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比馬來西亞人更關注犀牛的絕種

國際人類學社群anthropologyworks,還有《華盛頓郵報》,都有在關注蘇門答臘犀牛在大馬絕跡的新聞。

75534332_10162571455220024_2225331635342016512_n

十多年前犀牛在西馬絕跡時,同片土地上的大多數人也是不聞不問。

蘇門答臘犀牛(婆羅洲亞品種)是世界共有的遺產。是一萬多年前最後一次冰河期結束後,停止與其他島嶼的犀牛交換基因,所存活下來的,世上最小的犀牛亞品種。

東加里曼丹還有最後一隻圈養的Pahu,相信當地還有野生犀牛,這亞品種是否絕跡,要靠印尼政府和大家的努力了。 继续阅读“世界比馬來西亞人更關注犀牛的絕種”

光明磊落 則無需掩藏

這段過去,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都輕描淡寫。我年代的SPM歷史課本,連『馬來西亞日』或『9月16日』的字眼都找不到。若光明磊落,何必遮三瞒四?

簡單說,沒有李光耀,就沒有馬來西亞的成立。反過來,沒有沙巴和砂拉越的配合,美國和英國都預測,李光耀政府會被左翼的社陣推翻。

東姑無法說服婆羅洲諸邦。他和拉薩連最伊斯蘭的英屬汶萊都無法說服。根據汶萊人民黨Azahari的回憶,拉薩跟他說,如果汶萊願意共組馬來西亞,Azahari可以成為副首相。Azahari聽後感覺內有乾坤,隨後在印尼的協助下,汶萊1962年的叛亂,打亂了眾多人的如意算盤。

在英國的支持下,東姑以為婆羅洲諸邦會義務反顧地要和馬來亞『結婚』,沒有料到英國內部也有不同的聲音。北婆和砂拉越的英國官員覺得要保障其人民的利益,才有了後來婆羅洲利益的談判。 继续阅读“光明磊落 則無需掩藏”

【轉載】印尼遷都,如何影響馬來西亞與汶萊?

n6y6a00z8uk9abas11bs2wiu2mfqpb

印尼政府終於敲定新都的位置,靠近東加里曼丹省(East Kalimantan)巴里巴伴市(Balikpapan)。少了政治中心的地位,原首都雅加達市仍是經濟中心。

婆羅洲(Borneo)是全世界第三大島,約20個臺灣島大。一般人對婆羅洲的印象即是茂密的熱帶雨林,是紅毛猩猩、長鼻猴、婆羅洲矮象等稀有動物的故鄉。它處於東南亞地理上的中心,卻長期處於政治和經濟的邊緣。

全島分三個國家,南部是印尼的加里曼丹,分東、南、西、北、中五個省;西北部屬馬來西亞,分沙巴(Sabah)和砂拉越(Sarawak)兩州(合稱沙砂)。佔島0.8%面積的汶萊只在婆羅洲擁有領土,其政經文教中心是斯里巴加灣市(Bandar Seri Begawan)。汶萊灣上的納閩島(Labuan)不屬於沙巴或砂拉越,是直屬馬來西亞聯邦政府的自由貿易港。

iMarkup_20190829_121835

Photo Credit: 截圖自Google Maps印尼即將遷都到海港城市巴里巴伴附近,面積約18萬公頃,約是雅加達的三倍。 继续阅读“【轉載】印尼遷都,如何影響馬來西亞與汶萊?”

要猴子还是黄金:马廖盆地保育争议

专栏  |  吴佳翰

发表于 20 8月 2019, 3:59 下午  |  更新于 20 8月 2019, 6:18 晚上

【沙砂作响】

马廖盆地(Maliau Basin)是比新加坡面积略小的原始热带雨林,因被马蹄状的山脉围绕,长期和外界隔绝,迟至1947年才有媒体大肆报导,被学界喻为“遗忘的世界”。

该盆地有1800多种植物、270种鸟类、82种哺乳动物以及30种两栖动物。同时,其底下蕴含着两亿吨高品质的煤矿,是世界第二的储存量;因此一直被政客虎视眈眈。

2000年,马哈迪还在任时期,开采议题早已浮现,时任联邦能源部长林敬益向媒体喊话:“沙巴人民要猴子还是黄金?”2001年上任的沙巴首席部长章家杰则回覆:“就让它成为世界上最后一块未开采的煤矿吧!”

章家杰下任后,前首长慕沙阿曼开始反对开采煤矿。然而,2008年有人倡议在沙巴东部建立燃煤发电厂,再次觊觎该区的煤矿。沙巴和联邦政府则保证不会开采该煤矿,而建议进口加里曼丹的燃煤避嫌。

隔年时任首相纳吉更宣布在拿笃的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垦殖区建设该发电厂,并宣称FELDA地段“属于联邦”,无需沙巴政府同意!该垦殖区仅距离马廖盆地约200公里,于是再度引起环保团体关注。

最后,当时还未加入行动党的黄德率领与沙巴人民展开反对行动,宁愿放弃稳定的电力供应,也不愿破坏大自然。由于跨族群的反对声浪大,沙巴政府宣布在2011年取消此计划。隔年,沙巴政府宣布计划将这个森林保留地,连同丹农谷(Danum Valley)和英拔峡谷(Imbak Canyon),以DAMAI的名义筹备申请为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

马廖盆地的马蹄形山脉保护了森林内的生物。 继续阅读“要猴子还是黄金:马廖盆地保育争议”

馬來語和印尼語語言大挑戰 part 2

In this episode, we will exchange our role. We have to challenge each other with 5 sentences in Chinese. Afterwards, Gian has to mimic the Bahasa Sabah (Malay) and I have to copy in Bahasa Indonesia (Jave slang) way.

So, we will revise what we learn in the first episode. And you can try to imitate us! Be ready for the challenge!


There are some term that we have to use carefully when we are in Indonesia.

Such as:

Belanjar:
=treat (food & drink) in Malay, but buy/shop in Indonesia

Kereta:
=car/ automobile in Malay, but train in Indonesia

Kahwin:
= marry with in Malay, but to have sex relationship in Indonesia.

There are more!

Tulisan Pallava & Mahabalipuram

Oleh sebab isu Tulisan Jawi yang terlalu hangat ini, sekarang barulah sesetengah Malaysian memahami bahawa Tulisan Jawi adalah sistem tulisan, bukan satu bahasa.

Dan barulah majoriti faham tulisan terawal bagi Bahasa Melayu (Kuno) adalah Tulisan Pallava, bukan Tulisan Jawi yang asal daripada Tulisan Arab.

67136423_2438163416469175_5598811602041176064_n

Saya mengetahui Tulisan Pallava semasa saya mengaji arkeologi tentang Borneo. Terdapat sebuah negara kuno namanya Kerajaan Kutai (Martadipura) yang wujud di Kalimantan Timur sekitar kurun ke-4 Masihi. Tujuh tunggu batu (yūpa) dengan Tulisan Pallava telah ditemui di sana, dan merupakan salah satu tulisan yang terawal di Borneo.

Tulisan Pallava amat berguna bagi mempelajari kehidupan orang Nusantara yang beragama Hindu sebelum kedatangan Islam. Pengaruhnya terlalu besar sehingga Tulisan Pallava diubahsuai dan diadapsi oleh orang Nusantara dengan ciptaan Tulisan Kawi, Tulisan Sundanese Kuno, Tulisan Sundanese, Tulisan Javanese dan Tulisan Lontara.

Nama bangunan ini "Shore Temple" yang langsung tidak dirosakkan oleh Tsunami 2004.


继续阅读“Tulisan Pallava & Mahabalipuram”

再见Tam:省思国民对稀有动物的了解

专栏  |  吴佳翰

【沙砂作响】

马来西亚人似乎对国内共同生活的稀有动物不了解,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出国被国外朋友问及“马来西亚有什么稀有动物?”时,才惊觉自己对国土陌生。或是遇到国外朋友能够如数家珍其国内的特有动物时,才自我反思。

马来西亚其实存在很多比族群宗教更值得关注的议题,而笔者认为,若要培养国民的团结意识,也可以从爱护这片土地的一草一物开始。对这片土地有了情感,自然而然就会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群好奇,想进一步了解。土地上的一草一物,自然包括无法视而不见的稀有动物。

犀牛与曝光率

今年5月27日,马来西亚最后一只雄性成年犀牛“塔姆”(Tam)逝世了。相信很多马来西亚人看到这篇新闻,才惊觉——原来我们有犀牛啊!婆罗洲犀牛(Bornean rhinoceros)是苏门答腊犀牛(Sumatra rhinoceros)的三个亚品种之一。其中曾经生活在马来半岛的亚品种北苏门答腊犀牛(Northern Sumatran rhinoceros),在2003年之后就没被看见。

当年,五头被圈养的犀牛因疾病在十八天内,于雪兰莪保护区相继死亡。这曾经获得国内主流媒体大肆报道与反省,但仍无法挽回如今婆罗洲犀牛的窘境。

笔者自二十年前就开始从沙巴的本地报章关注婆罗洲犀牛,得知婆罗洲犀牛面临绝种,但从来没有正视过它对于世界的重要性。2007年,笔者在新加坡念书时,一只野生犀牛觅食的过程在沙巴雨林被拍摄,上了新加坡《海峡时报》的第一版。这突然点醒了笔者,意识到犀牛保育在国外媒体的重要:它是世界自然遗产,并非局限于马来西亚而已。

然而,东马的新闻除了沙东绑架案之外,很少登上马来西亚主流平面媒体的第一版。这导致大家对于苏门答腊犀牛的关注依然很浅。国民教育课纲里也鲜少提及国内动植物罕见品种的科普知识,以致人们对苏门答腊犀牛、马来穿山甲、马来貘、婆罗洲矮象、婆罗洲云豹、长鼻猴、爪哇野牛等品种十分陌生。

但是,人们对于稀有动物又并非全然不了解。大家熟悉象征标志动物,如国徽上的马来亚虎(仅存在于西马),或1998年共和联邦运动会吉祥物人猿,近至民联在2011年砂拉越州选的吉祥物UBAH鸟。人们对于这些品种也是片面认知,UBAH鸟是典型案例。

犀鸟存在于东西马(甚至新加坡),但却被众多友人认为仅存在于东马(因为砂拉越选举),而且大部分人仅知道UBAH鸟,不知道“犀鸟”或是它的英文名称“Hornbill”。这是非常吊诡的,马来西亚人显然透过政治或体育等领域来认识土地上的动植物,而非透过自然保育的领域。 继续阅读“再见Tam:省思国民对稀有动物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