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回顾沙砂两场闪电选举

【沙砂作响】

马来西亚历史上曾有过两场以闪电选举解决政宪危机的案例。在国盟政府会不会“再政变”的当前局势,值得温故知新。

在内阁制的设计下,政府首脑面临执政党议员倒戈,恐失去多数支持时,可以向政府元首提出解散议会,还政于民。人民可用选票再选出议员,由获得多数支持的议员担任政府首脑。

如此还政于民的做法,曾在1986年的沙巴和1987年的砂拉越发生。之后的政宪危机,如同你我熟悉般,政府元首却扮演关键的角色,再也未有还政于民的闪电选举。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下,为何当年的还政于民得以实施,值得探讨。

af3ad905624249ec27d57e467b4981d9

1987年的明阁事件

砂拉越的政治事件比沙巴的案例简单理解。和“喜来登政变”同样以酒店为命名,“明阁事件”发生在1987年3月10日的吉隆坡明阁酒店(Ming Court)。当天共有27名州议员(总议员为48人)宣布对时任砂州首长泰益玛目(Taib Mahmud)失去信任而要求其辞职。

这27人在砂拉越前首长阿都拉曼耶谷(Abdul Rahman Ya’kub)的领导下后来组成“前进阵线”(Kumpulan Maju),与砂拉越的国阵主席泰益展开夺权战,最终由泰益胜出。

阿都拉曼的来头不小,是砂州第三任首长(1970-1981),曾任联邦教育部长(1969-1970),是泰益的舅舅。他在1981年把首长交给同属土保党(PBB)的外甥后,便受委成砂州元首。但两人的关系因自身利益在1983年开始恶化,阿都拉曼不满泰益的施政,经常公开批评泰益。

1985年卸任州元首后,阿都拉曼念念不忘重返政坛,纠正施政“错误”,最终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造明阁事件。以上情节和2015年的马哈迪及纳吉相似,但泰益比纳吉更有谋略。在不信任联署送往砂州元首前,泰益即在11日向元首建议解散州议会。

闪电选举对阿都拉曼阵营是始料未及的,他们临时组成的“前进阵线”,鼓吹达雅民族主义(Dayak Nationalism),仅赢取了20席。泰益在人联党(SUPP)和国民党(SNAP)的支持下,以28席保住了首长之职。

巫统党争前的州选

1987年这场距上次州选未满四年的闪电选举,发生在四月中,是巫统有史以来最剧烈党选的九天前。当时巫统分AB两队,时任首相马哈迪和东姑拉沙里竞争激烈,仅以46票险胜后者。

当时的马哈迪根本无暇于砂拉越的内斗,因此1987年的州选举是少数没有联邦政府干预的选举。笔者认为,巫统没有干涉的另一原因是,泰益和阿都拉曼都是穆斯林,且认同联邦以土著、伊斯兰和马来文为主的治国方针。由谁当选,对巫统的差别不大。

需注意的是,自新加坡退出大马后,联盟和后来的国阵非常警惕沙砂的多元政治,尤其是非穆斯林土著领袖的势力。吉隆坡的部长善于透过族群政治分化沙砂两州的力量,培养能与非穆斯林土著领袖抗衡的穆斯林领袖,如砂拉越的阿都拉曼或沙巴的慕斯达法哈仑(Mustapha Harun)。

为了确保土著主义势力的增长,吉隆坡的部长也擅长分化沙砂的非穆斯林政党势力,并统合穆斯林政党,如三党合一的土保党(1973年执政至今)和两党合一的沙巴巫统(1994年至2018年执政)。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意外,如1986年的沙巴闪电选举。

02341337ccbcaa230331773ab1715011 继续阅读“【转载】回顾沙砂两场闪电选举”

废除官委州议员制度

很好的整理。

官委州议员制度是让执政联盟在元首同意下,立即增加议席的制度。通常用来委任执政阵营的议席。

这也是为什么沙巴历史上有比较多政治青蛙的原因之一。(当然,前殖民和殖民时期的政治制度,地方基层只追求执政资源而非执政理念,选民缺乏问责态度,流动且多重的团体认同,强人政治等都可能是原因之一)

一般来说,拉拢议员跳槽,不只要考虑简单过半议席,还要考虑稳定性,即最好不是51%,而是55%以上。这样是为了防止反政变的发生。

但是,政变后的稳定性在沙巴不是问题,因为政变者可以透过官委州议员立即稳定政局。所以,政变者只需追求突破简单过半议席就可轻松完成政变,技术层面相对容易,因此造成跳槽频繁。

视频提及这制度初衷是为了保护弱势群体。这可能是原因之一。

继续阅读“废除官委州议员制度”

Dear Alyne:無國籍人士

今天剛好是世界難民日。

NAS Daily團隊之一Alyne Tamir來到馬來西亞沙巴拍攝這裡的一百多萬名無國籍人士課題。

一百多萬,等於沙巴人口三分一。
也等於羅興亞難民人數在西馬的約十倍。

或許他們在世界上找不到更高的無國籍人士比例,要不然怎麼選擇來沙巴?

嗯,還沒有算在Project Mahathir還有Tun Mustapha時期下被給予身份證來換取選票的那一大群,還有他們的後代。

真的“謝謝”管轄內政(身份登記)、國防和外交的聯邦政府,州只能管移民權啊。

继续阅读“Dear Alyne:無國籍人士”

遊子回家兜兜風

Mansau另一首在520推出的歌,是今年豐收節最hot的歌。
原唱Adam Shamil是馬來西亞蠻有名的youtuber(他的多元主義讓不少馬來民族主義者不太喜歡他)。

可能是原唱唱功的關係,起初聽沒有特別喜歡。但是聽了這個抒情版的翻唱,把遊子的心聲唱出,就漸漸喜歡這首歌。

Mansau是卡達山杜順語“wander/ roam about// merayau/ mengembara”的意思。詞根Ansau,M-是馬來文前綴“Me/Men/Mem/Meng”的原型。

Mansau的意思在沙巴馬來語中變成了“去走走,兜兜風”的意思。

這首歌名Mansau有兩個意思,一是指流浪在外的遊子,二是兜兜風的意思。

因為豐收節本是很多卡達山杜順人回家團聚的時刻,但因為今年COVID-19,而無法回家。所以歌者不能和無法回家的好友一起在這時間團聚,出去走走。

继续阅读“遊子回家兜兜風”

Legend of Ancient Borneo

今年最佳的丰收节礼物。

是基于Huminodun传说(Unduk Ngadau的由来)和The Dragon of Kinabalu传说基础上的再创作。虽然是虚构故事,但里头仍有不少值得探究的婆罗洲文化与自然元素。

1)东南亚被视为长期摆荡在中国和印度两大古文明的区域。北婆罗洲因地理位置,所受到的中国影响远远大于印度。(如同缅甸至于印度的道理)。其中“中国龙”的意象则深植北婆罗洲语群原住民的文化里。

The Dragon of Kinabalu是我儿时的床边故事,比“中国寡妇山”的故事更深受北婆罗洲语群的喜爱及广传。田野期间,80岁的老爷爷也亲自和我重述,他说这是他祖父直接告诉他的真实故事。

卡达山杜顺社群称神山上的龙为Paka,是最高神明Kinoringan的宠物,也是神山天堂之门的守护者。中国龙被视为有灵力,清楚展现在这动漫里。

龙的意象并非存在于过去,我家乡保佛也盛传住着一只水龙(经常淹水)。1998年曾出现龙珠(两颗太阳)和七彩龙身(不见龙头)的“天文奇景”,至今仍 令人津津乐道。

继续阅读“Legend of Ancient Borneo”

2020年的丰收节选美比赛

人类学家的观点就是不一样。

传统不是一成不变的,文化节庆需要回到其根本,而不是拘泥于形式。

防疫政策下,人命为重。

尊贵的WARISAN部长皮得昨天宣布,丰收节选美和歌唱决赛如常进行,惟限制出席人数为50人。

KOTA KINABALU, 24 Mei -- Menteri Pembangunan Infrastruktur Sabah yang juga Pengerusi Kaamatan Negeri Sabah Datuk Peter Anthony ketika mengadakan sidang media selepas mempengerusikan mesyuarat jawatankuasa Kaamatan Peringkat Negeri Sabah hari ini.
--fotoBERNAMA (2020) HAK CIPTA TERPELIHARA

这50人的建议,在沙巴根本是行不通的。曾经出席过选美决赛的人都知道,即使整个礼堂已经挤满了人,不符合防火规范,已经陷入缺氧状态,人们还是想尽办法挤进来见证这盛事。 继续阅读“2020年的丰收节选美比赛”

《和生园 – 四千斤》听后感

见证了和生园如何因为政治力量,而从一个普通的商业区,被塑造成亚庇的『唐人街』。

但,和生园的确也有它的特色,就在这首客家歌里头。而这个过程在其他城市也蛮常见的。都是好事。

小时候,下亚庇一定会来这里。因为姨姨们都住这里呀,在亚庇念书的六年也是住这里。这里的中药店是父母的好朋友开的,常常坐在那里闻药材味看报纸。还有爸爸很常去一间茶餐厅喝茶吃roti。角落一间有名的板面店是妈妈的表姐开的。

人的故事还是最有味道的。那位药材店老板和他的妹妹已骤逝,板面店已关。

其实,和生园的命名来自一位华商。1900至1920年代,和生是西海岸省中华商会的一员。这地区的马来名Foh Sang是客家音。客家、各种商业活动,算是和生园的keywords了。 继续阅读“《和生园 – 四千斤》听后感”

汶萊語和馬來西亞語的Datuk和Nenek

在台灣期間,因為新南向政策,經常被問起,大家也很常會陷入印尼語和馬來西亞語無止境的比較裡(誰比較正統/ 流行/ 一樣或不一樣等等)。

這時候,作為和印尼語和馬來西亞語非常相像的官方語言汶萊語(Bahasa Brunei)就會陷入一種極度被忽略的狀態。

這些『官方語言』原本只是『方言』,後來被國家力量正統化後的標準。馬來語的方言多的是,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好比在田野期間,經常要畫族譜。問到一位只會講汶萊語的老爺爺。他用Nini(Nenek)來形容Grandparent,用Datuk來形容Great-grandparent。一開始我一頭霧水(相信一般印尼人也會這樣),帶著一把官方標準的尺,覺得他的理解有問題。後來才開始接受,用在地人的標準來理解事情。

nyanyi_dan_baca_bersama_datuk_dan_nenekbuku_kanak_kanak_bahasa_melayu_1567306374_6ab1f683_progressive 继续阅读“汶萊語和馬來西亞語的Datuk和Nenek”

沙巴保佛的科拉邁石頭(Batu Keramat)

大年初二經過沙巴西南部的孟沙坡(Mesapol),和家人聊起泛婆羅洲(Pan-Borneo)高速公路會不會影響這『石神』的位置。這個石神是當地人求字的好幫手。

保佛華人稱這塊石頭為『發財石』,但當地原住民稱此石為Batu Keramat(馬來語)。

我們去程看不到石神,以為被政府破壞了,因為在州伊斯蘭教博物館的定義裡,石神是邪信(Ajaran Sesat)。幸好回程看到遷到更高地方了,還搭了新亭子。

沒想到根據報導,搭亭子的人真的中了馬幣一百萬的萬字。

23xyz 继续阅读“沙巴保佛的科拉邁石頭(Batu Keramat)”

沙巴不一般的“华人”新年

2020/3/5 4:36 pm

Malaysiakini

【沙砂作响】

2019年马来西亚一偏远角落,一八天八夜的活动被亚洲纪录大全认定为“最长华人新年庆祝活动”。如此创举,仅有部分沙巴的马来文英文媒体报导。

这活动是“必达士华人新年节庆”(Festival Tahun Baharu Cina Pitas,简称FTBC)。活动地点是沙巴北海岸的必达士县(Pitas),去年是全马第三最穷的县市,家户平均月入仅不到3100令吉。

必达士县位于沙巴“狗头”的“右耳”,与“左耳”古达县(Kudat)遥遥相望。若从亚庇出发,车程需三小时。但别说到访该地,大部分沙巴汉活了大半辈子,都没听过此地。

如此的偏远地区,如何及为何打造此亚洲纪录?

原住民主导的多元活动

必达士华人新年节庆是一场活动多元、由原住民主导的“华人”新年活动。举最近三年的活动为例,可分成三大类型:(一)与农历新年相关,(二)周边活动和(三)各类比赛。

(一)与农历新年相关:捞生、舞狮表演、中华舞蹈表演、新年歌曲表演、烟火表演等。

(二)周边活动:亲子活动、各类摊位买卖、捐血运动、原住民族舞蹈表演、本地艺人表演、企业/政党/非政府组织展览、流动法庭服务、流动国民登记局服务、健康检查服务、政策宣传等。

(三)各类比赛:射击、各类歌唱、歌曲创作、各球类、原住民族创意舞蹈、服装走秀、选美、健身、攤位新年装饰、趣味竞赛、马拉松等。

继续阅读“沙巴不一般的“华人”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