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湖、Jakun和Semaq Beri

最後兩晚選了珍妮湖(Tasik Chini)。

一半原因是小學地理課本念過,另一半應是當地的原住民社群Jakun。

住宿選了Rajan Jones民宿,因為它就座落在Jakun人的村莊(Kampung Ulu Gumun)。從它的臉書得知,其管理員是個關注環境議題的人。

20191022_18112620191022_172742

其創辦者Rajan是一位印裔基督徒,算是半島原住民部落觀光的先驅。因為大部分民宿都在Felda珍妮鎮的馬來社區。只有這間能為Jakun人帶來直接的收益。

只可惜Rajan幾年前逝世了,其妻子Mak Nee負責接待而其女Ruth負責訂單。

20191024_082705

20191023_123528

圖中最右邊的就是和藹的Mak Nee。每當我從外頭回到,她都親切問我要不要準備冷飲或熱茶(加上餅乾)。準備每一餐前都盡量確認住戶的口味。

她和妹妹住在民宿隔壁的木屋,其妹妹視力不好,還需她照顧。顧客多時,她就聘請隔壁的Jakun女孩們幫忙一兩天。

Mak Nee的父親是華人,母親是原住民族(Semelai + Semaq Beri)。當初跟隨丈夫來到Jakun社區。

別以為半島原住民族都是一樣的。Mak Nee聽不懂Jakun語,因為和其母親的母語是不同的語系。

Jakun語和馬來語一樣是南島語系。Semelai語和Semaq Beri語則是南亞語系(Autroasiatic language),和越南語、柬埔寨語(高棉語)同屬一個語系。

這一點,我請阿嫲數數字「一二三」再度確認了。

但是她數到五時,突然忘記了五和之後的數字怎麼說。她說已經很久沒有說其母語了,生活周遭無法練習(估計其妹妹不會說)。

這場景很熟悉。因為做田野時,遇到嫁給Sino-Tatana的卡達山阿嫲,也是沒人可以練習。但她比較幸運,沙巴還有卡達山語電台,可以練聽力(雖然其孫女會用馬來語問她:阿嫲,你在聽什麼?)

但Mak Nee可沒那麼幸運,沒有電台可聽,兒孫也不在身旁。

不過,我問她母語時,她很開心。可能是太久沒講,或是難得有人對這有興趣吧。

這也見證了半島原住民族語言的脆弱性,其母和自己本身即使沒有和馬來人通婚,變成穆斯林;也會隨著和華印通婚而流失母語。

這裡的Jakun社群反而比較幸運些,因座落在前首相的選區,資源得以進來。

我和幾位Jakun都可用簡單馬來語溝通,但遇到較深字眼時,他們就聽不懂了。

民宿過去為這個村落帶來各國旅客,大家在路上遇到都會打招呼微笑,但似乎歐洲旅客較多。

20191023_191643

像照片這兩位來自法國,特地從新加坡北上來住一晚,隨後才去國家公園探險。

她們也有聽聞半島原住民族的處境。嗯,有些馬來西亞人真的要好好反省了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