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大海笑,我家大水哀

一篇舊blog,不是要證明我的預言能力。如果相信全球暖化,採取行動,必定可以預測到這個結果。不信的,則患得患失。2014年,13屆大選一年後,大馬子民談水色變。

Mar 10, ’08 1:47 PM
for everyone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号-我爸妈25周年结婚纪念日,晚上十时,我打电话回保佛。接电话的是刚刚从梦中醒过来的爸爸。

“哈罗,爸啊?妈妈呢?”,虽然我知道爸爸会妒嫉。
“呃。。。她们下亚庇了,打去亚庇的家啦。”显然,还是千篇一律的回答。

“哦。。。爸呀,你知道现在的(大选)成绩吗?”我的呼吸有点急促。
“没有哦。。。我懒惰等,在睡觉哦。。。”爸的语气有点平稳。

“槟城被反对党拿掉了哦,许子根、Samy Vellu都输掉咯!”当时还真的很兴奋。
“哈哈哈。。。是啊?”爸爸立刻回神,也难怪,爸爸现在是公正党的。

“是啦,我现在在上网看嘛!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咩?”
“他们全部下亚庇了咯,这里浸水啊!浸了一个星期咯。”

“吖?又淹水?”上次不是花了几百万把水闸做好了的咩?,我心想。
“水到了楼梯的第二个平台咯!”(我家是高脚木屋,将近一米半的深度。)

。。。

电话挂上后,爸爸笑,儿子哀。

。。。。

林吉祥先生是第一个用“大海啸”来形容这次大选结果的人,在政坛上,举国都望着那不再深蓝的大海笑了吧。自我出生开始,大马的政治从未发生过如此巨大的变化。我想,这次人民才是真正的赢家,因为验证了手上那一张票的威力何在。

同样地,自我出生开始,保佛的水灾从来没有发生任何巨大的变化。豪雨后,总是希望雨水河水把学校淹掉两寸,那么全校就放假了。接着,开启折纸船救蚂蚁这伟大的救灾计划,厌了,在纸船上面还可以加糖加面包碎。

但有时候,总觉得自己会像船上的蚂蚁,不懂那一天,船因为承受不了水的诱惑而集体沉下黄色的河水去。就像1996年,连CNN也在报导的山洪事件,水深两米多,我们全家狼狈地“逃”到阿姨家避难。不管是以前的团结党,或是现在的巫统,从来没有一个议员好好一劳永逸处理这个问题。难道真的是要维持“沙巴威尼斯”这美誉吗?或许说,问题并不是一劳永逸就能解决的。。。

我坐在《独立新闻在线》的荧幕面前,想象,望洋兴叹,望穿秋水,望梅止渴。

。。。。。

究竟要到了何时,大家才能明白到,把垃圾丢进沟渠会引起阻塞;在丹南乱乱砍伐热带雨林会导致土石流,把原本青黄色的Padas河变成土黄色?然后还好意思叫一堆外国游客来上游water rafting。那日本时期建的发电水坝,只会在紧急时刻开大门放大水,完全不懂如何apply reservoir routing 和river routing的知识。原本以为水闸建好,却豪雨不断,加剧情况。

温室效应是我的答案;但证严上人说,温室效应来自心室效应。

各位马来西亚人,bravo!这次的胜利是一点一滴小力量组成的,在这之前,完全没有评论家认为我们能够否决国阵三分之二议席;结果成绩大跌眼镜,不要低估自己的力量!作环保也一样,事实已经证明了!我们绝对有能力去改变历史。

在上个星期的EAC booth,我们已经成功引起部份校方高层注意,推广环保餐具!那个被我杯葛一年半的canteen 9已经撤换管理层了! “没有春天的蠢”已经不见了,还多了无以伦比美味的素食挡!

新加坡的coursemate问我有没有回去投票,我说还没21岁;不过不用紧,我说我自然有发挥影响力的方法,哈哈。下次投票时才改变会太迟吗?2012年时会迟吗?我的家乡那时会被河水――不,是被海水――淹没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