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離散:馬來西亞文學和華語語系文學

史書美在她的〈何為華語語系研究?〉一文中提及,她「華語語系研究」理想的理論模型是馬華文學。因此筆者選了另外兩篇以不同途徑探究華語語系下馬華文學的文章。首先將會以Bernards的「Beyond diaspora and multiculturalism: recuperating creolization in postcolonial Sinophone Malaysian literature」與〈何〉比較,接著再以王德威的〈華夷風起:馬來西亞與華語語系文學〉與前兩篇做比較。

〈何〉一文定下了華語語系的基本論調:反離散、後殖民、跨學科、多語主義、多元文化主義、跨國的構成現象、在地的實踐現象等。史書美也設下了三種對話對象:中國少數民族研究、離散研究,和族裔/弱勢族群研究。馬華文學屬於後兩者,同時也符合了以上所列的基本論調。

53_1c676f42

Bernards把馬華文學放在東南亞後殖民研究的脈絡裡,希望藉此也能補充歐美研究所忽視的文化生產與東南亞各國與殖民主義「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結。如此的研究觀點似乎還帶有殖民者的角度,史書美不會把馬華文學特地放在東南亞這樣的區域研究裡,因為史書美的對話對象是適用於全球的。況且,「東南亞」這地理概念也是源自西方,儘管這概念類似華人的「南洋」。對當地人來說,東南亞內部其實存在很大的差異。

需要注意的是,Bernards並沒有把「馬華文學」翻譯成「Malaysian Chinese Literature」而直接採用「Sinophone Malaysian Literature」,承認了華語語系研究的國際學術地位。Bernards嘗試以「克里歐化」[1]來突破傳統上以離散和多元文化主義切入馬華文學的研究面向。他把離散和馬華文學的起源連接,因為「華人、華僑」身份的形成與中華民國建國有關,而馬華文學是在新文學運動的影響下誕生。官方、階序性的多元文化主義背後隱含著馬來西亞政府獨崇馬來文學,只把馬華文學當作國家族裔文學的一分子而已。

世界華語語系的人口密度 Continue reading “反離散:馬來西亞文學和華語語系文學”

Advertisements

沙巴族群的分类方式

沙巴族群的分类方式,40多个族群和80多种语言。其实平常就不会问对方是什么族,但我曾经确定交流过的有1, 2, 3, 4, 5, 8, 11, 12, 16, 22, 24, 27, 37.

1) 过去半个世纪,Malay-Chinese-Indian-Others的模式却一直被强加在其身上。若硬是要分成类似的模式,就是Bumiputera Bukan Islam, Bumiputera Islam, Cina & Others.
2) 名单上一半以上都有自己的NGO。但还有很多不再名单上的,就举华人熟悉的有:客家、福建、广东、海南、福州、四邑、潮州,都没有纳入。因此族群认同也是多重,如同时是KadazanDusun公会和客家公会会员的很常见。
3) 沙巴的非土著并非只有华人,Bugis, Jawa, Timur, Pakistan, India, Arab, Visaya, Melayu (Semenanjung), Banjar等都不是州宪法里的土著。

22047872_889196934578714_371437838193283101_o

Continue reading “沙巴族群的分类方式”

馬來勸世歌

好有趣的馬來勸世歌,爸爸唱給兒子(還有亞航的故事):《凡事由我們自己做起吧~》

說起年輕人真讓人頭痛
要賺錢時卻多多藉口
要玩樂時病痛你都忘記
錢花光時才寄簡訊向爸爸要

問起漂亮美眉你卻滔滔不絕
甜言蜜語直到手機預付餘額都花光
問起我們兩家什麼時候要成親時
抓起頭來荒謬地說疼

就讓我忍耐
讓我等待(我或你)生病的那一天
要掙錢時總會有心做到
就讓一塊錢一塊錢地存,久了就會積沙成丘
辛苦地活著至少生活不被壓迫

過去Tony叔叔
有志於航空業
日做夜做都沒有投訴
看吧!現在那位叔叔已經成功了
紅色飛機飛遍全世界

任何事情都是從我們自身做起吧~
家庭窮困不是藉口
還說沒有錢來還結婚聘金
還沒努力你卻說三道四
就這樣單身無妻直到終老吧!

Dari kita saja bah itu Continue reading “馬來勸世歌”

Imbuhan ter-

馬來文的imbuhan ter- 在南島語系語言學裡是重要議題,已經被寫成多篇論文來討論;尤其到底是active voice還是passive voice,在英語語系的學者眼中是件難以理解/有趣的事……

除去它的“不可預測性”和“最高級形容性”,簡單如兩個字組成的句子也夠英語翻譯者煩惱了(南島語系是英語翻譯的剋星)。也難怪以前請補習老師解釋馬來文時,他都要了解前後文,從語義去推斷。

IMG_20170919_203617 Continue reading “Imbuhan ter-“

北婆羅洲是菲律賓派語言的邊界

世界的分類方式,除了國別、族群分佈,還有物種分佈、語言等。南島語系簡單可分為東西兩區。西南島語區包括台灣、菲律賓、大陸東南亞、西印尼(蘇拉威西島與以西島嶼)、婆羅洲、帛琉、查莫羅、和西至非洲的馬達加斯加。東南島語區則是其餘東至復活節島和南至紐西蘭的島嶼。

西南島語區和東南島語區的分界

Continue reading “北婆羅洲是菲律賓派語言的邊界”

從非官方國歌變成“禁歌”

年長一輩的新加坡人應該對這首“Malaysia Forever”不會感到陌生。1963-1965年間,這首被東姑阿都拉曼譽為“非官方國歌”天天都在全馬的收音機播放。

反而我的世代所聽的“愛國歌”幾乎都是強調1957年8月31日,大家何曾想過為什麼這首“Malaysia Forever”會突然消聲匿跡?若說不是馬來語歌唱,Keranamu Malaysia也有英語版啊!裡頭的歌詞也和1965年新加坡的退出毫無衝突。從非官方國歌變成“禁歌”,理由為何?

image Continue reading “從非官方國歌變成“禁歌””

Malaysia Day is more than a holiday

Legal term is similar to programming language. Important term must be well defined in order to execute a program. Malaysia Day is mentioned in Malaysia Agreement 1963 (143 times) and Federal Constitution (44 instances) as the commencement date of the Federation of Malaysia.

“Malaysia Day” is properly defined as “16 September 1963” in the Article II of MA1963; however, not in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The Article 160 of Federal Constitution only defines “Merdeka Day” as “31 August 1957” and “The Federation” as “The Federation established under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Agreement 1957”!

Therefore, the current public holiday of Malaysia Day is an “Executive decision” only, it ends when the executive leaves his/her position. But the public holiday of Merdeka Day is a “Constitutional decision”, it remains as long as the Country remains together.

Also, the elites from central government may purposely ignore the definition of Malaysia Day in Federal Constitution, in order to execute the caveats and safeguards given in MA1963 and Inter-Governmental Committee Report at their own wishes. Continue reading “Malaysia Day is more than a holi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