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土著特权脉络下,是否仍有种族偏见?

虽然峇峇娘惹在西马逐渐消失,但Chindian(Chinese + Indian)无疑是当地越来越常见的『双族裔』。

这本也是少数研究西马Chindian书:虽然内容写『马来西亚』,但整个脉络都是西马,东马的印度人是极少数民族。

原本写论文是想参考此书,但因为书商延迟出货两周,家人来不及带来台湾而作罢。

一般认为,大马的种族歧视和所谓的土著特权政策息息相关。这个研究正好可以检视以上说法:毕竟华人和印度人都是没有土著权益的群体。他们的后代是否承受来自双方群体的压力?

71101694_10162295904610024_1570458713087541248_n

其研究成果是:一半一半

一半的华人和印度群体可以无条件地接受Chindian。

另外一半则是有条件地,要说华语或淡米尔语,皮肤要白要黑,要享有类似的文化习俗,要信仰佛道教和兴都教等。

但,更有趣的是,华印双方都无法接受『双族裔』(Bi-ethnic)群体的存在,都想要Chindian选择其中一方,虽然他们部分自身很想维持其双重性。

作者还提到了华印社群的Phenotypic Sight System,即透过外表和肤色来判断个体是什么族群的思维。肤色的黑白、头发的卷直成了开玩笑和嘲讽的主题。如此视觉的分类,算是对应了东马原住民靠听觉来辨认彼此的理论。

所以,种族偏见真的完全因为土著优先政策?

没那么简单吧!

其实如此双重身份的群体,不仅存在于族群间,也存在于各种面向。这些群体,很适合作为双方沟通的桥梁,而不是成为阻隔的高墙。

但要成为『桥梁』,必须先谦卑弯腰,维持姿势,还要忍受别人走过的重量。那些喜爱轻松享受的,则选择了当『高墙』。

因此,若要减少社群的隔阂,还需要更多高墙改变态度,当桥梁啊。

https://arecabooks.com/product/blurring-boundaries-the-chindian-identity-ques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