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湖、Jakun和Semaq Beri

最後兩晚選了珍妮湖(Tasik Chini)。

一半原因是小學地理課本念過,另一半應是當地的原住民社群Jakun。

住宿選了Rajan Jones民宿,因為它就座落在Jakun人的村莊(Kampung Ulu Gumun)。從它的臉書得知,其管理員是個關注環境議題的人。

20191022_18112620191022_172742

其創辦者Rajan是一位印裔基督徒,算是半島原住民部落觀光的先驅。因為大部分民宿都在Felda珍妮鎮的馬來社區。只有這間能為Jakun人帶來直接的收益。

只可惜Rajan幾年前逝世了,其妻子Mak Nee負責接待而其女Ruth負責訂單。

20191024_082705

继续阅读“珍妮湖、Jakun和Semaq Beri”

關丹的人情味

這位司機大哥很有趣。

我首先和一位澳洲人一起上他的車,他開始大談他世界各地的旅行經驗。後來我冒出一句馬來語後,他開始問我哪裡來。

整個關丹的Grab司機聽了我的腔調後都會問我從哪裡來。有的BINGO猜中。有的開始模仿Bah Bah Bah、Baitu(Bah Itu 速讀), Tiada(對照半島的Tak Ade和Tidak ade)的沙巴腔。

馬來語使用者真的掌握了腔調和居住地的關聯性。

20191022_094738 继续阅读“關丹的人情味”

Agree to Disagree

營隊結束後,打算到關丹走走,畢竟第一次到半島東海岸。以我kaisu的性格,老早訂了Teluk Cempedak的房,叫了計程車。

怎知我的房比較偏遠,前一位住客還未退房,需等五小時。那位馬來司機看我可憐兮兮,說要載我到附近的馬來漁村,請我吃早餐。司機和靜坐中心長期合作,我們路上聊了很多,值得信賴,我就答應了。(有空再談他)

IMG_20191021_165838

吃完早餐,我到附近的麥當勞用網絡(連上了等於沒有連),正打算離開,就被這批中國「同學」叫住。啊!這麼巧遇到了營隊同學,他們五人租了一台車和房子,也是待兩夜。

他們的中華同胞情懷開始作用,力邀我這「華僑」與他們同行。盛情難卻,想想有人作伴也好,就答應去他們那住一晚了。

74434239_10162403876025024_2166561020850470912_o 继续阅读“Agree to Disagree”

馬來亞內觀中心

感恩學弟的建議,過去十天活在沒有網絡、不能閱讀書寫和禁語的世界裡,參加馬來亞內觀中心辦的Vipassana課程。算是親自內觀的實際面貌了。

20191020_080536

感覺活在古人面對面交流的世界裡,無需接受大量訊息,看天空也無法了解外面世界。(凌晨四點醒,九點半睡的作息反而對我沒什麼難)。

最大的體悟算是四念處: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對三十七助道品也有了多一層了解。

課程大概三分一本地人,三分一中國人和三分一歐美人。

WhatsApp Image 2019-10-20 at 23.09.34

這是最後一天早餐拿回手機時和同桌兼鄰居所拍的照。我隔壁的專門請假兩周從荷蘭前來參加,白髮年輕則是在吉隆坡短暫工作的法國人,靠近鏡頭的則是典型粵語比華語好的KL人。 继续阅读“馬來亞內觀中心”

Kwong Fook Kung, Labuan WP

IMG_20191001_104924

The earliest Chinese temple in Labuan Island is Kwong Fook Kung Temple. It is especially packed with tourists compared to the other Chinese temples. The temple started in 1852 and reconstructed in 1969.

IMG_20191001_105009IMG_20191001_105323

It was started by a group of migrants from Guangdong, China. Kwang Fook Kong Temple is the oldest Chinese Temple in Labuan. Every year in March, Kwang Fook Kong Temple will celebrate the birthday of its deity with gaiety and festivity.

IMG_20191001_105109

In the beginning, the Kwong Fook Kung Temple and the Kwong Wei Siew Association (members from Guangdong province) were of the same roots, founded by the same 5 members, 翁观聪、梅彬远、李玉昆、黄长才and黄二妹. A plaque in the Kwong Fook Kung Temple has the Kwong Wei Siew Association name carved in it which proves that the Association had already existed in 1852.

IMG_20191001_105255

IMG_20191001_105330

IMG_20191001_105624

IMG_20191001_110027

IMG_20191001_105523IMG_20191001_110123

【转载】东南亚的维多利亚港:纳闽的前世今生

【沙砂作响】

9fd33e9bf5e70ae3bea2f777ad460cf1

联邦直辖区纳闽岛(Labuan)的首府称“维多利亚市”(Bandar Victoria),是东南亚唯一以大英帝国维多利亚女王(1837-1901)命名的城市。马来西亚成立后,政府将其改名为纳闽市(Bandar Labuan),但仍民间仍称呼其为维多利亚市。

纳闽岛开埠于1846年,时值英国佔据香港五年后,以作新加坡和香港之间的补给站。在南中国海的航线上,英国初始同等重视纳闽、新加坡和香港。

纳闽岛上有丰富煤矿也是英国坚持从汶莱王朝拿下纳闽的原因。纳闽和香港的首府和深水港同样取名“维多利亚市”和“维多利亚港”。

1846年,纳闽被维多利亚女皇占有的纪念碑。吴佳翰摄影。 继续阅读“【转载】东南亚的维多利亚港:纳闽的前世今生”

没有土著特权脉络下,是否仍有种族偏见?

虽然峇峇娘惹在西马逐渐消失,但Chindian(Chinese + Indian)无疑是当地越来越常见的『双族裔』。

这本也是少数研究西马Chindian书:虽然内容写『马来西亚』,但整个脉络都是西马,东马的印度人是极少数民族。

原本写论文是想参考此书,但因为书商延迟出货两周,家人来不及带来台湾而作罢。

一般认为,大马的种族歧视和所谓的土著特权政策息息相关。这个研究正好可以检视以上说法:毕竟华人和印度人都是没有土著权益的群体。他们的后代是否承受来自双方群体的压力?

71101694_10162295904610024_1570458713087541248_n 继续阅读“没有土著特权脉络下,是否仍有种族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