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州危机和马来亚联邦

现在凡是一提到巫统,不管是大人小孩,什么种族,都会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模样。但是,无可否认地,这个政党就是带领马来亚和英国谈判,在马来西亚的成立(我绝对不会使用“加入”这词的)扮演重要角色。

1946年,巫统同样是通过街头抗争起家的。

讽刺的是,现今巫统控制的警方,就像当年英国殖民政府一样,打压巫统反对的“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计划。二战之后,英国政府想通过 “马来亚联邦”来统一“马来联邦”、“马来属邦”和“海峡殖民地”(不包括新加坡)。其中,苏丹们的批准法律、出让土地、赦免罪犯或缓刑的权利、审核有关伊斯兰教的立法案件皆被新任总督剥削,非马来人宽松的公民权,Malcom MacDonald欺诈威胁各邦苏丹的行为,都受到马来人经日据时代崛起的政治醒觉而高度反对。非但如此,就连四位前马来联邦的总督和大法官都反对这项计划。

在这样的环境下,原本是记者、来自柔佛州的拿督翁。嘉化(Dato’ Onn Jaafar)在四月六日创办了UMNO,极力走上街头示威,对新总督的政体采取不合作运动,并举行了一个星期的哀悼周。最终,迫使殖民地事务部修正这个计划,在吸取多方面意见后,于1948年成立“马来亚联合邦”(Persekutuan Tanah Melayu)。

protest_against_malayan_union protest malayan union

风水轮流转

六十三年后的今天,放眼二月的霹雳州危机,都不是首相通过“秘密失踪”、“拉拢跳槽”、“干预司法”(不敢说有没有“欺诈”和“威胁”)的手段而夺取的吗?“一个黑色的马来西亚”、“哀悼民主死亡烛光会”的不合作运动,都不是从早期巫统身上学到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问题是:我也不知道现在马来西亚缺乏的是什么,才能迫使现任巫统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