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比馬來西亞人更關注犀牛的絕種

國際人類學社群anthropologyworks,還有《華盛頓郵報》,都有在關注蘇門答臘犀牛在大馬絕跡的新聞。

75534332_10162571455220024_2225331635342016512_n

十多年前犀牛在西馬絕跡時,同片土地上的大多數人也是不聞不問。

蘇門答臘犀牛(婆羅洲亞品種)是世界共有的遺產。是一萬多年前最後一次冰河期結束後,停止與其他島嶼的犀牛交換基因,所存活下來的,世上最小的犀牛亞品種。

東加里曼丹還有最後一隻圈養的Pahu,相信當地還有野生犀牛,這亞品種是否絕跡,要靠印尼政府和大家的努力了。

Screenshot (4)


新聞從馬來西亞媒體到西班牙語媒體,共花了兩天。尤其是昨天《華盛頓郵報》等國際大報章報了後,西語世界才接受到這個消息。

新聞內容無誤,但小編的敘述讓人誤以為蘇門答臘犀牛已經在全世界絕種了。難道這就是翻譯的落差?

不過最神奇的是,西語新聞的分享數短短5小時就有1.1K,反觀馬來西亞最大兩個報章個別的新聞分享數卻少過20個!

可以說,西語讀者遠遠比馬來西亞讀者感到心痛!

有的大馬報章還以為西馬的犀牛還沒有絕種,可見對腳下的土地是多麼無知且漠不關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