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西方主流觀點外的另類思索

因論文需要觸碰到馬來西亞日益伊斯蘭化的社會現象,於是幾個月前買了這本書,趁著旅行終於念完。原著2016年出版後,繁體版翌年也出版,可見此議題在當今社會之分量。

作者Shadi Hamid是埃及裔美國籍的中東政治研究學者,並嘗試透過此書打破西方長久以來的“信仰”:(一)自由主義必然和民主主義相伴;(二)發生在基督教的“現代化”必然也會在伊斯蘭教發生。但,我們看到的是,強行被給予民主制度的中東地區選擇了政教合一的伊斯蘭主義政府。

27066741_10159864369560024_6147840396538368536_n Continue reading “【書評】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西方主流觀點外的另類思索”

Advertisements

老馬任相——理論與實作之間

大家對於馬哈迪的回鍋,有的感到不安,有的感到興奮——不管在馬來語、英語或是華語的論述裡都存在。

其中這篇《马哈迪是计时炸弹》更是引起華語使用者的(少有,相對於馬來語評論)激烈的討論。

我把自己的留言進一步延伸。

image Continue reading “老馬任相——理論與實作之間”

“伊斯兰主义”之差,“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CNN、TIME等各大国际媒体老大都报导了“老马识途”的新闻,因牵动着西方对于东南亚民主化和伊斯兰化走向的关心;毕竟若老马真的当选,他将会成为全世界最“老”的国家领袖。

自80年代,大马政治的主旋律早已不是追求全民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马来人的特别地位在大部分马来人眼中彷彿成了事实——他们关心的是“马来主权”与否,和“世俗国vs回教国”之争。

1月7日希望联盟公布马哈迪和旺阿兹莎为正副首相人选。

这篇《马来海啸的虚与实》是众多评论裡分析得蛮好的:“来届大选或许是伊党的伊斯兰主义对垒诚信党的伊斯兰主义,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对垒巫统的马来民族主义。”

与其对马来选民的去向提出疑问,倒不如去分析伊党和诚信党的“伊斯兰主义”之差,巫统和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马来选民的投票取向影响甚大。 Continue reading ““伊斯兰主义”之差,“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馬來語的東南西北(二)

上一篇提到Timur和Barat的由來(timuR & *sabaRat),這次要介紹兩個古馬來波利尼西亞語(Proto Malayo Polynesian, PMP)——lahut(向海)和*daya(向陸)。

住在沿海的南島語族,通常會用向著外海或向著內陸的方向來辨認自己的位置。像排灣語zaya是上游或內陸,而lauz是下游或向海。砂拉越北部的Kelabit語也一樣dayah是上游,而la?ud是下游。

更有趣的是南巴厘島的kaya(ka-daya,想像成馬來語ke daya)是北方(向陸)和kalod(ka-lahud)是南方(向海)。在北巴厘島則kaya是南方,kalod是北方。這些方位是歐洲人後來用自己的理解套用在巴厘島民身上,回歸原本的意思就是向海/向陸之差別。

南巴厘島的kaya(ka-daya)是北方(向陸)。在北巴厘島則kaya是南方。

說這麼多,大家應該猜到在馬來語daya演變成了darat(陸地),而lahut演變成了laut(海洋)。

daya和lahut的原型體現在東北(Timur Laut)、西北(Barat Laut)和西南(Barat Daya)的用詞上。也就是當馬來語發展出八個方位詞的所在/商業中心,其東北和西北向海,而西南向陸。

512px-Malay_Kingdoms_id Continue reading “馬來語的東南西北(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