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的蘇門答臘犀牛

從二十年前就開始關注沙巴的蘇門答臘犀牛,那時已是馬來西亞和婆羅洲犀牛最後的棲息地。在新加坡唸書時,一隻野生犀牛在沙巴森林被拍攝,上了新加坡《海峽時報》的第一版,突然讓我意識到犀牛保育在國外媒體的重要性。

雖然前朝州環境部長極力於保護與延續犀牛,設研究中心和國外學者合作,與印尼蘇門答臘的犀牛人工受孕,但總是失敗。可能是冰河時期結束後基因相隔太久,加上馬來半島和爪哇的犀牛,早已在殖民時期滅絕,找不到其他的配對對象。很難想像過去這些島嶼有著兩種犀牛品種——蘇門答臘種和爪哇種。

這些努力,抵不過人們對於犀角、棕油和木材的強大需求。馬來西亞人,仍沒有把目光投入其中,相信很多馬來西亞人看到這篇新聞,才驚覺——原來我們有犀牛啊!

那一次海峽時報之後就沒有拍攝到野生犀牛了,然後人們陸續把看見的,送往保育中心。前年,最後一只雌性成年犀牛因為癌症,保育人員不忍心,給她安樂死。現在,最後一隻雄性犀牛正在病危,真不敢相信見證一美麗品種的滅絕是那麼不知不覺、不痛不癢的,而人們依然不慚不悔。

我沒有親眼看過蘇門答臘犀牛,但我知道它的存在。

euniceeee

继续阅读“沙巴的蘇門答臘犀牛”

婆罗洲温柔的巨兽

當今大馬團隊再有突破,是我至今看到關於婆羅洲小矮象最完整的視頻。半島的平面媒體不會這樣報導,很多馬來西亞人都沒有聽過婆羅洲小矮象。

簡單來說,小矮象的處境是全球過度使用棕櫚油的共業。因為若把沙巴當成一個獨立的經濟體,她是全球第三大的棕櫚油生產體,第一第二則成了印尼和馬來西亞其他地區(比喻而已,no offence)。可想而知,沙巴的棕櫚土地面積是多麼地大,在全球棕櫚油的生產鏈舉足輕重,即使把她當作馬來西亞三分一,而非十四分之一來看,比例還是很重。

小矮象的保育需要資金,遷移一隻大象需要馬幣三萬多,建立象群移動走廊經費上兆。這回到我們如何看待一個國家,是否會把所有生物當成國家的一份子?森林與海洋是否是生活圈子的一部分?因半島政客常說,80%人口在馬來亞半島,合理化必須把大部分國家預算投入半島。但,若不從人口,而從『生物口』的角度,情況明顯就會翻轉,極有可能80%或以上的『生物口』集中在沙砂,而非高度都市化的半島。

download 继续阅读“婆罗洲温柔的巨兽”

SAY NO TO COAL POWERED PLANT & COAL MINING IN SABAH

Some of my friends asking me what to do after sharing my post to disagree with coal mining and coal power. Personally, I think an online petition by personal effort is not efficient and the timing to start a petition is yet to be done because the suggestion is still in negotiation.

However, social media still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gathering the power of rakyat. Do join this public group (created in 2010 but revived recently) to keep yourselves involved and updated.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118232744881146/

43201700_10160882318090024_4309663428546396160_n

#SayNoToCoal
#SaveMaliauBasin

虛構小說的發展:COALNAS

接著,聯邦開始成立燃煤開採公司(COALNAS),通過一則違反聯邦憲法和MA63的法令,把全馬所有的煤礦歸入聯邦,把100%所有權變成50%。接下來談燃煤開採稅,根據法令是50%,可是聯邦政府說要有『聯邦精神』,用『協商和諧』的方式來解決,沙砂領袖說啊那就退一步,堅持25%就好了。

在談判的前一天,突然有直升機爆炸,然後堅持25%的領袖身亡。這時聯邦就會告訴沙巴政府說,砂拉越已經同意是5%;同時又告訴砂拉越政府說,沙巴已經同意是5%了。然後三方竟然也同意5%。

很久以後,又換政府,新政府的競選宣言說要從5%提升成20%。一百天過去,新政府說宣言非聖經,國債太高。若是把5%提升回20%,會無法維持COALNAS,請沙砂人民諒解,要感恩云云。剩下的只有被偷去的財富,被破壞的環境和被複雜的情緒。

Batu-Bara-02--ISTOCK

#OhMyMaliauBasin
#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继续阅读“虛構小說的發展:COALNAS”

馬來西亞即將失去一個世界自然遺產

马廖盆地,比新加坡略小的處女熱帶雨林,被生物學家喻為是『迷失的世界』,有著1800多種不同的植物,270種鳥類,82種哺乳動物以及30種兩棲動物。

不過,重點是,其底下蘊含著高品質的煤礦,而且相信居世界儲存量的第二位(200 million tons)。其底下的財富一直被政客虎視眈眈。

lost-world-malaysia-maliau-basin-sabah-783183

2000年,老馬還在任時期,時任聯邦能源部長林敬益詢問沙巴漢:『你們要猴子還是黃金?』當時的邦政府反對,2001年上任的邦首席部長章家傑神回:『就讓它成為世界上最後一塊未開采的煤礦吧!』

章家傑下任後,慕沙也對採礦採取反對的立場。直到2008年,在沙巴東部建立燃煤發電廠的提議,再次對馬廖盆地底下的燃煤構成威脅。雖然當時邦政府和聯邦政府都保證不會開採馬廖盆地下的燃煤,會進口加里曼丹的燃煤,隔年首相納吉更是直接宣布在拿篤的墾殖區地段建設燃煤發電廠,並宣稱因為是FELDA地段『屬於聯邦』,不需通過邦政府同意!拿篤多麼接近馬廖盆地啊!

继续阅读“馬來西亞即將失去一個世界自然遺產”

【閱讀摘要】Whose woods are these? Counter-Mapping Forest Territories in Kalimantan (Nancy Lee Peluso)

作者Nancy畢業於人類學,碩士和博士主修農業和天然資源社會學,專長政治生態學、印尼研究、資源政策和政治、森林與農業變遷等,目前是Berkeley大學森林政策的教授。文章分成五個部分:(一)概論;(二)關於製圖的政治之文獻回顧;(三)印尼政府所執行的森林製圖;(四)加里曼丹的兩種反製圖運動(國際性和本土性的);(五)反製圖運動的理論意義。

作為森林研究專家,作者提出森林作為國際邊界也有其敏感性,具有政治生態的重要性或社會學的構成。為林地製造地圖源自歐洲,作為政治邊界的界定和治理的方便。這篇文章檢視在加里曼丹兩種形式的森林製圖的起源、實施和意義。

21816785101_5b247ae060_b 继续阅读“【閱讀摘要】Whose woods are these? Counter-Mapping Forest Territories in Kalimantan (Nancy Lee Peluso)”

梭羅式的怪獸與當時的產地

早已經對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這本書感到模糊了,但是看了電影之後,難免會把最近在讀的生態思想史結合起來。

J.K. Rowling的生態自然觀,應是19世紀梭羅式的浪漫主義自然觀。梭羅在《湖濱散記》提倡的是,人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不應支配大自然,而需要向之學習的觀念。

湖濱散記

继续阅读“梭羅式的怪獸與當時的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