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不再Aman

默德卡民意调查报告证明,沙巴选民已经挂起反风。

报告内容有几个要点。首先,慕沙阿曼民望三年暴15%, 华人与公务员最不满首长表现。再来,逾半沙巴选民不满经济表现,81%投诉消费物品价格高涨。值得注意的是,穆斯林土著对沙巴现任政府的支持降幅最大。所以,说现任首长的地位巍巍可及则不为过。

9年魔咒

回顾308大选至今,历经16场补选,国阵和民联打平手;砂拉越州选举,民联州议席增加一倍,突破20%。马来西亚距离改朝换代越来越接近。然而,沙巴州的政治情况在2012年之前一直不明朗,2010年的三脚石补选国阵大胜,一直到近期两位国会议员退出国阵成立支持民联的阵营,才让沙巴不再认定为“定期存款”州。

政治学者黄进发在308大选后所预测的三个现象,即东马巫统附庸党变节,西马巫统附庸党式微及巫统本身崩盘,都已经开始发生。先有沙巴进步党退出国阵,后有沙巴民统国会议员退出;马华和印度国大党的新任主席地位大不如前;最新乃至也是联邦副部长的沙巴巫统议员拉津的变节。

《经济学人》杂志评论纳吉夺回2/3国会议席无望,改朝换代仍是未知数,唯依据补选成绩预测,国阵应能保住柔佛、彭亨、沙巴和砂拉越的州政权。

对于沙巴而言,9年定律仍然在民间发酵,若在野党能从3个州议席突破12个州议席(20%)就能威胁到沙巴首长慕沙安曼的地位(2003-2012担任首长),回到1994-2003年国阵成员党轮流担任首席部长的时代。与砂拉越首长泰益不同,慕沙在沙巴州还有另外一位强敌,即巫统全国副主席仙本那国会议员沙菲宜,外传两人不合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因此,支持沙菲宜的沙巴巫统党要会不会趁着选举成绩不佳而逼宫?好比当初阿都拉一样,希望换个新的领导以求选民的支持。

有趣的是,反贪污局说:沙巴首长涉贪案已完成调查,反贪会评估小组指示再搜证。而又说:泰益长子靠砂州政府致富,反贪会辩称无法证明滥权。同是首长,不同待遇。沙菲宜和慕沙,中央和地方,巫统高层会选择谁呢?

但是,在野党若要突破12州议席容易吗?本土学者预测国阵至少可以保住42州议席(18席在野党)和9个国会议席(16席在野党),而赢的多或少,很大程度上与在野党能够达成『一对一』共识有很大的关系。因此,造就来届大选成绩的关键是在野党是否能够团结一致。

Sabah parliament constituencies 2012

『东风』未起

洞悉沙巴政坛的观察者就会发现,这股『反风』还停留在沙巴西海岸,在沙巴东海岸半城乡区和乡区的『东风』(因靠近菲律宾和印尼,非法选民也很多)还无法成型。在308时,沙巴第一大城亚庇的国席在308已被行动党攻克;第二大城山打根的国席,若非行动党和公正党自相残杀则早已被民联攻下;第三大城斗湖的国席虽然反风不够,州议席也被行动党拿下。在野党在沙巴东海岸,除了山打根和斗湖(斗湖的国席目前属于在野的沙巴进步党),其他地区很难有作为。就连近年来发展迅速的拿笃镇(Lahad Datu),也因太多幽灵选票而不太乐观。

反之,目前沙巴西海岸一共有4个在野国会议席(亚庇、实邦加、斗亚兰和保佛)和2个在野州议席(里卡士和路阳)。但是,这股反风已经吹到西海岸的半城乡地区:最北边的古达(Kudat)镇,就连首相最近也亲自前往息民怨。不仅如此,反风也从保佛镇(Beaufort)延伸经过瓜拉班尤镇(Kuala Penyu)直到纳闽联邦直辖区(Labuan)。副首相最近也难得在瓜拉班尤请求沙巴选民,因为『沙巴州对国阵很重要』。另外,在野势力也有很大可能拿下根地咬这个“内陆省”最大城镇,因为这是拜林和杰菲礼两兄弟竞争的地盘,唯属于国阵阵营的副首席部长拜林逐渐失去民心,所以不能忽视该地非穆斯林土著(卡达山-杜顺)的反对票。

Sabah state constituencies 2012

竞争加速民联本土化

和半岛的情况不一样,沙巴选民可以被分成:穆斯林土著、非穆斯林土著和华裔。如今,代表各个族群的本土在野势力已经成型,而且其领导都是近20年叱咤沙巴政坛的政要。先有代表华裔的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再有退出人民公正党加入立新党的非穆斯林土著领袖杰菲礼,后有沙巴巫统元老的穆斯林土著领袖拉津(现为『改变沙巴联盟』主席)。前沙巴州首席部长、前沙巴内阁部长兼幕僚、前沙巴州副首席部长兼联邦副部长,令人莞尔的是,三人皆是导致沙巴团结党政府于1994年倒台的关键人物。三股势力若能结盟,将会是『沙巴民联』再版。而目前阻止三党合作的最大阻力仍是来自由杰菲礼领导的沙巴立新党,他主张由沙巴革新党竞选大部分国州议席,并希望民联能专注在半岛的议席。

至于民联在沙巴的实力,也未成气候。其令人留下深刻的本土的领袖不多。行动党在沙巴的活动多以中文和英语为主,无法深入乡区。沙巴行动党两位议员皆是沙巴进步党旧党要,也难怪双方经常起口水战。沙巴行动党则主张沙巴进步党加入民联后,才能谈议席分配。林吉祥洞悉党内没有能和杨德利制衡的本土领袖,所以近期才和已经淡出政坛的前首席部长章家杰『共餐』。章家杰是前沙巴自民党主席,因极力发展古达而得民心,后因『妈祖事件』和国阵闹翻。若成功拉拢章家杰,对行动党如虎添翼。

沙巴行动党的支持者必须感谢沙巴进步党,因为后者加速了前者的成长。行动党在2010年三脚石补选中所谈及的议题乃是全国议题,在沙巴难以取得共鸣,而当时牵动沙巴人民神经线的燃煤发电厂,却鲜少被民联提及。双方惨败之后的多次文宣战中,行动党全国领袖们渐渐了解沙巴的本土议题,开始与友党尝试整理一份《沙巴橙皮书》的民联执政政纲。虽然所列的政纲未如沙巴进步党的《土地改革政策》和《沙巴经济计划》那么仔细,但是却是一个好开始。

而经过4年内讧的沙巴公正党终于开始稳定,并与沙巴进步党和『改变沙巴联盟』进行多次接洽和会谈。公正党在沙巴的在野竞争对象是立新党,因为双方的领导层是因内讧而分裂的。立新党所标志的《婆罗洲议程》是依据《独立十八/二十条款》和《马来西亚协议》的史实上,民联很难否认,最终在今年的『大马日』发布『古晋宣言』,间接承认《婆罗洲议程》。在2012年之前,若向半岛同胞提起当初沙砂两地是以国家的身份共组大马,即和马来半岛拥有同等的地位,恐怕会引起极大反弹。

民联三党,伊斯兰党在沙巴的基层和领导层最弱,这或许和他们没有『本土在野竞争对手』拥有一定的关系吧。

『合作』是不二选择

不管是民联还是本土在野党都必须接受一个事实,虽然沙巴『反风』吹起,但是在幽灵选票、通讯落后和金钱政治的现实下,两方的阵营都没有实力单方面竞争全部沙巴85个国州议席。若在野党势力要突破三分之一国州议席,『合作』是不二选择。

众多合作建议里,笔者认同当初由沙巴人联党提出,后来被沙巴进步党接受的“民联竞选国席,本土在野党竞选州席”的建议。

让民联竞选25个国会议席主要是不要辜负其他同胞想要改朝换代的意愿,况且在伊斯兰党疲弱的情况下,行动党和公正党要遴选出有公信力的本土人选实不容易。而让本土在野党专注于60个州议席可以让它们专注于沙巴的议题,落实『婆罗洲议程』,却又无法让沙巴迈向“独立”的道路。政治学者黄进发曾经建议半岛选民宁可投社会主义党,也不要投国阵或民联,这举动主要是让大马的政治理念更加多元化,才能建立完整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强大的执政党。同理,沙巴选民也有义务让这些本土在野党存活到下一次全国大选、进一步提高民联的素质、和阻止国阵的舞弊。

如果来临大选巫统面对更进一步的挫折后,它改革的立足点将是哪里?凭心而论,各州巫统,除了没有巫统议席的砂拉越,沙巴巫统思维最为开放,能够允许本身内阁表达反对燃煤发电厂的肚量,能够定期拨款给各宗教团体。还有一点是,沙巴的巫统UMNO应该称作:United Muslims National Organization,而不是马来半岛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是因当初巫统东渡时,深知沙巴的马来人并不多,而把其党员的条件扩充成穆斯林土著。这样的标准,和伊斯兰教党有什么不一样?若把“贪污和清廉”拿掉,两者之间以后会不会接受非土著的穆斯林为党员?以宗教或以种族为依据,宗教更具体,若依教奉行,伊斯兰教提倡公正、慈悲和博爱。届时,我们希望马来西亚的政治能走上良性竞争,而非建立在暴力、色情和空洞的口号上。

沙巴汗、大马人,我们一起加油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