代的事。作者不認同部分學者正確行為轉向正確信仰的詮釋。因為學者所預設的「普世且正確的興都教」在印度是多元的,非政治和現代主義者所宣稱般。作者認為需從歷史切入。火化儀式雖為14世紀滿者伯夷國王所引入,但考古證據證明常民長期選擇土葬。至今仍有村莊選擇土葬或天葬,被民族學家形容成巴厘前興都化的習俗。據記載,祖靈信仰和興都教徒對立;印度密宗經文能解釋巴厘火化儀式。同時,常民不了解火化的意義,只有少數婆羅門能透過經文了解。作者不認同以上觀點,因為現今南巴厘的村民仍自認為興都教徒,自認祖先來自印度。

hinduism-in-Bali

继续阅读“【閱讀摘要】Contested Moksa in Balinese Agama Hindu: Balinese Death Ritual between Ancestor Worship and Modern Hindu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