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916公假”下的受平反对象?

自2006年以来,每一年我都会挑起九月十六日的议题。当然,在这期间也有很多bloggers不断地提醒读者有关马来西亚日的重要性。或许,有很多人就像在我第一次发现真相时有点难以置信。但是,去年安华发动916变天虽然失败,却成功地让全大马人的目光集中在这一个特别的日子,那我也曾在MSN personal message里写过:“916的意义不在于变天,而是史实。”

自胡逸山做了Najib的政治秘书后,我也曾预料“916公假”这个决定的来临,只是来的有点快而已。因为当胡逸山还是南洋商报的评论员的时候,他就倡议政府在831和916之间庆祝长达半个月,以“独立日”作开始,以“成立日”为结束。而他建议废除Cabotage Policy,而如今也被翁诗杰废除了。我看,在未来的三年内,东马(尤其是沙巴)还有很多好康可以讨。这全拜308大选促成的“两线制”所赐。

自Najib公布了这个决定后,有许多人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好像我多年的夙愿终于圆了一样。事实上,对我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进步,给那种死守831是国庆日的家伙一个头棒:呵!“尊贵”的首相都“承认”了,当初还和我狡辩!但是啊,当我读到这篇南洋商报的评论《焦点论衡: 遲來的916公假●翱思》时,我不禁摇摇头,原来首相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啊~

在这里抽这篇评论的几段话给大家读读:

首相纳吉指出,内阁决定从2010年起,把每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日”列为全国公共假期,以庆祝沙巴及砂拉越于1963年9月16日加入马来西亚。他说,东马早在1963年加入大马,该州子民理应享受与西马一样的福利,包括建筑、教育、经济及社会发展。因此,大马此后每年将欢庆两个国家独立日(另一天为8月31日国庆日)。

加入”(join)这词根本就是一个“马来亚中心主义”的词汇,请问在1963年9月16日之前有世界上有“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吗?如果使用“加入”这词,这就代表1957年8月31日独立的国家叫做“马来西亚”而不是“马来亚”。使用“加入”这词,代表“马来亚”是“主体”,新加坡、砂拉越和沙巴三邦是“附属”。使用“加入”,潜意识下代表“马来亚”比较重要。要谈平等,正确的词汇应该是“成立”(form)啊。有谁会说,“马来属邦”加入“马来联合邦”,历史书都是写“马来属邦”(Negeri-negeri Melayu Tak Bersekutu)、海峡殖民地(不包括新加坡)(Negeri-negeri Selat)和“马来联邦”(Negeri-negeri Melayu Bersekutu)成立了“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的嘛!

什么叫做“东马早在1963年加入大马”,难道东马“加入”大马的年份大家都不知道吗?如果要平反彻底些,那明年的国庆是47还是53?大家很常说:“马来西亚独立了50多年了,现在还。。。”之类的话。那时沙巴砂拉越还没独立嘢!难道沙巴和砂拉越的独立不重要?为什么不说:“马来亚独立了50多年了(这是千真万确的啊!),现在还。。。”

其实沙巴也是在1963年8月31日独立,9月16日和其他邦成立马来西亚。但是砂拉越却在1963年7月22日独立,我不知道Sarawakian是如何想,我只是觉得要砂拉越每年延迟一个月庆祝有点怪。其实啊,前马来亚和沙巴要每年庆祝8月31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没有必要拖砂拉越下水一起庆祝生日吧。(当然,要不要争取是砂拉越人民的决定。)

值得赞赏的是,作者还提出了这个我蛮认同的观点:

此外,纳吉说:“马来西亚此后每年将欢庆两个国家独立日。”其实,这显示了我国过去对马来西亚成立日的忽视,甚至已忽视了46年。但这又会引起另外一个问题:我国有两个“独立日”?这并不是挺正确的诠释,因为马来亚独立日有一个,马来西亚成立日有一个,独立日并不等同成立日,但将8月31日与9月16日的庆祝联合在一起,则是恰当的。。。

朋友常对我说:“一个马来西亚,不分东西”。好,我决定在这篇文章里面用“前马来亚”来代替“西马”这一词。一是警惕大家我提出这些议题不是因为地理关系,而是历史的缘故;二,马来亚这个政体早已经在46年前成为历史了,不要无时无刻从“马来亚”的角度去诠释“马来西亚”;三是要提醒大家马来亚、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四邦当初是以平等的地位成立马来西亚的,如果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为什么联邦政府拖了四十多年也不肯向沙巴、砂拉越人民和政治人物好好解释?新加坡退出大马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察觉自己的地位开始被威胁。

在这个宣布之前,沙巴和砂拉越每年的9月16日都是全州公假,除了意义上的改变,之前沙巴称之为“州元首诞辰”,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庆祝“马来西亚成立日”。前马来亚的伙伴多了一个假期,不是应该更高兴吗?怎么会认为因为中央政府满足了我们的诉求,而应该开心的人是Sabahan还是Sarawakian呢?

马来西亚是属于前马来亚、沙巴(前North Borneo)和砂拉越(前The Crown Colony),当一个国家的成立日终于被正视的时候,不是应该举国欢腾,普天同庆吗?

谁是“916公假”下的受平反对象?

每一位大马人哪!

参考:

http://beta.nanyang.com/NewsCenter/articleDetail.asp?type=N&ID=94270&sID=29&cID=97

http://www.sapp.org.my/chinese/091024_cn_cpf.asp

http://bernhan.multiply.com/reviews/item/92

http://bernhan.multiply.com/reviews/item/83

http://b4dboyzmy.multiply.com/journal/item/168/168

http://dymm.spaces.live.com/Blog/cns!DD271A0A08F5EBE8!1785.entry?sa=284093311

 

 

 

One thought on “谁是“916公假”下的受平反对象?

  1. 原来Cabotage Policy还没有完全废除。

    http://www.ocdn.com.my/news.cfm?NewsID=5187

    首長讚沙廠商聯會與各造堅毅不懈要求下 求進一步開發國內航運政策 終獲聯邦關注

    出版日期: 2009年 11月 21日 (星期六)

    【亞庇廿日訊】沙巴廠商聯合會及相關各造要求進一步開發國內航運政策已得到聯邦政府的關注。

    首席部長拿督斯里慕沙阿曼指出,並非所有課題能一夜間獲解決,有些課題需要好幾年的時間。但沙巴廠商聯合會堅毅的決心已使長久以來的國內航運政策課題獲聯邦政府關注,雖然政府祗局部開放該政策,但聯邦政府關注沙巴廠商聯合會及相關各造所提出的要求,為該課題謀求解決方案。

    他今晚在亞庇出席沙巴廠商聯合會之夜宴會致詞時,希望沙巴廠商聯合會繼續透過對話和論壇與州及聯邦政交涉。

    提數替代方案

    政府從今年六月三日起實行的選擇性開放國內沿海航運政策祗允許外國貨船往返東、西馬裝載轉船裝運的外國貨櫃,咸認本州無從受惠的沙巴廠商聯合會要求聯邦政府進一步開放該政策,允許外國貨船在東、西馬之間運載國貨,打破本地船家壟斷的局面,降低工商業運作成本扶助本州工商業成長,並提出數項替代方案,包括要求聯邦政府宣佈實邦加貨櫃碼頭為國際中樞碼頭,讓來自遠東國家的貨櫃從實邦加碼頭轉船裝運至西馬。

    慕沙指出,在政府設法為製造業提供方便之際,業者必須研究市場需要和緊隨最近走勢。

    他說,本州的製造業已在起飛中,水產養殖業更綻放異彩,種種下游加工產品陸續面市,能使本州在本區域找到定位。

    他呼籲製造業領域力創新意,為部份特產開拓高檔市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