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ly——沙巴东海岸之旅 (Sungai Seguliud——Pekan Kota Kinabatangan——Sungai Kinabatangan)

从Sungai Seguliud到Sungai Kinabatangan大概48公里,车程43分钟。途中经过Kampung Lot M,Pekan Kota Kinabatangan, Kampung Jaya Baru,Kampung Perpaduan Datuk Moh,就可以看到京纳巴丹岸河,这条全马第二长的河流(最长是拉让江)。

Segaliud to Kinabatangan 100_6771

这里就是Pekan Kota Kinabatangan(京纳巴丹岸镇),从车窗拍出去的街景。就是这么hulu(落后)的地方!到底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我敢敢说,凡是有关心大马政治的人一定对这个地方的很熟悉。为什么?就是它的国会议员啊~语不惊人语不休的马来西亚国会后座议员俱乐部副主席——邦莫达(Bung Mokhtar Radin)。

还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Radin

提出“月漏论”的第二男主角、308后为沙巴向中央政府呛声的国阵议员、一直到最近叫许子根翁诗杰“滚蛋”,都是他的“政绩”。

看到他的为民服务的肖像挂在马路旁,真想开门冲下车劝告当地的居民,重新选择一个“除了骂人之外,还能做一些建设性事”的议员。

各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公开侮辱女性的议员还能抵得住308大选了吧!看看这里的居民如此纯朴,会上网看替代新闻的,可能不到10%吧!

100_6772

100_6773

一路上发生的事还真多呢~载满砖头的罗里撞向油棕园;还有这只不幸被我们撞到的小鸟,阿弥陀佛!(你的羽毛在新加坡。)

100_6775

100_6779

上面那一座山像什么啊?Bukit Tenggorak(咕噜头山)是它的俗称,就坐落在Kinabatangan岸边。

先谈Kinabatangan,其实大家一定很奇怪,沙巴有两个有名Kina:Kinabalu和Kinabatangan。把字拆开,Kina-Balu和Kina-Batangan,更神奇了吧!我在《沙巴慈青迎新茶会参后感》提过,Kina-balu名字其中一个来源是Cina-baru,就是“新中国”的意思。换句话说,Kina-batangan,可以诠释成“中国河”(Batangan在马来文是“大河”的意思)。

那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关联?别忘了神山也称“中国寡妇山”,至于这个名称的由来,沙巴汉听了无数遍,有兴趣者可以按这里。在这个Link里提到:中国古书《汪大渊海岛游记》里提到的“尖山”应该就是神山。可见古代中国人对神山都有了一定的认知。早在公元六世纪(唐朝),沙巴和中国已经有了商业来往。其中,印象中据说元朝南征爪哇岛的时候,有一些战败的军部队从Kinabatangan进入沙巴内地并定居。后来明朝的时候,商业来往更加频密,中国商人以神山作为地标,从Kinabatangan河进入内地和当地土著以陶器装饰品购买燕窝等土产。

证据?哈,在沙巴亚庇州立博物馆!有一堆的中国元明清朝代的陶器供您观赏。再说,沙巴土著有一种葬法,就是把过世的人装进大陶器里,埋入土中。以当时社会的科技,那时候是制造不出这么多的大型陶器的。对他们来说,陶器是很珍贵的物品,当作嫁妆用的(这些资料是我来新加坡之前去州立博物馆四次后得到的)。再再说,卡达山人很喜欢的五颜六色珠饰,是从哪里来的呢?四年前我和阿Soh问过博物馆的卡达山导游,她说是贸易换回来的。神奇吧!

神山。龙的传说》里第二版本里有提到,当初陪三位王子来偷夜明珠的水手后来和当地居民通婚,繁衍了后代,于是神山脚下到Kinabatangan的区域就被称为“新中国”。证据?目前网上只有我以前的blog提到这个神话,在马来西亚成立后,还没有被修改、原汁原味的历史书有记载,后来这书被我亲爱的中文老师弄不见了。放心,还有一个证据!也在沙巴州立博物馆里!那里有用1960年代马来文和中文记录的《龙的传说》,我可亲眼读过,内容和那一本历史书没有差很远!(沙巴州立博物馆的宝真多,《沙巴二十条款》(Sabah 20 Points)也原汁原味的清楚写明在那里,警惕着我们。)

要谈古沙巴和明朝的关系,可真的是说也说不完。明朝还派遣了一个官吏王三平(Ong Sum Ping)来长期驻守他们在京纳巴当岸岸边的商站。这个人物可是北婆罗洲之前历史的重要人物,可惜我们对他的认识不多。而SPM Sejarah早已经把这些Sejarah删除掉,我认为,主要是害怕沙巴和明朝的特殊关系会影响华人对马来西亚“马六甲王朝”的myth making process。在满者伯夷(Majapahit)和英国渣打公司之间,教科历史书说沙巴是被分成三块的:被汶莱王朝统治的西海岸、被苏禄王朝统治的东海岸、还有内陆的部落自治,我说还有一部分就是“明朝时期的小中国”,被删掉了,哈哈。

再离题些,五年前,在亚庇,我亲耳听见从台湾来的明典法师述说他本身处理过一个被鬼附身的案例。该女子被两个鬼魂附身,当第一只鬼被请走后;第二只鬼就被发现了。当时法师和“她”进行交谈的时候,对话大概是这样的:

法师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鬼:“我忘记了。”

再问:“你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遇害而阴魂不散呢?”

女鬼:“我是明朝人五百年了,我已经忘了杀我的人是谁了。”

(之后省略。。。重点是女鬼后来投胎了。)

法师后来和我们分享,他也很疑惑为什么五百年前中国的一个野鬼会来到沙巴这个地方。可是我后来想通了,这岂不是证明了以上的论述?

100_6778

100_6780

全马第二长的河就如此而已?这里是中游,下游的宽度更宽吧,我没有去过咧~ 过河时,,爸爸突然问我有没有看到“咕噜头山”,我说我们经过了啊~ 他说我们回去看看那个博物馆吧!我当然说好啊,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我再不去,害怕以后没有机会去了!

博物馆?!(读者一头雾水)

下一篇,为你解开沙巴古代历史的第一大谜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