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回家的路,顯得那麼遙遠(二)

自己一個人坐飛機,已經不是平常事。但是坐可以看電影的飛機,真的是頭一次。

一趟回家的路,顯得那麼遙遠

回想起原本要起飛的晚上,和幾位小瓜在素雅軒吃吃鬧鬧,好像轉念轉得太好。秀珍媽媽當晚叮嚀:要讓人在花蓮的承翰和宣儀隨時可以聯絡上我。於是,我把HTC的Gtalk打開了,讓大家可以省下國際漫遊的錢。

孤單的平安夜

24日早上,聖誕節前夕早上,接受到南大幾位慈青上飛機前的安慰與鼓勵,但是責備自己的心還是會慢慢升起,看著夥伴們在奮鬥,我自己卻不能發揮良能,雖然我知道這種心情只會增加在台灣奮鬥夥伴們的困擾,我努力壓抑著。

背著手提電腦,去了移民廳拿了新護照了後,我決定給自己一個聖誕節禮物。特地從Tiong Bahru走路到Outram Park,去拿一個很特別的禮物:紅十字會在兩個月前就透過簡訊要我去拿的——捐了五次血的徽章。路上收到承翰的訊息,問我《小小日記》在哪一個夥伴的手中。啊,無明火再次升起,明明自己就已經交代了幾位學員保管,並轉交給副組長冠雄。但是為什麼連這些小小任務都無法完成?還好承翰一直在安我的心。走了半個小時後,來到了Bloodbank,卻發現今天拿不成禮物了,公假休息半天,可是那天早上還明明收到Redcross的簡訊。

《慈濟世界》

接著,我決定去靜思堂用電腦,買了Mr Bean的湯圓打算送給柔潔大人,答謝她前幾天幫我們趕出了會務報告,買了一盒年餅、再拿幾本最新的《慈濟世界》,因為裡面有慈青們專題報導,打算送給在台灣奮鬥的夥伴們激勵激勵。結果發現靜思堂的同仁也要慶祝聖誕節,被趕回家,於是只好再次拖著疲憊的身軀從Pasir Ris回到Choa Chu Kang。

很多時候,《慈濟世界》真的可以平伏我的煩躁感。在巴士上,翻開月刊,讀着我們為別人寫的真實故事,小人物也能成就大事,這就是我繼續寫字的原因。我對自己說,我唯一能夠做的準備就是盡量把手上的幾本月刊讀完,然後到台灣後可以下筆如有神。

平安夜,我一個人安靜地呆在房間裡面吃晚餐。Yahoo messenger, MSN, Facebook, Gtalk, Skype統統都打開了,都是為了要給大家一個accessibility。

tcworldjournal41

我不想去台灣了

家裡空空無人的聖誕節早上,就收到好朋友無法前來送我飛機的消息,留在新加坡的慈青統統都參與了歲末祝福,又是一個人拖著行李來到機場,有一種被全世界遺忘的感覺。在過去24小時裡,大家都很想過的很好,好想自己去了也是多餘,就對承翰說:我有點不想去台灣的感覺。承翰後來和我分享說,自己參加了一堂課就覺得值回票價了,我是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上機場的。

我懷疑自己會不會能夠跨越出境的那一道門,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起了退專心,我懷疑我自己為什麼那麼生氣,生氣我的好朋友臨時放飛機,雖然他已經道歉了(後來才知道,那時他和女朋友吵得很兇)。

慈悲的心路

手指輕輕一觸,《唐山大地震》的情景一幕幕的呈現在我的面前。坐在我隔壁的那位先生也許真的不明白我為什麼會哭。女主角在最後選擇原諒了母親,因為她在汶川大地震的時候,深刻的體會到一個母親為了無數的生命而放棄自己孩子一隻手臂的偉大。

這種“拉長情,擴大愛”的情懷,讓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女主角最後原諒了母親當時救弟弟、不救她的決定。這讓我聯想了台灣的八八風災、海地智利大地震等。淚停了,氣消了,我知道我為什麼要回台灣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