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班頓與因明二支

鄭文泉教授也是我蠻欣賞的學者之一。

他的《馬來梵文》讓我看見了佔據了馬來語三分一語彙的梵文世界。照他的說法,即使把馬來語所有名詞『去梵文化』,馬來語中的連詞系統都是來自梵文。(對照回古南島語的確如此)

他精通馬來語(Rumi文)、阿拉伯語、梵文、甚至Jawi和Pallava文字系統。

他同時也是馬來西亞少數和半島馬來學者以及伊斯蘭學者積極對話的中文學者。

但,他卻在臺灣的國立大學拿下碩士和博士學位:在臺期間學了阿拉伯語和梵文。一反留臺生的刻板印象。

20191102_091520

馬來西亞不少華人佛教徒瞧不起馬來語,但他們卻不知道馬來語是讓他們了解佛教經典用詞的窗口。同時他們似乎忘了佛教也是來自印度(但他們記得伊斯蘭教來自中東,非馬來群島)。

他發現,馬來文化的詩歌班頓(Pantun)是前伊斯蘭時期的文體。班頓文體中嚴謹的喻體(Pembayang)和意體(Pemaksud),極可能和佛教的因明二支作法邏輯有關。

聖嚴法師的馬來西亞繼承者繼程法師也認同這可能性。

這,再次打醒了瞧不起馬來文學的馬來西亞華人佛教徒;還有覺得馬來研究與自己無關的中文學者。

他因為時間不足來不及回應我的提問,第二天早餐特地過來和我這個小咖道歉。同時也問了我一些關於卡達山杜順語的問題。

真正『厲害』的人總是如此謙卑的。

馬來班頓與因明二支”的一个响应

  1. 古时候的马来王朝源于三佛齐王国,都是信奉佛教的。可是没想到原来马来文和佛教的梵文也有历史关联。真是大开眼界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